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这是谁搞的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现在官员的私生活,已经是民众关注的重点。因为他们对官员的公生活无从监督,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着注他们的私生!

    因私生活糜烂为导火索,最终落马的官员,已经不在少数。

    一张图片,一个微博,一篇报导,那就可能引出一个**官员。

    说实话,相对别人,杜大同的私生算也算不上太过糜烂的,因为他除了原配的黄脸婆外,就仅仅阿娇这一个情妇。可是他的身上除了这点尿外,就没有别的屎了吗?

    杜大同比谁都清楚,严小开手中的那段视频真的曝光的话,自己的下场会是怎样悲惨?

    严小开突然搞的这一手,实在让他感觉被动,仿佛真的被掐住喉结一样。而且他也极度的意外,因为自己已经算卑鄙的了,没想到这废柴更yīn险,报复心也更强。

    上次占地的事情,自己被弄得灰头土脸不单只,还白挨了一顿打,可是得知副市长的儿子也和他交好,他的背后还站着个厅级处长时,他只能生生的吞了这个哑巴亏,不敢动什么歪脑筋了。

    这件事情,他也以为就此结束了,可没想到是,这厮竟然仍对自己不依不饶。

    早知道这厮如此可怕难缠的话,自己当初真不该听从侄子杜子强的建议,去搞他家的地啊!

    不过现在,把柄已经被人握在手上,他还能说什么?想要保官留职继续风光下去,只能乖乖的照着别人的意思办!

    只是回想起严小开所开出的那几个条件,他又不由觉得奇怪,镇工商所对他家真的进行了罚款?

    这,应该是不大可能的啊!

    工商所对于农业养殖一般是不闻不问的,只有规模实在庞大,达到一定影响程度的才会象征式的去过问一下,而且在去之前,一般也会先向自己请示,证询自己的意见。

    想到这儿,他就赶紧的找来了工商所的一名职员,询问过后,却发现确有此事。

    一时间,他就有点想不明白了,许伟谋这一次怎么就没向自己诅示,擅自带队下去了呢?

    再深入的一想,他就恍然明白过来了。

    这其中恐怕也没有太大的玄机,肯定就是那废柴严小开回到乡下后搞得动静太大了,又开豪车又建别墅还大搞养殖,弄得别人都眼红了,许伟谋肯定就是其中一员。

    想到这儿,杜大同不由拍案而起,怒声骂道,mb,老子躺着中枪了!

    因为直到这个时候,杜大同才想到严小开的怒意是从何而来,他肯定是把许伟谋那笔十万元的罚款算到自己头上了。

    他怒气汹汹的找来了许伟谋,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然后责令他马上收回罚款决定,并亲手将相关手续给送过去。

    同时,他也在镇zhèng fǔ是悄悄放出风声,严小开是他的族亲,是旁姓侄子,以后谁要找严小开的麻烦,等于是找他的麻烦。

    不能不说的是,杜大同确实是一个相当明智的人,不过可惜的是,他明显把事情想得简单了一些。

    事情的真相,远比他所想像的复杂很多,很多……

    第二天一早,镇工商所的人又到了儒步村,不过带队的并不是吃了泥巴的所长许伟谋,而是另一个副所长。

    当这个副所长向严父宣布撤消处罚决定,并将农民合作社法人营业执照发到他手上的时候,严父仍愣愣的回不过神来。

    十点多左右,镇畜牧站的人也来了,给严父发动物免疫卫生合格证。

    到了中午的时候,镇zhèng fǔ办公室的人来了,和严父签订丰江坝水库的承包协议。

    一件接一件的事情,一个比一个好的消息,一次比一次大的惊喜,弄得严父彻底的懵了,晕头转向的以为自己还没睡醒,仍在美梦之中呢!

    待到确认了这些事情都是真的时候,严父就乐得见牙不见眼了,天上没掉陷阱,掉了个大馅饼啊!

    到了下午,村委会接到了镇上的任命通知,杜七因个人原因,辞去村长职务,现由毕声远接任村长,并兼村支书等职务。

    至于这一切的作俑者严小开,他依旧和平时一样,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早上起床练功,练完功看书,看完书去看螃蟹,看完螃蟹回家喝茶等开饭。

    在他和西门耀铭悠哉游哉的在院子里翘着二郎腿喝茶的时候,郑佩琳忍不住凑上前去,低声问:“哎,严小开,你开出的条件,杜大同已经全都照办了。现在你怎么办?”

