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算是结束处男生涯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毕瑜感觉到自己被严小开压在身下,眼中虽有惊惶失措之意,但更多的还是浓浓的情意。

    对上他那灼热又深情的目光,尽管心跳如狂,但一双柔荑还是揽住他的虎背熊腰。

    在严小开的嘴缓缓的凑上来的时候,她也配合的半眯上眼睛,微启樱唇,任由他的吻落下来,迎接他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嘴腔,而且主动的用丁香小舌与他缠绵。

    长长的深吻过后,毕瑜已经感觉有些呼不过气来了。

    爱情,总是幸福得让人感觉窒息的。

    毕瑜目光如水一般温柔的注视着眼前青梅竹马的恋人,数不清多少次,她曾在梦里梦到过这样和他亲热的场景,难以置信的是,梦景终于变成了现实。

    青葱玉白的手指轻轻的抚上了严小开那比女人还要好看的脸,划过他的眉,他的鼻梁,落到他的唇上,顺着唇形来回划动着,幽幽的呢喃道:“亲爱的,你知道等你长大有多么辛苦吗?”

    严小开好奇的问:“姐,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

    毕瑜认真的回忆起来,只是想到最后,又茫然的摇头,“我不知道呢。或许是你这个小小的人儿第一次跑到我家,第一次喊我名字的时候。或许是你第一次向我耍娇使蛮的时候。或许是你第一次拉着我的手走到屋后面,让我看你撒尿有多远的时候。或许我第一次来那个的时候,你把家里所有的纸都偷来给我垫的时候……或许是所有的回忆中都有你吧!”

    严小开又问:“那来到海源后,那么多男孩子追你,多少应该有比我优秀的,你就没有动摇过?”

    毕瑜失笑道:“不是多少应该有,而是每一个都比你优秀。有钱的有,比你帅的有,比你会说的有,比你有气质的有,比你有才华的更有,不过很可惜,那些我通通都没有感觉,独独对着你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的心会跳动。”

    严小开感动得不行,又想俯下去吻她。

    毕瑜却伸手掩着自己的嘴,问道:“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严小开道:“我也不清楚,或许是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吧。”

    毕瑜撇了撇嘴,很难得的撒着娇道:“不要这么敷衍好不好。认真一点回答我呀!”

    严小开想了想,终于道:“姐,你知道的,我没有姐姐,可是在我的记忆里,你一直像是姐姐一样疼我爱我宠我,我被爸爸打了,被妈妈骂了,被人欺负了,受了委屈,第一时间就是往你家里跑,只有呆在你身边,我才感觉自己是安全的,因为我知道,就算所有人不要我,你还是会要我的!”

    毕瑜动情的一手揽着他的颈脖,一手轻刮他的鼻梁,“我呀,就是这样子一点一滴把你给宠坏的。”

    严小开看着她深情款款的明亮双眸,终于忍不住了,把手伸到她的上衣,轻解上面的纽扣。

    毕瑜原本是想阻拦的,但最终却还是没有,任由他将自己的上衣解开,甚至还轻轻的仰起上身,配合他解开文胸的系扣。

    不过这玩意儿,严小开真的没摆弄过,怎么解都解不开,越解不开就越急,越急就越解不开,急得他真想找把剪刀,把它给剪了。

    毕瑜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失笑,伸手在他额上轻弹一下,“你呀,笨死了!”

    严小开叹气道:“这玩意儿太复杂了,我解不开,还是你来吧!”

    毕瑜戏谑的道:“叫姐,就给你解。”

    严小开脸皮厚厚的张嘴就腻腻的来一句,“姐!”

    毕瑜吃吃的笑着,伸手在后背灵巧的轻轻一捏,系扣就解开了,文胸也从她的肩上松开,一双圆润饱满又挺俏灵动的嫰rǔ呼之yù出。

    严小开双手颤抖着敷上去,像是握着一双宝贝一般,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毕瑜的气息,也随着他的动作而急促紊乱起来,一张俏脸红得艳若桃李,眼神也渐渐迷离起来,如烟似雾,万般迷人。

    看着情动的毕瑜,严小开忍不住把嘴凑了上去,腾出的一只手就从下面的裙摆中顺着双腿摸了上去。

    只是这手还没摸到尽头,已经被毕瑜给摁住了。

    严小开愣了一下,看见毕瑜已经半仰起身体,眼中带着歉意的看着自己,不由疑惑的问:“怎么了?”

    毕瑜轻轻的摇头道:“不行呀!”

