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十九章 尚欣的悲情往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剧烈的连续爆炸,把刚疏散到外面的人们彻底吓坏了。

    通通双手抱头,齐齐的伏到了地上。

    严小开和尚欣也被吓得不行,伏下身去,慌乱之中紧抱成了一团。

    爆炸平熄了好一阵,严小开才从震惊中醒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抱着尚欣,而且一只手握着一个丰满柔软的事物,抓了抓,竟然弹xìng十足,仿佛是充满水的汽球一般,但又比水汽球的手感更好。

    垂眼一看,心头不由一震,因为自己正抓着尚欣高耸的胸部。

    不过尚欣却明显被吓坏了,小脸刷白,瑟瑟发抖,连被别人吃了豆腐占了便宜也没发觉。

    严小开是个好人,所以他很好心的一边抚着她的柔顺的背脊,一边揉着她的胸部,极尽温柔的……安慰她!

    只是,这一次,尚欣明显被吓得不轻,因为这样安慰了她五六分钟,仍是不见她回过魂来。

    严小开没想到这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妞儿竟然也有怕的时候,看见她被吓成这样,不忍心再占她便宜了,放开她的胸部,轻拍着她的肩膀道,“尚欣,没事了!”

    尚欣紧紧的抱着他颈脖,把身体贴在他的身上,颤声道:“我,我害怕”

    “放心,没事了。”严小开朝说着,朝前面指了指,“你看,人都退出来了。因为你的电话,几百号人活了下来,你做了一件大好事呢!”

    说这话的时候,严小开不由的心惊,因为如果没有尚欣这一通胡闹,部队也没来人,那这一场爆炸会炸死多少人呢?

    如果,自己的准考证没有丢,又或是那个叶处长真的通融了,让自己进去参加考试,那结果……

    天啊,严小开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

    轻轻的推开了尚欣,发现她仍是三魂不见七魄的样子,“尚欣,真的没事了!”

    尚欣哆哆嗦嗦的道:“傻,傻阿大,我,我好怕,你,你赶紧带我离开这儿好不好?”

    严小开点头,这就发动车子,朝已经开始封锁的路口驶去……

    会议中心发生了爆炸。

    这是一起惊人的恶劣事件。

    不过因为部队官兵来得及时,疏散得当,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的情况,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广省军区司令部的何田胜在接到赦连长汇报的时候,心里也吃惊不小!

    原来的时候,他只是迫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应承尚欣,跟着她胡闹一回。

    这场考试,虽然十分的严格,但规格并不大,只有几百人,打断也就打断了,这就当是他还了尚家的一个人情。

    只是现在看来,尚欣不是拉着他胡闹,而是送给了他一个政绩。

    一个应付式的派遣,救了几百号人的xìng命,立了一件大功!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何田胜万万没想到的,当然,也是举报当事人也没想到的。

    只是,这放置炸弹的是谁呢?

    这是报复?

    还是恐怖活动呢?

    难不成是尚欣弄的“恶作剧”?

    不,这绝对不可能的,尚欣的xìng格,何田胜很了解,她的xìng子虽然顽劣,有时候喜欢乱来,但绝不是没有底线的,伤人害命这种事情,她是万万不会干的。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的,不止何田胜,还有那同样也经历了这惊险一幕的男女。

    对,就是坐在商务车里的那对男女。

    看着已经被炸塌了一角的会议中心,女人心惊之余,更多的还是疑惑,“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男人苦笑道:“你问我,我又问谁呢?”

    女人指着前面如同废墟一般的会议中心,“爷,你确定这不是你的杰作吗?”

    男人哭笑不得,“那些参加考试的学生全都是我一个个亲自去挑选的,我对那小子再偏心,也不可能这样做吧?更何况我也没预料到他不能进去考试的。不过现在看来,他没进去考试真的是一件幸事,不然不但他完了,我其他的学生也全部玩完。”

    女人道:“这可真的见鬼了,难不成是圣教又卷土重来了?”

    男人摇头,“不,现在的圣教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圣教了,或者说,圣教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女人道:“那还能有谁呢?”

    男人道:“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同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事上的事情,我们所知道的恐怕还太少,邪恶组织也不只圣教,暗门,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

    女人紧蹙起了秀眉,默默的没有再言语,因为她感觉平静了几年的深城,恐怕又会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了。

    男人又道:“我之所以想着早点退休,就是想早点过上安逸的生活,不要继续这种没完没了的斗争。”

    女人沉思过后,点点头,“爷,如果你想早点退出,那就得加紧训练你这个徒弟啊!”

