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十六章 三人同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与尚欣及郝婞三人相继进屋,那几个jǐng察则识趣的留在外面守护。

    只是进了屋之后,严小开和尚欣却犯难了。

    房子虽然收拾一净了,可是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别说睡的地方,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他们今晚怎么办呢?

    买家具买电器什么的,原本是由尚欣负责的任务,她也确实去买了,而且下了订单付了款,可是大半夜的,搬运工人都下班了,送货只能等明天。尚欣原来是打算着回来叫上严小开和郝婞,先去大饭店吃顿晚饭,然后找个星级酒店去再住一晚,明天才过来的!然而谁知道刚回到半路上就被雷霸的人给发现了,然后被两辆面包车一前一后的堵在了窄道上。

    现在,没有床没有被又三更半夜,他们该怎么办呢?

    正当严小开与尚欣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郝婞却将两人领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的一角,已经铺了一张床。

    一些砖头叠起仈jiǔ块木板,木板上放了张席子,席子上面放着一床绵被,虽然简陋粗糙,但也算是一张床了。

    看着那崭新的席子和被子,严小开疑惑的问:“婞姐,你出去过了?”

    郝婞以为严小开在责备她擅自乱跑,忙解释道:“俺没有走远,就在旁边的杂货店里买的席子和被子,木板在厨房找的。俺出去的时候,在门里边观察了很久,确定没有人盯着,周围也没有坏人,这才出去的,而且回来的时候也很小心,没有人跟着俺的,阿大,你别生气!”

    严小开啼笑皆非,我生什么气呢?

    郝婞赶紧的把床褥弄好,然后对严小开道:“阿大,你受了伤,赶紧上去躺着吧!”

    严小开为难的道:“这床我占了,你们睡哪儿呢?”

    尚欣没好气的道:“你一个人能占这么大的床吗?”

    严小开迟疑的问:“你的意思是?”

    尚欣想也不想的道:“咱们三个将就着挤一晚吧,反正都这个时候了,再过几个小时就天亮了,难不成你还想去酒店开房不成?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你受得起吗?”

    三人同床?

    这样的提议将严小开与郝婞都吓了一跳,这妮子可真敢将就啊!

    正在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尚欣已经催促道:“阿大,你还愣着干嘛?赶紧上床去,我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严小开吱唔着道:“我……”

    尚欣安排道:“你睡里面,我睡中间,婞姨睡边上。”

    严小开道:“可是……这样合适吗?”

    尚欣不耐烦的道:“我这么挑剔的人都无所谓了,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拿捏个什么劲儿呀?要有损失,也是我的损失啊!”

    这话说得实在,人家一个娇滴滴女孩儿都不介意和你同床共枕了,你还装什么装,难道就不怕遭雷劈吗?

    严小开只能上床,挺尸一般睡到最里边。

    尚欣也赶紧跟着上了床,躺到中间后看见郝婞还犹犹豫豫的站在那儿,不由就叫道:“婞姨,你干嘛?折腾一天不累吗?”

    郝婞忙摆手道:“俺,俺,不是很累。俺,俺还是去看看有什么活没干完的,先干完了再说。”

    尚欣一把拉住她的手,霸道的将她拉到床上,“不累也得上来给我睡,这么大的宅子,活肯定还有大把,明儿有得咱们忙呢!阿大现在伤成这样,咱们俩就是主要劳动力了,不休息好,明天怎么有jīng神干活。”

    郝婞没了办法,只能把鞋子脱了上床。

    尚欣就往严小开挪了挪,身体几乎挨到了他身上。

    感受到她带着体温的娇躯,还有那柔软滑腻的肌肤,严小开的身体如触电般一颤,想往里边再挪,可那已经是墙壁,挪无可挪了,只能被动的被她紧挨着……

    房间里,很快就静了下来,只有三人轻轻的呼吸声,当然,还有一股暧昧与尴尬的味道在发酵着。

    不过这一整天,实在是太折腾了,折腾得都没办法用什么词来形容。

    从早上找房子开始,到下午救下郝婞,再到晚上被绑架,然后到惊险万分的连番厮杀,最后到好不容易的劫后余生,其中经历可说是险象环生,惊心动魄。

    尚欣虽然是个jīng力旺盛而且喜欢折腾的女孩儿,可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所以躺到床上后,不多一会儿就变猪了,发出了轻轻的睡鼾声。

    然而,她是睡踏实了,可是严小开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严小开也感觉很奇怪,自己又疲又倦又加一身伤,原本应该很困才对的,可为什么偏偏就睡不着呢?

    想起那个心黑手辣,人马众多的金牙佬雷霸,不由的暗自猜测楚局长带人赶去皇布码头的结果!

    有没有抓住雷霸呢?

    最好是抓住他了,关进大牢,一了百了。

    可如果让他逃了呢?等他恢复原气,肯定要报复自己的!

