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十五章 让你们吃不了兜也兜不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位二级jǐng监,就是几年前还在龙山区公安分局任局长的楚汉中!

    不过现在,他已经调任市局,成为市局党委副书记,市局副局长。

    有小道消息称,这位楚副局长原本在龙山分局任局长的时候,因为出了一些事情,仕途暗淡,之所以能再进一步,与他的女婿有关!

    只是他的女婿是谁?又是个怎么牛叉的人物,没有人知道。

    此时,楚汉中怒目一沉,冲陈东明喝道:“我让你放下枪,你听不到吗?”

    陈东明赶紧的把枪给放了下来,另外几人也赶紧的放下了枪。

    楚汉中这才凑上来,询问道:“尚小姐,你没事吧?”

    一听这话,陈东明等立即就萎了,嚣张的气焰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因为能让这个大佬中的大佬如此恭敬的称呼,关心的询问,那这位恐怕真的是小姐了,不过不是一般贬义中的小姐,而是那种得罪不起的大小姐!

    尚欣冷哼道:“楚局长,我有没有事,你没眼看吗?我不但被他们打了,还被他们用枪指着,他们还骂我是小姐,说我賣yín!”

    楚汉中的额上冒起了冷汗,回头狠狠的瞪了陈东明等人一眼,然后才对尚欣道:“尚小姐,这肯定是个误会。”

    “误不误会,我不知道!”尚欣没有一点熄事宁人的意思,不依不饶的道:“我只知道,如果你再晚来一点儿,我就被他们开枪给打死了!”

    楚汉中:“这……”

    尚欣并不给他插话的机会,继续冷嘲热讽道:“楚局长,我爷爷经常说,深城与广城是广省流动人口最大的城市,这儿的治安工作最是不好做,省厅与地方的公安干jǐng也最是不容易,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们就是这种工作方式工作态度的……”

    楚汉中一听这话,冷汗就冒得更快了,因为这事儿真让这妮子上纲上线的话,那事情就真的大条了。

    尚欣说到最后,冷声不停的质问,“楚局长,你们这边賣婬要吃枪子的吗?”

    楚汉中苦笑,“尚小姐,这真的是误会,他们事先并不知道你的身份!”

    尚欣冷哼道:“楚局长,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就一介小民,我能有什么身份啊?我要真的有什么身份,会被人认为是一个小姐吗?”

    楚汉中仔细看看这妮子的打扮,发现她不但浓装艳抹,穿着还十分的暴露,如果不是事先认识她,他都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小姐呢!

    不过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还是熄事宁人的道:“尚小姐,你放心,对于这次事件,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尚欣得理不饶人,继续咄咄逼人的问:“楚局长,我很好奇的想知道,你会怎么个严肃处理法呢?”

    楚汉中被噎着了,难不成他敢当着众人说,我一定会让尚小姐您老人家满意吗?想了又想,他仅仅只能含糊其词的道:“我一定禀公处理就是。”

    尚欣冷冷的哼了一声,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却感觉有人在后面拽了自己一下。

    回头看一眼,却发现拽自己的竟然是严小开,立即就调转炮头,连珠带发的质问,“傻阿大,你拉我干嘛?让我饶了他们?被他们欺负成这样,你还让我饶了他们,你忘了他们刚才怎么对我们的,他们不但说你piáo娼,还说我賣yín,不但揍我们,还拿枪指着我们,像是这种是非不分,清白不论的人,配做jǐng察吗?要不剥了他们这身皮,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陈东民与一班下属闻言,心中不由一禀。

    严小开却淡漠的反问:“我这样说了吗?你哪个耳朵听我说让你饶他们了?”

    尚欣愣了一下,“那你拽我干嘛?”

    严小开道:“我想告诉你,我有点累了,明儿还得考试,所以这会儿既然已经证明我没piáo娼,你也沒有賣yín,那就让他们给我倒个歉,再赔偿我一点医药费,然后就别再打扰我了,当然,你要想继续和他们理论的话,我是不反对的,但麻烦不要在这儿,请到外面去,我得趁着还有时间,赶紧再睡一会儿!”

    尚欣与楚汉中:“……”

    好一阵,尚欣才指着那张断了脚,已经塌下去的床道:“你看你的床,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怎么睡啊?”

    严小开苦恼的道:“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尚欣道:“算了吧,你还是别想了,我在国豪开了个大套房,还有一张床空着呢,一会儿跟我过去睡!”

    严小开哭笑不得,我还没跟你睡呢,就闹了这么多事,真的要跟你睡的话,那不得捅破个大天啊?

    只是,当他看着狼藉一片的房间时,又不能不承认这确实没法儿住人了,所以只好道:“那快点儿行不行?”

    尚欣这就转过头来,对楚汉中道:“楚局长,我朋友的意见你听到了吗?”

