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十六章 一步之遥却失之交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过不是身体累,而是精神累。但有的时候,精神上的折磨要比体力上的透支更让人感觉疲倦。所以到了尚欣所住的五星级酒店后,进了尚欣给他安排的房间,身体一挨床,人就睡着了,连梦都没做一个。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严小开迷迷糊糊之中感觉鼻子有点痒,伸手摸了摸,什么都没有,翻了个身又继续睡。

    然而没睡一下,耳朵又有点痒,仿佛有蚊子钻进去似的,严小开又伸手去挖,结果却还是什么都没有。

    严小开真的很困,伸手在面前胡乱的拍扫一通,一把拉上被子,把整个头都捂在被子里头。

    这下,总算是安逸了。可才安逸了一会儿,脚底又传来一阵痒意。

    严小开下意识的甩了一下脚,结果就好像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然后便听得“嗵”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摔到地上似的。

    严小开张开眼睛一看,发现尚欣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上,正呻吟着龇牙咧嘴吸气。

    这下,严小开明白了,原来是这小妞一直跟自个捣乱呢!

    看见她那狼狈又滑稽的模样,严小开忍着笑问:“哎,你干嘛呢?”

    尚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屁股顿坐到床上,冷哼一声,不搭理严小开。

    严小开就吓唬她道:“尚大小姐,你还敢坐我的床啊?难道你不怕怀孕了?”

    尚欣瓮声瓮气的道:“要怀昨天晚上就怀了,还等到现在吗?而且我也不信,你能天天梦遗!”

    “……”严小开无语半响,然后问道:“那好,我问你,我睡得好好的,你干嘛骚扰我?”

    尚欣气不打一处来,“我骚扰你?我好心好意的叫你起床,你竟然说我骚扰你?”

    严小开道:“那你叫我起床干嘛?这一大早的!”

    尚欣道:“一大早?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严小开抬眼往周围看看,天已经亮了,而且亮很久了,因为太阳都晒屁股了,于是就问:“几点了?”

    尚欣道:“八点多了!”

    “八点多?”严小开愣愣的重复一句,然后整个人腾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慌慌张张的道:“天啊,都八点多了,你怎么不早点吵醒我,九点钟就开考了啊!”

    尚欣白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没叫你吗?八点一到我就叫你了!是你自己怎么吵也吵不醒!”

    严小开疑惑的问:“有吗?我很醒睡的啊,没理由叫不醒的!”

    尚欣冷哼了一声,什么都不说,显然是懒得解释了。

    严小开也没那纽约时间和她纠缠不清,匆匆的套上衣服鞋袜,这就要出门。

    谁知道尚欣却拦着他,刁蛮的叫道:“我也要去!”

    严小开啼笑皆非的道:“我是去考试,又不是去玩,你就呆在房间里等我回来不行吗?”

    尚欣噎来一句,“万一你不回来了呢?”

    严小开愣了一下,疑惑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只是萍水相逢,我也没睡你,你这就赖上我了?”

    尚欣的脸沉了下来,任性的道:“我就赖上你了!怎么地?”

    严小开道:“我懒得理你!”

    尚欣一把拦住门口,“你要不带上我,我就喊人!”

    严小开好气又好笑,“你喊什么啊?”

    尚欣道:“我就说你昨晚把我灌醉了,然后强奸了我。”

    严小开睁大了眼睛,“尚大小姐,你还敢更夸张一点吗?”

    尚欣想也不想的道:“当然敢,如果你想试的话!”

    说着,她的手就放到了衣领上,显然是严小开不答应的话,她就把衣领扯开,然后放声大叫。

    严小开服了,服得很彻底,这妞儿强悍得真是没有人了!

    不过时间实在太紧迫,耽误不起的他在无奈之下,只能带上尚欣前往考场。

    经过一轮紧赶慢赶,严小开终于在九点前到达了会议中心。

    这个时候,参加考试的学生已经基本进场了。

    严小开下了跑车后,急急的往门口跑去,可是出示不了准考证的他,最终被守门的警卫拦了下来。

    严小开赶紧的向警卫解释自己的情况,并要求见主监考官及考试主办方代表。

    警卫见严小开神情忧虑急切,并不像是来捣乱的,这就赶紧去进行了汇报。

    不多一会儿,主监考官与考试主办方代表来了。

    主监考官四十岁左右,五官粗犷,面容十分个性,隐隐还让人觉着眼熟。

    是的,严格一点说来他并不是外人,严小开和尚欣昨晚还见过他……的哥哥。

    这位主监考官就是深城市局从前素有“暴烈**”之称的楚汉良,不过现在,他也是副局长了,虽然排行最末。

    另一位是考试主办方的代表,省国安三处的一名处长,姓叶。五十来岁,带着眼镜,表情生硬,面容古板,显然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两人听了严小开的情况后,纷纷皱起了眉头。

    楚汉良翻看了一下考生名单,果然在上面找到了严小开的名字,然而他虽然是主监考官,但只是负责监考的,这样的事情,他没有资格说话,所以只能看向叶处长。

    叶处长却是想也不想的摇头道:“抱歉,在举办考试之前就已经有明文规定,该次考试凭准考证入内,如果没有,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属于没有考试资格,是不允许进入考场的!”

