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十八章 美不胜收(求收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原本还想再继续探索的,因为郝婞成熟的身体对他有种无法抗拒的吸引人,哪怕明知这样做是不道德,不圣洁,甚至是下流又龌龊还很禽兽的行径,可是……他仍然忍不住这样做了。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这个时候他想继续作孽也不行了,因为外面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天杀的,扰人清梦就罪该万死。阻止别人享受美sè,更该五马分尸。

    严小开真的想冲出去,把这个人的折,看他还敢不敢敲门。

    只是那敲门声没完没了,两个女人仍没有反应,他没了办法,只好尽量轻悄的扳开压在身上的手手脚脚,然后忍着伤痛从床上起来,跨过郝婞走出去应门。

    打开门正要骂街的时候,他刚张开的嘴又合上了,因为门外站着的除了昨夜护送他们回来又守护了一夜的几个jǐng察外,又多了几个jǐng察,而为首的一人正是那天晚上在旅馆里见过的楚汉中楚副局长。

    尚欣虽然和这位楚大局长很熟,但严小开和他却是三不识七的,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主动的道:“楚局长,你好!”

    楚汉中道:“你好,你叫……”

    严小开道:“我叫严小开!”

    楚汉中点头,“严小开,伤好些了吗?”

    严小开道:“谢谢楚局长关心,已经好些了!”

    楚汉中道:“尚小姐呢?”

    严小开道:“她还在睡觉,要不我去叫她?”

    楚汉中摆手道:“不用了,让她睡吧,你也是当事人,和你说也是一样的。昨儿晚上我了解了情况之后,立即就带人去了皇布码头……”

    严小开心中一动,急忙问:“抓到那个雷霸了吗?”

    楚汉中摇头,“没有!”

    严小开心里难掩失望,雷霸没落网,那就意味着后患无穷啊!

    楚汉中仿佛一眼看透了他的心思,主动的道:“严小开,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雷霸不是逃了,而是被人抓走了,生死下落不明。而且照猜测,恐怕是凶多吉少!”

    严小开疑惑的问:“呃?楚局长,怎么回事?”

    楚汉中道:“我带人去到皇布码头七号仓库的时候,发现那里几乎已是血流成河了,门前倒卧着近一百多号人,仓库里面也有近百人倒在那里,其中有五人已经当死亡,其余的全是重伤。”

    严小开被吓了一大跳,急忙道:“死了这么多人?不可能的啊,我自卫的时候都避着要害来的,而且我和尚欣逃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好的,一个人也没死啊!”

    楚汉中摆手道:“别急,我并没有说那些人是你弄死弄伤的。我们在医院里审问了那些重伤者,他们声称在你们离开之后,又出现了一对蒙面男女,身手极为高强,对他们大开杀戒,雷霸手下的几名头目当场被斩杀,其余的或伤或残!不过这些人也是死有余辜,因为我们在七号仓库里面搜出了大量k粉与冰毒。这么多的毒品,已经足够枪毙他们一百次。”

    严小开极为吃惊的问:“两个人对二百多人?”

    楚汉中摇头,“确切的说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那些幸存者交待,接你们之后出现的虽然是两人,但出手的只是那个女人,她用的是一把短刀,雷霸的手下虽然人数众多,可是面对这个女人却没有谁有反抗能力,他们说甚至连她的影子都看不清,只觉得眼前一花,刀了就将他们的身体割开了,而且在女人对他们实施屠杀的时候,那个男人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直到最后的时候,雷霸上了车驶出了几十米想要逃跑的时候,那个男人才出手,用一块石头将一个轮胎砸偏,弄得整辆车子侧翻,然后就将雷霸从车里拽出来,装进麻包袋带走了……”

    严小开更是惊得目瞪口呆,打断他道:“一块石头就砸偏了轮胎?楚局长,你确定你没说错吧?”

    楚汉中摇头,“原来我也以为是听武侠小说,可是我们检查了那辆车子,发现那辆车的前轮确实有被砸折的痕迹!”

    严小开这下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一个女人pk二百多人,而且将他们杀得落花流水,这已经够让人难以想像了,另外那个男人竟然用一块石头砸得整辆车侧翻,那就更让人难以置信了。

    如果他不是唐朝文武状元,知道武功高到了一定高度,一切皆有可能的话,他肯定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这一对男女,必定是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不但高过西门耀铭,甚至可能超过那个屡屡刺杀自己的杀猪佬,最少也有自己武功全盛时期的五成功力。

    只是至今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这种级别的顶尖高手啊,况且现在还不只一个,而是两个。

    严小开心里疑云满腹,这两个高手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对雷霸及他的手下大开杀戒是要帮自己和尚欣?还是和雷霸有私人恩怨呢?

    正在他沉思之际,楚汉中的话再次响了起来:“严小开,这件事情暂时就这样了,你的口供等你伤好之后再说吧!不过目前出于你们的安全考虑,我会派一些同志保护你们。这个是我的名片,你和尚小姐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二十四小开都开着的。”

