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章 最年轻的算命先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老乞丐见有人走向他,以为施舍的来了,立即打起jīng神,用一双可怜又热切的目光紧盯着严小开。

    看到严小开将一块五的纸币放到他的烂盆子里,心里欢喜,正要大呼“好人啊,好心有好报”之类的口头禅。

    谁曾想,严小开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道:“老伯,不好意思,我是来换零钱的。”

    说着,他就在老乞丐的烂盆子里拿走了三个五毛的硬币。

    老乞丐愣住了,有点反应不过来的看着他。

    严小开抱歉的一笑,又道:“别急,一会儿我挣了钱就打赏你!”

    说完,他就走到老乞丐的旁边不远的地方,找了块能在地上划出白线的石头,然后在两侧依次写道:知yīn阳晓五行袖里自有乾坤,算天地了因果卦中可窥祸福。

    这一手字,写得刚劲有力,龙飞凤舞,铁画银钩,给人利剑出销气势,加上这两句话的意思原本就牛b,所以他往中间一坐,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隐隐也给人一种磅礴大气的感觉。

    老乞丐这下终于反应过来,原来人家也是来揾食的,于是善意的向严小开点了点头,至于他刚才说挣了钱来打赏的话,老乞丐就当是耳背没听到了。

    一个二十出头的愣小伙,摆摊给人算命,有人帮衬才奇怪呢!

    至于另一边的灰袍老道士,则狠狠的盯着严小开,仿佛是恨不能脱了道袍上来和严小开干一架似的。

    同行如敌,这是可以理解的,任谁也不会喜欢和自己抢生意的人,所以严小开没有理会,只是目不邪视的坐下来,等待生意上门。

    不过这年头,迷信的人显然是越来越少了,算命卜卦这门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灰袍老道那边虽然零零星星的偶尔还有一两个客人,可是严小开这边则根本无人问津。

    其实这是很好理解的,就像那老乞丐嘟哝的一样,算命先生多是三五十岁的中年人,你一个二十郎当的小伙子,懂个屁的算命咩?就算懂,也没有人信啊!

    不过严小开也不急,安静的坐在那里,一边等待,一边练功。

    尽管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这样的环境练功,可这也没折,肚子饿的“咕咕”直叫,不找点事情来做真没办法分散注意力。

    时间一晃,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严小开都已经运气大小周天了,仍不见有客人上门,他就有些耐不住了。

    看来摆街练摊这种事情,不吆喝真的不行呢!

    看那灰袍老道士,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高是矮是胖是矮是人是鬼,只要在他面前经过的,必定就先冲人家傻笑,对上眼就马上向人家招呼。

    这不,他正对着一个单身女子道:“这位姑娘,老道看你印堂发暗,双目无神,必有胸罩在身,来来来,老道慈悲为怀,这就替你解开。”

    尽管多数人会停下脚步,搭上两句,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例如这个女人吧,她就直接啐老道一口,“呸,老不羞!”

    老道讨了个无趣,却也不生气,而是冲另外一个胖子道:“这位施主,老道观你印堂发亮,满脸红光,恐是桃花运将至啊。”

    那胖子闻言,立即就跑上前去询问,不一会就被口舌如簧的老道士给忽悠的算了一卦,二十块大洋就落到了老道口袋里,那胖子还冲老道一个劲的感谢呢!

    有样学样,没样学和尚,眼前虽然没有和尚,却有个老道,于是严小开就学他那样,依样画葫芦向人们招手,同时喝道:“算命咯,算命咯!”

    不过他那软脚蟹似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招揽客人,倒有点像招魂,而那有气无力的声音,也不像是叫人来算命,倒像是找人救命!

    俗语说得好,人要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可要走运的时候,瞎猫也能撞到死耗子。

    这不,严小开才象征似的吆喝了那么两句,一男一女就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其实先滞住的是那女的,那男的是被女的带得停下脚步的。

    让女人停下来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喊她过去算命的竟然是个英俊不凡的小白脸。

    要知道这世上,男人和女人都是差不多的,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往往迈不动脚步,女人看见漂亮的男人,往往也是双腿发软!

    尽管男人看的多数是女人的胸部和屁股,但女人看的多数却是男人的脸。

    严小开的脸,无疑是很好看的,尤其是对一些二十仈jiǔ三十好几的少妇而言,这种模样俊俏的帅小伙最有吸引力了。

    这停下来的一男一女虽然年纪不大般佩,但装扮气质却是不俗,男的约有四十好几,西装革履,红光满面,细皮嫩肉之余还顶着个将军肚,一派的富态。

    那女的二十三四五六那样,或许卸了妆后会老几岁吧,不过身材高佻,苗条又显丰满,确切的说是该苗条的地方苗条,该丰满的地方丰满,五官虽然只算一般,但胜在皮肤白皙,所谓一白摭百丑,这女人虽然入不了严小开的法眼,但还是有点看头的。

    看见两人停下来,严小开就赶紧的道:“两位,来算个命吧!”

