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回来了 你却走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回海源的时候,是和毕运涛及严晓芯一起回的。

    毕运涛和他一起回学校,严晓芯则去县城一中报到。

    至于西门耀铭,他却留在了乡下。

    不过他之所以留下,并不是因为那条村道与那栋教学楼没有建好,被严小开留下来监工。而是他自己自愿自觉,甚至是强烈要求要留下。

    螃蟹销售满堂红,这件事不但西门耀铭感觉得意,也让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懵懵懂懂浑浑噩噩的人生,终于有了一丝光亮。

    他认真的反思过后,觉得与其回城去东游西荡吃喝拉撒干,那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做一点有意义而自己又想做的事情。

    做了决定之后,他就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严小开,他要成立一个水产养殖公司,把养螃蟹当成是一个大事业来做。

    严小开听到他的这种想法,双手双脚齐举的表示赞成,因为以西门耀铭的实力与人脉,扩大螃蟹养殖的范围与规模并不难,难的仅仅是技术支持,而自己虽然拥有技术,但实力和人脉却极差。

    两相一补,那绝对是完美的组合。

    西门耀铭的想法,正与严小开不谋而合,不过多少却有些差异。因为他想要选择合作的对象,并不是严小开,而是严父严泊恩。

    要说养螃蟹,严父明显没有严小开这么在行,因为严父的技术通通都是严小开授予的,那西门耀铭为什么不选择严小开,而选择严父呢?

    其实原因再简单不过了,因为西门耀铭很清楚,他这个“哎呀大佬”非比常人,深邃的目光就决定着远大的志向!

    他几乎完全可以断定,严小开绝不可能把养螃蟹当chéng rén生的主要事业来做的。

    恰恰相反的是,严父不但一门心思的扎在这个事业中,还拥有严小开一样的养殖技术。

    要找人合作,不专业的不要,三心二意的也不要,而严父这种一条心又专业的人,无疑是最理想的选择。

    当西门耀铭把这些说出来的时候,严小开终于感觉这个不靠谱的小弟开始有点儿着调了,于是全力撮合此事。

    西门耀铭和严父,一个想干点事,一个郁郁不得志,两人一拍即合,在严小开的见证下达成合作协议。

    自此,严小开也彻底的放下了另一条心事,因为有西门耀铭这个混世魔王留在父母亲的身旁,压根儿就不用担心别人搞搞阵,没帮衬。

    在县一中给严晓芯办理好了入学手续,彻底安顿好了之后。

    严小开和毕运涛回到了海源jǐng官学院。

    此刻海源jǐng官学校,一派的热闹与喧嚣,校道上人来人往,挨三顶五,今年的新生显然要比往年更多一些。

    老生出门,新生进门,这可又是一个师兄蒙骗师妹,师姐勾引师弟的好时节啊!

    严小开和毕运涛想到几年前自己两人贼头贼脑,紧张兮兮的走进这座大门的情景,不由得一阵唏嘘感叹,因为那情景仿佛就在昨天,而今天他们却要离开了。

    毕运涛看着那些生气勃勃的新学弟,不由道:“东江前浪推后浪!”

    严小开看着那些穿着xìng感短裙的新学妹,接口道:“一浪更比一代浪啊!”

    毕运涛又感叹道:“世上新人赶旧人!”

    严小开看着侧边已经开始向两个妹纸搭讪的禽兽,接口道:“yín蕩接着yín蕩!”

    一旁的一个新生见这两位yín诗作对,仿佛经验丰富的样子,忙凑上来问:“哎,两位师兄,来这个学院读书要注意些什么啊?”

    毕运涛很好心的送了他一句,“防火防盗防师兄。”

    那新生微愣一下,正想点头,严小开却来了一句,“一般防不胜防。”

    毕运涛想了想又来一句,“骗吃骗喝骗师姐。”

    那新生正想笑,严小开又来一句,“小心骗人不成反被骗。”

    毕运涛有些恼的瞪他一眼,又道:“上课上网上自习,泡脚泡面泡师姐,打水打饭打师弟!”

    严小开原本还想来两句风凉话的,可是又担心太过打击新生的积极与热情,所以最终只是拍拍那新生的肩膀,语重心肠的道:“学弟,好自为之吧!”

    两人回到课室,发现回来的同学仅仅只有三分之一。

    不多久,班主任赖月静来了,向众人公布上期末考试的分数。

    让人相当意外的是,以前成绩差得一塌糊涂位于倒数前三的严小开这次竟然进入顺数前三甲。

    第一名胡舒宝,第二名毕运涛,第三名严小开。

    对于这样的成绩,别人意外,严小开却一点也不感觉意外,要是连个三甲都弄不到,那不是白废自己这个状元脑袋了。

    只是在班主任念到胡舒宝的时候,他却不由往她习惯xìng坐的位置看去,看到空空的坐椅,心里多少的有那么一丁点失落,细细想来,胡舒宝也真没有什么不好的,安全,贴身,容貌清秀,身材窈窕,可自己怎么就对她不来电呢?

    在严小开走神的时候,班主任又公布了众人的实习单位,并分发各人的接收涵,明天大家就可以拿着接收涵去单位报到,至于那些没有回学校的同学,自然早早就拿了接收涵去实习单位了。

    很奇怪的是,大家都有接收涵,偏偏严小开就没有。

    所以在班主任宣布完毕离开课室的时候,他赶紧的追了上去。

    “老师,我的接收涵呢?”