    严小开点点头,接过了他递来的名片。心里却很明白,他口中说的是你和尚小姐,其实真正在意的只是尚欣,而自己只不过是顺嘴一带而已。

    送走了楚汉中一等后,尚欣与郝婞也相继起来。

    只是奇怪的是,这两个女人醒来之后,尚欣就跑了出来,把车里的几大袋行李搬进了屋后,却不准严小开进去。

    直到十几分钟后,门才开了。

    尚欣拉着一个风姿绰越,艳光四shè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

    乍一看之下,严小开真没认出来,好一阵才认出这就是郝婞,掏过了一身装扮与妆容的郝婞。

    此刻,她纤长到腰际的秀发已经高高的盘了起来,在顶上挽成一个漂亮的发髻,脸上若施了淡装。

    柳眉如画,眸含秋水,唇红齿白,美若天仙下凡,艳冶柔美之中又透着优雅脱俗的高贵气质。

    她身上那件松松垮垮的t恤不见了,换成了粉紫sè的无袖缕空的修身连衣裙,脚上踩着一双黑sè的时尚平底鞋。

    这裙子,显然是尚欣的,可是郝婞明显要比她高了许多,所以穿在尚欣身上只是微微露出大腿的连衣裙,到了郝婞的身上就变成了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纤美的美腿,尽管双腿已经被黑sè丝袜包裹住了,去仍挡不住惹火xìng感,让人无法控制的将目光集聚到她迷人的双腿与诱惑的俏臀之上。

    所谓三分人才,七分打扮,打扮成花旦。而郝婞原本就不只七分人才,所以这一打扮起来,可真的是风姿尽展,魅力四shè了。

    看着目光痴滞的严小开,郝婞双颊俏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垂下头。

    尚欣却极为得意的对严小开道:“怎样?看傻眼了吧?婞姨,转个圈让他看看,转嘛,转嘛!”

    郝婞羞涩的轻转了一圈,丰盈窈窕,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严小开看得又呆了一下,这女人真是太美了,美得让人心跳加速,呼吸停止!

    同时,他又后悔得几乎流下泪来。

    曾经,有一大一小两个天姿绝sè的美女与我同床共枕同睡一床。

    可是我没有左拥右抱上抓下揉尽展男人本sè,而是呼呼的埋头大睡虚渡**。

    如今,我追悔莫及。

    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绝不会这么浪费,办不了小的,也要把大的办了,当然,最好是大小通杀。

    如果,老天问我,这样的机会希望是几次?

    我希望是——每天晚上。只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今晚,他肯定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尚欣订的家具送来了,首先进门的是三张结实的红木大床,分别摆进了两个主人房与一个客房里面。

    除了大床,还有梳妆台,衣柜,真皮沙发,套装长饭桌,电视,音响,冰箱,消毒柜,洗衣机……等等各种各样的家具电器,应有尽有。

    大门前,送货上门的车辆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抬着东西进屋的配送师傅进了又出,出了又进。

    严小开就坐在庭院中的几块板砖之上,看着这些人进进出出来来去去。看着尚大小姐叉着小蛮腰指手划脚指挥,看着郝婞热情的招呼这些人喝水歇息……

    只是很快,他臀下的生硬板砖变成了舒服的椅子,旁边也多了一张石桌,桌上还摆上了尚欣打电话叫来的外卖,卖什么劳的烤鸡腿与热豆浆。

    周到又体贴的郝婞不但把他扶到刚送来的懒人椅上坐上,还把鸡腿用纸巾包着脚递到他手上,又将豆浆移到桌前,这才继续去忙碌。

    送电器,送家具,送外卖的都走了之后,两个女人又忙碌着打扫卫生,严小开想要过去帮忙,却换来了尚欣的喝斥与郝婞的婉劝。

    最后,严小开只能坐在那里,看着她们俩表演。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发现她们的表演可不是一般的jīng彩。

    两人身上穿着的几乎都是短裙,擦桌抹凳,免不了就要蹲身曲腰,这一来就无法避免的泄露chūn光。

    严小开坐在那里,不用窥这个字眼,就能享受到香艳的美景。

    尚欣穿的,明显是一条白sè带金丝的镂空丁字裤。

    这女孩儿,用辣妞两字来形容绝不为过,因为她不但外面穿着xìng感时髦,而且极力做到表里如一,里面也同样惹火狂野,内衣内裤多是超少超小布料的,让人无法自控的耳热心跳,难以自己的浮想联翩。

    郝婞呢?

    咦,严小开转过头看向正蹲着身擦凳子的郝婞时,暗里不由惊疑一声,因为他怎么看都没有看到内裤的痕迹。

    不过因为姿势与角度的关系,看得并不真切,所以他只好耐心的等着。

    终于,郝婞围着刚买的长型饭桌擦拭起来,而臀部也终于对向了严小开,严小开也终于看到了短裙下包裹着的臀部。

    仔细一看之下,严小开当场就震jīng了,因为她竟然真的没穿内裤,凄凄芳草清晰可辨,因为yīn影的关系,除此之外,别的也不能看清。

    不过这对严小开而言,已经够了,够jīng彩也够刺激了!

    只是,她怎么会没穿内裤呢?她自己的一套虽然湿了,可是尚欣不是有很多内裤的吗?

    难道是尚欣的内裤太暴露太xìng感,不符合郝婞保守的xìng格,所以不敢穿,可是现在这样不穿不是更暴露更xìng感吗?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难不成是像郑佩琳所说的那样,老公和内裤恕不外借,尚欣什么都可以借给郝婞,就是不肯借内裤给她?

    然而,不管是什么原因,事实上郝婞确实是没穿内裤。

    如此一来,严小开就占了大大的便宜。

    男女共处一室,女人必定有损失。这话,确实是真理明言啊!

    在又一次郝婞弯腰擦拭家具的时候,臀部又对向了严小开,而这个时候恰好阳光从院外直直的投shè进来,照在她的臀部上,使她的裙底一亮,严小开也彻底的看清楚了里面的光景。

    粉木耳?

    三十岁的粉木耳?

    严小开又一次震惊了,傻在那里半响都没回魂。

    只是惊鸿一瞥过后,郝婞再没有给他再次观赏的机会,远远的走了开去,把魂不守舍,jīng神恍惚的严小开扔在那儿……

    下一更,还是晚上八点。这几天恐怕暂时都是这样的更新了,调回原来的时间会通知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