    严小开仿佛是被捧到了空中,重重的摔落到地上一样,极为失落的问道:“怎么不行?咱们不是说好的吗?”

    毕瑜赶紧放开他的手,揽着他的颈脖道:“别急,别急,咱们是说好了的,我也想给你,可是……”

    严小开急忙问:“可是什么?”

    毕瑜苦笑道:“可是你来得不是时候,今天早上……我那个来了!”

    严小开疑惑不解的问:“哪个来了!”

    毕瑜低声道:“笨蛋,还能是什么,就是女人那几天啊!”

    严小开眼睛就大了,当场呆滞在那里,好一阵他才哆嗦的把手往上伸,在摸到那个部位的时候,果然感觉到那里垫着厚厚的东西,顿时像是被蛇咬了似的把手缩了回来。

    毕瑜看着他脸上浓浓的失望之sè,心里也不好受,幽幽的道:“原本也不是这个时候的,可是这个月偏偏就提前了,而且昨天还没来,你要是昨天回来的话,咱们就可以……”

    严小开yù哭无泪,颓丧无比的从她身上下来,嘶声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毕瑜哭笑不得,“晕死你,不就是几天的事情嘛,还命苦上了,等几天就好了呢!”

    严小开道:“可是明天我就得去深城,考完之后也不知道会是怎样啊?”

    毕瑜很是愧疚的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它就是来了,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严小开苦叹,“这或许就是别人说的,天不从人愿吧!”

    毕瑜道:“没有这么夸张的。这次不行,就下次呗,反正我注定了是你的,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认定了!”

    严小开怜惜的把她揽入怀中,默默的没说话。

    毕瑜伸手轻抚他身上结实的肌肉,柔声的问:“很难受吗?”

    严小开言不由衷的道:“也不是很难受。”

    毕瑜想了想,红着脸弱弱的提议道:“要不……我用手帮你好不好?”

    严小开摇头,“算了,像你说的,这次不行,那就下次吧!”

    毕瑜咬了咬牙,把心横了横,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要不……你从后面来。我知道……所以准备过了的。”

    严小开想起杜大同和那个阿娇,心里一阵寒,忙摇头道:“不要了。咱们就这样聊聊天,也挺好的。”

    毕瑜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其实心里是很难受的,而且明天他就要远行,她实在不太愿意他带着什么遗憾出行,想了又想,终于问道:“你刚才冲凉了吗?”

    严小开道:“冲了啊!”

    毕瑜犹豫一阵,终于咬了咬唇,然后把被子拉上一点,然后顺着他的胸膛一路轻吻了下去。

    最后,严小开的身体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因为一个温软柔润的腔道已经包围了他……

    当严小开在连连颤抖中喷薄而出的时候,毕瑜急急忙忙的掀开被子,一手捂着嘴往洗手间跑去。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接着是漱口的声音。

    好一阵,毕瑜才回来。

    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严小开感激的要去吻她。

    毕瑜却捂着嘴摇头道,“不,不要!”

    严小开却使劲的吻了她一下,然后才道:“为难你了!”

    毕瑜紧缩进他的怀里,柔声的道:“只要你快乐,我做什么都愿意的。”

    严小开感动得不行,伸手将她揽紧了一些,“姐,你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毕瑜道:“只要你答应我,以后是贫穷也好,富贵也罢,不要负我!”

    严小开想也没想的点头,可是想到郑佩琳,心里又一阵矛盾,这个是铁定不能负的,可是那个呢?

    毕瑜看见他点头,而且神sè庄严郑重,心内说不出的欢愉,竟然又问道:“还想要不?”

    严小开愣一下,“什么?”

    毕瑜脸红红的点一下他的额头,“笨!”

    严小开恍然明白,摇头道:“不要了!”

    毕瑜吃吃的笑着问:“以后都不要了?”

    严小开赶忙道:“不,是暂时不要!”

    毕瑜嗔骂,“小样!”

    严小开笑了起来,双手轻轻的抚着她胸前的丰满挺俏。

    毕瑜舒服的享受着,微眯上双眼道:“现在心情好了吧?”

    严小开道:“嗯!”

    毕瑜道:“那咱们聊聊天呗!”

    严小开点头道:“好!”

    毕瑜道:“我听说你在家养螃蟹了,而且还挣了不少钱呢!是这样吗?”

