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十七章 惹毛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会议中心门口的两边,均是露天停车位上,停着很多的车辆。

    其中一辆贴着深sè防爆膜的奔驰商务车,也和别的车停在一起。

    这个车的颜sè很低高,款式也不算新颖,所以停在那儿,很容易被别人忽略,误认为十来二十万的商务车,可只有懂车的人才知道,这是奔驰出品的又一款豪华商务车,超过六百万的皓驰版唯雅诺。

    车里,此时坐着一对男女。

    男的,自然是那个三十四省特别总教官。女的,则是喜欢穿白sè裙子,更喜欢神出鬼没的绝sè女人。

    看见门口的一幕,女人有些忧心的道:“爷,怎么办?他好像进不去考试啊!”

    男人抬起腕上的手表看了眼,叹口气道:“迟到了三分多钟,那一根筋的叶巩肯定是不让他进去的。”

    女人道:“爷,要不你打个电话吧!”

    男人摇头,不言语。

    女人疑惑的问:“怎么了?你不是很看好他的吗?而且你难道忘了,昨晚他还救了你一次呢!”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一直都没平静的男人突然激动起来,“你还好说,要不是这小子假好心,我昨晚怎么会被老楚认出来,最后弄得我被他足足训到天亮。”

    女人却道:“什么假好心啊,他是真的想帮你来着!”

    男人苦笑道:“我知道他是想帮我,可我自己难道没办法脱身吗?去了四条派出所,我肯定是前门进,后门出的。”

    女人道:“可他哪知道你那么能耐啊。”

    男人叹口气道:“看来做人太低调了还是不行啊!”

    女人吐了吐舌头,做了个温柔又可爱的鬼脸。

    男人见状,忍不住笑了,伸手轻抚一下她的俏脸,语气变得温柔的道:“我很奇怪,你是什么时候改叫我爷的呢?以前你不是总叫我什么君什么君的吗?”

    女人低声道:“我看见别的姐妹都这样叫你,也跟着改口了,都好多年了,你没发觉吗?”

    男人略为有些感叹的道:“是啊,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多事情都变了。我也已经老了。”

    女人嫣然一笑,“你老什么呀,风华正茂,那个能力见涨不见弱,昨儿晚上我可是亲眼看着你连战好几场呢!”

    男人也跟着坏笑起来,揽过她道:“那你怎么不来参战呀?”

    女人脸红红的道:“我哪有你那么好的jīng力啊,不是等着和你回家,然后和别的姐妹一起……谁知道你折腾起来就没完没了,我真有些搞不懂了,那个方姐姐怎么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你流连忘返呢?”

    男人笑问:“你吃醋了?”

    女人摇头,“我有什么好吃醋的,我只是奇怪,当时jǐng察来的时候,我不是向你示jǐng了吗?以你的身手,随便都可以脱身,你怎么不逃呢?”

    男人道:“我不就是担心这小子真被弄进去,所以呆在那静观其变嘛!再加上……方姐当时怕得不行,我怎么能扔下她自个跑了呢!”

    女人撇撇嘴道:“你呀,哪儿不好,干嘛偏偏选那样的破旅馆呢?”

    男人冤枉的道:“不是我选的好不好!方姐说她从没有试过住这种小旅馆,所以想和我去体验体验,谁知道竟生出那么多事来。”

    女人道:“那你就是因为你这个徒弟让你在哎呀岳父面前丢了脸,所以不肯帮他了吗?”

    男人摇头,“怎么可能?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女人道:“那是为什么?”

    男人叹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是绝对保秘的,和国安面上的这些人从来没有什么交集,我打电话,只能打去京里,然后再由京里下命令。”

    女人道:“那你还不赶紧打?时间拖得越长,他进去考试的可能就越小啊!”

    男人扬了扬手里的手机,示意她看屏幕。

    女人发现屏幕上一直在重拨着一个电话。

    男人叹气道:“刚刚这小子一到,我就开始打电话了,可是老板不知是拉屎掉马桶里了,还是趴女人肚皮上喝醉了,一直没接我电话。”

    女人有些急的问,“那怎么办呢?”

    男人摁掉了电话,摇头道:“变化远比计划快,我原来觉得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没想到临时还是出了意外。或许这个小子,注定要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吧!”

    严小开是个理智的人,他只想考试,并不想惹事生非。

    所以看到一班欺压上来的jǐng卫,他并没有拉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什么时候该动拳头,什么时候该退让,他心里很清楚的。

    所以最后,他扯了扯尚欣,退到捷豹跑车那边,拉着她上了车。

    不过尚欣却明显是被激怒了,一上车,立即就掏出手机恨恨的道:“这不长眼的老东西,我还真就不信治不了他,姑nǎinǎi一定要他吃不了兜也兜不走。”

    严小开心里虽然也同样气愤,但也没有办法,那什么处长确实是遭人恨,但首先还是自己把准考证弄丢了,如果一开始手里就有准考证,那老东西再不通情理也与自己无关。

    看着已经紧闭了电动铁闸门严禁进出的会议中心,严小开忍不住深深的叹一口气。

    费尽心力,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考不了试,自己该回学校去?还是去找那个朱处长呢?