    严小开道:“什么怎么办?”

    郑佩琳轻拍他一下,嗔道:“少跟我装傻扮懵,你是决定把视频还给他,还是决定把视频发到网上?”

    严小开笑笑,转而问西门耀铭,“小铭子,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西门耀铭想也不想的道:“一不做,二不休,把视频交给记者或者发到网上,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严小开撇了撇嘴,“小铭子,你很残忍呢!”

    西门耀铭争辩道:“哥,我这叫残忍咩?这不是你教我的,别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人一丈。别人欺我一寸,就弄死他全家吗?”

    严小开寒了寒,忙撇清道:“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说的绝对不是我的原话,我只是教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西门耀铭道:“这不就是一个意思嘛!”

    严小开和他说不清楚,只好问郑佩琳,“你呢?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郑佩琳很认真的想了想后,道:“既然所提的条件杜大同都办了,那我就把视频还给他,不过为了避免rì后他又纠缠不清,必须让他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报复我和我的家人!”

    “保证书?”严小开“酷”的一下笑喷了,茶水差点没从嘴里喷出来,“你以为杜大同还是小学生,又或是一般的善男信女吗?佩琳妹妹,拜托你不要这么天真行不行!”

    郑佩琳被他一声妹妹叫得脸红耳赤,却还是问道:“那你会怎样做?”

    严小开道:“我早就想过了,如果他不照我的意思办,那我肯定就像小铭子说的那样,把他给弄死,如果照我的意思办,那我……”

    郑佩琳顺口接道:“那就照我的意思办?”

    严小开无爱的看她一眼,然后才道:“那我既不曝光他,也不还给他。”

    郑佩琳微吃一惊,“你要自己留着?”

    严小开点头。

    郑佩琳不解的问:“为什么啊?”

    严小开一指西门耀铭,“让小铭子给你解释。”

    西门耀铭道:“我猜,我哥肯定是觉得那女人床上功夫很好,想留来自己收藏,以后慢慢欣赏。”

    严小开:“……”

    西门耀铭见状,很兴奋的道:“哥,我猜中了是不是,我一看你这表情,我就知道我猜中了!”

    严小开抬手,连敲了他四五个爆粟才道:“你猜对个屁,我是这么猥琐的人吗?我是为了避免他rì后报复,留这个视频在手上作保险。他的把柄被我握在手里,他敢对我爸妈他们乱来吗?而且到时候我万一又有什么事情用得着他,他敢不听我的话吗?!”

    听着他这yīn恻恻的话,郑佩琳和西门耀均是不免心中一寒,同时也替那个不会功夫的熊猫感觉悲哀,惹谁不好,干嘛惹这个煞星呢!

    最后,西门耀铭弱弱的道:“哥,你算不上猥琐,但绝对是个yīn险的人!”

    结果,可想而知,西门耀铭又吃了严小开一顿爆粟。

    然而,正说曹cāo呢,曹cāo真的来了!

    村头那边,一辆丰田轿车缓缓的驶来。

    那款式,那车牌,那泥巴,除了杜大同的座驾外,谁能有谁的这么特别。

    不多一会儿,车驶到了门前,杜大同那胖呼呼的身形从车上下来,三角眼却布满了血丝,神情挂着憔悴,显然这厮昨晚经历了很痛苦的挣扎,当然,也有可能是被那位阿娇大嫂给折腾的。

    想起那个yín蕩中透着狠绝的女人,严小开总有种不舒服的感觉,隐隐的感觉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寻常,不过这女人并不是他的,所以也没必要去cāo那个闲心。

    不会功夫的熊猫来了,会功夫的郑佩琳和西门耀铭就闪进了屋里。不过严父与严母却被迫迎了出来,镇长大人啊,能少得罪还是尽量少得罪的好!

    老实巴交的严父迎上前去,撑起笑容道:“杜镇长,你来了!”

    杜大同道:“老严,你好。工商所把执照发给你了吗?”

    严父忙点头,“发了发了,感谢zhèng fǔ的照顾啊!”

    杜大同道:“发了就好,发了就好,工商所的人已经被我狠狠的教育批评了一通,以后也不会上这儿来的了。还有那个养殖补贴的事情,过一阵子你们新任的村长应该就会和你落实的。”

    严父道:“杜镇长,这个实在太感谢你了!”

    杜大同道:“应该的应该的,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啊!”

    不能不说,杜大同的表面文章,还是做得挺不错的。这一幕看起来多和谐多有爱啊!