    严小开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但还是极力的争取道:“领导,我不是没有准考证,我有准考证的,可是昨天来到深城的时候,被人连着包一起偷走了,你能不能通融一下,您也该知道,这次考试对我很重要的!”

    叶处长面无表情的道:“规定就是规定,没有商量与通融的余地,你请回吧。运气好的话,明年再来!”

    严小开又急又气,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在门口团团乱转。

    坐在车里的尚欣见状,这就推开车门,跳着脚走上前来问,“怎么了?”

    严小开摇头叹气道:“我没有准考证,他们不让我进!”

    尚欣问道:“你准考证呢?”

    严小开道:“一到深城,就连包一起被人摸走了!”

    尚欣翻着眼道:“晕死,你连准考证都没有,还跑来考什么试啊!”

    严小开苦逼的道:“我不是希望他们能通融一下嘛!”

    那位叶处长摇头道:“这种事,没有通融的余地。还有,麻烦你们离开这里,不要影响别人的考试!”

    尚欣一听他这语气就冒火了,“我就站这里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了?”

    严小开怕这妞又整出什么事了,赶紧的拽着她往旁边退,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捷达警车急急的驶上前来,停下之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手里提着一个行李袋。

    严小开仔细看看,发现那行李袋有那么点眼熟,竟然好像是自己的那个,再看看那个**,赫然就是昨天给自己录口供的那位,喜出望外的他立即迎了上去。

    那**见了严小开一下就认出来了,道:“严小开同志,案子破了,是车站的惯偷做的,你钱包里的现金虽然没了,但准考证,身份证,手机却在里面,我看到准考证上的时间日期,猜想你会在这儿,所以赶紧给你送来了!”

    严小开连声感谢不绝,随后就赶紧的从袋子里找到准考证,又走回大门,把准考证递过去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不?”

    叶处长接过之后,对照着严小开看了看,然后却又摇头道:“不,你不能进去!”

    严小开一听这话就懵了,而旁边的尚欣却火大了,质问道:“这准考证是假的吗?”

    叶处长道:“不假,这确实是我们国安发的准考证。”

    尚欣恼怒的又问:“那你干嘛不让他进去?”

    叶处长道:“因为现在已经开考三分钟了。对于这个,我们也是有明文规定的,考试迟到三分钟以上的,一律不能进入考场的。”

    一旁的楚汉良终于看不过眼了,插话道:“叶处长,这位严小开同学的情况比较特殊,你看……”

    叶处长面无表情的道:“楚副局长,你只要监督管理好考场秩序就行了,别的事情用不着理会。”

    楚汉良被派来监考的时候,上面就和他通过气,称这位叶处长不太通人情,不是那么好相处,让他忍让一些,可他万没想到,这厮竟然顽固到这种地步,讨了个无趣的他懒得再跟他争执,转身就往考场内走去,不过要换了三五年前的脾气,说不准他就一拳头砸过去了。

    这位叶处长的态度,也将严小开刺激到了,据理力争的道:“这位领导,刚刚我来的时候,还差好几分钟才开考的,你们又为什么拦着我不让进!”

    叶处长振振有词的反问,“可那个时候你手里有准考证吗?”

    严小开被噎住了。

    尚欣则指着严小开手中的准考证道:“除了这玩意儿,你们什么都不认了吗?”

    叶处长慢条斯理的答道:“我们不但认准考证,也认人,对得上号才让进场考试!”

    尚欣被气得不行,怒喝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让不让他进去考试!”

    叶处长不带丝毫感情的道:“他迟到了,而且现在已经超过三分钟,我不会让他进去。别说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命令我,就是省厅厅长命令我,我也是一样的答案。”

    恼羞成怒之下,尚欣彻底的爆发了,“你个老不死的,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位,我要投诉你!”

    叶处长抬头挺胸的道:“我叫叶巩,省国安三处处长,你要投诉的话,请随便,不过现在,麻烦你们离开!要不然我就叫警卫了!”

    尚欣连声怪叫了起来,“哎呀呀,你个老粪坑里的老石头,拿着鸡毛就当令箭是不是?你信不信姑奶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摘了你头上的乌纱帽!”

    那被她称作老石头的叶巩显然不信,因为他冷哼一声,立即就喝道:“来人,把他们给我赶出去,要是不走,就给我逮起来!”

    一班警卫立即就压了上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