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二十八章 带着两个美女去租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严小开震惊的样子,尚欣也意识到这玉佛恐怕非比寻常。

    只是严小开只顾着自己把玩,一句话都不说,她又急得不行,实在忍不住了便问:“傻阿大,这玉佩到底有什么玄机啊。”

    严小开表情有些怪味的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玄机,只是比较值钱罢了!”

    尚欣下意识的问:“值多少钱?”

    严小开道:“多到你无法想像。”

    尚欣愣了一下,随亦嗤之以鼻的道:“能有多少啊?几千块就能买到比这个更漂亮的了,了不起这块玉佩就值个一两万好不好,这很难想像吗?”

    “一两万?”严小开冷笑起来,“一两万你连块玉佩的底座都买不到!”

    尚欣疑惑的问:“底座?”

    严小开把玉佩递了过去,指着后面镶嵌着保护玉佩的仿佛白银一样的东西道:“尚大小姐,你看看清楚,这不是纹银,是白金,比黄金还贵呢,仅是这个底座恐怕就值几万块了。”

    尚欣对首饰并没有什么认识,不过她的身上也挂着个白金吊坠,是母亲送给自己的十四岁生rì礼物,她曾看过那张票,标价是三万八,听到严小开这样说,赶紧把手塞进衣服里,将吊坠掏出来,与郝婞那个底座对比起来。

    仔细看过之后,尚欣发现两者的形状虽然不同,但质地却完全一模一样,极为吃惊的道:“天啊,是叫,这底座真的是白金做的呢!”

    严小开点头,目光却看向仍是茫茫然的郝婞。

    尚欣急忙又问,“傻阿大,那这个玉佩到底值多少钱啊?”

    严小开摇头道:“具体值多少钱我也不敢说,不过像是这样的极品帝皇绿,估摸着也得在你刚刚说的价钱后面再添三个零。”

    “三个零?”尚欣心里一震,不太确定的道:“你是说一两千万?”

    严小开点头,“或者更多!”

    尚欣又叫了起来,转头对身后的郝婞,“天啊,婞姨,你竟然端着个金碗在讨饭呢!”

    郝婞尴尬的道:“俺,俺也不知道这玉佩这么值钱的!不过就算知道……俺恐怕也不会拿去典挡的。”

    尚欣:“嗯?”

    郝婞幽幽的道:“因为俺什么都不记得了,身上也没有任何的证件,除了这块玉佩,什么都没有。”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这个样子的?”

    郝婞道:“有三四天那样了!”

    严小开又问道:“那最开始的时候,你发现自己在哪呢?”

    郝婞努力的想了想,道:“在车站的长椅上,醒来的时候就是自己一个人,俺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哪来,后来有几个人上来,围着俺问这问那,俺感觉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就大叫起来。”

    尚欣听得心里一阵发紧,忙问:“然后呢?”

    郝婞继续道:“当时周围不少人,他们见俺喊了起来,就走开了,俺就跑出了车站,跑了好久好久,后来就沦落在街头上,刚开始的时候,俺是想找份什么工作的,可是俺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啥,身上又没有证件,连饭店洗碗工都不肯招俺,俺只能捡别人喝过的矿泉水,吃剩的东西,后来饿得实在没了办法,只能……”

    说到伤心处,郝婞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尚欣连忙安慰她,“婞姨,别怕也别哭,我们会帮你弄清楚身世的。”

    严小开闻言微汗,心说你自己还一身屎呢,你帮人家?可是看到郝婞梨花带雨,无比可怜的柔弱模样,心里也不由一软,点点头道:“在没弄清楚身世之前,你就跟着我们吧。”

    郝婞哽咽着问道:“可是……可是……这样会不会很麻烦你们?”

    严小开摇头道:“不会的,多一个人,多一副碗筷罢了,我老板大把钞票,她不会介意的。”

    郝婞疑惑的问:“你老板?”

    严小开一指尚欣,“嚅,她不就是!”

    尚欣白严小开一眼,然后才回头向郝婞点点头,“婞姨,傻阿大没说错,我暂时是他的老板。你跟着我们吧,没关系的。”

    郝婞显然还是不太明白,“你们是?”

    尚欣道:“我们是南漂!”

    郝婞显然是没听懂,脸上透起茫然之sè。

    严小开笑了起来,“她的意思是,去北边京城打混的就是北飘,到南方深城打拼的就是南飘。我叫傻阿大,她就尚欣。”

    郝婞恍然明白过来,收起眼泪温婉的挤出一抹笑意,“那俺现在也是南漂了!”

    严小开有些啼笑皆非,你就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你还漂个什么劲儿!

    三人聊到最后,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找房子!

    这个时候,rì头在西边只剩半个脑袋了,再磨蹭下去,三人恐怕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再次驱车往前走的时候,严小开问尚欣,“尚大小姐,你刚刚可是说了的,找房子的事情由我作主的!”