    那中年男瞅了一眼严小开,目光中露出了不屑与轻蔑,拽了下那女的,“走吧,一个小屁孩,毛都没长齐,还学人家算命。咱们去前面公园逛逛。”

    严小开听了这话很恼火,毛没长齐,老子剪一把能把你撑死!

    不过这个时候,他要求财不是求气,所以也不跟他较劲,男子汉大丈夫嘛,就得能屈能伸,所以他接口道:“这位老哥,你说这话就错了,姜虽然是老的辣,但辣椒却是小的辣,二位如果不赶时间,那就来算上一卦吧。算不准的话,我不要你们一分钱,如果算准了,那就赏我顿饭钱。”

    那女人听了就对那中年男道:“听见没?人家说算不准不要钱呢!反正车票也买了,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发车,坐里面干等也是等啊!不如让他算算吧,这么年轻的算命先生,我还没见过呢!”

    中年男不悦的道:“瞎浪费时间!”

    女人据理力争的道:“算算又不会吃亏,反正我得算算,你要觉得无聊,你就回去等吧!”

    中年男嘴巴嚅了嚅,但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女人这就扔下了那男人,径直走近严小开,“嚅,你刚刚说的啊,算不准不要钱的。”

    严小开笑着点头,“放心!别的算命先生也许会蒙你三五十年,我却三五分钟都不骗你!”

    女人又问道:“那你能算什么?”

    严小开道:“过去未来,我都能算!”

    那男的就凑上来道:“吹得这么神,那你就给我们算算,要是算不准,我就把你的招牌给砸了!”

    严小开愣了下,不是怕被这人砸招牌,而是寻思自个的招牌在哪儿?

    第一笔生意,就这样上门了,可这钱明显不是那么好赚的。

    那女的是抱着不收钱三字而来的,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不是?

    那男的却是抱着故意刁难的心态,我就看看你这小王八羔子能算出个什么玩意儿来!

    没等那女的发问,中年男就已抢先道:“好,你别的不用说,先算算我是哪儿的人,要是这都算不出来,那你还是趁早滚回乡下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一听这话,严小开就乐了,因为这厮问了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根本就不用算,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这厮虽然说的一嘴海源话,可完全掩饰不住他的家乡口音,但他还是学着那灰袍老道装模作样的掐了掐手指,然后才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是紫金人。”

    男人不言语了,那女人见严小开猜对了,忙问道:“那我呢?”

    严小开道:“姐姐你是龙川的!”

    女人点头,赞道:“呀,小兄弟你有点本事哦!”

    那男的这会儿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问的问题太白痴了,于是就变着法的刁难道:“既然你这么厉害,那我就不报生辰八字,你算算我是属什么的?”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道:“属虎!”

    那男的愣了一下,又问:“我父母可健在?”

    严小开淡淡的道:“你的父母已经过世了,先后相隔不足一年,一个意外,一个病逝!”

    那男的表情一滞,露出了惊诧之sè,却还是不太死心的道:“我家中几个兄弟姐妹。”

    严小开道:“你没有姐妹,只有一个弟弟!”

    那男的眼睛大了,仿佛见了鬼似的看着严小开!

    旁边那女人看见男的这副表情,也吃惊的问:“他全说中了吗?”

    中年男无力的点头,再看向严小开的眼神已经少了不屑,而是露出浓浓的疑惑。

    严小开淡淡的道:“这位老兄,我再给你算算家室如何,膝下有无儿女吧?”

    中年男听了大惊,目光有些闪乐的看一眼旁边的女人,赶紧的摇头道:“不用了!”

    严小开道:“还是算算吧!”

    看着严小开带着戏谑的眼神,中年男再不敢咋咋呼呼,从包里掏出二十块钱,扔到严小开面前,然后拽着女人就要走。

    女人却不愿意,小声嚷嚷道:“哎,干嘛,我还没算呢!”

    中年男道:“不算了不算了,我肚子有点饿,咱们去那边的超市买点吃的,你不是也说渴了吗?”

    女人很不情愿,脚步虽然被动的跟着那男人走,却仍恋恋不舍的回过头来看严小开。

    严小开则是向她连眨了好几下眼。

    女人愣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跟着那男的往不远处的超市走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