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班花大人的半夜邀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天晚上,夜里十点一刻了。

    这个钟点,对于繁华热闹的城市而言,夜生活的序幕才刚刚拉开。

    只是对于没有什么消闲与娱乐节目的农村,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大家几乎都洗洗睡了。

    放眼望去,儒步村已经没有几家还亮着灯火的了。

    严家也一样,九点多的时候已经熄灯了,这个时候严父严母的屋子里传来的不是啪啪声,而是呼呼的鼻鼾声。

    严小开虽然也回屋上了床,不过并没有睡着,他还在练功。

    重生之后,严小开一直都保持白天练武,夜里勤练内功的习惯,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是绝不间断的!

    可喜的是,经过了几个月的苦修,他的内功已经恢复了一点点。

    别看这只是一点点,有了这一点点内气的相助,他再练起功夫来,已是事半功倍。

    也正是因为知道内功的强大作用,严小开也更加的勤奋,每天晚上早早的回屋,上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的房间里藏着个小媳妇呢!

    而且他练的这门内功也不需要像别人那样盘膝打坐,只要他喜欢,任何的姿势都可以,坐着,站着,躺着,甚至是蹲亲睹都没问题。

    这会儿,他正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叠于下丹田之上,双目轻垂,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舌抵上胯,心、神、意守脐部。

    心随意动,如同虚无,丹田之中的气息缓缓的运转于奇筋八脉。

    正聚jīng汇神之间,严小开突然感觉外面传来一阵的动静。

    这动静十分的轻,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还以为是耗子,老宅旧址,有那么几只耗子一点也不稀奇,可仔细的凝神一听,发现那并不是耗子的声音,而是人,就在他的门外。

    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严小开立即就jǐng觉起来,腾地下了床,慑手慑脚的来到门边。

    靠得近了,他才终于确定,外面确实是一个人,就是在门外的走廊上。

    这人明显有些犹豫,脚步在门外徘徊不定,仿佛想进来行凶,又无法下狠心的样子。

    严小开终于忍不住,霍地一下打开门。

    皎洁的月光下,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站在那里,手轻轻的抬起,正yù敲门的样子。

    四目相对,严小开神情不由一滞,压低声音问:“怎么是你?”

    门外站着的,竟然胡舒宝。

    此时的她穿着一袭白sè连衣裙,盈盈的站在月光下,朦胧银白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晶莹中透着绯红,垂散开来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上,竟让人觉得份外的妩媚迷人。

    门突然的打开,她也吓了一跳,好一阵才吱唔着道:“我,我睡不着,想找你聊聊。”

    严小开有些纳闷,这深更半夜的,还有什么好聊呢?不过他还是道:“那你进来吧!”

    胡舒宝摇头,朝院门外指了指“不,咱们出去!”

    严小开没有蠢到去问为什么,只是点点头,回屋拿了件外套,这就和她一起出门。

    从院子里走出去的时候,两人都很默契尽量不发出什么动静。

    看着有些紧张的默默跟在后面的的胡舒宝,严小开的心里也一阵怦怦直跳,有点心虚,有点刺激,更有点兴奋……那感觉,就像是做贼似的!

    出了家门之后,两人顺着村庄小道漫无目的的朝前走。

    走了一段,严小开又不免有些纳闷,因为胡舒宝称要和自己聊聊,可是一直到这会儿也不见她说一句话。

    走着走着,前面已经是村中的小河了。

    看见河中间那块椭圆平顶的大石,严小开突然玩xìng大起,指起那巨石道:“我们上那去聊吧!”

    胡舒宝抬眼看去,发现那是一个高约有两米左右的巨石,周围呈椭圆形,上顶却是平的,两人坐在上面谈天说地,必定很有意思。只是垂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又有些犹豫的道:“我可能上不去啊!”

    严小开道,“没事,我把你顶上去!”