    严父道:“杜镇长,你请屋里坐吧!”

    杜大同摆手道,“不用了,老严,你忙你的,我和小开聊两句!”

    严父看一眼一直坐在那里,半点也没起来意思的严小开,原本是想喝斥两句的,但想了想,又没作声,点点头退一旁去了。

    严小开手端着茶杯,冷眼看着杜大同的表演,直到他坐到自己跟前,他才淡笑道:“杜镇长,一夜没见,你的气sè怎么变得这么差了?”

    还是你这免宰子给弄的!杜大同暗里狠骂一句,嘴上却道:“昨晚没怎么睡好。”

    严小开轻哼一声,问道:“那杜镇长这次来有何贵干呢?”

    杜大同虽然知道他是明知故问,但这会儿却是半点火气都发不出来,左右看看,这才低声道:“小开,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全都做了,那个视频……”

    严小开问道:“你觉得那段视频很重要?”

    杜大同微愣一下,然后赶紧的点头。

    严小开道:“杜镇长,你年纪大了,年纪大了记xìng就差,难免会丢三落四的,我爸就是这样。所以既然这东西这么重要,那我就替你保管着吧!年轻人的记xìng,总比你们好一些的。”

    杜大同心中的怒火腾地烧了起来,横眉竖目的有情着他,声音极为低沉的道:“严小开,你别欺人太甚了!”

    “杜镇长,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严小开淡然一笑,突地却又冒出来一句,“好吧,那我就欺负你了,你又待怎地?是要咬我?还是回去想着怎么报复我?”

    杜大同想到他手中的视频,盛怒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来,“严小开,工商所的人并不是我派来的,那十万元罚款也与我无关!”

    严小开嗤之以鼻,“你以为我会信你说的吗?”

    杜大同百口莫辩,真的跳东江河都洗不清了,只能装可怜的道:“小开,你就放过我不行吗?怎么说我也是这村里出去的,论辈份,你真的要叫我一声大伯啊!”

    严小开道:“不好意思,杜大伯,你已经错过机会了!”

    杜大同眼中浮起哀sè,声音沉沉的问:“你非得和我鱼死网破不可?”

    严小开道:“如果你希望是这样的结果,我无所谓的。”

    杜大同被弄得无可奈何了,“事情我都替你办了,你到底还想怎样嘛?”

    严小开道:“我没想把你怎样啊!”

    杜大同咬牙切齿的问:“你该不会是准备拿这个视频当摇钱树来勒索我吧?哼,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你真是吃多了猪油懵上心口了!”

    严小开好笑的问:“杜镇长,你这话说得有点不负责任了,我勒索你了吗?没有吧!我要你的钱了吗?也没有吧。你睁大眼睛看看我现在的身家底细,我会稀罕你那几个钱?”

    杜大同道:“那你干脆一点,到底要怎样?”

    严小开道:“刚刚不是说了吗?视频我暂时替你保管,你要识相的话,它永远也不会面世,你要是不识相,后果……不用我说了吧!”

    杜大同想了想后道:“我答应你,你和我家的恩恩怨怨,自此一笔勾销,我再也不会去追究,这样你总可以把视频交给我了吧?”

    严小开摇头,漠然的道:“杜大同,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因为如果我愿意,今儿个视频就在网上或报上出现了,你也已经完蛋了,别说向我进行什么报复,你连坐在我面前和我说话的zì yóu都没有?”

    杜大同听得冷汗涔涔,因为他说的确实是事实。

    严小开继续道:“可是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那就是像你刚才所说的,你是这村里出去的,论辈份,我得给你叫一声大伯,所以我还想给你一条活路。至于你的承诺,不好意思,以其是信你的空头支票,我更愿意信我手里的东西。”

    杜大同:“可是……”

    严小开打断他道:“没有什么可是但是,只要你识相,我保证视频不会见光!”

    杜大同怒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严小开摊了摊手,“杜大伯,你现在只能相信我。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杜大同权衡轻重得失,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沉默了。

    严小开站了起来,摆出送客的姿势,“好吧,杜大伯,我还有事情,咱们就谈到这吧!”

    杜大同默然的站起来,垂头往外走去。

    严小开突然又叫了一句:“杜镇长!”

    杜大同疑惑的转过身来,看着严小开。

    严小开道:“最后送你一句,生命没taketwo,请小心演绎!”

    杜大同心中一禀,表情神sè极为复杂,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的离开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