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十万元罚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跑到池塘那边,果然看见十来个蓝灰sè制服的人站在池塘边上,正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严父走上前去问:“几位,请问你们是干来什么的?”

    为首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走上来,指了指身上穿着的制道:“眼睛瞎了?看不到吗?我们是镇工商所的!”

    严父抬眼看看,果然看到他的制服上有工商的字样。

    严小开一听那人的语气,顿时就火往上冒,一下就欺上前去,“哎,你怎么说话的,会说人话不?”

    西门耀铭也压了上来,怒目而视,“信不信我跟你讲道理!”

    那眼镜男见两人如狼似虎一般凶恶,脸sè微变,后退了两步,摆出一口官腔道:“你们想干什么?我是镇工商所的所长许伟谋,我们是来执法的,我们找这些池塘的承包负责人。无干人等让开!”

    严父道:“我就是承包人!”

    许伟谋上下打量一眼严父,然后问:“你叫什么名字?”

    严父道:“严泊恩!”

    许伟谋又问:“你池塘里养的是什么?”

    严父老实的道:“原来是养鱼的,但是亏了大本,现在改为养螃蟹,不过目前也没挣到钱……”

    许伟谋摆断他道:“你不用跟我说那么多,我只问你,你养殖这些水产,有没去办工商执照和动物卫生防疫合格证?”

    严父:“这个……”

    许伟谋声音一紧问道:“你不用这个那个,只要回答有或是没有就行了?”

    严父道:“这个……我们还没来得及办!”

    许伟谋冷哼道:“那就是无证经营咯?”

    严父忙道:“我们会尽快办的。以前我养鱼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要求啊!”

    许伟谋面无表情的道:“不是没要求,是你无知!国家对个体养殖从来都是严格要求的。没有办理养殖执私自养殖是违法的。”

    严父只好赔着笑道:“许所长,我们一定会尽快去办理的!”

    许伟谋冷着脸道:“根据《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对于无照经营行为,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触犯刑律的,依照刑法关于非法经营罪、重大责任事故罪、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危险物品肇事罪或者其他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并处2万元以下的罚款;无照经营行为规模较大、社会危害严重的,并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无照经营行为危害人体健康、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威胁公共安全、破坏环境资源的,没收专门用于从事无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材料、产品等财物,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现在你这个属于无照经营行为,而且规模较大,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所以对你处于十万元罚款,并依法查封你的池塘!这是处罚决定,三天内到银行交款,十五天内补办个体养殖执照与动物卫生免疫合格证。”

    话一说完,他就把一张罚款单据递到严父的面前,而他的那些手下,不用吩咐就用黄sè的jǐng戒线把池塘给圈了起来。

    “十万?”严父看着手中的巨额罚款单据,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差点没一头栽进池塘里,好一阵才道:“许所长,你网开一面,网开一面吧!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啊!”

    严母气得不行,“对于农业养殖,国家不是有补贴的,你们不但不补贴我们,还要罚我们的款?这是哪门的道理!”

    许伟谋摆出一副官腔道:“不错,国家确实有农业养殖补贴这一项,但只对拥有合法经营权限,而且符合规定的个体养殖户发放,对于你们这种无照经营,而且规模庞大的,我们只能依法办理。”

    郑佩琳也被气得够呛,“罚款十万?你们还敢再黑心一点吗?”

    严母道:“就是啊,罚个一两千就了不起的,罚十万,你们这不是像抢一样吗?”

    许伟谋冷眼一瞪,“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我们是按照法规来执行的。”

    严父忙拉严母往后拉,然后赔着笑道:“许所长,少罚点,少罚点嘛!你看我们才刚开始养螃蟹,还一分钱没挣到呢!”

    许伟谋冷哼道:“你以为这是菜市场买菜,可以讨价还价的吗?”

    严父苦着脸道:“可是十万这么多,你让我上哪去弄啊?”

    许伟谋没有一点表情的道:“这就是你的事了,我们只是来执法的,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西门耀铭当即就爆了粗口,“配合你老母!”

    许伟谋怒道:“你怎么骂人啊?”

    西门耀铭扬起了拳头,“骂你,一会儿我还揍你呢!”

    严小开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着,心里对这一突发事件并不感觉纳闷,因为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个体经营动物养殖,确实必须得办理养殖执照及动物卫生免疫合格证。可是这项规定是很人xìng化的,对于这样的农村,农户的小型养殖行为,工商管理部门基本是不闻不问,zhèng fǔ甚至还鼓励农户自谋生路,创业致富!

    对于养殖规模较大的,一些管理比较好的村子,甚至主动给养殖户发放养殖执照呢!

