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二十七章 捧着个金碗讨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板寸男一伙人逃走了。

    严小开与尚欣也不敢久留,因为jǐng车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在两人上车后,严小开发现那女人仍站在那里,挂着泪痕的脸上一片茫然之sè,显然不知该何去何从。

    严小开想了想,指了指旁边的尚欣,“你先下去!”

    尚欣疑惑不解,“干嘛?”

    严小开道:“你先下去再说!”

    尚欣莫名其妙,但也只能下车。

    谁知道她刚一下车,严小开就一脚油门,驶到了那女人面前,冲她喝道:“哎,你上来!”

    女人茫然的摇头四顾,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严小开是在叫她,指着自己仍不太确定的道:“叫,叫俺吗?”

    严小开点头,“对,就是你,上来!”

    女人犹豫着道:“可是,俺,俺……”

    严小开不耐烦的道:“暗什么暗啊,你再磨蹭天就真的暗了。”

    或许是严小开刚刚帮了她的大忙,使她避免了一场大悲剧。又或许严小开太凶了,凶得又不像坏人。或许……反正可能xìng很多,但不管是因为什么,女人还是神差鬼始的上了车。

    在她上了车,关好车门的时候,严小开立即一脚油门,往前驶去。

    后面奔上来,差点就追到车尾的尚欣被气得一阵跺脚,连连怒喝道:“傻阿大,你找死是不是?”

    严小开在车尾看到尚欣气得跳脚的样子,忍不住窃笑了起来,一脚刹车,把车停住。

    尚欣见状,赶紧的又追上来。

    严小开又轻点了一下油门,跑车又往前窜去。

    如此来回几次,车里坐的女人被弄傻了,惴惴不安的看着一旁戏耍着后面那女孩儿的严小开,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尚欣则被气得快疯了,最后不但不再追,反倒是脱了脚上的旅游鞋狠狠的朝车里掷来。

    严小开大笑不止,从倒后镜里看见她快哭了,整个一天闷在心里的一口气才算稍稍松了开来,发现更远的地方,jǐng车已经忽隐忽现了,这才赶紧的倒车,退到了赤着脚的尚欣旁边。

    尚欣赶紧的拉开车门,破口骂道:“傻阿大,你个王八蛋……”

    严小开眉头一紧,立即踩着刹车加油。

    听到引擎声响起,尚欣吓了一跳,赶紧缩进了副驾驶座,坐到了那女人的腿上。

    没办法,这款捷豹跑车就两个座位,尚欣不坐女人的腿上,只能坐到车顶去,所幸的是副驾驶座很宽敞,两个女人叠在那里并不算挤,只那落魄的女人脸上却很是尴尬。

    关上了车门,车子再次朝前驶的时候,尚欣仍咬牙切齿的瞪着严小开,“傻阿大,我绝不会饶了你的!”

    严小开嬉笑着问:“是不是玩笑都开不起了?”

    尚欣恨恨的道:“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也不看什么时候?后面那么多jǐng车来了!”

    严小开道:“怕什么?反正你跟局长那么熟!”

    “我……”尚欣无语凝噎,好一阵才道:“傻阿大,鉴于你刚刚胆大包天的表现,竟然连你的老板都敢调戲,所以你英明的老板决定,你今天没有工资!”

    严小开傻了眼,“我靠,你不是吧?我今天很辛苦哎,不但腿走软了,嘴皮子也差点磨破了……”

    尚欣声音高八度的道:“你再咯嗦一句,明天也不给你发工资!”

    严小开恼了,“那我罢工!”

    尚欣道:“你敢!”严小开昂首挺胸道:“你看我敢不敢?”

    尚欣看着他坚毅决绝之sè,心里有些忐忑,这厮真要罢工的话,自己可真受不了的,权衡一阵,声音就弱了下来,“那扣一半行不行?”

    严小开毫无商量余地的道:“一半也不行?”

    尚欣又问:“那一半的一半呢?”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道:“也不行!”

    尚欣委屈的道:“那你总不能一点不让我扣吧,刚刚那样抓弄我!”

    严小开理直气壮的道:“我抓弄你一下怎么了?你还折腾我一整天了呢!”

    尚欣更委屈的道:“我怎么折腾你了?”

    严小开气愤的道:“你说好咱们一起去问人,一起找房子的,结果呢?除了我,只有我,你大小姐别说问人,连车你都不下。这也就算了,房子找了一处又一处,这你也不满意,你也不满意,这么挑惕,找个屁的房子啊,今晚露宿街头算了!”

    尚欣委屈得不能再委屈,声音低了下来,“那我不扣你工资了还不行吗?”

    严小开道:“也不行!”

    尚欣道:“那你想怎样啊?”

    严小开道:“找房子这事,得听我的!”

    尚欣不想回去住酒店,更不想露宿街头,所以想了又想之后,终于屈服道:“好吧,听你的还不行吗?”