    严小开道:“是的,我想着爸妈在家老是靠那两亩田,还背着一身债,真不是个事儿,这就弄了个活计给他们。”

    毕瑜道:“难得你这么有孝心,叔和婶肯定很欣慰很开心的。”

    严小开笑道:“他们开不开心我不知道,但你爸却是很开心的。”

    毕瑜疑惑的问:“我爸开什么心啊?”

    严小开道:“他的未来亲家开始摆脱贫穷,走向富裕了呗!”

    毕瑜心里热了起来,“你真的想要娶我吗?”

    严小开道:“这个还能有假?”

    毕瑜突然冒出一句,“那和你同住在这个房子里的女孩呢?”

    严小开吓一跳,“哪,哪有什么女孩?”

    毕瑜轻打他一下,“还想骗我,刚刚我都看见了,洗手间里有两只牙刷,两条毛巾,还有护肤用品什么的。”

    严小开见瞒不过,只好扯谎道:“哦,你说的是郑佩琳啊,她只是普通朋友。”

    毕瑜道:“普通朋友能在和你住一起?还能跑去你家一住就住一个多月?”

    严小开苦笑,这事肯定是毕运涛和她说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这个家伙,总是在关键时候拆自己的台,真不该对他这么好啊。

    毕瑜道:“说话呀,刚才不是还牙尖嘴利的吗?”

    严小开弱弱的问:“不说行不行?”

    毕瑜一手就探了下去,紧握住之后,目光柔中带凶,语气却依然平淡的道:“从实招来,如果有半句假话,我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严小开yù哭无泪,这是典型的先甜后苦啊,于是只好把他和郑佩琳发生的事情一五一拾的说了出来,当然,该说的全都说,不该说的不说。例如被蜈蚣咬了,例如亲嘴了,例如她逼迫自己做她的男朋友……如此种种,半句也不提。

    毕瑜听完之后,略带些疑惑的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严小开点头,“都是真的。”

    毕瑜又问:“没有骗我?”

    严小开赶紧摇头,“没有!”

    毕瑜道:“那你发誓。”

    严小开扬起手,“我发誓,如果刚才我说的有一句假话,就让我……”

    毕瑜赶紧的掩住他的嘴,“不要发,我相信你!”

    “……”

    严小开yù哭无泪,因为她用来掩自己嘴的手就是从下面抽出来的那只。

    一阵之后,严小开才道:“毕……”

    毕瑜皱眉,佯装不悦的看着他。

    严小开改口道:“姐,明天我去深城了。这个给你!”

    说着,严小开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块表递给她。

    毕瑜看了看那表,发现竟然是百达翡丽款的名表,疑惑不解的问:“这是……要送给我的吗?如果是的话,你是不是买错了,这是款男表啊?”

    严小开道:“这就是男表,你把它给你弟吧!”

    毕瑜吃了一惊,“给他?这表可值老钱了!”

    严小开道:“他一直说想要款这样的表,那天我恰好看见了,就给他弄来了。明天我可能很早就出发,估计是见不着他了,你替我转交吧!”

    毕瑜接过表后,脸上突地一红,问道:“你这是在收买他吗?”

    严小开茫然的道:“什么意思?”

    毕瑜低声道:“因为你……上了他姐!”

    严小开冤枉的道:“我还没上呢!”

    毕瑜轻拧他一下,幽幽的道:“对我来说,刚刚……那样子,比那个还更严重。”

    严小开:“……”

    想起刚刚自己做的荒唐事,毕瑜脸红得要命,忙转移话题道:“还有什么要交待的?”

    严小开想了想道:“对,我差点就忘了。这房子的钥匙,你也留着。

    毕瑜道:“留给我干嘛?”

    严小开道:“你在海源不是要租房子吗?与其租别人的,还不如租我的呢!”

    毕瑜撇撇嘴,“小气鬼,我以为你要把房子直接给我住呢!多少钱一个月房租啊?”

    严小开笑道:“如果你能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那就免你的房租了!”

    毕瑜道:“这么大方,你就不怕那姓郑的回来看到我在这儿?”

    严小开理直气壮的道:“房子是我的,有她什么事儿?”

    毕瑜想了想道:“好吧,成交!”

    严小开又继续道:“你不是考驾驶执照了吗?那三辆车也留给你,你爱开哪一辆就哪一辆。”

    毕瑜吃惊的道:“你这是……要包养我啊?”

    严小开哈哈大笑,“你愿意这么理解的话,我也不反对的。”

    毕瑜并不生气,反倒喜慕慕的道:“太好了,养了你这么久,终于轮到你养我了呢。”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