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二十一章 杀猪佬又来刺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与尚欣走到了那辆捷豹跑车旁。

    尚欣用遥控钥匙摁开了行李箱后,严小开这就把手里提着的大袋小袋通通扔了进去。

    正要合上行李箱门之际,严小开突然感觉一种不好的兆头,抬眼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半空之中,上次袭击自己的那恃着杀猪刀的光头大汉再次腾空跃来,手中那把锋利又霸道的杀猪刀对着他与尚欣直劈而下。

    被吓了好大一跳的他,反应极快的摸到了车尾箱盖内镶嵌的换胎十字交叉杠,在尚欣尖叫响起的同时,一把推开了挡在面前的她,扬起十字板交叉杆迎上了杀猪刀。

    “锵!”的一声脆鸣,火花四溅。

    杀猪刀上传来的巨大反震力道,使得严小开的手一剧巨麻发痹,十字交叉杠也差点脱手飞出。

    不过严小开却死死的咬牙紧握住,因为他很清楚,这是唯一可以倚仗的武器,如果掉了,他和尚欣就死定了。

    这一次,这个杀猪刀明显没有了高手风范,因为一击不中之后并没有立即退后消失,反倒是杀猪刀一转,又以一个刁钻诡异的角度斜劈了上来。

    严小开赶紧的双手握着十字交叉杆的一头,迎向劈来的杀猪刀。

    “锵锵锵锵……”

    杀猪刀与十字交叉杆接连快速碰撞了数下,金属交鸣声不绝于耳,同时闪烁起星星点点的火花。

    严小开拼尽体内的不多的一点内气,硬接了这凶猛大汉的一记大杀招。

    尽管险象环生,但在全力硬架之下,还是侥幸的堪堪避开了连环夺命的数刀。

    短兵相接之后,大汉轻“咦”一声,退步斜刀横立,脸上露出惊疑之sè,显然对严小开能抵挡住他这一招有些意外。

    严小开的双手握着十字交叉杆,忍不住轻轻的发抖,因为他的一双手已经被凶猛霸道的杀猪刀震得又麻又痹,都快没有知觉了,只剩残余的一点力气轻飘飘的握着。

    如果这彪悍至极的大汉再次卷土重来,别说是一招,只需轻轻的一刀就能将他的十字交叉杆击落。

    武器跌落之后,那自然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份儿。

    死亡的气息,又一次浓浓的笼罩了严小开。

    他的内心,充满了惶恐与紧张。

    重生之后活了这么久,虽然已经算是赚到了,但他还没赚够,还想继续活下去。

    生命如此得来不易,如此的难能可贵,有什么理由葬送在这屠夫手上。

    求生的强烈yù望催发了他的勇气,虽然明知道必死无疑,但却是输人不输阵,气势十足的吼道:“来呀!”

    凶猛大汉默然的直视着他,手中的刀突地扬起,狠狠的朝严小开面门直劈而下。

    “锵!”的一声,严小开手中的十字交叉杆被击得脱手,飞出了十几米后才传来“呛啷”一声落地响。

    大汉的杀猪刀不停,朝严小开直刺而来。

    严小开脚步跄跙的后退,一直后退了十余步,仍不能摆脱漫天的刀影,不管怎么退劈躲闪,刹猪刀锋利的刀刃仿佛始终在他的喉咙之前,只要再前进半寸,就能划破他的颈脖大动脉。

    眼看着严小开退无可退了,马上就要毙命于杀猪刀下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远处的电梯口突然传来一阵动静,脚步声与人声同时响了起来。

    一旁吓得花容失sè的尚欣虽然已经软软的瘫坐到地上,无力再站起来,但她还是立即放声尖叫起来。

    “来人啊!”

    “救命啊!”

    “杀人啦!”

    “快来啊!”

    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使得大汉的脚步一停,立马就要划开严小开脖子的杀猪刀也滞了滞。

    这一滞的功夫,严小开已经往旁连滚带爬的闪了开去。

    大汉回头一看,发现果然有六七人正朝这边走来,而眼前的严小开也脱离了自己刀锋所及的范围,再追击的话就算能将严小开就地格杀,自己也誓必暴露,所以只能悻悻的用刀朝严小开与尚欣一指,凶狠的道,“下一次,你们不会这么走运了!”

    扔下这句话,他就疾快的往yīn暗处窜去,三两下功夫,身影就消失不见。

    直到这人彻底的消失了,严小开才无力的跌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汗水从他的头发上滴落下来,而他的身上,早已经湿透了。

    与不可匹敌对战,更耗费的不是体力,而是意志。

    一旁早已经吓得手脚发软的尚欣挣扎着爬到他的身边,紧张的问:“傻阿大,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严小开有气无力的道:“放心,还死不了!”