    男人点头,“我已经给他量身订造了一个计划,正在逐步实施中,不过现在,恐怕得再加快一点节奏了。”

    严小开驱车驶过一片沿海公路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一个小码头,风景怡人,这就把车开了进去。

    在码头一角停下来后,两人双双下了车。

    倚在岸边,吹了好一阵海风之后,尚欣才仿佛收回了丢失的三魂七魄,脸上有了点神采。

    严小开问道:“尚欣,感觉好一些了吗?”

    被他这一问,尚欣的眼眶竟然红了,语带哭腔的道:“我,我想我妈了!”

    严小开疑惑的问:“伯母她……”

    尚欣的眼泪嗒的一下掉了下来,“两年这个时候,我和我妈来这儿旅游,住进万豪酒店的时候,我要出去买点东西,我妈说她坐飞机坐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我就自己出去了。我刚走到街上,就听到轰降的爆炸声,当我回身看的时候,发现整座酒店都塌了下去,当时的情景,就像是刚才那样……”

    听到这儿,严小开才恍然大悟,难怪刚才她被吓成这样呢,原来是勾起了伤心往事。

    在她幽幽的叙述中,严小开的心里也泛起了酸楚。

    人生最痛,不就是生离死别吗?

    听着她伤心yù绝的哭声,严小开也不由涌起一阵想哭的冲动。

    自己和以前的亲人,还有师父与师姐他们,恐怕是永远都不能再见面了。

    心里难受的他,忍不住轻轻的伸出手,搭上了她的瘦削的香肩。

    被他这一碰,尚欣就情不自禁的投入他的怀中,抱着他泣不起声起来,“傻,傻阿大,我的心里,好难受啊!”

    严小开默然道,你难受,我也不好受啊!你只是没了一个亲人,我的亲人却全都没有了!

    不过看见她哭成泪人儿一样,他只能语气缓和的安慰道:“尚欣,事情已经过去了,别难过了!伯母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见你这样的。”

    尚欣哭着摇头道:“不,我好恨我自己,如果当时我硬拉着我妈出门,她就不会被葬身在里面的,我好后悔啊!”

    严小开道:“天灾**,是谁也无法预料的,你怪责自己也没有用,伯母也不可能再回来的。”

    尚欣呜呜的痛哭失声,话都说不出来了。

    严小开也不知该再怎样的劝慰她,只能轻抚她的脊背,尽量给她一些安慰。

    两人拥抱在那里,心里均是被悲伤紧紧包围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尚欣哭得眼泪都被风吹干了,这才渐渐平熄了下来。

    止住了眼泪之后,她终于幽幽的声音嘶哑的冒出一句,“傻阿大,你以后安慰我的时候,能不能不这样。”

    严小开疑惑的问:“不怎样?”

    尚欣声音低低的道:“手别放我那儿。”

    严小开垂眼一看,不由吓一跳,因为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覆上了她的胸部,而且还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

    尚欣脸红红的低声斥责道:“还不赶紧放开?”

    严小开赶紧撒了手,尴尬的吱唔道:“对,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尚欣推开他,样子有些忸怩,不过什么都没说。

    两人陷入沉默,气氛有些尴尬,也有些暧昧。

    好一阵,尚欣才主动开口道:“傻阿大,我心里憋得慌,你陪我走走好不好?”

    严小开点头。

    两人这就沿着沙滩,缓缓的朝前走去。

    此时正值响午,已到了午饭的时间,不过谁都没有胃口去吃饭。

    rì头正高高的升起,天上万里无云,阳光打在海面上,闪闪的发着光,仿佛一面大镜子碎成无数小片似的耀眼,不时飞过的海鸟,喳喳的欢叫着。

    微风轻抚,吹起尚欣纤长的秀发,露出清秀绝美的侧脸。

    阳光,沙滩,轻风,美人……

    构成一副jīng致唯美的图画,落入严小开的眼里,心里不由怦然一动。

    放开尚欣的xìng格不谈,她的容貌确实出类拔萃,光芒四shè的,这会儿严小开就被她扎得不敢张眼去仔细看了。

    当毕瑜与郑佩琳的音容从脑海中飘过的时候,严小开突地一醒,甩了甩头后,很煞风景的来了一句,“尚欣,我肚子饿了,走了不动了,咱们回去找点吃的吧!”

    正感觉有些浪漫的尚欣懊恼的白他一眼,“你个吃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