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四十六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尚欣虽然被郝婞挡着,可是却一直勾着头jǐng惕的盯着严小开,袭胸的这一幕自然全部落在她的眼里。

    当事人虽然没出声,可她却高声叫了起来,“婞姨,婞姨,你看,这个魂淡摸你的胸呢!”

    郝婞更幽怨了,转过头有些羞恼的看一眼尚欣,摸了就摸了,你嚷嚷这么大声干嘛,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俺被他摸了吗?

    尚欣指着严小开道:“你这个禽兽,你摸我……就算了,婞姨对你那么好,给你斟茶递水,像侍候皇帝一样侍候你,你竟然舍得欺负她。”

    严小开忙道:“不,我不是故意的!”

    尚欣冷哼道,“你不是故意?你摸我的时候,你不也是这样说的吗?哼,是啊,你不是故意,你是有心的!”

    严小开yù哭无泪,这下他真是用立白洗洁jīng都洗不清了,

    尚欣仍嚷嚷个不停,郝婞忙拉住她道:“好了,好了,阿大真不是故意的,俺相信他!”

    尚欣却道:“不,婞姨,你别看他红嘴白鼻好眉好貌像个好人似的,可他真不是什么好人。你不知道,当初我认识他的时候,是深更半夜在半山上,他竟然想扔下我一个人自己跑呢?后来还敲诈了我两千块,才肯带我下山!”

    郝婞听得眼睛一大,有些吃惊的看着严小开。

    严小开也有些发愣,这巴巴小辣椒没啥能耐,颠倒是非,倒打一耙的本事却是卓绝的。

    好一阵,委屈得想跳楼,懊恼得想撞墙的他才幽幽的冒出了一句,“我后悔了!”

    郝婞不解的问:“阿大你后悔啥?”

    严小开指着尚欣道:“要知道这白眼狼这么没良心,那天晚上我就应该让金牙佬那些人糟蹋她,完全没必要去救她。”

    尚欣脸上一窘,恼怒成怒的迭声叫道:“谁让你救了,谁让你救了,我让你来救我了吗?我求你了吗?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来救我好不好!”

    严小开差点就被气哭了,“我死皮赖脸?你没求我?好吧,我承认是我太天真了,瞎了眼,是人是狗都分不清。”

    郝婞也终于看不过眼了,“尚小姐,这回俺真是不帮你了,话真的不能那样说的,这样说太伤人心了。之前的事情是怎样,俺因为不知道,所以不发表意见,可是那天晚上阿大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俺是知道的,要不是他,现在你还不知道是怎样哩,你真的该好好感激他,不该这样伤他的心,你瞧瞧,他身上现在还带着那晚救你的伤呢!而且今天这个事情,也是你不应该,因为阿大的话是有道理的,这个宅子现在还不属于咱们的,只要收拾收拾,能凑合着住就成了,真要大兴土木的话,那也得等到宅子真正属于咱们的时候。万一把钱花进去了,到时房子又不租给咱们了,又或者卖给别人了,那你的钱就白白浪费了不是吗?”

    尚欣沉默一阵,突地叫了起来,“婞姨,连你也不帮我?”

    郝婞忙道:“尚小姐,不是俺不帮你,而是今天……”

    尚欣连连摇头,打断她道:“不,不只今天,从住进来开始,你就偏心,你就对他比较好。”

    郝婞眼眶又红了,“尚小姐,不是这样的,俺没有偏心,俺对你和阿大是一样的,俺一直都把你们俩当成亲人一样的。”

    尚欣大声的叫道:“不,你就当他是亲生的,当我是后娘养的。你就是偏心。”

    郝婞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连连摆手,“没,没有,俺没有的!”

    尚欣眼眶也红了,连声叫道:“你有,你有,你就有!”

    严小开皱起了眉,因为这会儿他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尚欣今天的情绪很不对啊,只是这念头却一闪而逝,因为尚欣大喊大叫的耍泼模样把他刺激到了,两步跨上前去,扬起手就在她脸上狠狠的打了一耳光!

    “啪!”一声响。

    所有人都呆住了,整座宅子也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中。

    “你……你打我?”尚欣捂着被打的那边脸,无神又愤恨的看着严小开质问道:“你竟然敢打我?”

    严小开喝道:“不打你,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尚欣呆呆的看了他好一阵,双眸突地戾气一盛,迅速的低头四处寻找起什么来。

    严小开虽然不知道她在找什么,但却有种心惊肉跳的不详之感。

    尚欣找什么?除了板砖还能找什么呢!

    只是宅子被郝婞收拾得很干静,别说是板砖,连泥土都不见一块。

    她四处找了一阵,什么都没找着,眼角的余光瞥到了那塌了半堵墙的杂物间,立即就奔了过去,在那断了一半的窗户框上抽下一块尺来长的方条,这就朝严小开扑了过来。

    严小开惊声道:“你要干嘛?你要干嘛?”

