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十一章 春光柞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阿大,你等下!”

    在严小开要出门的时候,郝婞突然叫住他,把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一叠钱递给严小开。

    严小开抬眼看看,那是一叠百元大钞夹杂着各种毛票的钞票,不由疑惑的问:“婞姐,你这是干嘛?”

    郝婞道:“阿大,这钱是尚小姐给俺的,刚刚买了这些东西后,剩下的都在这里了!”

    严小开道:“那你给我干嘛?”

    郝婞道:“你买东西也要用钱的啊!”

    严小开道:“我自己有钱的!”

    郝婞道:“可是……”

    严小开道:“这钱既然是尚欣给你的,你就自己收着吧,女人怎么也该有点钱傍身的。”

    男人不喝酒不抽烟不赌博的话,用不着什么零花钱。

    女人却不行,就算不买零食不买化装品不买衣服,那还要买小绵被的不是吗?

    郝婞吱唔着道:“俺,俺……”

    严小开道:“别暗了,咱们都快点儿吧,不然一会儿天就真的暗了。”

    郝婞只能无奈的点头,“好,俺这就进去打扫!”

    严小开往前走了一阵,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五金杂货店,买到了工具和材料后立即就往回赶。

    进院门之后,他却突然听到宅子里传来阵阵女人的尖声惊叫,而且这声音明显是郝婞的!

    听见她叫得这么厉害,严小开被吓了一跳,以为有坏人闯进屋正在对她施暴,立即就扔了手里的东西往宅子里冲去。

    只是当他冲进声音发出来的洗生间时,却又当场傻了眼。

    宽敞的洗手间里,一个水笼头正哗哗的喷涌着自来水,地上已经是汪洋一片,郝婞正站在一旁,手忙脚乱的捂着那个水笼头,可仍挡不住水花四溅。

    再往她身上一瞧,严小开的心就突地跳了一下。

    此时的郝婞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水还在不停的往她身上喷,湿了的衣服全都服贴的伏在身上,使她身上玲珑窈窕的曲线完全暴露在严小开眼皮底下。

    尤其诱人的是,她身上的衣服湿透之后就变得极为透明,山峦起伏之下,雪白的肌肤尽露,里面也同样湿透的文胸与内裤便藏不住什么秘密了!

    胸前的两点与两腿间的一抹黑sè也若隐若现。

    如此香艳的一幕,使得整个卫生间chūn光弥漫,好不jīng彩。

    血气方刚的严小开感觉心里腾地一下就热了起来,有些痴愣的直直盯着郝婞那美不胜收到的酮体。

    郝婞仿佛没意识到自己走光,又或是意识到了也顾不上,只是手忙脚乱的捂住那个水笼头,只是怎么也堵不住直喷的水,反倒是越堵越往身上喷,弄得她连声惊叫不停。

    不知为何,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严小开感觉眼热的同时,也有些好笑,这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可爱呢!

    郝婞尖叫着转过脸的时候,看见严小开出现在门口,赶紧的叫道:“阿大,阿大,快来帮帮俺。俺要被弄死了!”

    没心没肺的严小开差点没笑起来,我都还没弄你呢,你就死了?

    不过他还是赶紧的跑到外面,把自来水的总闸给关了!

    重新回到洗手间的时候,坏掉的水笼头终于不喷水了,慌乱的郝婞也终于消停下来,但浑身湿透的她却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无助与颓丧之sè。

    严小开赶紧的上前来扶她,“婞姐,赶紧起来呀。”

    郝婞抓住他的手臂,喃喃的道:“阿大,俺是不是很没用,连接水拖地这么小的事情都做不好!”

    手被抓住后,她湿了的身体也挨到了严小开的手臂上,那浑圆丰满,柔腻还带着湿意的胸部挨到了他的身上,使得他心跳顿时连连加速,吱唔着道:“不,不是的,这水笼头原本就坏了,我出去买工具就是回来修的。”

    郝婞被他安慰一下,心里稍为好受一下,借着他的手从地上站起来,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全身走光的窘态。

    “啊!”郝婞惊叫一声,赶紧的夹住双腿,双手抱住胸部,极为尴尬与慌乱的看着严小开,可是掩了上面,却也摭不住下面,仍是挡不住chūn光尽泄。

    严小开见她脸红耳赤,尤其是那张俏脸,红得快滴出血来了,虽然好看得不得好,但也些于心不忍,终于道:“婞姐,你去换身衣服吧,这样会着凉的!”

    郝婞羞得真恨不能往地下钻了,吱吱唔唔的道:“可是……可是俺没有衣服换了!”

    严小开这才恍然,赶紧去拿了自己的行李袋里拿了一套衣服递给她,“你先穿上我的吧!这样总比湿着强!”

