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四十四章 摸骨看全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严小开愕然的表情,郝婞赶紧的解释道:“阿大,俺看你懂得风水,又能判人的吉凶,猜想你肯定也会算命的是吧?”

    严小开只能谦虚的道:“略懂,略懂!”

    郝婞欢喜的伸出手道:“那你给俺算算吧!”

    严小开并没有接她的手,而是看着她的俏脸问:“你想知道什么?”

    郝婞道:“什么都可以!”

    严小开这才接过她的手,入手所及,微凉带温,嫩滑如酥,想起刚才这只手在自己下面的光景,不免又是一阵心跳加速,尽管他强自镇定,但还是有些慌乱,人家给他看的是手,他偏偏就说起了脸,“你的脸是很典型的鹅蛋脸,额头致下巴是椭圆形的,下巴又明显有肉,微微有点双下巴的样子,这是一个鸿福相,表示忠贞于丈夫,心胸较宽,没有机心,会体谅别人,稳重平缓,类似这样的相貌,一生健康长寿者居多,晚来子女也均在身边。”

    郝婞听完之后急切的问:“那俺结婚了吗?有没有孩子?”

    这个问题,对于所有男人而言,都不算是难题,有没有结婚,衣服脱了试一下不就知道了,试不出来,去婚姻登记处查一查还不清楚吗?

    至于有没有生过孩子,更简单了,都不用脱裤子,撩起衣服看看肚皮有没有妊娠纹就一清二楚了。

    不过这只是一般男人用的一般方法,严小开这个不一般的男人自然用不着这种粗俗的办法,他只是看了一眼她的手掌,然后就摇头道:“你的姻缘线居中靠后,也就是说你的姻缘要比别人来得更晚一些,也多少有点坎坷,照手相来看,应该是在三十四五之后才会成家,再看你的眉毛额角,没有任何生育过的迹象,所以你应该是没有成家,而且也没有孩子的。不过这也是靠手相面相来推测,也未必一定就能作准的。”

    郝婞闻言不由一阵的失望,因为她显然是属于晚上新闻里说的剩女了,然后她又问道:“那俺的父母呢?都健在安康吗?”

    严小开仔细的看看,然后颌首道:“从你三停五官面相十二宫来看,你的父亲仍然健在,但母亲已经过世了,而且父亲的身体也不算健康。”

    郝婞闻言一阵黯然心伤,又问:“那俺有兄弟姐妹吗?”

    严小开对着她的面相和手相看了又看,摇摇头道:“你是独女!”

    郝婞微愣一下,随后也不知该问什么了,只好道:“阿大,你还在俺身上看出什么了吗?”

    严小开放开她的放道:“大致就这样了,根据你的生辰八字与面相手相综合来看,你在今年之前都是劳碌奔波,甚至是很漂泊的,到了今年运程有些改变,会有一场命中注定的灾劫,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忧,因为命中会有贵人渡劫,灾劫过后,后半生就鸿福安乐,百运逞祥了。”

    郝婞明显被吓了一下跳,忙问:“那俺的灾劫过去了吗?”

    严小开摇头,却不言语。

    郝婞道:“还没过去?”

    严小开沉吟一下道:“照你的命宫看,灾劫仿似有消退的迹象,可又似退未退,所以是过去还是没过去,我不好说。教我相术的师父虽然是大师,可是我学得时候并不用心,如今也只是半桶水。”

    郝婞失望的喃喃道:“是这样啊!”

    严小开见她情绪变得低落,有些不忍,想了想道:“不过我另外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看得更深入更透切一些。”

    郝婞双眸一亮,“是什么?”

    严小开道:“摸骨术!”

    郝婞疑惑的问:“你说的是看全相吗?”

    严小开想了想点头道:“这样说也不为过的,相法有云:大凡观人之相貌,先观骨格,次看五行。量三停之长短,察面部之盈亏,观眉目之清秀,看神气之荣枯,取手足之厚薄,观须发之疏浊,量身材之长短,取五官之有成,看六府之有就,取五岳之归朝,看仓库之丰满,观yīn阳之盛衰,看威仪之有无,辨形容之敦厚,观气sè之喜滞,看体肤之细腻,观头之方圆,顶之平塌,骨之贵贱,骨肉之粗疏,气之短促,声之响亮,心田之好歹,俱依部位流年而推,骨格形局而断。不可顺时趋奉,有玷家传。这就是所谓的看全相。不过我比较jīng通的还是看全相中的摸骨术!”