    班主任赖月静转过头来,“哦,我差点忘了。这是你的!”

    严小开接过来看看,发现那并不是接收涵,而是一张准考证。

    看着仿佛有些发愣的严小开,赖月静道:“你这个是范院长亲自拿来给我的,至于为什么会和别人不一样,我也不是很清楚。”

    严小开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因为班主任虽然不知道,他的心里却是十分清楚的,之前那个朱处长来家访的时候已经说了,他必须通过一轮类似公务员的考试才能开始实习。

    拿了准考证回到课室,他仔细的看看那张准考证,发现上面有准考证号,考试时间,以及考场地址。

    只是看到那个地址的时候,他又不由皱眉,因为考场不在海源,是在深城,而考试的时间,竟然就是后天。

    时间有些紧迫,看来必须得赶紧把事情办了,然后赶去深城才行!

    严小开如此想着,便赶紧的离开学校,回到了自己在卫星路的那栋小洋楼。

    小洋楼的院里,停着他的两辆车子,大众cc和英菲尼迪跑车,因为已经有两个月没动过了,沾满厚厚的灰尘,院子里也一样,一派萧条清冷。

    严小开看见这个样子,不由得有些郁闷,郑佩琳这个懒婆娘,难道就不知道收拾一下?

    掏出给她,却发现她已经关了机。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机械女声,严小开只好摁断了,想了想后,又赶紧打给毕瑜。

    其实在海源,严小开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办的,只有一件,而且是极为重要的,那就是……把毕瑜办了!

    毕瑜在回海源之前可是说了,只要严小开回海源,她就给他!

    现在,严小开回来,那么毕瑜是不是应该兑现诺言了呢?

    想到娇媚似水柔情万千的毕瑜,严小开就忍不住一阵兴奋激动,握电话的手也有些微颤。

    电话通了,是“嘟嘟”的悠长声音。

    严小开欢喜的等待着,只是响了几下,那头却传来一个声音,“对不起,你拨的电话暂时没办法接通!”

    严小开不死心,继续又重拨,但结果还是一样,响了几下又被挂断了。

    搞什么飞机?

    该不会知道我回了海源,而且又预料到我图谋不轨,故意不接我的电话吧?

    严小开很是郁闷,又打一次后,还是这样的结果,他就没再继续打了。

    无奈的掏了钥匙开了门,进了院里后并没有开大门进屋,只是一屁股坐在院中的石椅上,无jīng打彩的发呆。

    正郁闷间,电话响起来了。

    严小开心中一喜,以为是毕瑜的,谁曾想竟然是郑佩琳的。

    郑佩琳问道:“你给我打过电话?”

    严小开道:“嗯!”

    郑佩琳问:“有事?”

    严小开疑惑的问:“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你这女人怎么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

    郑佩琳一阵犯晕,脸也刷地红起来,嗔骂道:“去死。我什么时候和你……脱裤子了。”

    严小开道:“没有吗?那天晚上……”

    郑佩琳忙打断道:“不许说!”

    严小开只好换话题道:“你在哪呢?我回海源了!”

    “你回了?”郑佩琳欢喜一下,随即又叹气道:“你现在回海源有什么用,我都已经在京城了。”

    严小开道:“什么时候去的?”

    郑佩琳道:“从你家回来当晚就连夜来了!”

    严小开道:“现在已经在部队了?”

    郑佩琳道:“嗯,已经开始训练呢,这里要求很严格的。别的不说,就连用手机都有规定,周一至周五都不能用,只有周六rì可以,完了还要交上去。”

    严小开问道:“熬得住不?”

    郑佩琳道:“熬不住也得熬啊,不来都已经来了,难不成当逃兵吗?”

    严小开坏笑道:“我是说没有男人,熬得住不?”

    “去死!”郑佩琳嗔骂一句,然后又幽幽的道:“现在都见不着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听见她的语气有些低落,严小开的心头一软,问道:“那你想我说什么?”

    郑佩琳想了一下,声音更低的道:“说你想我了!”

    严小开张口就来,“我想你了!”

    郑佩琳心里暖了起来,腻声的问:“想我什么?”

    想你的眯眯,严小开差点又冒出这一句,忍住后才道:“什么都想!”

    郑佩琳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的道:“吻我!”

    严小开愣了下,苦笑道:“隔着电话怎么吻?”

    郑佩琳听见这话,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他隔着好几千公里,心头一酸,眼眶竟然就红了,“可是……我好想你呢!”

    严小开道:“那怎么办?要不我马上买机票去京城,咱们……大战个三百回合!”

    郑佩琳被弄得哧一声笑了,“那你来呀,不来是小狗!”

    严小开叹气息,“要不是得去深城考试,我真的就飞过去呢!”

    郑佩琳问道:“什么考试?”

    严小开把事情说了一遍。

    郑佩琳道:“那你还是专心做自己的事吧。因为就算你来了,我现在也出不去的。就算能出去,在你没买车票之前,我也不会让你上车的!”

    严小开:“……”

    先向同学们致声歉,今天更新完二,接下来到过年的一段时间,可能更新要更缓一些了。年关近了,好多事要自己去cāo持。上有老下有小的了了伤不起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