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四章 这是个悲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对让严小开算过命的男女进了广场边上的大超市后。

    女人一边挑选着零食,一边还对中年男人道:“哎,刚刚那算命的既然算得这么准,你干嘛不让我算?”

    中年男人吱唔着道:“命运在自己手里,知道得太多没好处!”

    女人紧了紧眉头,“王子发,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中年男人心头一紧,“没有的事,我能有什么瞒着你呢。”

    女人冷笑道:“哼,你可最好给我小心点,要是让我抓住什么痛脚,我可跟你没完,你可别忘了,你之所以有今时今rì,全都是赖着我爸。”

    中年男人道:“我都说没有咯!”

    女人挑了两件零食,放进购物篮时却突然很坚定的道:“不行,一会儿回去我得找那个算命的给我算算。”

    中年男人心头大惊,那算命的明显不简单,要是把自己在乡下有家有室的事情算出来,那可就全完了。

    尽管凭着自己的三寸之知,女人未必相信,可让她起了疑心也不好,眼看着过不久就要被提拔了,这节骨眼上可不能出什么事。

    这样一想,他的小眼睛就转了转,一手捂着肚子道:“我的肚子有点不舒服,要去上下厕所。”

    女人有些紧张的道:“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男人道:“没事,只是一点点不舒服,我上外面找厕所去,你在这里逛着吧。一会儿我回来找你!”

    女人也不疑有假,答应道:“好吧,你去吧,快点回来啊!”

    男人点点头,匆匆的门口走去。

    那对男女离开的时候,严小开也跟着离开了。

    刚发市就收摊,这也太不敬业了吧!

    不,他的肚子太饿了,必须先去填饱肚子才能回来继续敬业!

    在不远处的小饭馆里,严小开吃了一个很凑合的快餐,勉强填饱了肚子就回到原来的摊位上。

    不过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刚才他在地上写的字已经被抹花了。

    严小开猜想,这肯定不是清洁工人干的,而是那个灰袍老道。不过这也没关系,因为他又有生意了,顾客已经直直的走上来了。

    这顾客还是个回头客,就刚刚被那女的拽来,然后又拽着女人落荒而逃的男人。

    看见严小开回来,男人面沉如水的问:“你以前就认识我,跟踪我来的?”

    严小开摇头,“老兄,你误会了,我和你素昧平生,从未相识。”

    中年男道:“那你怎么对我的事这么清楚?”

    严小开笑了,“没有一点本事,我敢在这里练摊吗?”

    男人想了想,又掏出一张二十元钞票,“告诉我,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严小开故作神秘的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男的又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压在上面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严小开摇头,心里不屑的道,七十块就想让我泄露天机,你这是对我的不敬,是对算命行业的侮辱,怎么也得……一百块吧!

    男的见状,又掏出一张一百的压在上面,“现在呢?”

    严小开明显是心动了,差点儿就伸手过去直接抢过来,因为他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钱,但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好心助缘,那是修积功德,但也容易被违缘利用,会泄气,会失势、会失机、会生恶果,殃及施受,害人又害已,所以……”

    在严小开滔滔不绝的时候,那男人终于发了狠,从兜里又掏出一张粉红sè的钞票,“现在呢?还不能说吗……”

    二百七十?

    严小开眼睛亮了,不等他把话说完,这就刷地一下把钱抢了过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贫道……呃,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男人道:“你就告诉我,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严小开道:“很简单,依照你的面相,一步一步的推算出来的!”

    男人有些泄气,无力的道:“你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吗?”

