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六章 到底谁打劫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深南大道上。

    奔驰商务车正在缓缓的行驶着。

    驾车的是那个儒雅中透着风流,俊逸中透着潇洒的男人,而那个穿着白纱连衣裙的绝sè女人侧坐在一旁,温柔如水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女人,仿佛在她的眼里,除了这个男人,再没有什么值得她一看似的。

    男人不经意的转过头来,发现女人专注的眼神,不由问道:“看什么?”

    女人如花痴一般道:“看你!”

    男人失笑,“我有什么好看的,已经看这么多年了,还看不够吗?”

    女人呢喃着道:“是啊,就是看不够呢!”

    男人道:“那今儿晚上回去让你好好看。”

    女人撇了撇嘴,“可是回去后,你就不让我看你的脸,而是让我看……”

    男人猥琐的追问道:“看什么?”

    女人脸红了下,扯开话题道:“爷,你给那个人还安排了什么节目呢?”

    车往前开了一阵,女人终于忍不住问道:“爷,你给那个人安排了什么节目?”

    男人语气平淡的道:“也没安排什么特别的,我只是找人放出风声,让车站附近做黑活的人知道那小子的内裤上有金条。”

    女人微吃一惊,“他哪来的金条,不就藏了几百块钱吗?”

    男人不语,只是神秘兮兮的笑了下。

    女人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爷。刚才他上的那辆面包车是你安排的?”

    男人摇头,“不是!”

    女人又问:“那车的几人……”

    男人又摇头,“车上的人我也不认识,不过我猜想不会是什么好人!”

    女人有些担心的问:“那他们会不会伤害他?”

    男人道:“盗亦有道,他们只是求财,不会害命的。不过一顿爆打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女人道:“如果万一他们发现他身上没有金条,恼怒之下把他给做了呢?你的损失不就大了。”

    男人摇摇头,“放心,不会有万一!”

    女人看见男人如此淡定,不由问道:“爷,你是不是另外派了高手保护他?”

    男人笑而不语,好一阵才又道:“如果他连几个小毛贼都对付不了,那他也不配接我的班。我也正好放弃他,不再继续浪费jīng力。”

    女人想了想又问:“如果他平安躲过这一劫呢?”

    男人道,“那我就再给他安排些节目。”

    女人低嗔道:“爷,你好坏呢,老是这样抓弄他。”

    男人一本正经的道:“你错了,我不是抓弄他,是考验他。唐僧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他要成为我的接班人,肯定是要经历一些事情的。”

    女人疑惑的问,“你不准备让他和别人一样接受训练?”

    男人摇头,“我更看重的不是他的身手,而是他的脑子。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将他和别人放在一起。”

    女人突然恍然醒悟过来,“你的意思是,他现在开始实习了!”

    男人笑了,“你又错了,他从海源的大巴上下来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在实习了!”

    女人微汗,然后弱弱的问道:“爷,你说他以后要是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他会不会恨你?”

    男人摇头,“我不知道,或许会吧。如果他的成长必须是我背上恶人之名作为代价的话,我也无话可说的!”女人沉默一阵,突然幽幽的冒出一句,“爷,我有点吃醋了!”

    男人疑惑的问,“吃什么醋!”

    女人道:“因为你对他太好了!”

    男人又笑了,腾出一只手握住她柔荑道:“放心吧,我对他再好,也不可能和他发生爱情的!”

    女人“卟哧”一声笑了,花枝乱颤,波涛汹涌,好不妖媚……

    中年司机把面包车开进了yīn暗幽深的树林里,这才停了下来。

    那把剃刀一直紧紧的抵在严小开的颈脖之上,冰冷又锐利的刀锋使得他的脖子有着隐隐的刺痛,所以尽管武功已经恢复了一些,可他并不敢擅自乱动。

    待得那司机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他终于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中年司机一改刚才慈眉善目的模样,凶神恶煞的道:“笨蛋,把你拉这儿来,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打劫了!”

    严小开惶恐的看着几人,好一阵才弱弱的问:“我猜,你们只劫财,不劫sè的吧?”

    旁边那个穿着廉价西装的斯文男哼道,“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我们只劫sè,不劫财的!”

