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三十九章 牛叉小萝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收拾妥当之后,这个宅子终于有了家的模样,只是要弄的东西仍然很多,围墙外面的墙皮显然不能再那样当当吊吊的残破脱落着,必须找人来重新弄,宅子里的门墙也不能那样晦暗发黑,必须找人来重新粉刷。缺的东西也仍然很多,例如锅碗瓢盘,油盐酱醋……等等琐碎的东西。

    两个搞完卫生的女人洗了手之后,坐在厅堂上,一边吃着汉堡可乐,一边商议着要购买的生活用品。

    说说写写,郝婞竟然写了满满一大页的纸,完了之后,两人竟然就拍拍屁股,准备出门采购。

    此际外面是什么情况,严小开不太清楚,但他感觉这个时候好像并不太适合出门,所以赶紧起身拦住了她们。

    尚欣看见横在门口的严小开,疑惑的问:“阿大,你干嘛呀?”

    严小开道:“为了安全考虑,这几天大家还是别出门了!”

    尚欣扬了扬郝婞写的那张纸道:“可是我们要买东西啊?家里柴米油盐碗筷碟子什么都没有,咱们不用吃啊?”

    严小开道:“吃的可以让人送外卖啊!”

    尚欣有些恼的质问道:“那要穿的内裤呢?也可以叫人送来吗?”

    严小开无语凝噎,扭头看向一旁的郝婞。

    郝婞的心头则是一紧,俏脸顿时就红了,双手捏着裙摆往下扯,仿佛生怕被严小开看出来她没穿内裤似的。

    好一阵,她才吱唔着道:“阿大,俺想应该没关系的,外面不是有jǐng察保护咱们吗?咱们出门,他们肯定跟着的。”尚欣也点头道:“就是,而且你自己也说了,楚局长早上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个金牙佬被人掳走了,他的小弟也全完了,咱们用不着那么担心的!”

    严小开据理力争的道:“他是玩完了,可是那个杀猪佬呢?”

    想起那个煞神一样的杀猪佬,尚欣的心中一禀,紧紧蹙起秀眉道:“可是咱们总不能不出门吧,我还想着赶紧把这里安排妥当,然后就开始找我妈呢!”

    严小开想想,觉得尚欣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有些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出门也不是办法啊。

    沉吟一阵,他终于道:“那行,咱们出去吧,我也跟着去!”

    郝婞有些担心的道:“你也去?可是你身上的伤?”

    严小开摇头道:“没关系的。我这只是皮外伤,开车走路什么的都还行,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就不会有事的。”

    他能跟去,尚欣自然觉得再好不过,但她还是有些担心,因为昨晚医生给他缝合伤口的时候,她是亲眼看着的,总共二十八道口子,最小的缝了三度线,最长的缝了十七度线,所以她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能行?”

    严小开道:“能行,而且我还得去买点中药,调制个金创药,争取三天内拆线呢!”

    尚欣道:“好吧,不行你就告诉我,别死撑!”

    严小开点点头,然后从臀后掏出那把枪,卸下弹夹,检查枪膛。

    在学校的时候,老师介绍过这种枪,称这种m1911因为结构原理简单,相对比较容易卡壳,所以他必须确保它正常,以便关键的时刻用得上。

    看见他检查枪枝,两女的心头不由一紧,不过谁都没说话。

    不过郝婞在看到严小开拿着弹夹有些沉默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阿大,怎么了?”

    严小开道:“只剩下三发子弹了!昨天晚上为了救尚欣,我开了四枪。”

    尚欣想起昨晚惊险的一幕,脸sè白了白,显然是心有余悸。

    严小开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道:“尚欣,你那还有子弹吗?”

    尚欣摇头,“我根本就不会用这玩意儿,从家里拿出来的时候,仅仅是为了关键时刻能吓唬一下人,压根儿就没想过真用上,所以没拿子弹!”

    严小开叹口气,合上弹夹,关上保险,然后插进了后腰。自己的枪法还算凑合,如果那个杀猪佬再来,自己只要有掏枪的机会,就能够搞死他。只是想起那厮出场时那神鬼难测的绝杀一刀,心里难免有些发怵,毕竟现在的自己和他差距还太大了一些。

    走出宅门的时候,三人看着昨晚开进了院里的捷豹跑车,不由又一阵面面相觑,因为这跑车就两个座位,他们却有三个人,难不成还像昨天一样三个人挤?

    昨天的时候是事急从权,可今天有jǐng察开路,难不成在他们面前还明目张胆的超载?

    新交规可严着呢,严大官人的驾驶执照真的不想要了吗?