    尚欣愤恨不已的道:“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郝婞在旁边瞧得心惊胆颤,急得连连跺脚的道:“你们,你们别打架,别打架啊!”

    只是这样说的时候,明显已经太晚了,尚欣怒急攻心之下,已经挥着方条朝严小开打过去了。

    不过,也不知道她是中午吃得太少没力气,还是并不忍心真的打伤严小开,那挥出去的方条轻飘飘的一点力道都没有。

    严小开虽然受了伤,行动有些不便,但一下就闪了开去,甚至还抓住了她手中的方条。

    方条被严小开抓住,抽又抽不回来,砸又砸不出去,气得满脸通红,喝道:“你给我放手!”

    严小开则喝道:“你给我冷静点!”

    郝婞见状,立即就抢上前来,挽住尚欣的胳膊道:“尚小姐,你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俺以后会对你很好,比对阿大更好的,你别这样好不好!”

    尚欣怒喝着要甩开她,“我不要你管,你走开。”

    严小开趁着尚欣有些分神之际,一把夺过了方条,然后又一巴掌扇到了尚欣的脸上,怒吼道:“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尚欣被打得一愣,随即眼眶就红了,越来越红,最后“哇”的一声,扑进郝婞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

    郝婞赶紧的抱住她,连声的劝慰起来,“不哭,尚小姐不哭啊!”

    严小开却没好气的喝道:“哭个屁啊,我要是你我都不好意思哭!”

    他这一骂,尚欣哭得更大声了。

    郝婞赶紧的回过头来,对严小开道:“阿大,你先出去转一下,转一下好不好?俺先劝劝尚小姐!”

    严小开也觉着这小妞今天情绪不对,虽然她平时脾xìng也不见得有多好,可再怎么闹也不会闹成这样的,于是就冲郝婞点了点头,朝伏在她怀中的尚欣指了指,显然是示意郝婞好好劝劝她。

    郝婞连连点头,严小开这才闷闷的自个出门去。

    出了门之后,严小开顺着道儿往街面上走去,外面守护着的一班便衣见状,交头接耳一阵,便有两个人悄悄的跟在了他的后面。

    严小开眉头虽然微皱,但也没做什么,只是默默的朝前走。

    走了一阵,迎面来了一个老大婶。

    严小开仔细看看那老大婶的面容,不由微吃一惊,因为这不就是替房东管房子的那个柳大妈吗?

    她怎么会来这边呢?

    难不成是房东那边有了什么变卦?

    严小开赶紧的迎了上去,“柳大妈!”

    柳大妈止住脚步,看见是严小开后,忙道:“小开呀,你来得正好,大妈正要找你呢!”

    严小开心中涌起了不祥之感,“柳大妈你找我有事?”

    柳大妈点点头,扯着到走到一边,这才道:“小开,房东那边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让你这两天内就做决定,到底要不要买他的房子,如果决定了就把钱打过去。如果不要,他就把房子卖给别人!”

    严小开吃了一惊,“就这一两天?怎么这么急?原来的时候不是说不急的吗?”

    柳大妈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听他打电话的时候说,好像家里出了什么事,急需要用钱。而且他还让我把这处房子yù出售的消息放出去呢。我想着你这小伙子人品不错,所以就先来告诉你一声,让你心里有个准备。”

    严小开为难的道:“这……”

    柳大妈问道:“那小开你的意思是怎样?这房子你要还是不要啊?”

    严小开道:“房子我是肯定是想要的,可问题是这一时半会儿的,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

    柳大妈叹息着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叫我儿子媳妇他们将这房子挂到中介去了。”

    严小开yù哭无泪的道:“大妈,可是我们才刚搬进来,不但花了大钱安置,更花了好几万去装修啊!”

    柳大妈道:“这个情况我知道,我也和房东说了,他说房子卖出之后,会适当给你们一点补偿的。”

    严小开沉默了,费了那么多的心血才终于在深城有了个落脚的地方,说没就没了,他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的。

    柳大妈等了一阵,不见他表态,这就道:“要不就这样了,我回去转告房东你们凑不出钱来买这房子……”

    严小开忙摆手道:“不,大妈,你等下。房东说最后答复期限是什么时候?”

    柳大妈道:“他说越快越好,最迟不能超过明天中午。”

    严小开想了想道:“那成,我明天午饭前给你答复,如果我真的凑不出钱,那就把房子卖给别人。你看这样成不?毕竟……我为这栋房子花了不少心思,现在才终于勉强安顿下来。”

    柳大妈想了想,终于点点头道:“好吧,我回去打电话和房东说说吧!”

    和柳大妈分手告别后,严小开的心里真的很难受,屋漏偏逢连夜雨,刚刚才闹了一出呢,这会儿竟然冒了一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