    严小开道:“我这是简单的说法,要是你不满意,我可以详细的给你解说一下,面相分为五官三停十二宫,十二宫呢,是指命宫,财帛宫,兄弟宫,夫妻宫,子女宫,疾厄宫,迁移宫,奴仆宫,官禄宫,田宅宫,福德宫,看父母是否健在,首先看rì月角。一般算命书上对rì月角的准确位置说法不一。实际rì月角就是眉头,左为rì角为父,右为月角为母。男左女右嘛,rì月角齐正,光彩,两头一样,则父母双全高寿,rì月角如锥尖下弯则定克父母。左带锥尖克父右带锥头克母。而你的rì月角,明显是左带锥尖,右带锥头,这是显然克父克母的面相。你除了rì月角带锥尖带锥头外,还伴着天庭饱满,广阔,所以克父母应在中年……”

    男人听得似懂非懂,被锥头锥尖的绕得眼花缭乱,忙摆手道:“算了算了,你不用说那么多了,我听不懂。我也不想听,你就再给我算算你刚才没算完的吧!”

    严小开问道:“什么没算完的?”

    中年男道:“妻室,儿女!”

    严小开淡笑道:“老兄早已娶妻,膝下一女。但你的妻子……并不是刚才那位!”

    这下,中年男彻底的服了,惊讶的目光看了严小开好一阵,终于放低姿态与声音的道:“帮我一个忙行不?”

    严小开淡淡的道:“我知道你想我帮你做什么!”

    中年男心头一惊,“这你也能算得出来?”

    严小开笑而不语,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中年男问,“那你说说,我要你帮什么忙?”

    严小开道:“你倒回来,除了再次考证我有没有本事外,更大的原因是让希望我帮你圆谎,因为命有软骨,是个天生靠女人吃饭的,刚才那个女人,就是你命中的贵人,你并不希望她知道你已有妻室儿女之事,而她又一心想倒回来找我算命,所以他就找了个由头撇开她,跑回来找我串口供。”

    中年男睁大眼睛,惊得跟什么似的,好一阵才弱声道:“小兄弟,现在这世道,混口饭吃不容易,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严小开嘿嘿一笑,“老兄,你知道这个世道难混,应该也知道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多少活雷锋了,这个时代更没有白吃的午餐!”

    他的潜台词再明显不过了,你想要我和你一起撒谎,没问题,给钱吧!

    中年男有点恼的道:“刚才我不是给了你二百七吗?”

    严小开摆摆手,“慢来慢来,这账得一笔一笔的算,你刚刚给的二百七,是让我告诉你怎么算的,我已经尽职尽责的告诉你了,可你自己不想听,我也没办法。你这会儿提的要求,却还是没付酬劳的。”

    中年男软瘫瘫了,无力的问:“你要多少?”

    严小开淡淡的道:“那得看你有多少咯!”

    中年男的瞳孔一缩,有种掉头想走的冲动,可是想到马上就会从商场里出来,然后找这厮算命的情人,他又耍不起脾气,只好掏出钱包,硬是又掏出两张红牛,没好气的道:“现在你可以做雷锋了吧?”

    严小开撇了他一眼,别转过头,理也不理!

    中年男来气了,“你别太过份了!”

    严小开翘起双臂,淡淡的道:“你最好别刺激我,不然我会更过份!”

    中年男怒道:“你信不信我叫城管来把你这摊给扫了。”

    严小开冷笑一声,“那你又信不信我告诉刚才那个女人,你已经有老婆孩子,你是在骗吃骗喝骗感情,给她留的是假名假姓假地址。”

    中年男表情滞了下,狠瞪着严小开的双眼渐渐无力的沉了下去,最后咬咬牙,把钱包里仅剩的三百块掏出来,合着另外两百块一股脑的递过来,“现在还不行吗?”

    严小开懒洋洋接过了钱,甚至还检查了一下真假,这才不咸不淡的道:“早这样不就结了!”

    中年男终于被气得没脾气了,临走之前去不忘jǐng告与叮嘱道:“一会儿识相点,你要是说漏了嘴,以后你就别指望在这个地方混了!”

    严小开点头,老子压根儿就没打算以后再在这里混。

    不多久,走了的中年男又回来了,不过不再是一个人,那个女人也跟在后面,手里提着大袋小袋,显然刚才被支去购物了。

    那女人见了严小开很是兴奋的道:“小兄弟,我又回来了。我想了又想,决定还是要让你给我算算。”

    严小开点头,“算一次一百!”

