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十二章 尚欣被绑架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男人在电话那头粗声粗气的问道:“喂,找谁?”

    严小开心中一禀,沉声问:“你是谁?”

    男人反问:“你又是谁?”

    严小开恼了,“你管我是谁?这手机的主人呢?”

    电话那头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就呱臊的笑了起来,“我听出来了,你就是下午那个龟孙!”

    严小开这会也听出来了,这就是那个坑蒙捌骗想强抢民女的板寸男,当即怒得不行的道:“你对尚欣做了什么?她的电话怎么会在你手里?”

    电话里再次传出板寸男的狞笑,然后就传来尚欣的惨叫与呼救声,“傻阿大,救我,救我……”

    尚欣的叫声响了两下就消失了,板寸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听到没有,你的小萝莉在我的手上!”

    严小开胸口仿佛被火烧着似的愤怒,强压着这才怒火沉声问:“你想怎么样?”

    板寸男冷冷的道:“想要救她,半个小时内带一百万……不,开得起这么好的车,肯定不缺钱,给我带二百万来皇布码头七号仓库,除了钱之外,还要把那个女人给我带来,这两样要是少一样,你就准备给你这个小辣妞收尸吧!当然,在把她分尸之前,我会和我的兄弟好好的和她玩玩!”

    严小开听得心惊肉跳,额上冒出了冷汗,大声叫道:“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一定会灭你九族!”

    板寸男怪笑起来,“哟,被人威胁过这么多,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新鲜的词儿,我可是被吓到了,我好怕哟。”

    严小开yīn恻恻的道:“不信你就试试。”

    板寸男不屑的喝道:“少tm跟我废话,半个小时内,我要见到人和钱。如果你敢报jǐng,嘿嘿,你就等着看新闻吧!嘟……嘟……嘟……”

    严小开连叫了几声,可是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再重拨,却传来了无法接通的声音,急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打电话的虽然是严小开,但郝婞就站在旁边,从他的只字片言中预感到可能发生了大事,脸上露出焦急与惊惶之sè,在严小开放下电话的时候立即就问,“阿大,发生了啥事儿?”

    严小开愤恨的道:“那个板寸头把尚欣抓了,要我带二百万,还有你,去交换赎人。”

    “啊?”郝婞当场被吓得花容失sè,颤声道:“阿大,这可该咋地办啊?”

    严小开用力的捏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道:“这班畜牲,我绝不会饶过他们的。”

    郝婞眼眶红了,泪水盈盈的只在里面打转,却硬是忍着不让落下来。

    严小开想了一下,这就把兜里的宅子掏出来递给她,“婞姐,一会儿我去救人,你呆在家里,把门给锁好,不是我的声音,谁来也不能开门。”

    郝婞虽然惊恐万状,但却摆手道:“不,不行,那人不是要俺去换尚小姐吗?俺,俺和你一起去。”

    严小开摇头,“你不能跟我去,你去了,那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那些人渣绝不会放过你的。”

    郝婞摇头道:“不,阿大,事情是因俺而起的,俺不能这么自私呀!”

    严小开急道:“这不是自私不自私的问题,是你去了压根儿没用,所以没必要作无谓的牺牲。”

    郝婞道:“可是……”

    严小开打断她道:“婞姐,你听我的行吗?”

    郝婞的表情滞了,随即怯怯的点头,然后又犹豫一下,终于咬牙把手从领口伸进去,将rǔ间悬挂着的那块帝王绿玉佛掏出来,摘下后递给严小开。

    严小开道:“婞姐,你这?”

    郝婞道:“他们不是要钱吗?你把俺这玉拿去当了,换钱赎尚小姐。”

    严小开道:“可这是你唯一找出自己身世与记忆的东西啊!”

    “阿大,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没有身世,没有记忆,这些都可以努力,可人命要是没了,那就什么都完了。”郝婞说着,她就把带着rǔ温的玉佛硬塞进严小开手里,“你拿上,赶紧去救尚小姐吧!”

    严小开真的被感动了,因为这块玉对郝婞而言,并不仅仅意味着金钱,而是她的一切。

    萍水相逢,她竟然愿意拿自己的一切去救别人!

    这个女人的心肠该有多善良,人品该有多高尚啊!

    严小开原本是不想接的,可是为了郝婞放心,只能接过小心的收起来,然后就转身往外走去。

    “阿大,小心些,小心些呀!”