    胡舒宝点头应好,然后脱了脚上的鞋,拎在手上提起裙摆准备下水。

    严小开怕她走不稳,这就把手伸了过去。

    看到他递过来的手,胡舒宝竟然想也不想的就把手伸了过去,和他握在了一起。

    严小开这就牵着她往河中间走去。

    河水并不深,还没齐到膝盖,清凉又不让人感觉寒冷,舒服怡人。

    不多久,两人就到了石头边上。

    看着毫无攀附落脚点的光滑大石,胡舒宝有些为难的道,“我怎么上去?”

    严小微微蹲下身子,扎着马步道:“你踩着我腿,骑到我的肩膀上,我把你顶上去。”

    胡舒宝突然来了一句:“你愿意被我骑啊?”

    严小开愣了一下,这……什么话呀?

    在他失神间,胡舒宝已经咯咯的笑了起来。

    严小开被弄得老脸发窘,因为从来都矜持含蓄的班花大人调戲起人来也是相当要命的,他都被弄得不知该怎么应对了。

    “瞧你,脸都红了呢!”

    “我……”

    “准备好哦,我要上了!”

    胡舒宝笑着,抬起雪白的腿,甩了甩脚上的水珠之后,然后踩到了严小开扎起马步的腿上。借着他的腿,缓缓的骑到他的肩膀上。

    这样的动作,两人的身体自然免不了亲密接触,被她娇柔温热的身体一挨着,尤其是那丰满高耸的酥胸压上来的时候,严小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震,双腿也一阵发虚发软,差点就没软倒在河里。

    当她终于骑坐到他的肩膀上的时候,他就感觉更要命了。因为胡舒宝穿的是连衣裙,裙摆虽然不算短,但这样动作已经将裙摆拉高了,中裙变成了短裙,两条洁白修长的腿上又不着丝袜,一骑到他的肩膀上,两条腿就紧夹了他的颈脖,使得他的脸紧挨着她两腿的内侧柔娕肌肤,后颈侧顶着她最**的部位。

    严小开甚至能感觉到贴在他颈后的温热与cháo意,这样的贴体厮磨,他哪能受得了,呼吸顿时一滞,心怦怦的跳了起来,双腿更是一阵阵的发颤。

    骑在他肩上的胡舒宝轻拍一下他的头道:“哎,你别抖呀,不然我要摔河里去了!”

    严小开只能像刚才练功一样,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却依然还是颤抖不停!

    偏偏这个时候,胡舒宝来了一句,“你这样抖,我有点害怕,你赶紧扶着我的腿啊!”

    严小开哭笑不得,这样已经要我的命了,你还叫我去扶你的腿?

    不过最后,他还是颤颤巍巍的抬起双手,抓住了她两条小腿。

    结实匀称的小腿,入手滑溜,触感好得无话可说。

    严小开记得从前不知道谁说过,拥有一双结实美腿的女人,注定会让男人快活。而且她还是个多毛美丽的女人,以后……不知道会偏宜哪个王八蛋呢?

    在他心神恍惚间,胡舒宝已经借着他的身体攀上了石头平顶上了!

    一上去,她立即欢呼起来,“哎,这上面太好玩了,平坦又光滑,像是一张圆形的大床呢!”

    如果说这话的是郑佩琳,严小开肯定会说“那今晚就睡这么吧”,如果说这话的是毕瑜,严小开会更yín蕩的说,“那咱们今晚就在这洞房吧!”可是这话是胡舒宝说的,他真心yín蕩不起來,只能没有什么表情的道:“看起来虽然像床,事实上却睡不得人的!”

    胡舒宝不以为意,趴下来把手递给他,“快,我拉你上来!”

    严小开这就借着她的手爬了上去。

    两人都上了大石平台后,席地坐了下来。

    今晚的月光份外皎洁,细碎的月光洒在铺满河面,两岸的草地,远处的山林沉浸于浓浓的夜sè中,形成一片墨sè,这朦胧中透着银sè的夜景,仿佛一幅sè汉鲜明的水墨画。

    这样的夜景,透着浪漫的气息,也更气氛更添暧昧。

    坐下来之后,胡舒宝一直没说话,严小开就忍不住问,“胡舒宝,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呢?”

    胡舒宝道:“明天,我可能要先回去了!”

