出世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古代来的专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郑佩琳好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再次将心里的话说出来的时候。

    严小开的手却已经从她的双腿间抽了出来,扔掉手上已经干了的药渣,捡起旁的草根树叶,再次塞进嘴里咀嚼一阵,吐出来就冲她道:“把腿张开!”

    被他这一打叉,郑佩琳的话又给咽回去了,但这一次,一双腿却很自觉的张了开来。

    这,显然是一种很明显的暗示,因为女人的腿绝不会随便为男人张开。

    女人能为男人張開雙腿的原因,无非两种,一个是为钱,一个是情。

    郑佩琳是那种为了钱就会为男人張開雙腿的女孩吗?

    答案明显不是!

    不过很可惜,严小开并不能领会她隐晦的表白,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把药再次敷到她的腿上,“用手摁住!”

    郑佩琳只能默然的伸手摁了下去。

    严小开抽回了手之后,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条布块,然后绑到她的腿上替她包扎了起来。接着又给她把裤子重新穿了回去。

    做好这一切后,严小开才问道:“能走吗?”

    郑佩琳摇了摇头。

    严小开就只好蹲下身子,“上来吧!”

    郑佩琳就轻轻的伏到他的肩背上,并用双手抱到他的肩头上,任由他将自己背起。

    尽管表白没有成功,但这一刻,她的心里真的感觉很温暖。

    从山路上往回走的时候,郑佩琳幽幽的问:“严小开,为什么有时候你对我那么凶,有时候你又对我那么好?”

    严小开道:“那不是你凶的时候,我才凶的。”

    郑佩琳道:“那以后我改好不好?”

    严小开失笑,给她来了一句:“江山易改,禀xìng难移,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郑佩琳心里的浪漫顿时消散无形,狠骂道:“去死!”

    严小开叹口气道:“你来之前,我就和你说了,这种穷乡下,真不适合你这种大小姐来的,你看你吧,才来了多久,这一天一夜不到,出多少事了,昨晚差点没淹死,今儿又让蜈蚣咬了。”

    郑佩琳道:“那有什么关系,不是有你在吗?”

    严小开哭笑不得,又噎她一句,“我又不是你老公,没义务照顾你的。”

    郑佩琳气得不行,又呼喝起来,“严小开,你别这么没心没肺行不行,要不是因为你,老娘能来这里吗?”

    严小开正想应她一句,我让你来了吗?可是听到她的呼喝中竟然有些哽咽,回过头来,竟然发现她哭了。

    “哎,说得好好的,你怎么哭了?”

    郑佩琳气得使劲的伸他,边哭边道:“还不都是你,从那天澡堂开始,你就一直变着法的欺负我,不停的欺负我,严小开,我真的上辈子欠你的吗?”

    严小开无语,只能默然承受着。

    两人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严家的屋前屋后屋左屋右,村民们仍在热火朝天的干着。

    一人一天一百五,好烟好酒好茶伺候着又管饭,还有西门耀铭这个连镇长都敢揍的管工,谁敢偷懒呢?

    严小开也没闲着,回来之后,将郑佩琳背上阁楼休息,这就自个去买蟹簖。

    蟹簖是一种用竹子编成的结构,简单的拦阻式栅箔类捕蟹工具。

    它的结构是利用细竹杆或粗芦苇编成箔子,在有水流的河港、湖汊的有利地段,按事先计划的阵式打桩设簖。簖的下端插入水底,上端超出水面,整条簖呈有规则的弯曲,在簖的上端悬挂一些呈鼓形的蟹篓,篓的底部有一个河蟹的进口及漏斗形的倒须,上部有盖,中间为河蟹的集中处。河蟹通过水道时,就被横在水面的蟹簖所拦截,受阻后沿簖上爬或钻入蟹篓。

    严小开总共买了二十多个,租了一辆小卡车才运回来。

    看见这一车的竹制品,西门耀铭等人均是感觉稀奇,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

    “蟹簖!”对养螃蟹很有经验的胡舒宝却立即叫出了它的名字,然后却很疑惑的问:“你买这个干嘛呀?”

    严小开笑而不语。

    胡舒宝蹙起秀眉问,“该不会又要保密吧?”

    严小开摇头,直接的道:“这个用不着保密,买蟹簖当然是要捕蟹,难不成还买来做摆设不成?”

    胡舒宝更是疑惑,“这种蟹簖能困住的都是jīng力旺盛极为强壮的成蟹,如果自己吃的话,肯定是这种捕蟹工具抓到的螃蟹最好,可问题是你现在不是抓来吃的,你是要用来养的啊。”

    西门耀铭插嘴问道:“怎么能断定被这种东西困住的螃蟹就是最强壮的呢?”

    胡舒宝走到那堆蟹簖前,指着上面约有三米长高的竹栅箔道:“你看,竹子这么长,只有一半没入水中,螃蟹碰到这面墙后,体力不济的会绕道,但jīng力旺盛的却会沿着这面竹墙爬上去,然后翻入陷阱里,在陷阱里它们会四处寻找出口,最后通通钻入这蟹篓中,咦,这蟹篓怎么会这么大。”

    严小开道:“我故意要这么大的,怕螃蟹太多装不下!”