    郝婞忙道:“谢谢,谢谢你了,阿大!”

    严小开道:“客气啥!咱们以后就住在同一个屋子里了,是一家人了,用不着这个客气的。”

    郝婞点头,“嗯!那个……”

    严小开体贴的问:“是不是衣服太大了不合适?将就一下穿吧!刚刚我下车的时候我只拿了自己的包,没拿尚欣的,要不然可以拿她的衣服给你换的。”

    郝婞摇头,脸红红的低声道:“不是的……俺是说……阿大你是不是先出去,俺,俺换衣服了。”

    严小开神情一窘,揉着脑门道:“看我,把这都忘了,你换吧,我出去了。”

    说着,他又往郝婞身上看了一眼,然后才走出去,甚至还假惺惺的替她关上洗手间的门。

    走出去后,严小开就拿着工具,先把电路总闸给关了,然后把坏掉的rì光灯通通换了,换完之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把宅里宅外的灯光通通打开后,严小开这才去换水笼头。

    尽管这些活以前他都没干过,可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吗?所以虽然有些坚难,但还是把该换的都换好了。

    出了一身老汗回到厅堂的时候,发现郝婞早已经忙活上了,正拿着扫把将天花板,墙角,门缝的灰尘及蜘蛛网扫下来呢!

    自己的t恤和长裤穿在她的身上,长裤明显然太长了,被挽了起来,裤脚卷到了膝盖的地方,露出白皙嫩滑又匀称的小腿,v领的t恤也有些大,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再往她的胸前看去……

    “吸!”严小忍不住轻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那里挺起两座高耸的山峰,顶端还有两点突显起来。

    文胸湿了,不能再穿,又没得替换,只能这样当当吊吊了。

    只是这一来,可大大便宜了严大官人,因为随着她打扫的动作,两座山峰一上一下的轻动,颤颤巍巍的,仿佛里面有两只调皮的玉免正在拱来拱去一般。

    看了几眼,严小开觉得有些受不了,也有些犯晕,这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跳得人眼都花了啊!

    没敢多看的他,赶紧的拿起刚才自己顺便买的镰刀与锄头,走到院子里把那些杂草什么的除掉。

    除完了草,又将垃圾扫拢成一堆装起来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可是那出去打饭和买家具的尚欣竟然还没回来,无奈之下只好进屋。

    这会儿郝婞已经把厅堂和房间都打扫过了,正拿着拖把躬着身子拖地呢!

    严小开不往她身上看还好,一看就差点当场喷鼻血了。

    他的t恤对于郝婞而言真的太了一些,而且还是v字领的,这一躬下身来,领口处就展现一片的chūn光。

    严小开根本就不用低头,只是轻垂一下视线,那就几乎是一览无遗。

    丰满,圆润,挺俏,美白的双rǔ如同两团白玉,在衣服里面摇动,轻晃,震颤,时而撞在一起,时而往两边分开,尤其是顶端的两点嫣红,明显要比尚欣的稍大一些,颜sè也稍为深一些,可依然透着粉红,依然眩目。

    此时的郝婞,是如此的诱惑迷人,如此的让人血脉愤张。

    严小开瞧得心惊抖颤,唾沫不断的涌出来,又不断的被咽下去,这一幕是在是太惹火了。

    对他这个还没有真正经历过人事的半处男而言,实在是太刺激,也太兴奋了!

    如果他不是还有一点自制力,这会儿恐怕真的已经不管不顾的扑上去,把美艳绝伦chūn光尽露的郝婞压倒在地上了。

    当郝婞弯腰弯得有点累了直起身来的时候,才终于发现严小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屋,而且正目不转睛有些痴愣的看着自己。

    疑惑的垂眼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走光了,脸刷地就红了起来,赶紧捂着领口转过身去。

    做贼被抓了现行,严小开也感觉很丢人,尴尬一阵才无话找话的道:“咳,婞姐,你说尚欣这妮子,怎么去了这么久也不回来呢!”

    听他这么一说,郝婞也立即紧张起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严小开心里也是一跳,不敢确定的道:“应该不会吧,这妮子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机灵着呢,而且前面不远就有家私城和电器城啊。”

    郝婞想了想,还是摇头道:“阿大,要不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儿吧?”

    严小开也突然感觉心里有些慌慌的,生怕她有什么意外,所以赶紧掏出了尚欣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阵,没人接。

    严小开的心就突地悬了起来,继续不停的拨打,直到第三次重拨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只是,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的却明显不是尚欣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粗犷声线……

    我在河源,离昨天的震源中心很近,不过说要搬家谈何容易呢?

    现在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不要再发生更大的地震了。

    另外,编辑已经通知了,下月中旬上架。希望支持了了的同学能作好准备,了了在此行感激所有将订阅正版的朋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