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五章 喝凉水都塞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奔驰商务车里。

    看见严小开挣了钱的男人大喜,“我就说这小子非比常人吧,你还不信。”

    女人惊讶得几乎眼珠子没掉出来,“这样也可以?那个男的钱也太好骗了吧。”

    男人笑道,“只要抓住了人的弱点,自然不愁这人乖乖的听命。原来的时候,我只以为这小子智商很高,没想到他还会算命卜卦,这回我是真没找错人呢!”

    女人也很是欢喜,“如果把他調教成一个优秀的秘密jǐng察,你真的可以退休吗?”

    男人点头,“这次上面将我升为三十四省特别总教官的意思,就是要我培养出一批素质与身手都过硬的秘密jǐng察。我选出来的二百多人,也不用多,只要能出来十个八个,那就足够了。”

    女人道:“爷,你一定可以的。”

    男人笑道,“我肯定是可以,不过现在,你恐怕要先兑现承诺才行了!”

    女人疑惑的问:“什么承诺!”

    男人指着不远处正把一张十块钱纸币放进老乞丐碗里的严小开道:“嚅,他挣到钱了,你输了。”

    女人脸上一红,左右看看,低声吱唔着道:“可是,这里很多人呢!”

    男人道:“你刚刚不是说别人看不到吗?”

    女人犹豫一下,终于道,“那咱们去中间的座位好不好?”

    男人点头,两侧虽然看不到,但前面还是可以看到的,所以就挪到了中间的座位,女人也跟了过来。

    在男人摊开双脚,大咧咧的坐在那儿之后,她就低眉顺眼的跪到在他的双腿之间,然后轻巧又温柔的拉开裤链,垂下头,轻启红唇凑了上去……

    强烈的快感使得男人轻吸一口气,一手轻抚着她灵秀的长发,一手掏出了手机,享受之余,他并没有忘记继续给严小开安排节目。

    因为,他想知道这个自己指定的接班人有多大的韧xìng与能力,能担多大的责任。

    有些生意就是这样的,不发市则已,发市则能撑好几天。

    严小开接了一单生意后,迎来了开门红,打赏了那老乞丐十块大洋后,又继续在那里守着,准备再做几笔,挣个盆满钵满才离开。

    然而可惜的是,像刚才那对男女那么好忽悠的客人已经遇不着了,好容易嘴甜舌滑的哄来了一个大妈,可还没开始算呢,前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城管来了!”

    一班揾食的人就sāo动了起来,抢摊,收椅,起身……纷纷鸟作四散,那原本病殃殃的老乞丐也一咕噜的从地上爬起来,动作无比利索的跑走了。

    严小开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大妈也已经走开了。

    事已至此,严小开也只能收工,虽然只做了一笔生意,但也挣了七百多元,省吃俭用一点,已经可以对付上几天了。

    离开摊位后,他就走向了那间进进出出始终都没有买东西的便利店。

    那售货员一见他进来,立即就jǐng惕起来。

    严小开却善意的一笑,然后径直拿起了公用电话,拨打了114查号键。

    刚才摆摊的时候,他并没有放弃寻找朱处长的电话,所以手上一有钱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是打电话,希望能通过查号服务台,找到省国安的电话,联系上朱处长,让他给自己补办准考证。

    114查号台果然给了他一个号码,拨打过去后,与那边的人说明了情况,让他们转接综合科室的朱副处长,结果却被告知,朱副处长出差了,最少得一个月才会回来。

    严小开这下终于彻底没折了,只能悻悻的挂断电话。

    现在,恐怕只能按照原来的计划,先到达市会议中心附近,找个地方落脚,然后在明天开考之前找到监考的考官,向他们说明自己的情况,希望能补回准考证,然后参加考试。

    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天sè已近傍晚了。

    严小开没想到自己来深城之后,竟然在车站耽误了一整天的功夫,苦笑着摇摇头,这就再次走进站里,跑到公用厕所里。

    急了,要撒尿?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他怕再一次重蹈覆辙,又被小偷摸去好容易挣来的几百块钱。所以在撒了尿之后,就只留了几十块零钱在外,而把那些整钞藏进内裤的夹层里。

    藏好之后,严小开拍了拍被小弟弟保护着的钞票,嘿嘿的笑着自言自语的道“这回看你们怎么下手?”