    楚汉中眉头深锁,显然心里十分的纠结,尚欣的身家底细,他是十分清楚的,这个刁蛮泼辣的女孩儿是绝对惹不得的,可是他后面的那位,来历显然更是不凡,要不然他怎么敢和jǐng察大打出手,这会儿还完全没把他们当一回事呢?

    只是,如果让下面的人给他们道歉,自己这脸面又往哪搁呢?

    尚欣见他好一阵不吱声,终于冷笑起来,“楚局长,如果你觉得我这个朋友的提议过份的话,你可以不用参考的,不过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将今晚的事情一点一滴一五一拾通通都告诉家里人的……”

    楚汉中心中一紧,因为这事儿要是让尚欣的父亲,又或是爷爷知道了,那不但只这些人有麻烦,自己有麻烦,甚至整个深城公安系统都会受震荡,何况除了她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不知是哪位大佬的公子哥儿呢,所以他赶紧的道:“尚小姐,你稍等一下,稍等一下!”

    说着,他就冲陈东明一等喝道:“你们几个,跟我出来!”

    陈东明一等只能垂头丧气的跟着走了出去。

    谁也不知道楚汉中在外面对他们说了什么,反正当陈东明等人再一次进来的时候,他们的头垂得更低了。

    陈东明首先对两人道:“对不起,是我们搞错了!”

    跟在他后面那班或鼻青脸肿,或满身尘土的民jǐng与协jǐng也纷纷跟着道歉。

    尚欣冷哼了一声,趁机奚落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严小开却没有吭声,只是淡漠的看着他们。

    道完歉,陈东明送上了三千块钱,当作是严小开的医药费。

    严小开当仁不让的接了过来。

    接着,陈东明就领人要退出去。

    尚欣却道:“慢着,你们是不是把什么事给忘了?”

    陈东明脚步滞住了,犹豫着问:“尚,尚小姐……”

    尚欣怒喝道:“你再叫我一句小姐,信不信我再抽你一耳光?”

    陈东明脸上窘了一下,“尚,尚妹妹……”

    尚欣更恼了,“别跟我在这亲戚亲戚!”

    陈东明只好改口道:“尚女仕……”

    尚欣更是怒得不行,“你看我是结了婚的大婶吗?”

    陈东明yù哭无泪,只后只能可怜兮兮的道:“尚姑nǎinǎi……”

    尚欣这才终于勉强满意,然后道:“我这个朋友答应的条件,你们是做到了。可是你们好像忘了问我想怎么样吧?”

    陈东明懵了,心里却极为气愤,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们不但道了歉,而且还作出了赔偿,你还想怎么样啊?

    他这些话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不过尚欣也没说她想怎么样,只是淡淡的道:“你们滚吧,过几天,你们就会知道尚姑nǎinǎi的手段了!”

    听着她yīn恻恻的话,一班人仿佛坠入冰窟一般,心里阵阵巨寒。

    最后,严小开和尚欣离开小旅馆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了,天sè也有些蒙蒙发亮了。

    派出所的一班民jǐng察虽然抓到了十几对涉嫌賣yínpiáo娼的男女,收获颇丰,可是他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到现在还不清楚尚欣的身份,也不知道得罪的到底是何方神圣,自然也不清楚接下来会受什么样的处份。

    不过照楚副局长一直yīn沉着的脸与紧拧的神sè,还有那位尚大小姐不依不饶的态度,估计这个处分绝不会轻。

    这些人最后到底会怎样,严小开是暇关心的,他关心的是一会儿到底能不能补觉,因为这一夜真的太折腾了。

    走到旅馆门口,严小开发现尚欣那辆捷豹跑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拖回来了,而且已经修好了。

    打开车门,要把手中搀扶的尚欣放进驾驶座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些涉黄的男女一字排开的蹲在门边。

    扫了一眼后,严小开竟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虽然蹲在那里,垂下头,双手抱着,甚至又带上了眼镜,但严小开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人才嘛,在哪里都是那么扎眼的,别说垂着头,就是蒙着脸都很容易被认出来。

    这人是谁?除了那自称专职捞偏门,偶尔客串一下做鸭的湿父还能有谁?

    念起那九包中华的情份上,严小开就对尚欣道:“那个带眼镜的是我的朋友,让他们把他和那个女的给放了!”

    尚欣感激严小开今晚两次舍身相助,自然不会托手肘,招手把楚汉中唤了过来,把自己的意思和他说了一遍。

    楚汉中自然满口答应,只是当他看清楚那眼镜男的面容之时,整个人就仿佛被雷打了一样,当场滞在那儿……

    下一更,明天早上或中午。

    看到这里,大家也应该已经看出来了,天生神医里的各种人物开始陆续登场了。这本书,是dú lì的一本书。当然,了了也不介意你们当作是天生神医的后记来追读,因为后记会在后面的情节中穿插的。

    另外,在时间上,多少是有些冲突的,为了阅读方便,大家把神医的年代往后压那么几年吧!

    好吧,了了承认,又一次委屈你们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