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十三章 血战皇布码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随着金牙佬雷霸一声令下,立即有几十号人齐齐朝严小开扑去。

    说实话,严小开真不是个喜欢暴力的人,因为当今社会只有莽汉才用拳头解决问题,而真正有能力的人则是用脑子摆明一切!

    只是眼前这个困局,除了以暴制暴,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面对着这么多高大魁梧,膘肥体状,又凶猛彪悍的黑社会,说不害怕,不慌恐,不想逃,那绝对是假的。可是他进了这个门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没有后退与逃跑的余地。

    所以,他只能往前冲,和他们死磕到底。

    在众人扑上来的时候,他也迎了上去,手中的行李袋狠狠的往带头冲上来的那人身上砸去。

    那人见行李袋袭来,以来那是满满一袋钞票,所以立即就张开双手,想要抱住那个行李袋。

    结果却没想到行李袋袭来的力道又快又重,“嘭”一声,胸前被砸了个正着。

    一阵翻江倒海的剧痛弥漫整个胸部,弄得他当场就背过了气去,人也倒在了地上。

    旁边的几人见状,赶紧争抢着扑向那行李袋,可是拉开一看,却发现里面撑的是旧报纸和海绵,底部和周边全都是板砖!

    意识到受骗,全都怪叫了起来,立即就想再次朝严小开扑去,可是抬眼看看,却发现严小开已经和其他人撕打在了一起,而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廉刀。

    不错,这把廉刀就是严小开入夜之前才在五金店里买回来除草用的,出发之前就藏在了行李袋的底部!

    严小开很清楚,和这些黑社会是没什么仁义道德心慈手软好讲的,所以挥着廉刀一迎上去,立即就痛下杀手,专砍敌人的要害。

    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一下就砍倒了七八人。

    别人看见他如此的凶猛残酷,心生怯意,纷纷止住脚步,甚至有的还往后退。

    金牙佬雷霸见状,立即就吼道:“抄家伙!”

    两侧的人听见之后,立即纷纷抄起了堆放在旁边的家伙,再次扑向严小开。

    大砍刀,开山刀,刺刀,西瓜刀,铁棒球棍,水管……纷纷朝严小开身上招架。

    严小开左闪右避,手中的廉刀趁隙而出,不出则已,一出必定有人倒卧在血泊中。

    倒下的人,渐渐变得多了起来。

    从最初的七八个,然后变成了十几个,再然后是二十几个……

    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还勉强能护得住自己的周全,可是随着加入战圈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刀枪棍棒也如雨点般铺天盖地的袭来之时,他就相形见绌了。

    正感觉吃力之时,背上突地一凉,随之是一阵剧痛,一把水果刀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口子!

    火辣辣的疼痛仿佛被火烧似的,后立很快就湿了,那是伤口上流出来的血液打湿的。

    浓重的血腥味与剧烈的疼痛,刺激了他身体里狂妄野蛮的本xìng,使他顿时怒吼起来,手中的廉刀对着迎面扑来的一人狠甩而去。

    在廉刀扎入这人肩膀的时候,他就地一滚,避开袭到从后背两侧袭来的刀剑棍棒,再站起来的时候,手里已经顺势捡了一把开山刀。

    不过他并没有再像刚才那样,站在原地和他们硬拼了,他这副身体太过羸弱,挨不了几刀就要挂掉的,他必须尽可能的避免自己受伤,所以才采用了游走战术。

    严小开一边绕着仓库跑起来,一边时不时的趁隙反击。

    这样游走了几圈之后,虽然又被他弄倒了十来二十人,可是他的身上已经又多了四五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把他的衣服全都染红了,整个看起来就像血人一样。

    奔跑,厮杀,流淌的鲜血,不停的带走他的jīng神与体力!

    他的状态,正在不断的下降。换而言之,他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然而他的身后,最少还有几十上百人正在追着他砍杀!

    情况,大大的不妙了!

    再这样下去,严小开必死无疑!

    严小开要是一死,那个被吊着的尚大小姐,必定就会被轮番糟蹋。

    生死一刻间,没有什么人来救他们,也没有什么奇迹发生。

    其实,人是有的,而且早早就来了,早到在严小开抵达之前,就已经有一对男女来到了皇布码头七号仓库顶上。

    此刻,他们正伏在上面,居高临下借着顶上的天窗观望着下面一场血战。

    伏在那里的女人,有好几次都忍不住要下去帮忙了,只是每一次,她都被男人拦住了。

    看着伤痕累累,鲜血淋淋的严小开正作困兽之斗,而且情况越来越危殆,女人又一次忍不住了。

    只是她刚直起身,却又被男人给拉得伏下身去。

    女人着急的道:“爷,再不下去,你这徒弟就完了!”

    男人摇头,“不会的,我感觉这小子好像留了什么后手呢!”

    女人道:“你看他这样子,都只剩半条命了,还哪有什么后手啊?要是被他们一刀失手砍中要害,你到时后悔都莫及!”

    男人凝着眉头,沉吟一下还是摇头道:“再观望一阵吧,不到万不得已,咱们绝不出手。这是极为难得的锻炼机会,可遇而不可求的。”

    女人愣了一下,疑惑的问:“爷,你说真一句,这一出到底是不是你安排的?”男人摇头,“不是!”