    严小开疑惑的问:“暑假不是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吗?怎么不在这里多玩几天?”

    胡舒宝道:“已经玩好多天了,家里人催着回去,说是让我准备一下,提前去实习单位熟悉一下环境。”

    严小开道:“这样啊,那就回吧,反正我这边的活也忙得七七八八了,明儿我送你回家!”

    胡舒宝摇头道:“不用的,明天你带我到镇里去就可以了,我家里有人来接我的。”

    严小开点点头,“那也行,咱们开学见呗!”

    胡舒宝道:“开学我也应该不回学校了。”

    严小开微微愕然,“开学也不回学校了?”

    胡舒宝道:“大部份同学都和我一样的,因为有很多现在已经开始实习了,早一些的甚至刚放暑假就去实习单位报到去了。”

    严小开恍然,“是这样啊!看来我是太后知后觉了。”

    胡舒宝的语气有些伤感的道:“所以咱们再见面,恐怕是实习结束回学校的时候了!”

    严小开板指算算,那恐怕是一年以后的事情呢!

    话到这儿,两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

    对于即将面对的别离,严小开感觉很平淡,因为胡舒宝对他而言,仅仅只是一个同学而已,尽管这个同学的外貌不差,有着一双xìng感又结实的美腿,xìng格温婉柔雅,隐约还有着……很强的xìng慾,不过他觉得这一切都和他无关,唯一感觉有些可惜的是,她并没有和毕运涛凑成一对儿。

    想到这个,严小开忍不住问道:“胡舒宝,我能问你个事不?”

    胡舒宝道:“你问呗!”

    严小开道:“你知道的,毕运涛很喜欢你呢!你怎么就不喜欢他呢?”

    胡舒宝没想到他问的竟然是这个,微愣一下后,半响没吱声。

    严小开疑惑的道:“怎么了?”

    胡舒宝终于开了腔,反问道:“别人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别人吗?”

    严小开不解的问:“毕运涛不差啊,身手不错,功课又好,用别人的话来说,那就是一只潜力股。”

    胡舒宝看他一眼,淡淡的道:“如果不喜欢,别说潜力股,优绩股都没用。”

    严小开叹口气道:“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呢?”

    胡舒宝看了他好几眼,然后一字一顿的道:“我喜欢废柴型的!”

    严小开愣住了,诧异又惊奇的看着她。

    她指的废柴……不会是说我吧?

    她是在向我表白吗?

    不会吧!

    白富美不是都配高富帅的吗?

    粉木耳什么时候轮到过穷挫矮了!

    严小开沉默一阵,终于假笑道:“呵呵,班长大人你真爱开玩笑!”

    胡舒宝很认真的道:“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呃……”严小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眈天望rì的道:“今天的月亮很圆呢!”

    胡舒宝看也不看天上,只是盯着他道:“今天是初一!”

    严小开抬头看看,果然月是一轮弯月,老脸又一阵发窘!

    胡舒宝半响没等到他一句话,再次鼓起勇气问:“严小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严小开点头,然后又摇头。

    胡舒宝道:“什么意思?”

    严小开只好道:“我明白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说!”

    胡舒宝道:“怎么想就怎么说呗!”

    严小开想了又想,终于道:“家里还很穷,学业还没结束,小妹也还很小,我暂时什么想法都没有!”

    尽管严小开说得相当的含蓄与婉转,但胡舒宝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的失落自然不只一点半点。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正在严小开努力想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下气氛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发现来电的竟然是西门耀铭。

    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一刻了。

    这个时候,他打电话给自己干嘛呢?

    “小铭子,怎么了?”

    “哥,我看到那个不会功夫的熊猫出门了!”

    “这个时候出门?”

    “他正在倒车,哥,我要跟着他吗?”

    “当然,看看他去哪里,要干什么?”

    “好咧!”

    “小心点,别让他给发现了!”

    “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严小开见一旁依然心神恍惚的胡舒宝,这就道:“夜很深了,咱们回吧!”

    胡舒宝幽幽的叹口气,什么也没说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