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十五章 尚大小姐的温情转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逃出了皇布码头。

    尚欣仍是余惊未止,把车开得疯快,一直到周围的车多了,人多了,jǐng察也随处可见了,她才稍稍慢了下来。

    心情,也渐渐的平静下来。扭头看看,发现严小开如血人一样的神情萎靡,脸sè苍白的卷缩在座位上,浑身瑟瑟发抖。

    看见他这幅模样,尚欣被吓了一跳,“阿大,你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

    严小开有气无力的道:“当然要去医院,我有的伤口还在流血,再这样流下去恐怕真的会死的!”

    “不会的!”尚欣斩钉截铁的安慰他,“我们女人每个月都要流好几天血,你见过哪个流死了?”

    严小开yù哭无泪,这个能跟那个比吗?可这会儿他真没有力气跟她斗嘴了,只是认真的问道:“可是……咱们现在可以去医院吗?”

    尚欣下意识的反问:“怎么不能去?”

    严小开道:“去医院人家看到我这个样子,不会通知jǐng察吗?刚刚我砍伤的那么多人,而且当时一心想要救你,什么都顾不上了,挥刀乱砍乱杀,也不知道有没有搞出人命啊!”

    尚欣不以为然的道:“有什么好怕的,他们绑架我,勒索你,还主动出手群殴你,你反抗属于自卫,打死他们都是活该该,你是jǐng官学院出来的,连这么简单的法律知识都不知道吗?我们不但该去医院,更应该报jǐng。”

    严小开无力的摇头,“这些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想添无谓的麻烦罢了。如果你觉得报jǐng后,我们可以置身事外,可以不会被没完没了的审问,被不停的请去谈话,那么你就报吧!”

    尚欣想了又想道:“放心,我可以保证,你不会有麻烦的。”

    严小开原本想说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用什么来保证我会没事?

    只是这个时候,他已经又累又困,加上伤痛袭身,jīng力和体力都已经严重不济,自然也没有那么好的jīng神与她争辩,所以就叹气道:“算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现在也管不你了!”

    “你管不了我,就轮到我管你!”

    尚欣想也不想的冒出这一句,丝毫不感觉这话有多暧昧似的,然后就径直驾车前往市人民医。

    到了医院之后,严小开已经昏昏沉沉,意识也不是那么清醒了,自然也无力再自己行走了!

    尚欣看见他一副快死没断气的模样,座位下还渗着鲜血,心里吓得不行,两条腿都软了!

    只是这个时候,她却不得不坚强起来,强迫自己下了车,走到副驾驶侧拉开车门,然后将他扶了出来!

    坚难的走了两步,发现他晃晃悠悠的摇摇yù坠,心里一急,这就狠狠的一咬唇,竟然将严小开背在了自己的娇弱的身体上,然后异常坚难的往医院大门的阶梯走去。

    一个只有九十多斤的柔弱娇躯,竟然背起了一个足有一百二十多斤的身体,而且还走了近五十米。

    这股力气,没有谁知道尚欣是从哪儿来的。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当严小开终于张开眼睛,意识也稍为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医院的病房之中,身上的伤口仍然疼痛,却已经经过了处理与包扎。

    扭头看看床边,见尚欣坐在床边凳子上,正双手枕头伏在床沿上睡着了,秀发有些散乱,憔悴的脸上挂着血迹和污迹,看起来像只可怜的小猫。

    病房的门虽然紧闭着,可是透过房门的小玻璃窗却时不时能看到大盖帽的身影在来回游晃。

    显然,尚欣不但带他到了医院,而且还报了jǐng。

    严小开苦笑一下,极力的撑着想坐起来,只是身体才一动,一阵更剧烈的疼痛就随之袭来,弄得他龇牙咧嘴的连连吸气。

    这样的动静将伏在床沿上的尚欣惊醒了,“阿大,你醒来了?”

    严小开点头,心里却疑惑,是什么时候开始,这妞改叫自己阿大,而前面没有了个傻字的呢?

    尚欣赶紧的又问:“那你现在感觉怎样?”

    严小开如实的道:“感觉很难受。”

    尚欣被吓一跳,“哪儿难受?”

    严小开道:“哪哪都难受,全身都疼得要命。”

    尚欣慌忙的站起来道:“我给你叫医生去。”

    严小开摇头道:“不用了,医生来了也没用,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个虽然没伤筋骨,但怎么也得难受好几天的。”

    尚欣的眼眶微微红了起来,幽怨的道:“阿大,你怎么那么傻,真的一个人就闯进去救我了呢?”

    严小开道:“我不去,还有谁去呢?”

    尚欣道:“笨蛋,你难道就不会先报jǐng,然后和jǐng察来个里应外合的嘛!”

