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十三章 愄精如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个房间暂时是平静下来了,可隔壁不知道什么时候平静下去的房间又传出了声音。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哎,赶紧出去,让我先起来。”

    这声音,显然是属于刚才那个表面看起来很气质,内里却如狼似虎一般饥渴与火热的少妇。

    拉,湿父懒洋洋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干嘛?”

    女人道:“我得赶紧去洗澡!”

    湿父道:“这里又没有热水,你洗什么澡!”

    女人着急的道:“没有热水也得洗,今天我妹妹来了,住我那儿,一会儿我回去和她一起睡的。你刚刚那东西不是……抹我嘴上吗,万一我妹她……”

    湿父:“……”

    严小开也很无语,因为这也未免太小心谨慎一些了吧!

    尚欣听到了旁边的对话,终于吭了声,嚷嚷起来,“我也要洗澡,我也要洗澡!”

    严小开无爱的道:“真那么担心的话,那就去买盒紧急避孕药吧!”

    尚欣竟然连连点头,“对,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怕万一,就怕一万,你赶紧去给我买!”

    严小开道:“凭什么要我去买!”

    尚欣恨恨的道:“就是你害我的,你不去谁去!”

    严小开道:“可我又没和你那个。”

    尚欣指着被子上的痕迹道:“那玩意儿你敢说不是你的吗?”

    严小开老脸一窘,吱唔着道:“放心,你不会那么容易中招了呢?”

    尚欣道:“可万一中了呢?”

    严小开道:“中了我就负责呗!”

    尚欣啐他一口,“呸,谁要你负责,你赶紧给我买药去!我可不想未婚先孕,更不想做处女妈妈!你去,你赶紧去,马上去……”

    严小开无奈的作投降状,“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答应之后,他就走向门口,只是打开门往外看了一眼,又缩了回来。

    尚欣问道:“又干嘛?”

    严小开没什么表情的道:“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

    尚欣疑惑的问:“一个坏的,一个好的?”

    严小开摇头,“不,两个都是坏的!”

    尚欣:“……”

    严小开不紧不慢的道:“第一个坏消息,现在这个时间,所有的药店都关门了。所以我想给你买药也买不了!”

    尚欣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了,这个时候真没有药店开门了,不过想了想又掏出手机道:“我认识大树林连锁医药的董事长,我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叫他旗下在附近的药店开门。”

    严小开微愣一下,因为大树林连锁医药是个规模庞大的医药集团,市值上百亿,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几十甚至上百间分店,而这女人竟然说认识他们的董事长,这可真不是一般的牛叉。

    不过一点儿也不想大半夜跑去买避孕药的他仍是百般寻找借口,“哎,尚大小姐,为了一盒避孕药,这么兴师动众,你好意思吗?”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买避孕药有那么稀奇吗?”

    严小开被这小妞的超前观念给打败了,“你真的想将这事弄得人尽皆知?”

    尚欣愣了一下,随后却任xìng的道:“我不管,我不想怀孕,不管你是偷也好,抢也罢,反正你必须给我去弄一盒避孕药回来。”

    严小开摇头道:“看来我必须得告诉你第二个坏消息了。就算你真的有办法让药店开门,我也没办法出去了。”

    尚欣不解的问:“为什么?”

    严小开朝门外指了指,“我刚刚看见,楼上来了好多jǐng车,楼上楼下,走廊外面全都是jǐng察!”

    “呃?”尚欣微吃一惊,疑问道:“jǐng察来干嘛?”

    “你问我,我问谁呢?”严小开摊了摊手,随后又道:“不过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嗯?”尚欣蹙起秀眉。

    严小开指了指房门,房门立即就被敲响了。

    尚欣下意识的问:“谁?”

    外面传来了沉喝声:“jǐng察,开门!”

    尚欣不以为然的道:“深更半夜的,干嘛啊?”

    外面又传来了喝声,“查房,赶紧开门!”

    尚欣有点恼的道:“姑nǎinǎi要是不开呢?”

    “轰!”的一声,门被粗暴的一脚踢开了,一班协jǐng首先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jǐng服笔挺的民jǐng。

    一冲进来,几个趾高气昂的协jǐng就冲两人喝道:“别动,通通别动!”

    被吓了一跳的尚欣怒道:“你们想干嘛?”

    后面一个肩上带花带杠的民jǐng凑上前来,看了眼两人,立即就喝道:“你问我们干嘛?我们还问你们干嘛呢?”

    尚欣冷声道:“你没眼看吗?我们来这儿开房睡觉!”

    严小开被弄得哭笑不得,开房睡觉也不带你这么理直气壮的啊,你都还没成年呢,所以赶紧纠正道:“阿sir,你別听她的,不是她说的那样,是我来这开房,她只是来做客的。”

    尚欣喝道:“傻阿大,你别管!我就说我们来睡觉了,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地?”

