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二章 绝处求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人生的际遇千百种。

    一下车就丢钱包的,有没有?

    攥裤兜里的手机被摸走的,有没有?

    不管别人有没有,严小开是有了!

    在这个人生路不熟的大城市,遭遇到这么悲剧的事情,严小开肯定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不过严小开很坚强,他并没有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当然也不会假装乐观的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事情,不发生都已经发生了,后悔难过没有用,假装没事是自欺欺人,只有想办法弥补与解救才是上上之策。

    报了jǐng之后,他又去汽车站附近的垃圾桶了翻找了一通,因为小偷的目的只是钱的话,会把包里的值钱的东西拿走,然后把没用的东西扔掉,例如自己的身份证,例如那张准考证。

    一般有良心的小偷都会这样做的,不过偷严小开的这个小偷,明显是没良心的那种。

    他在附近找了近两个小时,翻了三十多个垃圾桶,仍是不见自己那些东西。

    严小开无奈的只能放弃寻找,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了。

    再次回到那间电话没打成的便利店时,售货员看他的目光已经多了一分jǐng惕,因为这人看起来好眉好貌,可是行为很失常啊。

    严小开没理会售货员的目光,只是看向货架上的面包与及冰箱里的饮料,最便宜的面包是五毛钱一个,最便宜的矿泉水是一块一瓶,一块五钱,只能买一瓶水和一个面包,勉强的对付一顿。

    可是吃完了这顿,下顿呢?

    严小开情商或许不高,但智商却是不错的。做什么事情与决定之前,通赏都会过一过脑子,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凡事都只想眼前,先干了再去想以后。

    当他把手伸到货架上要拿面包的时候,却又犹豫了一下,因为钱都用来买了吃的,那以后怎么办呢?这可是现在唯一的一点钱了!

    思来想去,严小开最终是把手缩了回来,然后摇着头,叹着气的走出了便利店。

    再次回到车站广场门前,他在花圃边上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一块五,脑袋却在快速的运转着,该怎样才能让钱生钱,让自己走出这个困局呢?

    不过这一回,他向来都挺灵活的脑子不大管用了,想了好一阵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法子。

    想得累了,他就懒得再想了,因为别人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可……要是车到山前没有油了呢?

    车站广场前一辆奔驰商务车里。

    一个男人正懒洋洋的坐在司机座位上,旁边坐着一个身穿白sè紧身纱裙,姿sè清秀绝顶的女人,而座位中间的小台面上,赫然放着严小开的行李袋,行李袋上面还有他的钱包,实习推荐书,准考证,手机。

    男人拿起钱包,粗略的翻看一下里面的东西,一千块多点的现金,一张银行卡,一本学生证,一张身份证,还有一张全家福相片,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男人看了一下之后,又把钱包放下,深邃的目光透过车窗看向不远处坐在椅子上发呆的严小开。

    女人的嘴唇轻嚅了一下,只是话到嘴边又犹豫着咽了回去。

    男人眼角的余光瞥到她yù言又止的表情,轻笑一下问:“想说什么?”

    女人道:“我有点想不明白,你在全国各省总共挑了近二百个新人,为什么独独对这个就另眼相看呢?”

    男人沉吟一阵,竟然摇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觉他和我很相像,隐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在海源之前,我并没有见过他,而且我也不可能生得出这么大的一个儿子!”

    女人仔细的看看不远处的严小开,又回过头来看自己的男人,茫然的摇头道:“不像啊!”

    男人脸上浮起笑意,“我不是说长相,而是感觉。”

    女人明显还是不懂,又问道:“那你让我去偷他的行李和手机是什么意思?”

    男人道:“看看他的应变能力,看看他值不值得我花费心血去栽培,看看他能不能接我的班!”

    女人道:“可是我觉得你干得挺好的呀,再熬多几年,进京任职都是有可能的!”

    男人摇头,“这些并不是我所想的。”

    女人道:“那你想什么?”