    看着两人纠结的表情,尚欣手一挥,大大咧咧的道:“急什么,不就是个车嘛,又不是男人,有文化有理想有品味有档次有内涵有风度有幽默感还有xìng經驗的男人虽然难找,可找个四轮的车子还不容易吗?有钱就ok了!”

    严小开和郝婞:“……”

    尚欣没理会俩人怪异的表情,自顾自的掏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喂,庞叔儿吗?”

    “……”

    “是我,尚欣。”

    “……”

    “我现在跟深城呢!我需要个车子,你们集团不是在深城有分店吗?”

    “……”

    “什么牌子?你在这儿有什么牌子的店?”

    “……”

    “德国车系?嗯……大众肯定不行。奥迪还勉强,你让人给我送一辆q7过来吧。钱我回京城之后再给你。”

    “……”

    “钱是肯定要给的,你不要的话,那甭让人开来了!”

    “……”

    “嗯,嗯!”

    “……”

    “什么排量什么颜sè你看着办吧,别太次就行,一会儿我把地址给你发过去,你让他们快点儿,我跟这儿等着呢!”

    “……”

    挂上电话,尚欣就照着门牌地址给发了信息过去。

    完了之后,她就对俩人弹了个响指,“搞掂了,半个小时内送过来!”

    郝婞和严小开一脸的惊愕,打底小一百万起步的大奥迪,说买马上就买了,说让人送马上就送来了?

    这还不算很牛叉,更牛叉的是这妞竟然赊账!!!!

    好家伙,果然是辣妞中的辣妞,小母鸡中的战斗鸡啊!

    约摸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奥迪车送来了。

    崭新的柚木棕sè,外形大气,表面闪光铮亮,内置豪华舒适,suv中尤其威武霸气的存在。

    送车来的是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男人,左嘴角有颗痣,衣服左上角还挂着个销售副总经理的字样。

    这样的跑龙套,纯粹就是个打酱油的,咱们就叫他左痣男吧!

    左痣男客气的让尚欣出示了身份证,验证过后确认无误,这就掏出了一份单据让她签收!

    尚欣大笔一挥,签上了她的大名后,左痣男就把这车的手续及钥匙一起交给了她。

    做完了这些,他就上了后面一辆跟着来的奥迪轿车,挥挥手走了。

    整个过程,左痣男仅有寥寥几句对白。

    “请问是尚欣小姐吗?”

    “麻烦您出示下身份证好吗?”

    “请签收!”

    “谢谢您尚小姐,再见!”

    除此之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严小开和郝婞瞧得目瞪口呆,因为他们怎么样想不到,这就算是交易了,这就把车买下来了!

    不过,尚欣拿着钥匙打开车门里外查看一下后,却有些不满意的样子,嘟哝着道:“这个庞叔儿,可真会做生意呢?”

    严小开疑惑的问:“怎么了?车子不是新的?”

    尚欣苦着脸道:“车子倒是新的,而且这个颜sè我也很喜欢,可原本我的意思是弄个3.0排量的随便开下就好了,最多也就一百来万罢了,这老叔儿竟然给我弄了6.0排量的,而且还是顶配,价格最少翻了一番。我得欠他二百五十万了!”

    二百五?很符合你的个xìng啊!

    严小开暗里送她一句,随后一把抢过车钥匙道:“怕什么,反正你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走,都上车!”

    尚欣不服气的道:“哎,这车是我买的,我还没开过呢!”

    “尚大小姐,你是我的老板,开车这种活小的怎么能让您干呢?”严小开一句话就将她挡了回去,然后又拉开后排座位,装模作样的道:“来,老板您请上车,小心头!”

    尚欣:“……”

    看见三人要出门,守候在外面的jǐng察自然尾随而行。

    不过今早明显换了一批人,而且车子也换了,他们不再穿jǐng服也不再用jǐng车,显然是开始玩低调了。

    三人都不以为意,不管是便衣jǐng察还是正装jǐng察,只要是真jǐng察,能真的提高安全系数那就行了。

    不过到了街上,和两个女人进入第一间要进行采购的店铺之时,他就后悔了。

    女人内衣店!

    又见女人内衣店啊!

    这一次,为了避免像上次一样,被尚欣拿着一套金丝镂空情趣内衣当着一班女人问好不好看,他干脆就不进去了。

    心情郁闷的时候,他总会想抽烟,所以就闷闷的掏出了烟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根。

    无独有偶,旁边有位仁兄仿佛也和他一样的遭遇,而且他也想抽烟。

    这个世上,或许有问人借火的,但问人借烟的却很少。

    严小开遇到了,而且是两次。

    然而这还不算是离奇的,更离奇的是两次都是同一个人。

    思路有点闭塞,希望同学们多发自己的意见,给了了一点灵光一现的想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