    想到这些种种,严小开不由的有些担心,暗里也后悔自己的心慈手软。

    野火烧不尽,chūn风吹又生,斩草就必须除根!

    自己如果在逃出仓库的时候,顺势对着雷霸的脑袋,赏他一颗金sè花生米的话,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过现在,机会已经错失了,后悔也没用了,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的提防着他的报复。

    正忧心纠结之际,身旁的尚欣突然翻了个身,原本平躺着的她,变成了侧躺,整个身体都面向了严小开。

    呵气如兰的气息,夹杂着少女的幽香,不停钻入严小开的鼻息,使他的心里一震,随后却又不由一阵龇牙咧嘴的吸气,因为尚欣翻身的同时把手和脚都搭到了他的身上,而且都是受了伤的地方。

    疼痛稍稍平息之后,严小开的血又突地一下热了,因为这妮子的手就搭在自己的腰上,整个胸部几乎都压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柔软挺俏的胸部,带着温暖与弹xìng,触感好得实在无话可说。

    除此之外,她的一条腿还压到了他的胯间,腿凹正好就是在他的那个地方,让他感觉有些重有些痛,但又有些爽有些舒服,痛并快乐着的同时,更多的却还是刺激。

    不过,这还不算是最刺激的,更刺激的是,严小开的手垂着放在身侧,而她把腿压上来的时候,他的手正好就抵在了她的两腿中间,与她那神秘的部位完全没有距离的接触着!

    温热cháo软之外,还有种毛绒绒的感觉。

    严小开心内巨震,这种贴身厮磨的感觉,实在是太要命了。

    他的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可是……他的小小开却不受控制的动了,不停的长大,变得灼热与刚硬起来。

    臊热难耐的他感觉很难受,想将她的腿从自己的胯间放下来,可是手一动,便听到了“砰砰砰!”如打鼓似的声音,仔细感觉一下,发现那是自己的心跳声,因为自己想要抬起的手竟然覆盖了她的那个地方。

    软软的,绵绵的,温温的,除此之外仿佛还带着一些cháo意。

    要命了,真的要命了!

    严小开想将手抽出来,不要再去触碰人家那么**与宝贵的地方。

    只是那只手却仿佛脱缰的野马一样,不但不听他的话,而且失控了,五根手指竟然,竟然缓缓的动作起来……

    “嗯”一声轻吟从尚欣的嘴里发了出来。

    正神差鬼使,走火入魔的严小开被吓了一跳,赶紧的死死控制住自己那只不安份的手,一动也不敢动。

    只是一声呻吟后,尚欣又没反应了,显然刚刚的声音只是下意识的,她并没有完全醒来。

    严小开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稍稍放了下来,平静一下之后,那只极为顽固的手又再次蠢蠢yù动起来。

    “吱!”的一声轻响,床动了一下,虽然并不是尚欣引起的,但做贼心虚的严小开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微抬起头看了看,发现是郝婞微动了一下身体,不由就疑惑的轻声问:“婞姐,你没睡着吗?”

    郝婞的声音比他更低的响了起来,“没,没,你怎么也没睡着?”

    我正发挥男人本sè,扮演sè狼呢!

    严小开可以这样回答她吗?明显是不能的,所以他扯了个谎,“我饿了,睡不着!”

    郝婞道:“那你怎么不早说?刚刚俺去买席子和被子的时候,顺便买了一些矿泉水和绿豆饼的,你要吗?”

    严小开是真的饿了,不过不是肚子饿,是下面饿,但这会儿也只能装作很兴奋的道:“好啊!”

    郝婞这就下了床,走到墙角提起一个塑胶袋,悉悉索索的打开来,找出里面的水和饼干。

    严小开也只能恋恋不舍的把手从尚欣的腿间抽出来,然后轻轻的扳开她的腿,又挪开她的手,这才坐起来,从里边爬出来。

    坐到床边后,接过郝婞递来的食物,这就吃了起来。

    不吃不知道,吃起来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是真的饿了,下面饿,肚子也饿。

    两瓶水,十五个绿豆饼通通葬了五脏庙,这才混了个囫囵饱。

    只是当他吃饱喝足想爬回里面去继续睡的时候,他却傻眼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尚欣已经翻到最里面去睡了,占了他原来的位置。

    “尚欣!”严小开轻唤了一声,伸手试探着想要将她扳出来。

    尚欣却一动也不动,显然是睡沉了。

    严小开为难的回过头来,“这妮子睡熟了,怎么办?”

    郝婞犹豫一下道,“那阿大你就睡中间吧!”

    严小开仿佛被吓了一跳,“这……”

    这是他期盼着的答案,尽管他一点也不想承认。

    郝婞柔声的道:“没关系的,快睡吧,一会儿天就亮了。”

    严小开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的躺到了中间,然后郝婞也躺了下来。

    昨天经历了一些事情,让我感觉伤心且疲倦,天没黑就变猪了,一直睡到现在,等更新的同学,抱歉了,下一更会在晚上八点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