    女人道:“可是这家伙自称姓雷,我记得集团董事局里面,好像有个姓雷的元老啊!”

    男人道:“你说的是雷rì吧?”

    女人点头,“好像就是他!”

    男人想了想道:“坪山是个新区,集团并未涉足也不出奇,不过照地区范围划分来看,好像确实是雷rì的地盘,这个……难说啊!”

    女人道:“如果雷霸真是雷rì的人,那岂不是大水冲龙王庙了吗?”

    男人苦笑道:“有这个可能,不过冲就冲了,雷霸这样的作为,显然是不合我的口胃。我一直都告诉雷rì,做人要低调,管人则必须得高调,今rì今rì的黑社会,绝不能没有任何原则,这个雷霸,哼,简直就是个法肓,根本就不配做黑社会。”

    女人道:“那如果这个雷霸和雷rì没有关系呢?”

    男人淡淡的道:“这样就最好,一会儿我就将他沉江!”

    女人:“哦?”

    男人道:“咦,快看。哈……我都说吧,这小子留有后手的!”

    女人赶紧垂眼往下面看。

    仓库里面,局面果然有了改变,甚至可以说是逆转。

    那个原本没命奔逃,险象环生的严小开竟然扔了手中的大砍刀,而且停了下来,甚至还扣住了金牙佬雷霸,用一把黑洞洞的手枪指着他的脑袋。

    没办法,没人来搭救,严小开只能自己救自己。

    一开始只身前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是想这样盘算的,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住金牙佬雷霸,就不愁没有办法脱困。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即掏出尚欣给他的那把枪,而是用廉刀这样的蹩脚冷兵器进行反击,其目的无疑就是要麻痹金牙佬雷霸。

    事实证明,他这一招是十分有效的。

    从他出现不支,四处奔逃着游战开始,金牙佬雷霸就以为严小开已到了强弩之末,很快就会成为展板上的肉,任自己宰割,所以完全放松了jǐng惕,把身边的人全都喝令去追砍严小开,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下他,然后当着他的面,对被吊在那里的尚欣施暴。

    金牙佬雷霸这个人,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嗜好,就是喜欢当着别人做那事,尤其是当着仇家的面搞仇家的女人。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严小开身上竟然还藏了枪,而且在他放松了jǐng惕,没有丝毫准备之时,突地扔了刀,掏出枪扑了上来。

    猝不及防之下,枪口就到了面前,然后就被扣住了。

    一班小弟见老大被胁持住,立即就要扑上来。

    严小开扣住他向前一步,沉声怒喝道:“谁敢上来?我一枪崩了他!”

    一班小弟投鼠忌器,果然不敢上来了。

    雷霸感觉到顶着额门的冰冷枪眼,心惊不已,却依旧强作镇定的冷笑道:“小子,你以为有枪就了不起了吗?你只有一把枪,我这里却还有几十个兄弟,你杀了我,也逃不出去的!”

    严小开猛地抬起枪,用枪托在他脑袋上狠砸一下,“到这个时候,你还想吓唬我?”

    雷霸被砸得一阵头晕止眩,立即就要反抗,但那冰冷的枪口却又一次抵到他的额门上。

    一班小弟见状,均是怒得龇牙咧嘴,蠢蠢yù动的想要扑上来。

    严小开冲着他们冷喝道:“不怕死的就上来!”

    小弟们心中一禀,又纷纷止住了脚步。

    雷霸则大声喝道:“不要怕,他不敢开枪的,上来,干死他。”

    得了命令,其中几个胆大心黑不怕死的,立即就要冲上来。

    只是他们的脚步一动,便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严小开开枪了,不过并不是对着屋顶放的空枪,而瞄准带头那个尤其凶狠勇猛的大汉。

    枪声响过,那大汉顿时就捂着血流如柱的大腿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别的人见状,全都吓了一跳,因为老大的话明显靠不住,这厮真的敢开枪的。

    雷霸见众人全都停下了,再次大喝道:“怕什么,他只有一把枪,几颗子弹,你们有几十个人,堆也把他给堆死……”

    “砰!”雷霸的话还没说完,严小开又开了枪,这一次不再是对着他的小弟开的,就是对着他,紧抵着他肩膀后背shè入,从前胸穿出,留下一个血液泉涌的小窟窿。

    “啊——”

    “啊——”

    “啊——”

    雷霸的惨叫嘶嚎犹如被尖刀捅进了脖子的猪一样,即尖锐又凄厉,响彻整个七号仓库,闻者无不毛骨悚然。

    严小开将枪口塞进了雷霸的嘴巴,深深的捅进去,硬生生的止住他的嚎叫,这才向众人叫道:“来啊,上来啊,大爷今天来,就是跟你们玩命的,不怕死的继续上来!”

    他的话十分嚣张,嚣张中又透着冷漠与残酷,整个人透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决绝。

    雷霸的一班小弟被刺激……确切的说是被吓到了,不但没有扑上来,反倒齐齐的后退了几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jīng神错乱的。

    眼前这厮,显然就属于jīng神错乱的,谁还敢跟他玩命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