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十四章 这小妞儿强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协jǐng很多,也很勇猛凶悍,可严小开却丝毫不怯,一人力敌群雄,以拳还拳,以脚还脚。

    一场恶战在狭小的房间里展开,震天的呼喝嘶骂声中,拳脚乱飞,桌倒床翻,打得难分难解,无比激烈……

    严小开的功力虽然恢复不到从前的一成,但收拾这些只是经过一些粗浅博斗训练的协jǐng已经是足够了。

    不夸张的说,以严小开现在的能力,强硬的冲出重围并不是难事,可是他逃了,躲在他身后的尚欣呢?

    这女人虽然泼辣暴烈,可终究只是个女流之辈,而且现在脚上还带着伤,难道他真能扔下她不管吗?

    不,严小开绝不会这样的,在盘山公路上都没扔下她,何况是这个时候呢!

    所以,虽然他几次都有脱困的机会,但并没有夺门而出,只是守在房间里,死死的护着后面的尚欣,不叫别人伤害她分毫。

    在严小开冲上去的时候,尚欣真的很感动的,因为严小开虽然是个男人,可是长得斯文秀气像个娘们不说,身体还十分瘦弱,仿佛一阵风都能刮跑似的,要换了别个类似这样的男人,面对这种场合,说不定早就抱头卷缩成一团,可是严小开没有,反倒是英勇无比的冲了上来。

    感动之余,尚欣也很担心,这些协jǐng个牛高马大,膘肥体壮,严小开那么羸弱,别说是被这么多人围殴,就是一对一,也完全没有胜算。

    这一次,他恐怕要被人揍惨了!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看起来虽然弱不禁风,可是身手却一点也不弱,一人面对那么多协jǐng,硬是不落丝毫的下风。

    尽管有时候,仍免不了挨上一拳半腿,但更惨的却是那班协jǐng,一个个都被他揍得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看见他如此神勇,尚欣的双眼不由阵阵发亮,外强中干的男人她见得多了,可是外干中强的她却还是第一次见。

    只是呆了一会儿,她还是赶紧的掏出电话。

    恶战,仍然在持续着。

    被打得败退的协jǐng换了一批又一批,严小开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不过他仍然咬牙硬撑着,丝毫也不退让。

    在一次欺压上前,将几个协jǐng逼到门外之时,迅速的一把扣上了房门,然后拾起一条断掉的桌脚,一下顶到了门后。

    门,这就样被顶住了。

    外面虽然嘶喝叫骂声不绝,但房间里只剩下了严小开与尚欣!

    看着有些狼狈的严小开,尚欣立即跳着脚凑上来,上下察看他道:“傻阿大,你怎么样?有受伤吗?”

    严小开苦笑着反问:“你说呢?”

    尚欣愣了一下,双手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摸起来,“伤到了?在哪,我看看!”

    严小开没好气的拍开她毛毛燥燥的手,“你又不是医生,看什么看?”

    尚欣愣了一下,赶紧的掏出电话,“那我立即找医生来!”

    严小开摇摇头,“算了,皮外伤罢了。”

    尚欣仿佛仍不太放心的问:“你确定只是皮外伤?”

    严小开只好道:“他们打的,还没有你咬的严重,这下你放心了吧?”

    厚皮厚厚的尚欣终于窘了一下,吱唔着道:“谁让你打我……屁股的,你这人看起来挺老实的,其实也是个坏蛋。”

    严小开道:“哎,你说说清楚,是你先咬我,还是我先打你?”

    尚欣想了想振振有词的道:“是你先气我,要不然我能咬你吗?我尚欣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严小开被打败了,苦笑道:“好吧,谁对谁错咱们暂且不论,可这关咱们恐怕是不好过了,拒捕,再加袭jǐng,要被逮进去,最少也得蹲上三五年了!”

    “三五年?”尚欣愣了一下后,然后突地笑了起来,花枝乱颤,好不迷人,“傻阿大,你敢再夸张一点吗?”

    “什么夸张?我读的是jǐng校,刑法就是这样规定的!”严小开看一眼仍在大笑不止的尚欣,无爱的道:“尚大小姐,你哪根筋不对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笑。”

    尚欣语气淡淡,却又透着自信的问:“傻阿大,你相信我吗?”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摇头,“我不信!”

    尚欣脸上窘了下,随后瓮声瓮气的道:“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得告诉你,只要咱们再撑个三五分钟,麻烦的并不是我们,是外面这班王八羔子。”

    严小开皱眉疑惑的问:“嗯?”

    尚欣声音冷了起来,“我要这些欺辱我的人,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严小开愣了一下,然后问:“你昨晚吃大蒜了?”

