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二十九章 偶遇吉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捷豹跑车车头正对着的,是一栋旧式的老地主屋,就是那种有棱有角有瓦有墙有天井还带院子的旧式老屋。

    这样的房子,确实如尚欣说的那样,又老又旧又破了,称之为古董都不为过,因为它少说超过百年的厉史了。

    类似这样古老又破旧的老屋,在高楼大厦密布的深城已经十分罕见了,稀少的就像熊猫差不多,因为其它这样的老屋,几乎都被拆除了,要不改建成大楼,要不改建成商铺,再不然就成了高速。

    像眼前这栋保持着原汁原味古sè古香的老屋,真的是很难得了!

    里面什么样子,尚欣与郝婞没进去看,不太清楚,但外面的围墙已经足够让她们皱眉了!

    石灰涂抹的围墙上,斑驳脱落,一边稍为完好的还保留着毛爷爷的头像,下面依稀能看见一条红字标语,但写的什么已经看不清了,只能隐约看到“人民”两个字。

    透过围墙,可以看见里面的老屋主体,黑瓦灰墙,悬梁挂栋,但因为脱漆掉sè的缘故,显得十分的残旧。

    这样的房子,郝婞怎么感觉就不论了,但尚欣显然是嫌弃得掉渣的!

    然而严小开却是喜欢得不得了,还摆出了非这儿不住的姿态。

    中午来这一片找房子的时候,严小开一眼就看到了这栋老屋,而且立即就对它产生了兴趣,围着转了一圈,他的心里就更加确定,如果落脚深城的话,再没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更合适了!

    所以,他决定了,不论如何都要把它租下来,如果价钱合适,最好当然是把它给买下来。

    只是,这栋老屋明显已经久无人居住,门窗虽然还算完好,可院内杂草丛生,垃圾遍布,根本就找不着人。

    严小开心里有了主张,自然不会轻易放弃,沿着这条街一边找别的房子的时候,一边向别人打听这栋老屋的主人,最后好容易才终于找到了刚才那个老大娘。

    只是,当严小开提出要租下这栋老屋的时候,那老大娘却不敢拍板,因为她并不是房东,房东早在八十年代初就带着全家移民到美利坚了,她只是代为看管的,而且二三十年过去了,一直也没有听说原主人有出租的打算。

    严小开对这房子情有独钟,自然百般巧舌如簧,让老大娘无论如何联系上房东,租也好,卖也罢,让自己住进那里去,为了让老大娘真的去落实这件事,他还心疼的亲自掏腰包给了三百块的国际长途电话费。

    所以,在尚欣把选择房子的权利交到他手上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回到这里,找到那个老大娘。

    功夫不费有心人,严小开的努力没有白费,那三百块也没有白花。

    老大娘告诉他,她联系上房东的时候,把严小开的意思告诉了他,不过房东却一口回绝了,他不想出租,更不打算卖。

    老大娘许是感念严小开那三百块钱的情份吧,称自己现在不再像过去那样,住在老屋的隔壁,而是隔了好几里路,而且自己年纪也大了,腿脚不利索,要过去照看不方便。况且房子现在也破旧残缺不看,再没人住,以后就要变成废墟了。

    老房东听见她这样说,终于犹豫了起来。

    老大娘感觉到他口头有些松动,这就进一步劝说,哪怕不是为了房租钱,也是要找人来看房子的,现在人家既然又给你看房子,还给你掏钱,何乐而为为呢?

    在老大娘百般劝说之下,老屋房东终于点头了,答应把房子租给严小开,至于房租多少什么的,全由老大娘说了算,他现在在美利坚那边家大业大,在乎不了这几个小钱。

    老大娘原本是打算二千块把老屋整个租给严小开的,不过在严小开一翻口蜜腹剑的讨价还价之下,最终答应了以一千二百块成交,租期为一年,交三个月租金外压一个月租金。

    只是当尚欣知道这么破的一个老房子还要一千二的时候,立即又叫了起来,“傻阿大,你还敢再傻一点吗?人家明明把你当冤大头呢!”

    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严小开摇头道:“在你看来,我是当了冤大头。可是在我看来,却是捡了个大便宜。”

    尚欣气得差点没吐血,“你还捡大便宜,你,你,你气死我了,你这个大笨蛋!你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是豆浆还是糨糊啊?”

    郝婞见严小开的脸拉下来了,生怕两人又吵起来,赶紧上前来拉着尚欣的手劝道:“尚小姐,你别急,俺觉得阿大是个中恳老实而且脑子灵活的人,他选这个房子,肯定有理由的,你别生气,先听他怎么说好吗?”

    尚欣闷闷的哼一声,瞪着严小开道:“那好,你不是很能说的吗?你说啊,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那你自己住这儿,我回酒店去,咱们……分居!”

    严小开差点就被气乐了,老子都没和你结婚,何谈分居呢?

    不过他还是厚道的解释道:“我之所以选择这个房子,无它,就是贪这儿的风水好,今儿个一天,我们看的房子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处了,可要说风水好的,基本上没有,连勉强过得去的都没有,独独是这一个,风水格局完全合理,符合吉宅标准,旺丁旺财的!”

    “风水?”尚欣冷笑起来,不屑的道:“你连女人都不懂,你还懂风水?”

    严小开愣愣的问:“这女人和风水,有关系吗?”

