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女人的需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时间一晃,过去了半个月。

    近两个月的暑假,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严家的新房,已经见了雏形。严家的池塘里,螃蟹也在争相长大中。承包下来的丰江坝水库,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开始投放蟹苗。

    除此之外,经过视频事件后,杜大同再没有在严小开面前出现过,严家也再没人来找过麻烦。

    一切,都在稳妥与和谐中往美好的方向发展着。

    看着家中的变化,严小开想,当自己去实习回来之后,这个贫穷苦困的家应该是另外一番光景了吧!

    放下了这块心头大石,严小开的心情松了不少,接下来那就是全力以赴的应对实习了,对于那个神秘的实习单位,他的心里确实是充满好奇与向往的。

    这一天夜里,严小开洗涮过后,回房准备练功休息。经过郑佩琳的房间时,发现里面还有灯光,于是就敲门进去。

    看到严大官人半夜三更的光临,郑佩琳多少有些紧张与局促,把他让进屋里之后,这就远远的坐了开去。

    看着她脸红红的,眼神怯怯的样子,严小开不由有些好笑,自从两人戳破了那层窗户膜之后,她就变成现在这样,动不动就爱脸红,时不时的也提防着自己,仿佛是怕自己咬她似的。

    严小开坐到了她的旁边,缓缓的探出手,围绕到她的纤腰上。

    被他的手一揽住,郑佩琳的身体下意识的一阵绷紧,虽然没有抗拒与推挡,但心里却忍不住怦怦的乱跳了起来,像是揣了只小鹿一样不安与紧张。

    “你,你洗好澡了?”郑佩琳无话找话的问道。

    “嗯!”严小开看着她韵含着情意却又羞涩闪烁的眼神点了点头。

    “要,要睡觉了吗?”郑佩琳无法自视他灼热的目光,心慌意乱的垂下头。

    “嗯!”严小开又点头。

    “你就不能说点别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严小开突然伸手托起她的下巴,大嘴就覆到了她的樱唇上。

    郑佩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要推开他,上一次毫无防备之下被他偷袭夺走了初吻,之后就一直在心里防着,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不管之前想得多么坚决,把心防设得有多牢固,可是当他的嘴吻上来的时候,她辛苦建筑的一切就瞬间崩溃瓦解了,无助的任由他索吻,想要推开他的双手反而把他抓得更紧。

    郑佩琳并不像毕瑜那么温婉可人,她带着很xìng格的美,美的让人感觉眩目。

    如果说毕瑜是一轮月亮,那郑佩琳就是一轮太阳,光芒四shè,炽烈时如火般狂热,温暖时柔和静谧,暗淡时冷如冰藏,但不管她是喜是悲,是笑是闹,是任xìng是娇蛮……她总会不知不觉的偷走你的目光,触入你的心房。

    柔柔的嘴唇,温滑的丁香小舌,甜甜的感觉。

    严小开爱得这种感觉发疯,忘情的吮吸与亲吻着她。

    刚开始的时候,郑佩琳只是被动与不知所措的应对着,可是当他粗长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的袭进来的时候,她就无法自控的去回应他。

    尽管很笨掘,全无技巧,可是这样的回应对严小开而言,却是莫大的鼓励。

    严小开肆意地侵占着,纠缠着,品尝着,仿佛怎么吻怎么吮都不够似的。

    如此火热又痴缠的吻,使得郑佩琳渐渐的意乱情迷起来,全身酥软,温润湿泽……

    青涩的举动,迷离的双眼,情动的娇躯,使得严小开更是疯狂,他的一只手,忍不住从她的睡裙中伸了进去,而郑佩琳的睡裙里面一般都是真空的,这给他提供了大大的方便。

    穿过修长白皙的大腿,越过小腹,一下就攀上了那两座高耸的山峰,饱满瓷实,温暖滑溜,一种颤抖的感觉齐齐袭上两人的心头。

    严小开的呼吸忍不住粗重起来,郑佩琳的身躯却一阵发软,无力支持的她终于柔弱的倒在了床上。

    严小开揉身而上,忘情的亲吻与抚摸她……

    异样的感觉不停的从身上传来,郑佩琳即害怕又渴望,理智告诉她,任由他再继续纠缠那会很危险,可是她的双手却用不上力去推开他,反倒是纵容与鼓励的抱得他更紧。

    当她的双腿被分开,感觉到严小开压上来的时候,她的神智终于彻底的一醒,低头看看,不由吓了一跳,一只手急忙的掩了下去。

    严小开眼见着chūn风要渡玉门关了,门口却被一只柔荑挡住,动作一滞,抬头看向郑佩琳。

    郑佩琳看着他失望与焦急之sè,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柔柔的轻轻摇头。

    严小开疑惑的问:“不可以?”

    郑佩琳道:“可以!”

    严小开大喜过望,立即要伸手去挪开她的玉手,谁知还没动,她就补充道:“必须得你娶我的时候!”

    严小开呆滞一下,他现在前途未卜,未来会怎样,他再jīng于算计通晓占卜也不能算不出来,现在就谈婚事,未免言之过早,况且……如果自己娶了她,那毕瑜怎么办呢?