    女人被吓了一跳,“刚刚你不是说算不准不收钱的吗?”

    严小开道:“可我不是算准了吗?”

    女人:“……”

    那中年男向严小开投去一个赞许的神sè,然后扯了扯女人道:“算了算了,这么贵,咱们不算了!”

    女人想了想,终于咬牙道:“不,我要让他给我算算!”

    说着,女人就掏出了一百块。

    看到她将钱递过来,严小开欢喜的就要接过,谁知道手还没伸出去,那女人就把钱给收了回去,“慢着,先算,然后再给钱,算不准的话,我就不给了!”

    严小开微愣一下后,点了点头,“随你!”

    女人道:“那你也给我算算我的父母是不是健在,我家里有多少个兄弟姐妹,我又是属什么的。”

    严小开仔细的瞧瞧女人的面相,又让她摊开手来给自己看。

    之后他就微眯上眼睛,伸着拇指掐指间盘算,嘴里还念念有词,整一个神棍的气派。

    在眼前的男女等得有些不耐烦,正要催问的时候,严小开才张开眼睛道:“你的父母都在,而且身体硬朗,家境殷实,你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最后,你是属猪的。”

    “天啊!”女人夸张的捂着嘴,极为吃惊的道:“你竟然全都算准了!”

    严小开这就摊开手掌,伸到她的面前。

    女人虽然有些心疼,但还是把手里的一百块给了严小开,然后道:“我还有问题要问!”

    严小开道:“问吧!”

    女人看了看旁边的中年男,终于咬牙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道:“你们不是夫妻!”

    那男的一听这话心里就发急了,狠狠的盯着严小开。

    严小开视若无睹,慢悠悠的接了后面一句,“但你们是情侣!”

    女人满意的点点头。

    中年男也暗松一口气,然后故意看了看表道:“哎,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该进站了!”

    女人忙道:“我最后问一个问题。我和他的姻缘会是怎样?”

    严小开看了一眼女人,又回头看一眼那男的,迟疑的道:“这个……”

    那中年男见这厮竟然悄悄的向他比手势,而且还是要钱的手势,气得差点七窍生烟,可这个节骨眼上,他还真不敢发作,只能摸了摸口袋,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他,“嚅,另外打赏你的,给我们好好算算!”

    严小开这下终于喜笑颜开了,收下了钱后,很认真负责的问了两人各自的生辰八字,然后又闭上眼睛,又掐着指念念有词的算起来,好一阵,他才张开眼睛,拿起石头,在地上写了一个缘字,接着用一个圆圈圈起来,“这就是你们的姻缘。”

    女的愣了下,疑惑的问:“就只有这一个字?”

    严小开点头。

    女人忙问:“不能再说了吗?”

    严小开摇头,“不好意思,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姐姐你回去自己参悟吧!”

    女人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缘字,突地露出喜sè道:“这缘被一个圆圈包围着,是不是说,我和他的缘份被紧锁在里面,以后会幸福辞蜜的生活在一起?”

    严小开苦笑,笨女人,包着缘的不是一个圈,是一个零,你和他的缘份等于零,别看你们现在恩爱,最终只是有缘无份,不过这种话,不管有没有收中年男的钱,他都不会说的,仅仅只能道:“姐姐,你还是回去再参悟一下吧!”

    那男的见这一关已经对付过去了,哪敢再多生枝节,赶紧把女人往车站大门那边拽,“走了走了,进站了!不然一会儿来不及了!”

    女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走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严小开不由的叹口气,摇头晃脑的唱道:“……我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剧中没有戏悦,而你仍躲在梦里面……”

    纵横在chūn节推出了个给作者送红包的活动,可以爆出月票和纵横币!还能在贺卡上写上祝福,谁来送我红包呢不过我更愿意看到有人打赏,因为这红包还得抽几率,我连开九个,九个都是空的。是手气问题,还是人品不行呢?看来一天一更真不行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