    可是现在呢?他家的养殖行为不但没有享受到优惠,反倒被当作是典型一样抓来罚款,而且数额如此巨大。

    不用问,这件事必有蹊跷,而最大的可能那就是杜大同干的。

    既然是他指使的,那和这些人讲情讲理是半点用度都没有的,所以他压根懒得跟他们咯嗦,直接两步欺上前来,指着许伟谋的鼻子道:“你,你,马上领着你的狗腿子滚出我们村!”

    许伟谋毫不相让的道:“你想干嘛啊?我们正在执法!”

    严小开冷冷的道:“我再说最后一次,给我滚蛋!”

    西门耀铭刷地就冲了上来,一手扬起了大巴掌喝道:“我哥让你滚,你耳朵聋了!信不信我大耳光抽你。”

    许伟谋气得不行,正想说你敢,你抽一个试试?可是当他看到另一边道路上涌来的人时,话又生生的咽回去了。

    那些人足有几十上百号人之多,个个手里扬着锄头,洋铲等等农具,气势汹汹的往这边冲来。

    为首的那人,不是谁,正是毕运涛的父亲毕声远!

    上次杜七的事情,他一直都感觉很对不起严家,尽管严家老小并不怪责他,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感觉过意不去,因为除了平时严小开好烟好酒的孝敬着他之外,他的心里还真希望着能与严家攀亲家,如果因为这个事弄砸了一门上好的姻缘,不但他自己后悔,女儿也会怪责他,可是他又拉不下老脸来上门道歉。这会儿一听有人到严家的池塘捣乱,立即就领着毕家的族亲赶来了。

    这,也就是传说中的将功赎罪了。

    许伟谋看见这么大的阵势,村民们个个都凶神恶煞的,当即被吓得脸sè发白,两腿也一阵发软,没等这些人冲到近前,他就领着一班人赶紧的往路边的轿车上退去,嘴里却依然嚷嚷道:“三天内交款,十五天内补齐手续,否则你们就是非法经营,我们会依法取缔!如果你们屡教不改,下次来的可就不只是我们了……”

    严小开见这姓许的到了此时此刻嘴巴还滔滔不觉,气得不行,拾起地上的一块泥巴,“唆”的一下朝他掷了过去。

    “啪!”的一声,泥巴砸在了许伟谋的脸上开了花,像是一张黑sè的面饼一样在贴在他的脸上。

    村民们见状,均是不由大声哄笑起来。

    许伟谋被弄得灰头土脸,十分的狼狈,抹掉了脸上的泥巴想要倒回来理论,却看见严小开又弯下腰去捡泥巴,吓得不行的他赶紧的往车里钻,嘴里还叫道:“你们这班刁民,你们等着,通通给我等着!”

    严小开作势又要投掷,许伟谋等人赶紧夹着尾巴逃出村子。

    这一关,侥幸的就这样渡过了。

    只是下一次,还会这么容易吗?

    一家人回到家后,严父严母就显得愁容不展了。

    严母长吁短叹,严父则蹲在墙边不停的抽烟。

    严小开和毕运涛,郑佩琳,西门耀铭等则坐在庭院中。

    严母着急得不行,终于顾不得还有外人在,连声问道:“开子,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啊?”

    郑佩琳忙上前道:“伯母,你别着急,小心自个的身体。”

    严母叹着气道:“闺女,这罚款通知书都下来了,十万元啊,池塘也叫人给围起来了,我怎么能不急呢!”

    郑佩琳道:“伯母,这个事我们会想办法的,一定能解决的。”

    严母苦叹道:“咱家苦了多少年,好容易rì子才有点儿盼头,怎么就出这样的事儿呢?”

    郑佩琳扶着她坐到一边,连连的在她的肩背上轻抚,柔声的劝慰着。

    严父抽了好几杆烟后,敲掉了烟杆上的黑灰,然后道:“小开,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咬咬牙,把罚款给交了,然后把手续办上?”

    严小开摇头,终于吱声道:“爸,你还没看出来吗?这些人明显就是受了杜大同的指使来的,就算咱们交了罚款,手续也办不下来的!”

    严父愣一下,随即又叹着气的沉默了。

    郑佩琳看看严小开,然后道:“严小开,要不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让家人给帮着解决这件事儿!”

    西门耀铭也道:“对,哥,我也可以找我老母,只要她出声,这个事跟本算不上什么事儿。”

    严小开摇头,“杀鸡焉用牛刀,我一早就料到杜大同会报复的,只是没想到他会用这么不入流手段罢了。爸,妈,你们别担心,短则一天,长则三天,我就能解决这个事。”

    严父和严母面面相觑,严母疑惑的问:“开子,你怎么解决啊?”

    严父也跟着道:“是啊,小开,你可不能乱来啊!”

    严小开淡淡的道:“爸,妈,你们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乱来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