    另一边民工打扮的大叔听得再也忍不住,“ku”一声笑喷了。

    中年司机脸sè一板,喝斥道:“笑什么,给我严肃点,我们现在正打劫呢!”

    民工大叔心中一禀,忙敛起笑意,作出穷凶极恶的模样,狠狠的盯着严小开。

    中年司机则冲严小开大喝道:“你,把身上的东西全给我掏出来。”

    严小开可怜兮兮的道:“大叔,我没有钱,刚刚我都已经和你说了,我只有三十五块。”

    中年司机怒喝:“少他妈给我装蒜,你有没有钱,我们难道不知道吗?”

    民工大叔扬起拳头就砸到他的腹部上,“老实点,把金条通通拿出来,要不然我们今晚就在这把你给活埋了!”

    严小开被打得腹部一阵翻腾,心中的怒意值也在迅速爆涨,但他还是作出极为可怜与委屈的样子,“大叔,你们真的搞错了,我没有金条,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说着,他就要把手伸进裤兜里,想把钱掏出来给他面。

    只是他的手才刚一动,脖子上的递刀就是一紧,紧接着就传来那学生模样男孩的冷哼,“别动。动就割断你的喉咙。”

    严小开识相的赶紧放开手。

    一旁的西装斯文男赶紧的凑上来,把手伸进他的裤兜,掏了一阵,这才掏出几张皱巴巴的散钞,总总共共只有三十多块。

    再搜一下另外几个口袋,除了三个五毛的硬币,再无其它了。

    看着手上这点钱,斯文男转过头看向那中年司机,疑惑的问:“老大,咱们是不是真的搞错了?”

    “消息是道上传来的,绝不会有错。”中年司机坚定的道,随后一指严小开的裤裆,“把他的裤子给我脱了,内裤也脱掉,就算把他的菊花翻转过来,也得把金条给我找出来。”

    几人心中一阵恶寒,严小开的脸sè也一阵阵发白,“大叔,我真的没有金条!”

    中年司机喝道:“闭嘴!”

    旁边的斯文男这就凑过来,要去扯严小开的裤子。

    内裤里的钱要是被搜走,严小开是无所谓的。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了就再挣呗。可是在几个男人面前露械,他却是不愿意的,他这宝贝要露脸也只能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露。

    万一……这几人搜完了内裤,还要搜菊花呢?

    严小开决定了,不再继续妥协下去,而此情此景,也再没有妥协的必要。

    在斯文男蹲到面前,去扯他牛仔裤上的皮带的时候,他赶紧的道:“我真的没有金条,不信我脱给你们看!”

    斯文男见自己也扯不开他的皮带,这就喝道:“好,你脱!”

    严小开佯装害怕的指了指脖子上的递刀,弱弱的道:“小兄弟,你能不把把剃刀挪软一点,反正你们这么多人,我也逃不了。你这样抵着我,我也站不起来脱裤子啊!”

    那学生男不为所动,只是看向中年司机,见那中年司机微微点头,他才松开了递刀。

    递刀一松,一直表现得软软弱弱,十分好欺负突然就动了,原本看起来没有半点战斗力的他,一动起来无比的凶猛,用静如处男,动如舞男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只见他的身体微微站起,膝盖已经猛地抬起,狠狠撞向半蹲在面前那斯文男的下巴。

    “嘭”的一声闷响,斯文男被顶得下巴一阵剧痛,整个人都跌坐了下来,捂着下巴连声惨叫。

    这一突发的状况,使得车上的几人都有点措手不及。

    后面那学生男首先反应过来,折剃起的剃刀一甩就打了开来,锋利的刀锋朝严小开的后脑划去。

    严小开没有回头,后脑却长了眼睛似的,一只手以诡异的角度反伸而上,奇准无比的一把捏住了学生男握刀的手腕,猛然向侧边拽信,而坐在学生男侧边的肌肉男正一拳挥来,剃刀就在他的小臂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口子。