    严小开哭笑不得,“我又不像你那样,认识什么局长厅长,而且万一我报jǐng后被他们发现了呢?他们立即把你转移到别的地方呢?又或是恼羞成怒之下将你先jiān后杀,杀完再jiān,jiān完再杀……”

    “打住!”尚欣轻喝一句,不无埋怨的道:“都这个样子了,你还要贫嘴呢!我要被人jiān了杀了,你很开心吗?”

    严小开嘿嘿的讪笑了一下。

    尚欣轻白他一眼,嘴巴嚅了嚅,但那两个字却始终没说出来。

    严小开淡淡的问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想说谢谢?”

    尚欣脸红了一下,“我……”

    严小开又问:“我只身一人去救你,是不是很感动?”

    尚欣:“……”

    严小开再问:“感动得是不是想以身相许?”尚欣:“……”

    严小开道:“告诉你,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这些话,是尚欣以前说过的,严小开现在几乎是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

    尚欣额上冒起了黑线条,要是以前,早就飙起来了,可是这一次不知怎么的,竟然一声都不吭,只是眼带幽怨的看着他。

    严小开被他看得老大不自大,疑惑的问:“尚欣,你该不会是真喜欢上我了吧?”

    尚欣脸上一窘,“喜欢你个大头鬼。”

    严小开这才作放心状,然后道:“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医院吧!”

    “这怎么能行?”尚欣吓一跳,连连摇头安慰他道:“你不用担心的,楚局长已经来过了,我也已经把事情和他说清楚了,而且他现在正带人去皇布码头呢!另外他还派了几个jǐng察保护我们。所以你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的,没有谁可以伤害我们的!”

    严小开道:“那郝婞呢?”

    尚欣一拍脑门,“晕,我只顾侍候你,倒把婞姨给忘了!你别急,我这就让人去接她!”

    严小开摇头道:“算了,咱们还是出院吧,我这只是皮外伤,包扎了就可以了,死不了的!”

    尚欣没好气的道:“你身上总总共共差不多缝了一百度线,这还是皮外伤吗?”

    严小开道:“有伤到骨头吗?”

    尚欣摇头,“医生说没有!”

    严小开又问:“有伤到筋络吗?”

    尚欣又摇头,“医生也说没有!”

    严小开道:“那这不是皮外伤还能是什么?”

    尚欣着急的道:“可你也要养伤啊?”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养伤也不在医院里面养啊!”

    如果是以前,这样的顶撞肯定换来尚欣的一顿呼喝,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何,尚欣不但没有呼喝,反倒是怯怯的甚至有点委屈的低声道:“阿大,你就不能听我的吗?呆在医院里!”

    严小开摇头,“我不喜欢这儿的味道,感觉离死亡很近的样子,咱们出院吧,好吗?”

    说到死这个字,尚欣的心中不由的一禀,因为刚才在七号仓库里面,如果不是他够勇猛,够凶悍,又够机灵,这会儿恐怕她和他真的都已经死了!

    此时此刻,她虽然不能体会他的疼痛,却能理解他的感受,只是又想了一下,不由又为难的道:“可是人家才刚刚给你办了住院手续啊!”

    严小开道:“谁规定刚办住院手续就不能立即办出院手续的?”

    尚欣:“……”

    最终,尚欣没能拗过严小开,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守在门外的几个jǐng察见他们要离开,原本是不许的,可是顶不住尚欣的泼辣凶悍,赶紧的向上面汇报,得到了许可之后,这才护卫着他们离开!

    车行约半个小时,他们终于顺利的回到了租下的那栋老屋。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老屋黑灯瞎火,夜sè摭掩着它的破旧与残败,周围静悄悄的,仿佛压根儿就没人一样。

    只是车才刚停到门前,被尚欣搀扶着下车的严小开,来到门前后才轻唤一声:“婞姐!”

    里面立即就传来了动静,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在里面怯怯的响起,“是,是阿大吗?”

    严小开应道:“是我!”

    宅子里的大门立即就开了,郝婞急急的从里面迎出来。

    打开庭院的门后,看见了严小开和尚欣,激动得不行的道:“阿大,尚小姐,你们回来了,你们终于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两人答应着看向她,发现她满脸憔悴,眼眶红肿,显然是哭过,而且哭了很久,说话间,泪水又盈了眼眶。

    严小开赶紧的道:“婞姐,别哭,我们都好好的回来了!”

    郝婞看看严小开,发现他身上好些地方都缠着纱布和绷带,心中一惊,忙凑上前来,紧张的问:“阿大,你怎么了?”

    严小开撑强的笑笑,“我没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郝婞赶紧的伸手扶他,一阵发香体香混合而成的女人芬芳扑鼻而来,沁入心脾,尤其是她没有带文胸的胸部压上来的时候,严小开的jīng神一振,仿佛突然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已经确定下月中旬上架,同学们入v准备吧。拜谢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