    尚欣点头,“我是这样说过,可你也不能那么随便,因为我要是住得不舒服,心情肯定就会不好,心情不好我的脾气就会变得很爆臊,你就别指望有好rì子过,所以这个事情,你还是掂量着办吧!”

    严小没好气的道:“就你屎尿多!”

    尚欣气鼓鼓的狠瞪他一眼。

    严小开视而不见,转头看一眼她身后的女人,“郝婞姐,你对住的地方有啥要求不?”

    郝婞受宠若惊的连连摆手,“俺怎么敢有什么要求,只能有个住的地儿,甭管怎样的,俺就知足了,你们肯收留俺,俺真的已经感激不尽了!”

    严小开道:“郝婞姐,你太客气了,谁没有个难处的时候呢!”

    尚欣也点头道:“对,婞姨,你用不着跟他客气的!我都当他是苦力一样的。”

    郝婞忙摆手,“那怎么使得,阿,阿大是好人,刚刚要不是他,俺可能就被那些人带走了。阿大,你不但救了俺,还收留俺,俺真的不知该怎么感激你好吧?”

    严小开看着那张柔弱又唯美的脸,又垂眼落到她那美好的胸部上,心说你要是真有良心,那就来个以身相许吧,我是真不介意的。不过嘴上还是虚伪的道:“没啥,没啥!”

    尚欣有些不平衡的道:“婞姨,救你的全是他,没我一点儿事吗?”

    郝婞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尚小姐,当然还有你,俺心里可感激你呢!”

    尚欣幽幽的道:“婞姨,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见你,俺就感觉你特别亲,虽然你和我妈长得并不像,可是你给我的感觉真的像我一样,看见你泪流满面的跪求在那里,我心里可难受了,所以想也不想的把身上的现金都掏给了你。”

    赦婞感动的伸手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柔声的道:“尚小姐,这世上像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这么善良的女孩儿真的很少呢!”

    正专心驾车的严小开也戏谑的接了一句:“郝婞姐,像你这么气质这么漂亮的女乞丐,俺也是没见过的。”

    郝婞脸上一红,轻嗔道:“你不要学俺说话哟。”

    严小开道:“可俺控制不住哩!”

    郝婞的脸更红了,“阿大,你真坏呢!”

    尚欣忍不住了,伸严小开几下。

    嬉笑打骂之中,严小开将车驶进了一条街道。

    尚欣扭头看向窗外,发现这条街她和严小开来过,在这还看了好几处的房子,不过都不合她的心意罢了。

    不多一会儿,严小开就将车停到了一栋约七八层的公寓式的大楼前,然后就径直下了车,在门前摁了下门铃电话,里面答应后,也不知道他和对方说了什么,很快就出来了一个老大娘。

    严小开这就和老大娘在一边窃窃私语的攀谈起来。

    尚欣虽然没有下车,不过对眼前栋房子及周边的环境还是勉强满意的,因为这儿临近大街,交通便利,侧边不但有停车场,附近还有大型超市,菜市场,周围还有不少的高档餐厅以及娱乐场所。

    如果住在这儿的话,应该还算凑合的。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严小开仿似和那个老大娘谈好了,递过了一叠钞票后,跟着老大娘走进了大楼,再出来的时候,严小开手里已经多了一张收据以及一串钥匙。

    尚欣和郝婞这就下车来,准备跟他去看房子。

    严小开却问道:“咦,你们两干嘛?”

    尚欣道:“跟你看房子啊!”

    严小开道:“房子不在这呢!”

    尚欣疑惑的道:“不是这栋房子吗?”

    严小开摇头,“不是!”

    尚欣和郝婞面面相觑,“那在哪儿?”

    严小开道:“上车!”

    尚欣和郝婞只能无奈的再次返回车上。

    严小开这就驾着车,往街道深处驶去。

    驶到长街尽头后,严小开捌进了一条巷道,又行了一两个公里左右,已经是巷子尽头了,捷豹跑车才总算停到了一个院门前。

    尚欣抬眼往外面看一眼,秀眉立即就蹙了起来,“傻阿大,你别告诉我,你决定租这儿吧?”

    严小开笑道:“尚大小姐,你真聪明,你竟然猜中了!”

    尚欣狂汗不停,大声叫道:“这儿又旧又破又脏又乱,怎么住人啊?”

    严小开道:“你知道什么?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租下这里的!”

    尚欣气得不行,“就这样的破房子,白送再贴钱给我,我都不肯住,你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傻阿大,你昨晚是不是洗冷水澡,把脑袋洗坏了?”

    严小开淡淡的道:“你爱住不住,反正我是一定要住这里的!”

    说着,严小开这就径直下了车,掏出那老大娘给的钥匙去开门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