    在大唐,三妻四妾稀松平常得像路边的狗屎。在现代,两个妻子就要被告重婚。

    想到这些,严小开终于颓丧的躺到了她的身旁。

    郑佩琳垂眼看看,发现自己的裙摆被高高的拉起,几乎到了锁骨上,羞人的身体几近**的暴露在空气上,而身上还带着他的唾沫及自己的湿意,赶紧的把睡裙拉了下去,然后拉起被子,盖在自己和他的身上。

    做好这些,她才去看严小开,看见他郁郁的样子,心里也不是那么好受,柔情万千的轻抚他的脸道:“再等等好吗?现在,真的不可以这样的!”

    严小开没有说话,只是有些茫然与失落的看着她。

    郑佩琳心疼的问道:“很难受吗?”

    严小开苦笑,这还用得着问吗?

    郑佩琳抿了抿嘴,终于将手轻轻的探了下去,颤抖而又勇敢的握住了小小开,然后红着脸却又大胆的揉动起来,为了让他感觉更好一些,她甚至主动的凑上了红唇……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严小开终于在她的火热的柔情中喷薄而出。

    看着他恰意的轻呼一口气,郑佩琳嗔怒的骂一句,“这回好了吧!”

    严小开笑笑,轻吻一下她的红唇道,“谢谢了,佩琳妹妹!”

    郑佩琳愣一下,下意识的答道:“不用客气!”

    这样的对话真的很怪异,最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当郑佩琳下床洗了手之后,发现严小开正要起来,不由问道:“你干嘛?”

    严小开道:“回去睡觉呀?”

    郑佩琳轻白他一眼,“一那个完了就要走,良心被狗吃了呀?”

    严小开疑惑的问:“那怎么办?”

    郑佩琳想也不想的道:“今晚睡这儿呗!”

    严小开睁大了眼睛,“呃?”

    郑佩琳突然有些感伤的道:“明天……我要走了呢!”

    严小开吃了一惊,“啊?”

    郑佩琳重新躺好,拉起被子盖到两人身上,娇躯就紧缩进他的怀里,幽幽的道:“家里打好多电话,让我回去了!我要再不回去,我爸妈恐怕就要亲自过来了呢!”

    严小开问:“回去干嘛?”

    郑佩琳道:“还能干嘛,实习呀!”

    严小开又问:“那你去哪儿实习?”

    郑佩琳撇了撇嘴道:“我以为你从来都不关心我,原来你也会问啊!”

    严小开道:“你家境那么多,实习单位肯定要比胡舒宝的更强,我有什么好替你cāo心的!”

    郑佩琳轻白他一眼,“没心没肺!”

    严小开搂紧她一些,又问:“那你到底去哪实习呢?”

    郑佩琳嘴里吐出了两个字,“部队!”

    严小开极为吃惊的问,“部队可以实习的吗?”

    郑佩琳摇头,“事实上,我并不是去实习,而是去当兵。算作是带文凭去的。”

    严小开道:“这样也可以的吗?”

    郑佩琳道:“当然不可以,不过……”

    严小开明白了,“家里有人的话,没有什么不可以是吗?”

    郑佩琳有些不好意思的轻点一下头,“不过我家里已经说了,尽管是这样安排,但如果自己不行的话,最终还是当作实习一样被发配回来的。”

    严小开想了想道:“其实这样也挺好,你的xìng格,更适合做军人,而不是jǐng察。”

    郑佩琳道:“为什么?”

    严小开道:“还能为什么,太直呗。部队的环境相对更适合你!”

    郑佩琳道:“我家里也是这样跟我说的呢,既然你也赞成,那我就真的去部队了哦!”

    严小开点头,“去吧,争取做个女军官,让我也跟着威风一下!”

    郑佩琳信心满满的道:“肯定会的!”

    严小开笑笑,手却又忍不住伸进了她的睡裙里,在那双修长结实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挲着。

    郑佩琳没有推拒,只是低声道:“哎,和你商量一件事呗!”

    严小开以为她要让自己守身如玉,等她回来怎么怎么的,所以就道:“什么事?”

    郑佩琳把嘴凑到他的耳边,声音低得不能再低的说了几句。

    严小开听得目瞪口呆,极为吃惊的看着她,“郑大小姐,你确定要这样?”

    郑佩琳有些羞也有些恼,含怨的轻白他一眼,“男人就是人,女人就不是人了?男人有需要,女人也一样的啊?”

    严小开道:“那我用手干嘛,咱们直接那什么不就好了!”

    “不行!”郑佩琳摇头,然后振振有词的道:“公车是上车买票,我这可是私家的,只载一人,而且这人必须凭票上车。”

    严小开弱弱的问:“你指的票是?”

    郑佩琳想也不想的道:“结婚证!”

    严小开:“……”

    郑佩琳重新躺好,摆开姿势后,这才羞涩的催促道:“来……呀!”

    严小开弱弱的问:“不用手行不行呀?”

    郑佩琳想了想,竟然点头,然后语出惊人的道:“那你用嘴!”

    严小开:“……”

    今天弟弟结婚,一直忙到现在才有功夫开电脑。久等的书友抱歉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