    郝婞恍然点头,“你说的是摸骨术只是看全相中的一种。”

    严小开再次点头,缓缓的解释道:“摸骨术为华夏五术,相学中的一种,相学是观察物体的外形,而预测其内部的吉凶。相术包罗万象,大多以观察研判人、物的具体表象,进而分析研判其成相的过去,以及分析可能发生的未来吉凶作用。摸骨术就是从接触、抚摸一个人的头颅、手骨、身体骨架等等,就能判断其个xìng、喜好、能力、专长、格局、及未来成就等等的一种学问。相对来说流传比较少,知者人不多。摸骨相对于人来说是种体相,一般人面相可整容,但骨相却是很难改变的。很多人都接触过手相面相,并且不少人都能说出几种认知概念,但骨相就鲜为人知了,摸骨术是相对较难的内容,且包括几种相法,无论是从相骨还是量骨等方面,都能有一定的参透力,骨是自身命格的框架显现,属于本命的特征,肉则是自身的生发之气,骨骼框架则有很大一部分属于先天命格的体现,所以骨相是相学的根本,所以你想要对自己了解得更多更透切,就目前而言,恐怕就必须摸骨!”

    郝婞听完之后,兴奋地伸出手道:“那你给俺摸骨吧!”

    严小开摇头,“婞姐,摸骨不是这样摸的。”

    郝婞愣了一下,“那该怎样摸!”

    严小开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道:“脱光衣服之后,从头摸到脚!”

    郝婞心中一震,花容失sè的惊叹:“啊!!!!!”

    看见她被吓成这样子,严小开也是苦笑连连,“婞姐,摸骨术是最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看的,咱们现在还没有到这样的地步!因为还有许多办法,咱们还没有用到呢?”

    郝婞急忙问:“什么办法?”

    严小开道:“最简单直接的办法,那就是报jǐng,去查查人口失踪案之中,有没有名字,年纪,相貌和你对得上的。”

    郝婞微微点头,“那如果没有呢?”

    严小开道:“没有的话,那还有另外的办法,虽然比较折腾一点,但也可以一试的,尚欣认识很多人,而且她家也有人作官的,你让她找找全国人口普查办公室,从那里寻找你的名字,虽然麻烦一些,但也绝对有希望的。”

    郝婞又点了点头,只是最后却还是道:“阿大,你不愿意给俺摸骨吗?”

    严小开连忙摇头,“不,绝不是不愿意,而是……”

    郝婞追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严小开使劲的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个借口,“这个摸骨术必须得集中jīng神,而且极耗费jīng力体力,我现在受了伤,jīng神不能集中,体力也跟不上,尤其一点是,双手的活动都不方便,如何给你摸骨!”

    郝婞恍然的点头,“那成,阿大,俺听你的,先试试别的办法,如果不行,就等你伤好了之后给俺摸骨!”

    严小开一阵汗颜,心说你就真的那么不介意在我面前脱衣服吗?

    其实他刚刚说的那些理由,听起来像那么回事,其实完全是扯淡,摸骨术的施展并没有那么多的要求,他只是觉得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经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了,像刚才吧,他就差点走火入魔了,还要再搞摸骨这种更危险更有挑战的事情,他可真没把握控制得住自己,万一摸着摸着就擦枪走火把人家给收拾了呢?那不是帮人不成岂害人吗?

    好说歹说,终于让郝婞打消了摸骨的念头之后,严小开松了口气,看着她好像还没离开的意思,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一直纠结在心里的问题,“婞姐,你怎么会对我这么好?”

    郝婞明显愣了一下,随后问道:“俺没怎么对你好呀!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罢了,难不成你忘了,现在俺可是你和尚小姐的保姆了!”

    严小开微汗,真的很想直接的问她一句:保姆也负责替男人主擦身,甚至连下面也擦的吗?

    郝婞见严小开这样的表情,柔柔的轻声道:“阿大,你和尚小姐都是好人,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人,如果不是你和尚小姐慈悲,将俺从大街上救回来,俺现在恐怕真落到了那个满口金牙的坏人手里,结果还不知道会怎样呢!所以俺是真心感激你们,也打心眼里把你们当作是俺的亲人看待,你是俺的亲弟弟,尚小姐是俺的亲侄女,可是俺也没什么本事,只能是尽俺所能的去照顾你们,服侍你们。在外面,俺不能怎样,可是在这个家里,只要俺在,俺就不会让你们冻着饿着,受一点点的委屈。”

    这一席话,真的将严小开给感动了,他的相术没有出错,这是一个宽容又体贴,还懂得知恩图报的温柔女人。

    只是,感动之余,心里又难免有点隐隐的失落,因为他原本是希望她除了感激之余,还有一点别的什么在内的。

    至于这点别的是什么,那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