    谁都以为,他这样做是小题大作,完全没有必要,其实却不然,因为在他无法发现的角落里,正有一双灵秀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当这人看见他把钱藏进内裤里,也是一阵哭笑不得。

    严小开出了厕所,这就跑到车站前台询问去市中心的班车,却得知最后一班直达车已经在半个小时前开走了。

    无奈的走出了车站,一些用面包车,私家车,人力三轮车载客的司机就迎上来,询问他要去哪儿。

    严小开报了地方后,却被告知最少也得要五十块才有人愿意去,

    五十块,对于现在的严小开而言并不是小数目,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他必须节省每一点弹药,所以他就没搭理这些人,而是跑去一个站在那里卖深城地图的人讨价还价,最终于三块钱买了一份深城地图。

    之后,他就站到一边,对着地图仔细的研究起公交车的路线,直达的车没有了,那转车还不行吗?

    研究好了线路后,他就径直往公交站台走去。

    正走着,一辆挂着营运的银sè小面包车从后面缓缓驶来。

    开车的司机是一个中年大叔,一脸憨厚老实的相貌,驶上来的时候,他放慢了车速喊道:“小兄弟,上哪儿?”

    这种小面包车营运,在深城这边是不允许的,但在海源却十分普遍,尤其是在严小开所在的那个县城,几乎随处可见这样的载客小面包车,所以严小开就随口答了一句,“去市会议中心!”

    那中年大叔就道:“那上车吧,我这车到!”

    严小开心里一喜,脸上却不动声sè的问,“多少钱?”

    中年大叔道:“去那边一般要五十,我这儿已经有四个客了,算你四十五好了。”

    严小开摇头道:“太贵了,三十!”

    中年大叔摇头道:“四十块,最便宜了,要上赶紧上,我还想天黑前再赶回来拉一趟呢!”

    严小开故作为难的道:“可我只有三十五块了!”

    中年大叔犹豫一下,终于伸手推开中间的门,喊道:“上来吧!”

    严小开这就坐了上去,上面果然坐了四个人,虽然全是男的,但年纪和装扮不一,小的只有十七八岁,穿着校服,还带着眼镜,老的有四十岁左右,穿着的衣服脏兮兮的,看起来像个民工,于是就放下了戒心,坐到中间的位置上。

    关上车门后,面包车就往前驶去。

    看着渐渐被抛到后面的湖罗客运总站,严小开微松一口气,折腾了一天,总算是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一来深城就碰上这么倒霉的事情,可真是不够吉利啊,早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应该开车来的。

    一步错,果然步步错啊!

    严小开感叹之余,心里仍有些担忧,因为明天是否能顺利进入考场,仍是个未知数。

    走了一会儿神之后,发现光线渐渐暗下来了,抬眼往外面看看,发现天要黑了,道上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商铺的招牌霓虹灯争相闪耀,街道也变得更热闹了。

    这座城市,显然要比海源更发达更先进更繁华更热闹,虽然竞争激烈,生存压力大,但给人的机会却更多。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严小开坚信,自己会成为人中龙凤,不管是在哪里。

    汽车的一阵颠簸,颠醒了他的chūn秋大梦,抬眼看看,发现面包车驶入了一条小道,而周围的建筑物也越来越少。

    严小开就疑惑的问:“师傅,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司机头也没回的道:“没有走错,前面修路,所以得绕道走。”

    严小开见车上的人都没吱声,也只好沉默下来,只是越往前走,他就越觉得不对劲,因为面包车明显是上了山,而周围也越来越荒凉,原来还可以看见稀稀落落的建筑物,可这会儿入目所及已全是高山大树了。

    市会议中心是在市区中心,就算绕道也不可能绕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啊!

    严小开终于忍不住了,冲驾车的中年大叔喊道:“哎,师傅,你到底往哪开啊?”

    他的话音刚落,脖子却突地一凉,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别吵,吵就一刀宰了你!”

    严小开垂眼看看,发现架在脖子上的是一把锋利的剃刀,而拿刀架着他的,竟然是那个带着眼镜,穿着校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学生。

    抬眼左右看看,发现另外几人正神sèyīn沉的狠狠盯着自己,而那个大叔司机则扭转过头来,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

    mb,自己被这貌似忠厚老实的司机给骗了,这是一辆黑车!

    当严小开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明显已经太晚了,因为剃刀已经架到脖子上了,只要别人轻轻一拉,自己这条小命恐怕就当场报销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