    男人叹气道:“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光明正大的迎取你们,然后无忧无虑的在一起生活,给人看看病,闲时种花养草,接送儿女上下学,陪你们去全球周游,可是现在呢?两年,还是三年?我答应过你们的事情,却一件也没做到!上面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升我,还一定要我培养出可以接替我的人,才能让我离开。”

    女人依偎进男人的怀里,柔声的道:“爷,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太自责,而且我们现在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姐妹们都相处得很融洽和睦。”

    男人摇了摇头,“可我还是觉得应该给你们应有的名份。”

    女人深情款款的凑上唇吻了他一下,“爷,我们在乎的是你,并不是名份。”

    男人点头,“我知道的,可是作为男人,这是我最起麻要做的。”

    女人很体贴,知道再说这个事会让男人心头更烦闷,所以就叉开话题,指着不远处的严小开道:“爷,咱们把他的东西拿走了,他怎么办啊?”

    男人道:“我就是想看看他怎么办!如果仅是因为这样,就逼得他打道回府的话,那这个人再有用也是有限公司了!”

    女人笑了起来,“他现在连买个面包都犹豫不决,哪还有钱回去啊!”

    男人问道:“刚才你摸他手机的时候,干嘛不把零钱也摸走?”

    女人道:“他的兜里只有一块五,能做什么呀?而且他也很jǐng觉的,偷他的手机都差点让他发觉了呢!”

    男人摇头道:“一块五虽然做不了什么,但可以打电话,让人给他送钱啊!”

    女人却道:“他的调查资料,咱们不是看过了吗,他在深城没有亲戚朋友,而且刚刚你也看到了,他没打电话呢!不过我很好奇,他不打电话找人帮忙,想怎么样呢?”

    男人笑笑,“你以为他会呆坐在那里,直到饿死吗?”

    女人瞧着呆呆的坐在那里,无神的看着周围的严小开,轻笑道:“爷,要不咱们来打个赌吧!”

    男人疑惑的问:“赌什么?”

    女人道:“我赌他最终还是用那一块五给别人打电话求助。”

    男人摇头,“不可能的,要打的话,他刚才就打了!”

    女人道:“那咱们就赌一赌呗!”

    男人笑道:“好,你想赌什么?”

    女人抿了抿唇,红着脸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男人听完后,神sè一愣,吃惊的低呼道:“天啊,你怎么也像她们一样啊!”

    女人语气低得不行的道:“她们,她们……都说你的舌头会转弯,我,我……也想试试!”

    男人哭笑不得,“可也不能在这里呀,这人来人往的……”

    女人立即道:“外面看不到里面的,而且你也未必输!”

    男人想了想,终于点头,“那好,你要是输了呢?他不但没用那一块五打电话,而且还能挣到钱呢,你怎么说?”

    女人红着脸道,“那我也在这里给你……那个什么。如果你还不满意,那晚上回去,我把那几个妮子一起哄到我房间来,夜里给你留门。”

    男人双眼一阵发亮,当即拍板道:“好,赌了!”

    在车里的一对狗男女商量着yín蕩的对赌时,严小开正在环顾整个广场。

    看了一阵之后,他发现这里的人流量很大,在这里揾食的人也不少,而且很多做的都是无本买卖。

    像是那边的一个老乞丐吧,他在这里坐了才一会儿功夫,人家已经收入十好几块了。

    另一边那个捡易拉罐的大婶呢,刚刚走过去的时候,拎着的塑胶袋还瘪瘪的,这会儿走回来,已经鼓鼓胀胀的了。

    还有垃圾箱不远处一个摆象棋的中年男人,他已经接连赢了几个人,进账好几十了。

    紧挨着中年男人的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人,正在用一种很简单的画具,在白纸上不停的写画着,五彩斑斓的字或画已经卖掉了十几幅。

    年轻人再过去一点,有一个用草条编草蜢,小鸟什么的年轻人,这期间也卖掉了好几个现织现卖的小玩意儿,进账十几二十块呢!

    这织东西的人再过去,是个穿着灰袍的老道士,他是给别人算命看手相的,这会儿已经接了好几笔生意了,而且他赚得明显要比另外几个要多很多呢!

    看着这生意火爆的一幕接一幕,严小开的心头突地一动,自己堂堂一个文武状元,虽然武功暂时不能恢复,可除此之外还有一身本事,随便一个都能挣钱,干嘛要坐在这里发呆浪费时间呢?

    主意打定,他就再不迟疑,径直走向那个横躺在地上,无比邋遢的老乞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