    严小开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

    两人没了声之后,另一个声音低低的响了起来,“那个……你们,可以在前面把把俺放下来吗?”

    直到这个时候,吵得忘了形的两人才记起车上还有个第三者呢!

    严小开惭愧的道:“大姐,真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尚欣道:“是啊,阿姨,我们常常这样斗嘴的,闹一下就好了,我们也不动真格的,你别介意啊!”

    严小开暗里撇撇嘴,常常和你这样斗嘴?你可真敢说,咱俩总共才认识几天啊?

    女人赶紧摇头,“不,不会的。”

    尚欣问道:“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啊?”

    女人道:“俺叫郝婞。”

    好腥?严小开嗅了嗅鼻子,纳闷的道,不腥啊!

    尚欣则听成了“好心”,点点头又问,“心姨,你家在哪儿呢?怎么会出来乞讨的?而且我看你也不像是乞讨的人啊!”

    郝婞闻言神sè一黯,眼泪又落了下来,“俺,俺……”

    见她又哭了起来,严小开只好道:“好腥姐,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说的!”

    郝婞摇头道:“俺不是不想说,俺是不知道。”

    两人齐齐傻眼,“你不知道?”

    郝婞泪流不止的点头,“俺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尚欣一阵无语,严小开却疑惑的问:“你既然什么都不记得,怎么会记得自己的名字的?”

    尚欣也jǐng惕了起来,趴到前面,反转过身来看着她,“是啊,你该不会是骗子吧!”

    严小开哭笑不得,心说你这小妞问得可真够白痴,骗子的脸上会写个骗字吗?骗子会承认自己是个骗子吗?

    “不,俺不是骗子,俺不是坏人来的!”郝婞急得连连摆手,然后慌慌张张的解开自己衣领上的两颗纽扣,露出一片美白的rǔ肌,从那深不见底的rǔ溝中间掏出一个用红绳系着的玉佛,玉佛被一层银似的金属包裹着。

    在她翻起玉佛的背面之时,尚欣和严小开明显看到那背面上刻着“郝婞”两个字,侧边还有一行小字:“公元一九八二年元月初五”。

    至此,尚欣才终于知道这女人的名字不叫好心,而是叫郝婞。

    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严小开已经呆了,目光傻傻的盯着郝婞,确切的说是郝婞高耸丰满又美白的胸部。

    “哎,哎,你小心!”尚欣看见车头都偏了,险险要撞上侧边的车了,赶紧的连声法叫起来。

    严小开回过神来一看,也吓一跳,赶紧的把车驶稳,然后小心的停到边上。

    不过定了定神之后,却又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郝婞的胸部。

    尚欣见过sè狼,可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sè狼,狠拧他一把后,赶紧的替郝婞把胸前的纽扣系起来。

    严小开竟然叫道:“哎哎,你干嘛,让我再看一眼啊!”

    尚欣怒道:“看看看,还没看够吗?你也不怕长针眼?”

    严小开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脸上浮起苦笑,因为这妮子明显误会了,刚开始郝婞解纽扣的时候,他确实是有点呆的,因为他还没看过这么圆,这么大,这么挺,又这么白的胸部呢,可是在郝婞掏出那块玉佛的时候,他就更呆了,因为那块玉佛光滑细腻,晶莹剔透,毫无一点杂质,明显不像是一般的玉石。

    不过为了避免看错眼,他还是要求道:“赦婞姐,你能不能把你脖子上带的东西给我看看。”

    郝婞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把挂在脖子上的玉佛解了下来,递到他的手上。

    严小开接过来后,发现玉还是温的,这种温暖显然是来自郝婞的双rǔ,想到这点,心里情不自禁的颤了下,不过他还是赶紧的压下邪想,仔细的观察手中的玉佛。

    绿,浓浓的绿,整块玉佛给入眼的感沉就是绿。

    细看之下,绿中又仿佛泛出蓝的sè调,但这绝对是极绿之后造成的错觉。

    它的绿,就是绿得流油,绿得仿佛滴出来一样的。

    为了正证明它,严小开又拿起来对着阳光看了起来,在rì光下,玉佛显现出一种凝重的湖绿sè,乍看近似湖蓝sè。

    对着阳光看完后,严小开又赶紧拿掏出杂物箱的强光电筒,照着又看起来,发现呈现的是阳绿sè,变幻十分莫测。

    反复细看之后,严小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因为他终于断定,这是一块翡翠,但不是普通的翡翠,而是翡翠中的帝王,叫做帝王绿!

    帝王绿,素以凝重闻名著世,价值连城。

    严小开也只是在前世,在李适的手指上,在云妃的手腕上,在太皇太后的颈上中见过此种真正的帝王绿。

    可今天,这个跪在街角乞讨的女人身上,竟然也挂着一个帝王绿。

    这下,严小开的表情jīng彩了!

    如果非要用什么字眼来形容他这一刻的表情。

    一个字:囧!

    两个字:很囧!

    三个字:非常囧!

    四个字:超无敌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