    与此同时,严小开另一只手一个肘击往后撞去,正中学生男的面门。

    学生男吃痛,手中的剃刀也脱手,落入严小开的手中。

    这个时候,一旁的民工大叔已经虎一般扑到,严小开抬起腿就就一脚罩着他的腹部踢去,硬生生把他踢得弹了回去。

    说来话长,其实这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小面包车里的空间确实是太窄了,完全施展不开,尽管在攻其不备之下连袭了三人,但严小开也吃了前面中年司机的一板手,敲得后背一阵闷痛,差点没背过气去。

    “哗!”严小开挨了这一记后,强忍着猛然一拉中间的车门,从上面飞扑了下去。

    车上的五人迅速的抄起家伙,从车上追下来。

    不过下来之后,他们又不由愣了一下,因为滚落在地上严小开爬起来后并没有撒腿就跑,而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冷冷的盯着他们。

    瞧他这模样,不但没有逃走的打算,反倒是做好硬干一场的准备呢!

    中年司机见状,嘿嘿的笑了起来,“小子,你竟然不跑,挺有种的吗?”

    严小开一张一合的甩着手中的剃刀,答应所问的道:“你们试过被别人打劫不?”

    此话,问得几人面面相觑,打劫别人,他们做得多了,可是被别人打劫,他们还真没试过。

    看见他们这样的表情,严小开笑了,“好,今天我就让你们试试被反打劫的滋味!”

    中年司机恶狠狠的道:“一会儿你落到我的手里,我一定要把你扒光了吊起来打。”

    严小开点点头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会用到你们身上的。”

    中年司机被激怒了,扬起手中的板手就冲严小开冲了过来,奔至近前,一扳手就朝严小开的肩膀砸去。

    严小开肩膀微微一侧,潇洒又利索的避开了这一板手,肩膀再晃回来的时候,手中的剃刀已经挥了出去,刷刷两下,中年司机的脸上已经多了两道血线,呈交叉状浮现在脸上。

    在他的惨叫痛呼声出来的时候,血已经流了他一脸。

    后面的几人见老大受伤,纷纷震怒,分四个方向同时朝严小开扑来,手里的家伙也齐齐兜头罩脸的往他劈来。

    此时的严小开,早已不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经过数月的苦练,加上后期内气相辅,药物相助,他的身手已经盖过了毕运涛与郑佩琳,至于和西门耀铭对打会怎样,那只有打过才知道。不过对付面前这几个乌合之众,已经足够了。

    严小开微退一步,肩头一侧,就避开了肌肉男当头袭来的一铁棒,脚步一旋,一个侧踢就将压至身前的西装斯文男踢得飞了出去,手中的剃刀舞起一个弧形,划拉开学生男胸前的校服,留下一道血痕,微一低头,避开民工大叔的直拳,一个肩撞就直顶到他的胸膛上,被撞得胸口一闷的民工大叔就退了回去。

    瞬息之间,严小开已经连挫五人,动作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在五人捂着伤口后退的时候,他已经挥舞着手中的递刀,如出笼的虎豹一般扑了出去。

    一分钟不到,五人便已经狼狈不堪的倒在了地上,个个身上挂彩无数,穿在身上的衣服也被划拉出无数的口子,口子里映着鲜血淋淋的伤口。

    最后,他们要么抱头,要么捂脸,要么捂腹,要么护着小弟弟,惨叫着求饶不绝。

    “小兄弟,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们,放过我们!”

    “别来了,别来了,我的腿都走不动了!”

    “饶命,饶命啊!”

    “……”

    严小开冷冷的哼了一声,“就这点本事,你们也好意思出来打劫?”

    说着,他这就走到车前,里外搜索一下,竟然给他找到了一大捆绳索,也不知道他们平时用来捆人,还是用来拖车的。

    他抱起这一捆绳索就走了回来,把他们身上的衣服裤子通通剥了下来,一直剥到不着寸缕,这才将他们一字排开的吊到一颗大树上。

    吊稳之后,严小开才道:“我这人牙齿当金驶,从来说一不二的,刚刚我说过,我会把你们吊起来毒打的,现在我要兑现承诺了。”

    “不,不要!”

    “把我们放下来!”

    “饶了我们吧!”