    尚欣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

    严小开指了指她樱红的小嘴,“这么大的口气,谁不知道啊!”

    尚欣羞恼的瞪他一眼,随后竟然呼一口气在手掌上上,放到俏鼻上嗅了嗅,然后很认真的道:“没有口气啊!”

    严小开:“……”

    “轰!”房门传来一声巨响,外面的人开始撞门了。

    严小开见那条桌脚马上就要撑不住了,也顾不上再和尚欣说别的,赶紧寻找别的东西想去撑门,可是房间里已经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支撑了。

    “轰!”又一声巨响,没等他找着东西,房门就被硬生生的再次撞开。

    人,又一次闯了进来,不过这一次闯进来的不再是协jǐng,而是制服笔挺的jǐng察,他们也不再是赤手空拳,个个手里都握着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对着严小开与尚欣。

    “别动,动就一枪打死你!”

    刚才那个冲严小开呼呼喝喝,却吃了一拳,眼眶被打得红肿发紫的陈东明凶狠的冲严小开喝道。

    子弹无眼,严小开终于没敢再强硬的蛮来,不过也不甘心就此束手就摛,正琢磨着怎么应对的时候,后面的尚欣已经刷地跨步向前,无愄无惧的冲着一班持枪的jǐng察道,“你们要真敢开枪,那就先开枪把我打死!”

    陈东明摆出一副腔道,“你们拒捕,袭jǐng,打死了都白打。”

    尚欣冷笑道:“你们别说打死我,就是动我一根汗毛,我都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陈东明被刺激到了,拔开了保险,紧紧的握着手枪,yīn沉无比的道:“我还真就不信了!马上抱头蹲下,束手就擒。”

    尚欣跳着脚到了他的面前,把额头凑了上去,伸手把枪口拉得紧贴着自己的脑袋,两眼直视着他,“不信你就开枪,看看你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

    一旁的人全都傻了眼,因为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妞会如此的泼辣凶悍,竟然到了不要命的地步。

    严小开这个时候也彻底的服气了,他只知道这妞儿xìng格强悍,却没想强悍到如此地步,为了不吃亏,竟然连命都不怕豁出去。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民jǐng也终于意识到,这个女孩儿恐怕真的不是小姐,因为一个靠出卖身体出卖尊严的小姐,绝不可能拥有如此强硬的脾xìng。

    陈东明也知道自己恐怕是搞错了,握枪的手颤抖了起来,扣在板机上的手感觉一阵阵无力,怎么也扣不下去,因为他骑虎难下了。

    陈东明不敢开枪,尚欣又毫不退让,场面就这样陷入尴尬的境地。

    正是这样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车轮声,大家勾头往楼下看了一眼,发现楼下来了七八辆的车,虽然那些都是轿车或商务车,可是那些车牌却全是o字打头的,显然来的都是公车,车上坐的都是公职人员,而且是非同一般的人物。

    车停稳之后,近十号人从车上下来,虽然个个都是在睡梦中被惊醒,脸上还带着惺忪的睡意,可是那气度却明显不凡,尤其是当中一个穿着jǐng服的,yīn沉威武,霸气外露。

    一班民jǐng协jǐng下意识的就去看他的肩膀,但仅仅只是一眼,他们就愣住了,因为这人的肩膀上竟然是一玫银sè橄榄枝外加两颗花。

    咋一眼,大家都以为通宵出任务,太过疲倦,有点看花眼了,可是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看,发现并没有看错。

    那正领着几人上楼的人肩膀上确实挂着一玫银sè橄榄枝,外加两颗星。

    带头的jǐng官,明显是个二级jǐng监,厅局级的大人物!

    这种级别的jǐng官,显然是市局下来了,最少也是个副局长。因为分局的局长不可能拥有这样的jǐng衔。

    看到这样的boss出现,一班民jǐng与协jǐng通通都惊讶不已,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打黄扫非行动,怎么就惊动了这样的大佬。

    小旅馆来的民jǐng与协jǐng不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足足有三四十号人,那个二级jǐng监所到之处,无不响起一片jǐng礼与问好声。

    不过那个二级jǐng监却目不斜视,yīn沉着脸直直往上走,到了严小开所在的房间门前,这才回头看向跟在后面的一人,看见那人点头,这就大跨步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看见屋内持枪对恃的情景,这位jǐng官就怒喝一声,“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把枪放下!”

    还拿枪指着尚欣额门的陈东明回头一看,看清这人面容的时候,不由吓了一跳,赶紧的道:“楚局长!”

    昨晚上有事不能更新,只能今天补了,如果没有意外,晚上九点左右还会有更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