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四十一章 矛盾的萌少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中午饭前。

    尚欣找的装修队来了。

    照严小开的意思,反正房子是租的,没有必要太折腾,只要能住人就凑合着吧,反正弄得再好,那终归是别人的。

    只是在尚大小姐的眼里,完全没有凑合这两个字,要么不住,要住就一定得收拾得妥妥当当,舒舒服服的。

    既然她这么坚持,而且也不心疼花银子,严小开也不好拦阻,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可谁不希望自己的狗窝像点样子呢!

    不过他也不好意思坐享其成,买了水果带了礼物去找了那个代管房子的大婶,将自己要装修的事情和她说一遍。

    装修宅子,大婶自然是没意见的,美利坚那边的房东也没有,毕竟这宅子多少年没住人了,不装修一下的话怎么住人,而且这宅子要再不收拾,那就成废墟了。

    这一点在租房之前,大婶就和房东沟通过的。

    不过这事完了,严小开却掏出了一份租房协议递给大婶。

    大婶戴上老花镜一看,不由得大吓了一跳,因为严小开写的租期竟然是二十年!

    尽管严小开嘴甜舌滑,大妈前大妈后叫得让她欢心,还十分会来事,每次见面都有见面礼,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她也不敢轻易答应的。

    最后实在吃不住严小开的死缠烂打,只能当着他的面给房东那边打电话。

    听说要租二十年,房东也被吓着了,说要和家人商量一下,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约摸半个小时那样,那房东打回了电话,称如果是要租这么久的话,干脆就直接卖给严小开算了,但前提是他必须出得起钱。

    严小开忙问什么价格,得到的答案是八百万。

    八百万,对于这处宅子而言,真心不算贵了,因为在寸金寸土的深城,买个这么宽敞平整的地皮最少也得这个数,何况这上面还有宅子呢!

    只是这八百成,对严小开而言绝不是小数目,而是一笔天文数字,这几乎就是他全副身家了!

    他必须把源城的房子卖掉,再把车子卖掉,最后还得向家里伸手,把养蟹的盈利拿出来,才能凑得起这笔数字。

    为了这个宅子,付出这样的牺牲,虽然是值得的,但却不是严小开愿意的,不过他也没当场拒绝,而是用了缓兵之计,称数目不小,自己得回去考虑几天才能给答复。

    房东那边也不急,让他考虑好了再回复,反正……房子已经租给他了。

    严小开回去之后,把事情和两个女人一说,她们都愣了一下,愣过之后却又都没说话,只是表情复杂的看着他。

    被她们盯得浑身不自在的严小开忍不住了,“有什么想说的你们就说吧,不要这样盯着我好不好,怪吓人的。让我感觉好像你们俩对我有什么不良企图似的。”

    两女的脸都突然红了一下,齐齐啐他一口,随后竟然又异口同声的问了他同一句话,“你真的很喜欢这个房子?”

    严小开点头,“当然喜欢啊,如果不喜欢的话,那么多洋楼别墅不去租,怎么偏偏选这儿呢!”

    尚欣道:“可这宅子也这见有你说得那么好啊!”

    严小开道:“怎么不好?”

    尚欣道:“咱们住进来不顺利呗,你看昨天咱们才搬进来,晚上我就被绑架了,你也受伤了……”

    严小开摇头,“这个事和宅子没关系,是和人有关。昨天你出门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你的脸上隐透着血光之灾,不过并不明显。所以我也不是特别担心,结果你真的化险为夷了。”

    郝婞道:“可是阿大你受伤了啊!”

    严小开点头,“尚欣的血光之灾之所以隐透,完全不明显,那就取决于我,如果我去救她,她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血光之灾。如果我不去,她则是必死无疑。结果我去到的时候,果然看见她的额头又恢复了早上的光洁,而我在用大砍刀照脸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印堂发暗发黑……”

    尚欣吃惊的道:“你是说我把血光之灾转嫁给你了?”

    严小开摇头,“不,这是因果关系,凡事有因才有果,有果才能生因,因中有果,果中有因……”

    尚欣被绕得一阵晕乎,“行了行了,你别跟我扯那些之乎者了,如果你真的喜欢这宅子,那咱们买下它,虽然置办家电,装修,还有那辆车之后,我自己已经没剩几个钱了,但我大姑那儿有,我问她先借着,她要不肯,我就把在她那集团的股份转让一点,不管怎样,咱们把房子先买下再说!”

    郝婞纠结一阵,终于又一次从脖子上解下那块玉,递到他面前道:“阿大,这个你拿去当吧,你不是说它很值钱吗?如果照你说的那个价儿,俺想买下这个房子应该不成问题的,你拿去吧,把它当了,没关系的,大不了有钱了咱再去赎回来就行了!”

    严小开看着两个女人,感动得一时间真不知该怎么好了?心说,我虽然是跟你们睡了,也摸了你们,可咱们真没有发生什么关系,我也没有什么损失,你们不用对我这么负责的。

    足有那么好一阵,他才摆摆手,先推回了郝婞递到面前的玉佩,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婞姐,你不要动不动就把它拿出来好不好,这帝王绿真的很值得钱,万一我忍不住拿去当了,那你就后悔莫急了!”