    郝婞语带哭腔的跟在后面连声叮嘱。

    严小开强压下回头的冲动,应了一声,加快脚步往外奔去……

    皇布码头。

    严小开从计程车上下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一个行李袋,厚厚实实,鼓鼓胀胀,仿佛装满了钞票一般。

    下车之后,他就朝沿着仓库的号码顺序寻找七号仓库。

    不多一会儿,他就找到了七号仓库。

    仓库的大门洞开着,里面却黑呼呼的什么也看不见。

    站在大门外,一阵阵yīn风从里面吹出,让人有种鸡皮疙瘩竖起,毛骨悚然之感。

    严小开没有犹豫,大踏步的朝里面走去。

    只是刚一进去,后面仓库的大门立即传来一阵“扎扎”的响声,随后“砰”一声巨响,仓库的大门被关紧了,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严小开心有惊诧,却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凝神细听,发现周围呼吸声无数,显然聚集了不少的人。

    这一招,毫无疑问就是典型的关门打狗。

    “轰!”一声轻响,一束刺眼折光线从上空照来,投shè到严小开的身上,直扎得他连眼都张不开,只能用手挡住眼睛。

    “轰!”“轰!”“轰!”“轰!”“……”

    接连七八下轻响几乎同时响起,仓库内的强光灯一一灯了起来,周围也顿时亮如白昼。

    严小开慢慢的适应了光线,首先就看到了那个板寸头,平稳八叉的坐在一张真皮大椅上面,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一根雪茄,在他身旁不远处,尚欣被绑着双手吊在那儿,脚尖点地,嘴被胶布封着。

    再往周围看去,发现无数大汉站在两侧,形成一个包围圈,把自己重重包围在中间,粗略算算,少说也有二百多号人。

    面对这样的场面,如果是以前,严小开是铁定不当一回事的,当然这个以前必须是他还在唐朝,还是文武状元的时候。

    面对十万御林军都无畏无惧,更何况是这二百乌合之众呢!

    只是现在,他不是文武状元,他的武功仅仅恢复到原来一成的十分之一程度。

    十来二十个这样的汉子,他也许勉强能够拿下,可是百来二百个,他就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看见这样的场面,他的心里发凉,后背冒汗了,不过他还是把腰杆挺得直直的道:“我来了!”

    板寸男把雪茄含进嘴角,用金牙咬住,腾出双手拍了拍掌这才道:“小子,挺有种的嘛,真的单枪匹马就来了!”

    严小开指着尚欣冲他道:“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先把她放开!”

    板寸男冷喝道:“把她放开?想得倒是挺美,我要的钱和那个女人呢?”

    “那个女人并没有和我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严小开面不改sè的撒着谎,然后扬了扬手中的行李袋,“不过钱我已经准备好了,赶紧把人给我放了!”

    板寸男大笑了起来,“你当我是傻子吗?我的人明明看到她上了你们的车,跟你们一起离开的!”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道:“我们是载了她一程不错,可是在半路就让她下车走了!”

    板寸男啧啧的咂着嘴道:“那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你舍得放走她?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你tm真不是个男人。二,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一样糊弄。但不管是哪种原因,老子都感觉不爽。所以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把钱放下,立即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找来。二,让我的兄弟跟你爽一下,然后你再看着我和你的妞爽!”

    严小开冷哼道:“我要是什么都不选呢?”

    板寸男仰天狂笑起来,笑了好一阵才道:“小子,你好像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严小开才懒得管他是谁,老母又姓什么呢!

    板寸男见严小开不吭声,只好自问自答的道:“老子叫雷霸,外号又称金牙佬,坪山这个新区都是老子罩的。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吗?”

    严小开不屑的道:“说穿了就是个黑社会,有什么了不起的?”

    板寸男怒了,“好,死到临头还嘴硬,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黑社会到底有多了不起。”

    严小开知道,一场恶战是免不了了,身体紧崩了起来,拳头也握得更紧!

    板寸男大手一挥,“兄弟们,这厮今天在街上好不威风,弄得我好人没做成不单只,到嘴的天鹅肉也飞了,更让我生气的是,他竟然把我的大奔给砸了,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一个人喊道:“揍死他!”

    另一人喊道:“先把他的钱抢过来。”

    又一个喊道:“干他的妞!老大先上,接着我们上!”

    再一人喊道:“先爆他的菊花,再找一班老妇女轮他。”

    最后一个超级大嗓门喊道:“切了他的jj,隆了他的胸,把他变chéng rén妖,让他每天晚上给老大侍寝!”

    此言一出,全场肃然而静。

    随后刷刷地扭头去看此人,心里无不惊叹:人才啊!

    金牙佬雷霸嚯地一下站起来,走到那口不择言的大嗓门小弟面前,狠狠的在他头上敲了几下,这才吼道:“上,给我上,谁都不许死了就沉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