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十章 落魄于小旅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俗语有云。

    做人莫装酷,装酷遭人吐。

    做人莫装纯,装纯遭人轮。

    做个莫装b,装b遭雷劈!

    眼前的这个眼镜男,不但要遭人吐遭人轮更应该遭雷劈。

    严小开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装的人。

    正想再对他冷嘲热讽两句,看看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的时候,他的房门响了一下,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严小开不免又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女人是个三十出头的少妇,而且是个姿sè清丽,气质十分高贵的少妇。

    她的头发盘了起来,挽成一个漂亮的发髻,前面有斜斜的放下一些刘海,刘海上面是一条清晰整齐的纹路,优雅之余透着贵气,身上穿着一套质地相当昂贵,剪裁得极为贴身的黑sè长裙,一条宽宽的腰带使得她细腰更加纤秀,胸部也被衬托得更加高耸,修长的双腿又让她显得更加高挑,成熟女人的韵味尽显,芳华绝代,万般迷人。

    这么高贵与气质的女人,竟然出现在这种又脏又乱又廉价的小旅馆里头,而不是出现在什么高档场合,怎么不叫人吃惊。

    严小开看见和这个刚出号子连战四场的女人竟然是这种天姿国sè之时,当场就傻了眼,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好一阵,他才展开自己有限的想像力,猜想这女人的来厉。

    这是一个有头有脸人物的妻子?当然,也有可能是小三。反正不管怎样,她背后肯定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她和眼镜男来这里偷情,为了避免被别人发现,所以选择了这种偏僻又不为人注意的小旅馆。

    应该是这样,对,绝对是这样!

    严小开肯定的想,因为他已经想不出别的可能了。

    得出这样结论的时候,他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好b都让狗给rì了啊!

    在他走神的时候,气质少妇却旁若无人的走上前来,完全不理会有发些愣的看着她的严小开,而是凑到眼镜男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道:“我肚子有点饿,下楼去买点宵夜,你想吃什么?”

    眼镜男想也不想的道:“随便来点什么鲍参鱼翅就行了,清淡点!”

    鲍参鱼翅,还清淡点?

    严小开忍不住暗骂,你丫还敢再装一点吗?

    气质少妇竟然点点头,“还要什么吗?”

    眼镜男想了想,“再来一包……不,一条硬中华!”

    气质少妇答应一声,这就下楼,上了停在楼下那辆在昏暗光线下仍有些发亮的奔驰轿跑离开了。

    女人离开后,眼镜男有些得意的道:“现在,你该相信我刚才说的话了吧?”

    严小开虽然狂汗三六九,但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眼镜男热情的伸出手道:“来,兄弟,认识一下,我叫师父!”

    严小开愣愣的问:“师父?”

    眼镜男摇头道:“不,是cháo湿的湿,父亲的父!”

    严小开睁大眼睛,“湿父?”

    眼镜男无耻的一笑,“对,因为我总能让女人又湿又腐!”

    严小开再次狂汗不停,伸出手要和他握手的时候,看看他的手又有些犹豫,谁知道这厮摸过不该摸的东西之后有没有洗手呢?

    湿父笑笑,“放心,刚才出来的时候,我洗过手了!”

    严小开这就伸手和他交握一下,并顺口胡谄道:“我叫傻阿大!”

    湿父愣了一下,随后赞道:“这名字很特别啊!”

    严小开道:“再特别也没有你的特别啊!”

    湿父猥琐的笑了下,摘下眼镜,塞进兜里,看见严小开疑惑的眼神,淡淡的解释道:“那娘们非要我带上眼镜不可,说这样比较斯文,优雅,仿佛大学生似的,其实……嘿嘿,老子小学还差几年毕业呢!”

    严小开又汗了几下,因为他没想到那个靓丽又气质的少妇竟然还有这么特别的嗜好,不过仔细看看,这眼镜男摘下眼镜后,果然给人一种儒雅中透着冷酷的感觉。

    湿父伸手,一下又将严小开还拿在手里的烟抽了过去,衔进嘴里的道:“傻阿大,给我个火!”

    严小开凑上火道:“你不是说不抽这种烟吗?”

    湿父吞云吐雾一口道:“事后烟,也不能挑剔那么多了,何况你我一见投缘,不抽你的烟,感觉我嫌弃你似的!”

    严小开哭笑不得,故意的问:“湿父,你是做哪行的?”

    “我是捞偏门的,什么都做!”湿父大大咧咧的应了一句,随后又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当然,偶尔也会客串吃下软饭!”

    严小开:“……”

    湿父突然拿眼看着他,“喂,傻阿大,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严小开忙摇头道:“当然不会,做鸭不也是一种职业吗?”

