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浪费子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夜。

    忙活了一天的严小开真的感觉有点累了,这就准备早点洗洗睡了。

    不过想到被蜈蚣咬伤的郑佩琳,又放心不下,这就走到她的房间。

    郑佩琳正在房间里教着严晓芯怎么用手机上网。

    看到严小开进来,郑佩琳抬眼瞅了瞅他,四目相对后又有些慌张闪烁,这又赶紧的回到严晓芯的手机屏幕上。

    严晓芯却很识趣,看见哥哥进来,赶紧的就道:“琳姐,我已经大概学会了,我回去试试,你和我哥聊吧!”

    郑佩琳吱唔着道:“我和他有什么好聊的。”

    严晓芯暧昧的冲两人笑笑,自顾自的走了,走的时候还给两人带上了房门。

    一见妹妹离开,严小开就急切道:“快,赶紧的把裤子脱了!”

    郑佩琳当场傻了眼,好一阵才喃喃的问:“你,你要干嘛啊?”

    严小开哭笑不得,“我还能干嘛?看看你的伤口呗!”

    郑佩琳忙摇头道:“不用看了,已经好很多了!”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让你脱你就脱,咯嗦那么多干嘛?”

    郑佩琳气得不行,“凶什么凶,让人家女孩子脱裤子,你还这么凶,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

    严小开哭笑不得,心说我让你脱裤子又不是要和你干嘛,用得着低声下气吗?所以就道:“快点儿,少咯嗦!以后留下了什么疤痕,淋巴结火后遗症可别怪我。”

    郑佩琳有点恼的道:“留就留,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别人也看不到!”

    严小开点点头,“成,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可是很累了,得去睡了!”

    见他要走,郑佩琳才急道:“回来!”

    严小开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她。

    郑佩琳红着脸低声道:“让你看还不成吗?”

    严小开这就走过来。

    郑佩琳却像做贼似的朝他后面的房门指了指。

    严小开好一阵才明白她是让自己把门反锁上,心里不由好气又好笑,只是看看伤口,又不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吗?

    不过最后,他还是去把门给反锁上了。

    郑佩琳这才躺到了床上,红着脸磨磨蹭蹭的将长裤脱了下来。

    脱下长裤后,严小开又有些粗暴的扳开她的两条腿一看,这才发现她已经换了一条内裤,而且是极为保守的那种,连伤口也一起包住了。

    严小开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干嘛穿这种内裤?赶紧换一个。”

    郑佩琳羞羞答答的低声道:“我总共就带了那么几条,又没时间出去买,剩下的都是这样款式的了!”

    严小开道:“那你就把内裤脱了!你这样我没法看。”

    郑佩琳吓一跳,脸红耳赤的低声道:“不要行不行?

    严小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那眼神显然是在问:你说行不行?

    郑佩琳窘迫羞臊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声音低得不能再低的道:“严小开,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颜面吗?”

    严小开愣了一下,只好问:“那你说怎么办吧?”

    郑佩琳无语凝噎。

    严小开就出馊主意,“要不你去问胡舒宝借一条!”

    郑佩琳羞恼的横他一眼,“这东西能借的吗?”

    严小开道:“万一她有没穿过的呢?”

    郑佩琳没好气的道:“这是穿没穿过的问题吗?”

    严小开不解的问:“那是什么问题?”

    郑佩琳:“……我问你,老公能借不?”

    严小开啼笑皆非,借内裤和借老公是一样的道理吗?什么逻辑啊?

    最后他只能无可奈何的道:“那算了,我不看就是了,但以后要是落下什么病根,你可别怪我。”

    郑佩琳想了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算了!”

    严小开疑惑的问:“算了?”

    郑佩琳又羞又气又无可奈何的骂道:“你不就是想让老娘给你看嘛,老娘脱不就是了!”

    说着,她竟然真的咬牙将内裤脱了下来。

    严小开目瞪口呆,傻在了那里。

    郑佩琳见状,真想喝骂一句,到底要不要看,不看就滚蛋。可这个时候,她哪里敢出声,只能闭上眼睛装死。

    严小开愣了好一阵,这才来到床边,坐到床沿上,双手擅抖着去扳她的双腿。

    这一次,郑佩琳的双腿可是要比早上在山里头的时候夹得更紧了,严小开费了好大的劲才十分不容易的将她的腿一点一点的扳开。

    入目所及,鲜亮粉红,盈盈的带着雨雾水泽,同时还有股女人天然的气息泌入鼻息……

    震憾,心惊,激动,兴奋,刺激,数不清的复杂情绪齐齐涌上心头。

    严小开呆看半响,终于忍不住在心内感叹,这……恐怕就是别人说的粉木耳了吧!