    胡舒宝道:“有这么多螃蟹来装吗?”

    严小开道:“那就得看看呗!”

    胡舒宝道:“好吧,就算你能抓到一些螃蟹,可是用这种工具抓到的都只会是成蟹,你现在要的却是蟹苗!”

    严小开淡淡的道:“山人自有妙用!”

    胡舒宝又妥协道:“好,就算你有用,可是用这种工具来抓蟹,靠的多是运气,运气好的话,一个蟹簖一个晚上能抓到几只或十来只,这二十个蟹簖最多也就能抓到百来二百只,可要是运气不好呢?你可能一只也抓不着的。”

    严小开笑道:“你相信吗?我的运气会很好,好到你吃惊!”

    胡舒宝啼笑皆非的道:“好吧,我就看看你的运气到底有多好!能抓到百来二百只,可这样又有什么用呢?”

    严小开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中午,吃过了饭。

    严小开就带着买回来的蟹簖和众人一起去了江边。

    严母得知郑佩琳被蜈蚣咬伤,原本是不许她出去的,可是她自己要坚持,而且看她的样子也确实没什么事,这就叮嘱严小开一定要看顾好她,这才让他们出门。

    到了江边,那里早有一艘事先约好的渔船等着。

    这船是村里一个叫严立中的同姓村民所拥有的,他和严父同辈份,属于严小开的堂叔,在这江上以捕鱼为生。

    上了他的船后,严小开就叫这个堂叔寻找一些水草肥沃,水流又相对平稳的困水区域。

    严立中在这条江上混了这么多年,自然了解这边的水域,很快就驶离了渡口,给他们找到了一处。

    严小开这就和毕运涛两人一起下水,打桩设置蟹簖。

    这个地方弄好之后,又换一个水域,又设置一个蟹簖。

    待全部蟹簖都设置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

    从江上回来,严小开又马不停蹄的去查看池塘。

    村民们十分给力,仅大半天的功夫,已经整理出了好几口的池塘,从河里打捞来的水草也已经种植上去了。

    看着忙活中的村民,对养蟹还是有一定研究的胡舒宝问道:“小开,你为什么要让他们种水草呢?别再用保密这两个字打发我了,昨晚上我被你弄得都失眠了!”

    这后面一句,真不是一般暧昧,听得严小开心中一震,菊花一紧。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隐晦了,这就解释道:“河蟹之所以在东江长不大,那不是它们自身的原因,而是外在的环境问题,东江水无风三尺浪,表面风平浪静,下面却是暗涛汹涌,水流急湍,这些螃蟹在水下无法安稳栖息,只能潜伏于洞穴,石壁之中,光是躲避暗流就是个大难题,更别说觅食,如此恶劣的环境,自然抑制了他们的生长。”

    在他正说着的时候,村里一个大婶正从河中捞了一担水草从眼前经过,严小开就拿起其中一株道:“我把它们养在池塘中,给它们提供一个安稳舒适的环境之外,再给种上这些水草,你看没有?这些水草上附着不少的水虫子,还有软壳的螺,给他们提供食物。它们会长不大吗?”

    胡舒宝点点头,这样做也是一定道理的,但她还是忍不住问:“就算环境有所改善,但也不见得就能长到你说的五两重啊!”

    严小开笑笑,指了指一个池塘中间挖出来的深沟,“你知道这个沟的作用吗?”

    胡舒宝摇头,“我不知道,因为我叔叔那边都不用这样的。”

    严小开道:“这条沟,几乎可以说是将螃蟹养大的密决所在,东江上的水,因为被海水所包围,水质偏咸,温差小,导致小蟹提前发育,到一定程度就不再生长。我先种草,改善水质,然后再挖深沟,使得水的温差变大,螃蟹就没有长不大的道理。”

    深明此道的胡舒宝连连点头,但随后还是摇头道:“我承认你这样做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可是你说能长到五两重,我还是觉得玄,尤其你说的是三个月就能让幼蟹变为成蟹,我仍觉得不靠谱!”

    严小开笑道:“光靠这些,那肯定是不行的,我还有秘决呢!”

    胡舒宝急忙问:“是什么?”

    严小开又笑而不语了。

    胡舒宝叹气道:“我知道了,又要保密对吧!”

    严小开道:“只是故意钓钓你的胃口,其实你很快就知道的!”

    胡舒宝突然冒出一句,“都把我的胃口钓了几年了,还不够呀?”

    严小开愕然,“什么意思?”

    “你自己想呗!”

    胡舒宝扔下这一句,这就跑那边去帮西门耀铭招呼那些停下来喝茶抽烟的村民去了。

    严小开一头雾水,感觉这班长大人下了乡之后就变得奇奇怪怪的,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这会儿事情真的很多,他也没心思去理会,赶紧的又回屋那查看搭建的大棚及水池去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