    “救命,救命啊”

    “……”

    对于他们乱七八糟的求饶声,严小开置若罔闻,从旁边的柳树上折下一根粗状的枝条,对着他们就劈头盖脸的抽去,抽完前面又去抽后面……

    抽了好一阵,手中的枝条断了,他们的身上,除了原先被剃马划出来的伤口外,已经多了许多鲜红,暗红,又或发紫的鞭痕,交错重叠,仿佛一张鱼网似的。,

    严小开想起刚才他们要扒自己裤子的情形,怒意又从心中浮起,扔了手中的半截柳枝,又去折下另一根更粗状的,对着他们下身那玩意就,就是一顿狠抽……

    枝条,一根抽断了,又接一根……一直到打断了七八根枝条后,出了一身臭汗的严小开才揉着发酸发软的胳膊罢了手,而这个时候,那五人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出气多,进气少的份儿了,求饶喊叫声已经听不见了,只能听见弱弱的喘息与呻吟声。

    对于亲人朋友,严小开会像chūn天一般温暖。对于仇家宿敌,他会像狼一般冷酷残忍。所以这样做,他丝毫也不觉得过份,反倒觉得还不太够,想了想后,他轻拍一下脑袋,仿佛是在对他们说,又仿佛自言自语的道:“我差点忘了,我要让你们偿偿被打劫的滋味!”

    说完,严小就将他们衣服里的钱物通通都搜了出来。

    五个手机,两个落鸡鸭,两个摩托来拉,一个山寨苹果,烟与打火机若干,钱包四个,里面有身份证,驾驶证,居住证等这证那证,银行卡,信用卡若干,现金总共有三千二百六十七块。

    严小开抬眼看看,发现那中年司机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指头粗的金项链,瞧那成sè还是足金的,这就上前一把拽了下来,他手上的那只劳力士是假的,所以严小开就没要了,不过西装斯文男手里的戒指是真的,他就强硬的摘了下来。

    值钱的财物搜罗一空后,严小开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把那些香烟全都点了起来,然后加了点干草树叶,烧起了一堆火。

    看见他这样,五人一阵心惊肉跳,因为他们猜不透这厮要干嘛!

    直到严小开将他们的身份证,居住证,驾驶证,银行卡,信用卡一张一张的扔进火堆里,他们才明白过来,惊慌失sè的大喊,“不要,不要啊!”“住手,快住手!”

    “……”

    只是他们喊得越大声,严小开就扔得越快,不多一会儿,证件和卡类通通都扔进了火堆,变成一堆灰烬。

    严小开用一根树枝一边划着火堆,一边自语自语的道:“还有什么可以烧呢?”

    当他的目光看向旁边那堆衣服的时候,众人的瞳孔又是一阵收缩,不过他们已经不再喊了,因为喊是没有用的,这个恶魔一样的家伙是不会理睬的,而在这深山密林里,也不会有人听得见的,所以他们还是决定省点口水。

    果然,严小开真的把他们的衣服一件接一件的扔进了火堆,烧完之后,他抬头看看几人,语重心肠的道:“预防山火,人人有责!我也不例外!”

    说着,他就去车里找来一瓶水,把火堆弄熄了,这才拍拍手,然后对众人很潇洒的挥了挥手,“几位,再见咯!”

    再见?

    狗娘养的王八蛋龟孙子二百五加十三点才想和你再见!

    你这个没人xìng的搶劫犯!

    五人心里如是想,嘴里却半句声也不敢吭,莫说吭声,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严小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问:“车我开走了,你们没意见吧?”

    几人被弄得yù哭无泪,有意见真的可以说吗?

    严小开却不太满意,捡起地上刚扔掉的枝条,走到那个中年司机面前,“哎,我问你话呢?”

    中年司机看见那还带着血的枝条,瞳孔一缩,菊花一紧,忙道:“没意见,没意见,小兄弟……不,大哥,不,大爷,大爷你喜欢,尽管开走,我没意见!我绝对没意见!”

    严小开又转头看向另外几人,“你们呢?”

    几人赶紧的摇头,“没有,我们没有意见!”

    严小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扔了枝条,慢悠悠的发动小面包车,调头往来路驶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