    严小开:“……”

    那jǐng服上带花带杠的jǐng官冷笑了起来,“你们别演戏了,明明就没做好事!”

    尚欣怒了,站起来喝道:“哎,你们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一点,我就算和他做了什么,只要他情我愿,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严小开真想拿块抹布,把她的嘴给堵住,因为该说的她不说,不该说的反倒通通都说了。

    果然,那jǐng官听了之后,立即就哼哼起来,“你肯承认就好,我们是四条派出所的,我是副所长陈东明,接到线人举报,声称这里有人从事不法xìng交易,所以前来彻查!”

    在四条派出所副所长陈东明喝问两人的时候,另外几名民jǐng与协jǐng早已经开始展开搜索,床上床下,里里外外,翻箱倒柜,甚至连垃圾桶都没放过。

    结果找了一阵,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一些证据。

    一个协jǐng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团粘湿的纸巾,这厮竟然还不嫌脏,抹一点东西在手上搓了搓,甚至还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然后露出了喜sè,把纸巾装进一次xìng塑胶袋里,递给陈东明,并在他耳边低声道:“陈所,你看这个……”

    陈东明看了看那塑胶袋里的纸巾,脸上露出胡疑之sè,把声音压得更低的问:“没找着套子?”

    那协jǐng摇头,“没有!”

    陈东明冷笑了起来,这年纪不大的小姐不但嘴巴硬,胆子也不小,竟然玩的是無套,狗rì的也不怕染病!

    这样想着,他立即就跨步逼到尚欣面前,指着塑胶袋里的纸巾质问,“现在人证物证据俱在,你们还有什么好抵赖的。”

    严小开感觉很悲剧,自己不就是做了个梦,然后那什么了一下嘛,这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生理行为,招谁惹谁了?干嘛一个个都揪着这事不放呢,先是这妞,然后是这班jǐng察。

    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是赶紧解释道:“阿sir,你误会了,那个不是……”

    “少咯嗦!”陈东明一声怒斥,极为威风的喝道:“现在我怀疑你们两个賣yínpiáo娼,从事不法行为,你们得马上跟我们回派出所接受调查!”

    “你说什么?你说姑nǎinǎi賣yín?你说姑nǎinǎi是小姐?”尚欣当即就怒了,尽管脚上受了伤,可是她的手却没有,刷地一下就抬起手,极为干脆利落的一巴掌朝陈东明的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响,那正好就站在尚欣面前陈东明在猝不及防之下,脸上被结实的扇了一记,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五掌印!

    由此,不难猜想尚欣这一巴掌用了多大的力,心里又有多愤怒。

    突然如来的一耳光,把身为副所长的陈东明给打懵了,一旁的人也全都傻了眼,因为谁也想不到这疑似“小姐”的妞儿竟然敢出手伤人。

    “你敢袭jǐng,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挨打的陈东明反应过来后,顿时就恼羞成怒,立即抬手要以牙还牙。

    严小开见状,不敢再袖手旁观了,尚欣虽然不讨他待见,但两人怎么也相识一场,他可不能眼见着她受委屈挨打,而且说实话,他也认为这不长眼的什么副所长真的该打。自己堂堂一个前朝文武状元,面对皇妃的勾引都无动于衷,会去piáo娼?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再说这尚欣,才十六七岁的年纪,怎么可能賣yín呢?尽管她浓装艳抹,还穿着极暴露的短裙,真有点儿像小姐。

    “刷”地一下,严小开已经冲上前去,一把将尚欣拽到了自己身后,而另一只手则猛地握住了陈东明要扫下来的耳光。

    陈东明怒极了,使劲的想把手抽回来,可眼前这年轻男看起来瘦瘦弱弱,秀秀气气的,手上的劲儿可一点也不小,那只握住他的手腕的手像是铁钳一样,死死的钳着他,硬是叫他抽不回去。

    “哎呀,还真反了你们了!”陈东明怒不可竭的叫了起来,冲旁边的几人喝道:“上,把这两人给我逮回去!”

    一声令下,旁边的人立即齐齐的压上来。

    严小开赶紧的撒开他的手,护着尚欣连退几步,大声怒喝道:“谁敢上来!”

    这一声大喝虽然声如洪钟,震人耳膜,严小开拉开的架势也威武十足,磅礴大气。只是他这个样子并没有吓走那些压上来的协jǐng,反倒弄得门外更多的协jǐng冲进来。

    这阵势,除了开打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所以严小开一咬牙,目中jīng光一迸,这就捏着拳头迎了上去,瞬间就打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