    正在他感觉茫然,心神也有些恍惚之际,尚欣已经打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脸上盛气凌人的气势不见了,作出可怜兮兮语带哭腔的模样道:“何叔儿,我是尚欣,我被人欺负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小欣,怎么了?”

    尚欣立即就假模假样的哽咽了起来,“何叔儿,我被人欺负死了!”

    何叔儿忙道:“小欣,别急,别急,告诉叔叔,谁欺负你了?叔叔收拾他。”

    尚欣这就把事情经过给说了一遍。

    何叔儿听完之后,沉默一阵,然后问,“小欣,你想要怎么做?”

    尚欣想也不想的道:“何叔儿,我要阻止这次考试!”

    何叔儿吃了一大惊,“小欣,你想清楚,确定真要这样做吗?”

    “我确定!”尚欣斩钉截铁的道:“我这个朋友人虽然有点傻,可是人品不差,对我也是真的好,曾经连续两次救了我的命,而这次的考试,对他是十分重要的,不夸张的说,这是关系着他前途命运的事情,所以我想要帮他。”

    何叔儿语气婉转的道:“小欣,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可这种事情非同小可,你是不是再考虑……”

    尚欣斩钉截铁的道:“何叔儿,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我要帮他,我一定要帮他!”

    何叔儿听见她的语气这么坚决,显然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好叹口气无奈的问:“那好吧,你希望我怎么做?”

    尚欣道:“我希望你把部队拉过来,阻止这场考试。”

    何叔儿吓了一跳,“小欣,知恩图报是好事,可是这样做是不是动静太大了,规格要求这么严的考试,肯定是非同一般的考试啊!你就算阻止了这场考试,也不见得对你的朋友有什么好处啊?”

    “怎么没有好处呢?考试如果被迫终止了,那肯定会还择rì再考的。到时候我的朋友就可以明正言顺的参加了!”

    “这……”

    “何叔儿,我管不了那么多。我一定要这样做!”尚欣语气竖定的道:“何叔儿,你要是不帮我,我只能找郭叔儿了!”

    这个何叔儿与尚欣口中的郭叔儿显然有着什么矛盾,一听这话他就有些恼的道:“你找他干嘛,我和你没有他和你亲吗?我手下的兵没有他多吗?”

    尚欣道:“那何叔儿你赶紧派人过来呀!”

    何叔儿有些为难的道:“派人下去并不难,我这里离会议中心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可这个事,怎么也得有个由头吧!”

    “由头?”尚欣蹙起秀眉,沉吟一下道,“何叔儿,你让我想一下。”

    说着,她就用手捂住话筒,然后问严小开,“哎,傻阿大,有什么由头可以阻止这场考试。”

    严小开心里乱糟糟的,压根儿就没有听到尚欣打电话说什么,所以就随口胡掐一句道:“还能有什么由头,除非说考场里面发现炸弹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对严小开而言,这是个馊得不能再馊的主意,可是对尚欣来说,这却是个绝妙的爱滴儿。

    “对!”她眉飞sè舞拍了一下自己的腿,点对赞道:“傻阿大,你真聪明,一动脑子就想到了这么妙的主意!”

    严小开:“……”

    尚欣放开捂住着的话筒,对那个何叔儿道:“何叔儿,我现在正式向你举报,作为考场的会议中心内被人安装了定時炸弹。”何叔儿吃了一惊,“这个……”

    尚欣道:“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为了安全第一,必须赶紧进行疏散!救人如救火,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希望何叔儿赶紧的派大部队过来。”

    尽管尚欣说得煞有介事,但何叔儿却明白这仅是个由头,虽然这个由头十分的夸张,但既然有了这个由头,他就可以明正言顺的发兵了,所以点点头道:“嗯,这个事情确实非同一般,为了正在考试的考生们安全起见,我马上派两个连过去!”

    尚欣兴奋得尖叫道:“耶!何叔儿太威武了!”

    挂上了电话,尚欣的表情jīng彩了起来,拍着严小开的肩膀,冲他挤眉弄眼的道:“傻阿大,你等着瞧吧,你考不成试,他们也别想考。”

    严小开弱弱的问:“你刚刚给谁打的电话?”

    尚欣道:“广省军区副司令员何田胜!”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什么?”

    尚欣得意洋洋的道:“你等着吧,一会就有好戏看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