    湿父弹起一根手指摇了摇道:“纠正一下,我很少做鸭的,这只是个副职!虽然我很喜欢这个职业,可刚刚我也说了,女人我只搞白富美,喜欢我的客人虽然很多,但白富美却并不多的。”

    严小开好奇的问道:“刚才那位是……”

    湿父鬼祟的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悄悄告诉你,她是个集团的老总,而且是个国企!”

    严小开吃了一惊,随后对这位仁兄竖起了大拇指。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在笑贫不笑娼的这个年代,别人不会笑话你做鸭,只会笑话你穷得掉渣。

    做鸭,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一不偷二不抢三不骗,凭本事凭力气吃饭,既能爽又能满足别人,尽管名声不太好听,怎么说也比那几个劫匪强多了,况且做鸭做到只挑白富美程度,这位湿父鸭子仁兄也算是相当成功了。

    眼镜男看见他竖起大拇指,脸上立即又浮起的猥琐的笑意,“哎,傻阿大,你想不想入我这一行,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带你试钟的。”

    严小开心中大寒,忙道:“谢了,我有那个心,可没有那个本钱啊!”

    湿父犹豫一下道:“我倒是有一套金枪不倒的秘决,可这是祖上传下来的……”

    严小开连连摆手道:“湿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真的不太喜欢这个职业!”

    湿父有些不高兴的道:“说到底,你还是看不起我是不是?”

    严小开摇头道:“没有,我没那个意思!”

    湿父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汽车的引擎声从巷口那边响了起来,女人的奔驰矫跑开回来了。

    湿父见状,便止了这个话题,“傻阿大,我不和你说了,我得先吃点东西,吃完了还得继续下半场呢!下半场结束,我还得赶另一场呢!”

    严小开的瞳孔一阵收缩,“下半场后还要赶场?”

    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湿父点头,“刚才只是热身运动呢!而且一对一的对我而言真没有什么挑战xìng,下一场的群p才显技术呢!”

    严小开:“……”

    湿父想了一下道:“你要是觉得寂寞,我可以给你找个小妹过来的!”

    严小开忙摆手道:“不,不用!”

    湿父进一步诱惑道:“我给你找个吹拉弹唱,十八般武艺样样jīng通,还特别会吹箫的哦!”

    严小开摇头道,“算了,吹箫我自己就会,不用别人给我吹的!”

    湿父听得呆了一下,上下打量起严小开,“你说的是真的?”

    严小开点头,“珍珠都没那么真,你要不信,我可以吹给你看!”

    湿父额上浮起黑线条,连连摆手道:“不,不用了!”

    严小开纳闷,别的本事,自己不敢夸口,可要说琴棋书画,尤其是箫这种乐器,自己真的吹得不错,听过的人都赞不绝口,称绕梁三音,余音不绝呢。

    高跟鞋的声音从楼梯上响了起来,少妇的身影不一会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内,手里提着大袋小袋。

    到了近前之后,她就把手里的一条中华递给了湿父。

    湿父接过烟后,拆开,从里面拿出一包放进口袋里,而把剩下的那一条递到严小开面前,“傻阿大,初次见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忙摆手道:“不,不用的,我自己有!”

    “我不怎么抽烟的,一年到头也抽不了几包!”湿父硬把烟塞进他手里,然后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我那些白富美不喜欢我抽烟,说抽烟有烟味,就不和我亲嘴了!”

    严小开:“……”

    没等严小开把烟给推回去,湿父已经被那个少妇扯进房间里去了!

    严小开拿着那大半条烟,表情复杂的在那里发一阵呆,然后进了房间。

    过不多久,隔壁又响起了啪啪啪声,虽然那声音已经有所收敛,但依然让人感觉震憾无比。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话说错了可真是天打雷劈啊!

    严小开感慨一句,在郁闷中渐渐睡着了。

    睡着了,他竟然还做了梦,而且是个chūn梦!

    他梦见毕喻,郑佩琳,胡舒宝,尚欣均是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床上,个个抚首弄姿摆出极为诱惑的姿势朝他招手,可他却怎么努力也没办法靠近那张床,好容易终于上了床,压到了不知哪个女人身上,可才一扑上去,他就一泄如柱了。

    懊恼的抬眼一看,发现满脸怒容的尚欣正狠狠的盯着他。

    吓了一跳的严小开心中巨惊,嚯地一下就从睡梦中惊醒了,抬眼看看,天仍然很黑,自己仍在破旅馆里,而隔壁的房间仍传来“啪啪啪”的声音。

    伸手一摸自己的裤裆,发现又湿了。mb,子弹又这样白瞎了!

    严小开摇头叹气,正要下床去洗手间清理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