    尚欣心有余悸的问:“刚刚那人是谁?”

    严小开摇头,“我不知道!”

    尚欣沉默了,目光仍带着惊恐的看着大汉消失的yīn影处。

    回了一口气后,严小开赶紧的从地上爬起来,扶起尚欣,驱车离开这个幽深昏暗的停车场。

    回酒店的路上,尚欣不再像之前逛街玩乐那样,吱吱喳喳的咶噪个没完没了,反倒是异常沉默。

    足足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她才闷闷的冒出一句,“来深城之后,我一直很低调的啊,是谁要杀我呢?”

    严小开很无语,你这也叫低调?我就没见过你这么高调的人!

    原本,严小开是想告诉她,那个杀手并不是冲她来的,可是想了想,他又忍住了,什么都没说,这妮子的xìng格如此嚣张跋扈,不让她知道一点厉害,她又怎么懂得收敛呢!

    这不,又受一场惊吓之后,尚欣不是变得老实多了嘛,最少话没那么多了。

    看着默然不语的她,严小开好奇的问:“在想什么?”

    尚欣很坦白的道:“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又是谁派他来杀我的?我该找jǐng察,还是找国安,又或是找部队的人翻遍整个深城,把他给揪出来大卸八块。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敢刺杀姑nǎinǎi,真是买棺材不知店了!”

    严小开彻底无语了,想让她收敛,杀了她还容易些吧!

    经历了九死一生后,两人终于回到了尚欣所住的酒店。

    把东西随地一扔,严小开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将身体重重的扔到床上。

    这一天,他真的累坏了,又惊又吓,别说是大活人,机器人也折腾不起啊!

    只是合上眼睛,他又暂时没有睡意。

    因为他想不通,那个大汉到底是谁派来刺杀自己的?

    用尚欣的话来话,自己到了深城已经很低调了,没有得罪谁啊,是谁还接二连三不死不休的yù取自己的xìng命呢?

    难道是那五个劫匪?

    不,他们这会儿恐怕还被挂在山上呢!就算他们侥幸被人救了,也不可能请得起这种级别的杀手。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这样的杀手可是很贵的,有那个钱的话,他们还用得着打劫吗?

    如果不是他们,那又会是谁呢?

    难不成是自己在海源得罪的人?

    林伟科?

    也不可能啊,这厮现在应该还在牢里呢,不过他那么恨自己,也不能排除是他的可能!

    他虽然在牢里出不来,但他的钱却是可以出来的,只要有钱,什么杀手请不到呢!

    但如果也不是他的话,还有谁呢?

    思来想去,严小开仍茫然没有头绪,因为自己得罪的人每一个都有可能,又每一个都不可能。

    想得累了,累了他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睡了多久,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严小开极力的张开眼睛,发现是自己原来那个手机响了。

    从袋子里拿出来后,看看来电显示,是一个固定号码,区号却是广城。

    严小开有些纳闷,自己不认识什么人在广城啊,疑惑的摁下接听键,“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那边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喂,是严小开吗?”

    严小开感觉声音有些耳熟,仔细回想一下后不由腾地坐了起来,失声道:“朱处长?”

    朱处长笑了起来,“可不就是我嘛!严小开,你搞什么鬼呀,这两天打你电话怎么找不到人呢?”

    严小开哭笑不得,不是你找不到我,是我找不到你好不好?不过他还是道:“我电话丢了,今天jǐng察才给我送回来的。朱处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朱处长道:“原来我是想问你到深城没有的,让你记得准时去参加考试。不过现在有另外一个消息告诉你,因为考场发生了爆炸事件,考试被迫终止,所以决定一个星期之后重考,考试地点会在二十七号考试的当天早上七点准时发到你的手机上,参加考试的凭证还是原来的准考证,知道了吗?”

    严小开点头道:“知道了,谢谢朱处长!”

    挂上了电话之后,严小开忍不住欢呼了一声,因为自己终于可以重新考试了。

    兴奋的他迫不及待的下床,疾步的走向尚欣的房间,因为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到了门前,发现房门紧闭着,伸手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人应声,下意识的扭了扭门,发现门并没有反锁,于是就扭门走了进去。

    进入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菊黄sè的灯光,然后才看到大床上熟睡的尚欣。

    不过在看到清楚她的模样之时,却是狠吃了一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