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四十章 又遇湿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哎,兄弟,借我根烟!”

    严小开原本是不想搭理这种人的,不带烟也不带火,你还抽啥的烟啊,直接戒掉得了。可是他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仿佛在哪里听过似的,这就转过了头。

    仔细一看之下,不由吃了一惊,因为这人他竟然见过,这不就是那晚在小旅馆偶然遇到,声称全职捞偏门偶尔做鸭的湿父吗?

    湿父也一眼就认出了严小开,但脸sè却明显比严小开还吃惊,“咦?是你啊!”

    严小开闷闷的应一句,“是我啊!湿父,你也陪人来买内衣?”

    湿父点头,“男人有很多无奈,陪女人逛内衣店就是一种。”

    严小开深表赞同的点头,给他递过一根烟,并帮他点燃了。

    烟,还是湿父之前给的中华呢!

    湿父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云雾过后才问道:“傻阿大,最近过得怎样?”

    严小开道:“还凑合吧。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

    湿父点点头,看着透明落地玻璃里面悬挂着的各sè内衣,意有所指的道:“傻阿大,你看这厨窗里面,女人的内衣真的很多样式啊,红的黄的蓝的白的绿的紫的,纯绵的麻质的丝质的尼龙的,保守厚实的xìng感透明的……各种各样,可说穿了,这么多的内衣,女人穿在身上,除为了遮住羞处为了健康为了美丽为了时尚外,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因为好看。可什么是好看,谁说了才算?这些都是由男人决定的,因为它是要穿给男人看的,你赞成我这样说吗?”

    严小开想了想,微点一下头,衣服穿在身上,自然是给别人看的,不管是穿外面还是穿里面。穿外面的虽然谁都可以看,但穿里面的却只有她的男人。

    湿父又问道:“那你知道怎样才能让女人心甘情愿的将内衣给你看吗?”

    严小开道:“很简单,陪她来逛内衣店不就结了!”

    湿父微汗,摇头道:“除此之外呢?”

    严小开沉吟一下道:“用哄的骗的蒙的坑的,反正只要男人真心想看,总会想出办法的。有的甚至不惜搭上后半生呢!”

    湿父笑了,“很好,傻阿大,你挺聪明也挺灵活的吗?哪有一点傻样,是谁给你取的这么一外号呢?”

    严小开汗颜的讪笑,难道他好意思说是自己吗?

    湿父又道:“阿大,我上次问你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严小开茫然的道:“什么事情?”

    湿父道:“入我这一行啊,我给你传金枪不倒的神功,学会之后,别说是一夜五次郎,你想要一夜几次就几次!”

    严小开寒了又寒,连连摇头道:“湿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真心不想做鸭。”

    湿父道:“学了这神功也未必一定要做鸭啊!”

    严小开哭笑不得,不做鸭的话,我要那么勇猛做什么?我又不想做超人!

    湿父又谆谆善诱着道:“而且这门神功,也不仅仅是只有金枪不倒这一种功能的,还有很多附带属xìng的。”

    附带属xìng?严小开哭笑不得,你这是网游技能吗?

    两人说话间,一个面容绝sè清丽却又冷若冰霜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冷艳女人,明显不是湿父上次在小旅馆里偷情的那个,而且要说容貌气质,这个显然更出sè一些。

    湿父又换主顾了?

    严小开正猜测间,湿父随手将烟头朝垃圾桶掷去,然后道:“阿大,再考虑考虑吧,希望下次咱们再见面的时候,你可以给我另外一种答案。”

    严小开汗得不行,“湿父,我……”

    湿父笑了笑,打断他道:“我先走了!”

    说罢,他就上前大大咧咧的挽住了女人的手,然后走到了路边停放的一辆宾利车,在司机给他俩开了车门后,双双坐了进去。

    看着那辆昂贵的宾利车驶远,严小开不由一阵感叹,做鸭做到了湿父这种程度,那可真算是神话一般的存在了。

    回头之际,目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旁边的那个垃圾桶。

    只是这一眼,他的目光就滞住了。

    垃圾桶的边上,赫然镶嵌着一个烟头!。

    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是走上前去一看,发现那是真的,在垃圾桶的沿边上,真的有一个横插着的烟头,就像是一颗洞穿了垃圾桶的子弹,shè穿垃圾桶后卡在那里,黄sè的烟屁股在外面,白sè的烟头却在里面。而这个烟头,明显就是刚才湿父所扔的,因为上面不但有中华的字样,还带着没有完全熄灭的烟雾。

    这样的垃圾桶,虽然外面涂了绿sè油漆,但并不完全是塑胶,里面还镶了些钢丝什么的,所以说如果是因为烟头没熄灭,被热度烫穿的话,那是绝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仅仅只有另外一种可能,劲道,强大的劲道。

    这么远的距离,能惯穿一个半塑胶半金属的垃圾桶,那得多强的劲道,这么强的劲道得需要多大的内气才能发得出来。

    作为文武状元的严小开很清楚,那最少得自己恢复之前的七成功力以上。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严小开深深的震惊了,因为他终于意识到,湿父可能是一个高手,一个超级顶尖的高手。

    他的高度,不但超过西门耀铭,超过那个刺杀自己的杀猪佬,甚至有可能超过当初全盛时期的自己。

    那么他刚才所说的金枪不倒神功,恐怕就是一种练气的内功心法了!