    郑佩琳被迫张开了双腿后,已经羞臊得没脸见人了。

    不过她也想开了,既然喜欢他,那就给他。

    别说是張開雙腿让他看,就算他真的要进来,自己恐怕也只能认了。

    只是,等了好一阵之后,仍不见他有点半反应,这就悄悄的把眼睛张开一条线,发现严小开仍痴痴的,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腿间,心里不由又羞又怨,真想喝问一句,你上辈子没见过女人吗?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严小开的注意力才转移到她的那个伤口处。

    毫无疑问,采摘的那些草药是管用的,伤口已经明显有退肿的迹像,不过仍是红红的,伤口也极为明显,不好好处理的话,那也是很容易发炎的。

    严小开就问:“药是什么时候摘掉的?”

    郑佩琳道:“晚上冲凉的时候!”

    严小开皱眉道:“湿了生水吗?”

    郑佩琳点头。

    严小开就骂道:“笨蛋,你不知道湿水会容易发炎化脓的吗?”

    郑佩琳撇了撇嘴,原本想应他,你不说我怎么可能知道。不过这个样子,她真的嘴硬不起来,只能咬牙什么都不说。

    严小开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到她的身上,然后就走了出去。

    不大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个装药的小箱子,来到床前后,他就一把掀开了被子。

    郑佩琳**的下身又一次暴露在空气中,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的她有些恼的道:“姓严的,你就不能温柔点吗?在你眼里就没有怜香惜玉这四个字吗?”

    “对你要那么温柔干嘛?”严小开想也不想的应一句,随后还加重语气道:“你这种人,就不能对你这么好!”

    郑佩琳瓮声瓮气的道:“那你管我干嘛?”

    严小开没心没肺的道:“我怕你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你爸妈会找我算账!”

    郑佩琳气得不行,刷地把被子拉过来,盖到自己的身上,“你滚,老娘不要你管了!”

    这回,郑佩琳明显是真生气了。

    严小开有些哭笑不得,原本也真想掉头就走的,可又担心她的伤口湿了水会发炎。

    沉默了一阵,终于放缓语气道:“好了,别任xìng了。”

    郑佩琳用被子蒙着头粗声粗气的道:“你别管我,滚出去!”

    严小开故意的道:“那我可真走了啊!”

    郑佩琳刷地把被子拉下来,“你走啊!”

    严小开又坐下来道:“好了好了,别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啊!来,我给你消毒上药。”

    郑佩琳就叽讽道:“不要脸,你不是要走嘛,还赖着干嘛?”

    严小开气得不行,伸手就在她樱红的唇上打了一下,“除了嘴硬,你还知道啥!”

    郑佩琳被打得懵住了,因为那轻轻的柔柔的一下,很霸道又很温柔,仿佛是被打到心坎上一样。

    严小开见她傻傻的看着自己,这就不再说什么,也不管她愿不愿意,这就掀开被子,先是给她的伤口消了毒,然后事先已经准备好的自制草药,覆盖到她的伤口上,再次包扎起来。

    不过做这些的时候,他的手却颤抖得十分厉害,目光也忍不住的往那个地方瞧去,至于他的下面,早已经支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后面的事情是怎么结束的,严小开也很迷糊,因为他的眼前,飘来荡去的都是粉木耳,有好多次他都差点兽xìng大发不管不顾的朝她的身上压下去。

    当他完全从失神中回过魂来的时候,却发现郑佩琳已经穿回了裤子,正坐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严小开有些心虚的道:“怎么了?”

    郑佩琳羞涩的脸上带着凶光的jǐng告道:“如果这事你告诉别人,我肯定会杀了你!”

    严小开愣愣的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别人?”

    郑佩琳闻言也有些发懵,是啊,他干嘛告诉别人呢?但最后她还是凶巴巴的道:“反正你就不准和别人说,而且你也不准再去想!”

    严小开哭笑不得的问:“我管得住自己的嘴巴,我还能控制自己的脑袋?”

    郑佩琳这下真无话可说了,只能恼羞成怒的道:“赶紧滚,我要睡觉了!”

    严小开只好离开了她的房间。

    郑佩琳则赶紧的从床上下来,把门死死的关上,但一颗心却仍无法自制的狂跳不停……

    这一夜,郑佩琳失眠了。

    同样,严小开也没睡安稳,因为梦里来来回回飘荡的都是粉木耳,无数的粉木耳。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悲哀的发现,他的内裤湿了。

    子弹,又浪费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