    郝婞摇头道:“阿大,你拿去吧,俺不会后悔的。”

    严小开道:“不会后悔也不行,这可是唯一找到你身世记忆的关键,当了,你就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郝婞还是摇头,“不知道就不知道了,这一天一夜,虽然很短暂,可是俺真的觉得很开心很安全很舒服,从来就没有这么放松过,如果以后都可以过这样的生活,俺真的不介意不知道自己是谁!”

    严小开一阵无语,只好转向尚欣,“尚欣,你也别乱问人借钱,更别转让你的什么股份,事情还不至于到那个地步!”

    尚欣道:“怎么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你自己有钱买吗?”

    严小开只能实话实说,“如果我真要凑的话,是可以买得起的!”

    尚欣有些惊讶的道:“阿大,你原来这么有钱啊?那你还装可怜,骗我的钱!”

    严小开哭笑不得,心说我什么时候骗你的钱了,我那都是正当的劳动所得好不好?

    不过看在尚欣这一天一夜的表现有所改变的份上,他也不跟她较劲了,摆摆手道:“你们都别急,我是说这房东给的时间很充裕,咱们还可以再想想有没有别的法子,实在不行,那再说这个又当又借又砸锅卖铁的办法,而且真要借,也轮不到你们。”

    严小开这话说的是事实,因为他要借钱的话,郑佩琳肯定是愿意的,她不行的话,那不是还有西门耀铭嘛,他没有这么多钱的话,那找他老子西门天成总行了吧。

    只要他肯张口,钱绝对不是问题,但现在的问题是,他并不想借钱。

    两女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可在不知不觉间严小开已成了她们的主心骨,既然他坚持不用,两女也没办法。只好做饭的去做饭,监工的监工。

    中午开饭的时候,郝婞做了一桌好菜。

    猪肉炖粉条,酸菜排骨,水煮牛肉,毛血旺,红烧肘子,羊肉冬瓜汤,主食是蒸饺子。

    尽管郝婞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是从哪儿来的,但有一些埋在她脑海深处的东西却仍然没忘记,时不时都会不经意的流露出来。例如做菜的手艺,例如偷东西的身手。

    看着这一桌极为正宗的东北菜,还有郝婞说话时浓重的东北口音,严小开几乎可以肯定,郝婞必定是个东北人。

    只是,她原来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你要说她忠厚老实吧,她又会偷东西。可你要说她是个好吃懒做的偷儿吧,她又十分勤恳能干。你说她藏有什么坏心眼吧,她的心肠又极为善良柔软,眼泪像系不稳的珠子,脆弱随时都会落下来。可你说她脆弱可欺吧,她又有自己的主见,不会什么事都肓从别人。可你说她真有办法吧,她又饿得在街上乞讨。

    思来想去,严小开忍不住苦笑,因为这女人的xìng格实在是太矛盾了,矛盾到他完全搞不懂。

    两女见严小开坐在那里,双眼看着桌上的菜,脸上的表情去复杂多变,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傻笑,一会儿茫然,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尚欣终于忍不住了,用手肘碰碰他道:“阿大,你是不是昨晚被打到脑袋了?”

    严小开醒过神来,摇头道:“没有啊!”

    尚欣横他一眼,“那怎么傻傻呆呆的?”

    严小开道:“没什么,想些事情罢了!”

    郝婞弱弱的问:“阿大,是不是俺做的饭菜不合你的口味?”

    严小开忙道:“不是……”

    尚欣作恍然状,打断他道:“婞姨,你还别说,恐怕真给你说中了,这家伙是广东人,从小到大吃的都是粤菜,你这突然给他弄一桌东北菜,而且还是饺子当饭,他可能真吃不习惯呢!”

    郝婞有些慌的道:“那,那俺去煎几个荷包蛋,再去煮点饭!阿大现在受了伤,得补充营养才成呢!”

    严小开苦笑道:“不是,不是啊,我是真的在想事情,你们别大惊小怪,我吃东西不挑剔的,只要能入口的我都能吃得下去。”

    尚欣微蹙起秀眉道:“那你是还在想买下这宅子的事情?”

    严小开自然不好说自己在揣测郝婞的身世,于是顺坡下驴的点头道:“确实在想这个事儿。”

    尚欣撇撇嘴道:“你不是说不急吗?”

    严小开点头,“嗯,不急,这事以后再说吧,咱们先吃饭。”

    几人纷纷端起碗筷,开始用饭。

    郝婞做的东北菜,还是极为正宗的,咸鲜中透着清淡,浓重适度可口,汁稠sè艳又浓郁,味厚却不腻,透着地道的咸辣,咸香,咸甜,香辣等各种滋味。

    尚欣吃得赞不绝口,称这是她吃过最地道的一桌东北菜。

    严小开品菜的时候,也在品人,因为他感觉这菜就像是郝婞一样,同样透着矛盾的味儿。

    郝婞却是若有所思的样子,目光时不时的投向严小开,神sè有些复杂,时不时俏脸还会发红。

    严小开不经意的瞥见之后,心中不由一禀,难不成今天早上自己摸她那个地方的时候,被她发现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应该生气才对啊,可她怎么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反而仍然对我好得不行呢?

    奇怪,真是奇怪啊!

    女人心,海底针,摸不着,也猜不透。

    既然如此,严小开也懒得再去猜了,赶紧吃饱想折把宅子买下来再说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