    想到这里,严小开有些后悔了,因为湿父的那种内功心法虽然未必就见得合适自己,可了解一下也不见得有什么坏处的,万一要是适合自己的话,那不是亏大了?

    严小开想着,急忙追了出去,可是宾利车早就没影了,连尾灯都看不到了,跺脚后掏出手机,却又更是懊恼,虽然是两次见面,但始终没留下湿父的联系方式,甚至是连这种想法都没有,叩心自问,难不成自己真有职业鄙视,真心看不起做鸭的?

    有?还是没有?

    正在严小开纠结的时候,尚欣和郝婞从内衣店里出来了,手里都提着两三个袋子。

    为了避免她们将袋子甩给自己,他赶紧的停下了脑中的胡思乱想,拉开停在一旁的奥迪车门上了车。

    上车之后,他立即将车内的倒后镜调得压下来,直对着后排的坐垫。

    两女上车之后,他一边借故说这说那,一边往装作倒后镜中看去。

    结果,正如他所料的一样,郝婞已经穿上内裤了,不过他却很失望,因为这大美女的身材虽然火爆,可是穿的内裤却是极为保守的那种,宽实,厚重,连条毛都看不到。

    逛完了内衣店,又逛成衣店,接着又逛化妆品店,美甲店,美容店……如果不是严小开提醒,这两个女人肯定忘了这次出来不是闲逛,而是卖锅碗瓢盘油盐酱醋茶的了。

    陪女人逛街,显然是痛苦的。

    不过今天痛苦的显然不只严小开,还有那几个便衣jǐng察,而且他们显然要比严小开痛苦很多。

    因为严小开遇到自己不喜欢的店里,不但不进去逛,甚至连车都不下,可是那些便衣就不行了,为了保障尚大小姐的安全,他们必须时刻保证她在视线之内,所以不管喜不喜欢,他们都必须跟着。

    逛到了中午,两个女人终于累了,而该卖的基本也已经买齐了。

    众人这就打道回府,只是在回到宅子前的小卖铺时,郝婞要让严小开停一下车。

    严小开以为她是大姨妈突然来了,忘了买小绵被什么的,谁知道她却是在小卖铺里买了一些王老吉与几包芙蓉王,然后走到后面跟了一路的jǐng车前,敲了敲车窗。

    车窗很快就落了下来,一名便衣探身出来询问。

    郝婞这就把饮料和香烟递给他。

    这种额外的福利待遇自然使得几名便衣受宠若惊,纷纷称谢不绝。

    看见这一幕,严小开和尚欣互顾一眼,不过都没说什么,女人嘛,有同情心是好事,只要不泛滥那就没问题,这几名便衣跟了一大上午,犒劳下也是应该的。

    只是在进屋之后,郝婞却悄悄的把严小开拉到了一边,然后将手里的一样东西递给他。

    严小开抬眼一看,顿时就惊呆了,因为郝婞递来的竟然是一个手枪弹夹,弹夹里面装着满满实实的金黄sè子弹。

    严小开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婞,婞姐,这个弹夹哪来的?”

    郝婞指了指外面,“俺从刚才接水那个便衣jǐng察身上偷的。”

    严小开的眼睛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怎么可能?他没发现吗?”

    郝婞脸上的表情极为无辜的道:“好像没有吧,要发现的话,肯定就骂俺了!”

    严小开震惊得不行,同时又极为疑惑,“可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郝婞道:“他的枪都是插在西装内袋里面的,在接俺的东西的时候,俺看到了,手就不知怎么的,一下就伸出去了,然后学着你早上卸弹夹的办法,一下就卸出了弹夹,原本俺只想要子弹,不想要这个弹夹的,可是俺没看过你怎么装卸子弹,不会弄,只好把弹夹给整个拿回来了!”

    严小开的眼睛睁得更大了,这得多快的动作,多巧的手势才能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做到呢?

    好一阵,他才道:“婞姐,你怎么敢偷jǐng察的东西呢?这可是犯法的啊!”

    郝婞道:“可你早上不是说枪上的子弹只剩三颗,不够用啊!所以俺就给你偷来了。”

    严小开软瘫瘫了,我说枪里的子弹不够用,你就去给我偷子弹。我要说我身体里的子弹多到经常浪费呢,你是不是就去偷个女人来给我装子弹啊?

    他的心里虽然很纠结,很不安,可是郝婞却仍是人畜无害的表情,把弹夹交给他之后就挽起袖子,嫣然轻笑着道:“中午想吃什么?俺去给你做,庆祝咱新居入伙!”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