    尚欣也傻眼了,风水和女人……有毛的关系啊?意识到口误的她被弄没词了,好一阵才悻悻的道:“好,既然你说你懂风水,这儿风水又好,你说说这怎么个好法?”

    严小开扬起一根手道:“这第一,我们先说这宅子的整体布局,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事物都讲究方正、规则、对称、平正。这所宅子虽然落旧破败,但依然四平八稳,方整正气。如果是别的房子,三角形的又或不规则形的宅子,不符合人类的共xìng遗传特征,不但容易导致人的jīng神紧张,还容易产生不和,这个不和不但包括了人与人的不和,还包括了人与物的不和,而越是尖角越是不规则的,就越增加不和与矛盾。”

    尚欣和郝婞仔细的看了看,果然发现这宅子周正,方圆,从整体规划而言,比周围那些为了占地,想方设法扩建房子,弄得尖棱尖角不伦不类的要舒服多了。

    严小开不等她们发表意见,又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那就是房子大门的朝向,大门是房子主要的进气口,属内外气流动的必经之地,是与外界联系的咽喉和屏障。如果每天进的都是晦气,人住在里面,肯定不会兴旺,可是你看看这大门,坐南向北,通风朝阳,清新的空气直通宅院,这如何得不好呢?”

    尚欣和郝婞朝大门看看,没看出有什么特别,可是对比着隔壁左右的大门一看,就觉出它的气派与周正,而且这朝向明显要比别人的好许多,最少清新空气是不缺的。

    严小开接着又竖起第三根手指,“第三,那就是宅子的地运。地运旺,居者得福;地运衰,居者自然衰落。”前两点,尚欣与郝婞还好理解,可是说到这个地运,她们就莫名其妙,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尚欣忍不住问道:“傻阿大,什么叫地运?”

    严小道:“地运就是地球绕地轴的旋转运动,是根据玄空飞星中三元九运入中的情况来计算的。地运的长短,是以中星和向星的关系来决定。在二十四山向中;每一山向都有特定的中星与向星的关系。比如,子山午向,一运一白水星入中,向星为五,中隔一运、二运、三运、四运,每运二十年,合八十年。往后不管何星入中,地运都是八十年……”

    尚欣和郝婞听得目瞪口呆,因为她们完全不明白严小开在说啥玩意儿!

    严小开她们一头雾水的茫然表情,只好深入浅出的道:“看地运如何,我们就看宅子周围的绿化,如果花草树木枝叶难伸或者奇形怪状,都说明地气有问题,其次还有房子周围的树都朝向外长,地气必然也是耗散的。没有好的地气,主人不但不能得福,还可能有颓败之祸。”

    两女赶紧朝宅子周围的绿化看去,发现那些花草树木都是朝上生长的,多少有一些倾向宅子。

    严小开笑道:“看到了吧,周围的花草树木都有倾内的微像,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宅子的地气极旺。”

    两女不懂风水,也无从考证严小开说得是不是真的,可是看着周围的一切都和他说的毫无二致,只能半信半疑的点头。

    严小开接着又竖起第四根手指,“第四,宅子的地基低陷,四面高突的宅子是不能住人的,因为这样的宅子气场呈现停滞状态,气路不通,秽气沉积。宅子如果盖在这种地方,即使门向吉方,进门的气仍然秽多吉少。这样的房子,房龄越老,沉积的秽气越多。但是宅子地基高亢,四面毫无遮挡,这样的气场又会使气流四散,往而不复,宅子无法聚气。即使门向吉方,进来的吉气也无法停留。风水重在藏风纳气,高处的宅子便难以实现。可是你们看我选的这处宅子,地基怎样?看到了吗?不高也不低,正好合适吉气的凝聚。”

    说罢,严小开也不等两女答应,这就开门走了进去,穿过杂草丛生的庭院,又开宅子大门,推门走了进去。

    环顾四周一眼有,他又扬起了第五根手指,“这第五,宅内yīn暗幽森,即使是白天也需要开灯的宅子阳气肯定不足,阳宅是需要阳气的,yīn暗的房屋yīn多阳少,无法聚积足够的阳气,反而会吸收家人的阳气,则家人身体便会衰弱无力、身子虚弱。可是这个宅子呢,外部环境就决定了里面的一切,我从外面看的时候就断定这内宅必定光线充足,阳气极盛,你们看,现在是不是这样?”

    两女往周围看看,果不其线,正像严小开所说的那样,一室透明,光线极为充足,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但宅内依然处处清晰可视,而且这房子虽然二三十年没人住了,可是宅内没有丝毫yīn森幽寒的感觉,反倒让人感觉温暖和详!

    严小开把门大开,又开了两扇窗,一阵轻风从外面吹进来,宅内久无人住的霉气很快就散尽,然后他才接着道:“第六,宅内通风透气,不藏秽气,则是吉宅中的吉宅,因为秽气聚积久了就会阻滞宅主的运势,且损坏身体,包括雨后霉烂的**之气、周围的废气等,都是不利的状况。可是这所宅子完全没有这样的状况,你们闻一下,这宅子虽然久无人居住,可是开门通风之后,霉味已经是微不可闻了。”

    两女轻轻的嗅了嗅,真的发现这会儿屋内的空气与刚进来时候已经完全不同,让人感觉舒服得多呢!

    严小开说完之后,这就扔下了两女,在宅内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查看起来……

    我这边发生了4.8级地震,墙上出好多裂痕。住这儿很危险,不知道是不是搬家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