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四十七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漫无目的走在街上,心神也有些恍惚。

    他一直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把这宅子给买下来?

    如果买下来的话,这钱到底该从哪儿整?

    是变卖自己的家当呢?还是去问别人借钱?

    思来想去,心里也没有定论。

    这座宅子,他确实很喜欢,因为他看了一遍又一遍,不管是宅内还是宅外,都符合风水吉宅的格局,而且他也算了又算,他和尚欣还有郝婞三人的命格都与这座吉宅没有相冲的迹像,卦象之中还隐隐透着财运当头的迹像。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天,却没有丝毫时来运转的迹象,反倒是像尚欣所说的那样,坏事接二连三,不停的倒霉。

    现在,他真的不太确定是不是要付出大代价把它硬卖下来。

    万一倾尽了所有买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看错了,算错了呢?

    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正这样想的时候,一声汽车喇叭“布”的一声在面前响起,抬眼一看,发现是一别克商务车正迎面驶来。

    严小开被大吓了一跳,赶紧的往边上闪去,谁知道这车子竟然也朝边上靠过来。

    后面两名尾随着他的便衣jǐng察见状,立即就冲了上来,一个紧张的护着他,一个拉开架势jǐng惕的盯着前面的轿车。

    严小开从失神中清醒过来,赶紧拨开前面的jǐng察,因为这轿车里坐的人明显没有恶意,如果有恶意的话,刚才就不是鸣笛,而是直接撞过来了!

    与此同时,车上的人也下来了,看到面前的情景,脸上也现出微惊之sè,随后忙道歉道:“严少,对不起,我,我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的。”

    严小开抬眼看看,发现眼前的男人有些脸熟,仔细的想想才恍然记了起来。

    这人他认识,而且还做过生意呢!

    这个中年男人,不就是他在源城卖过一棵金星紫檀给他的那个庞统庞老板嘛!

    认出他之后,严小开就笑着迎了去,伸出一只手道:“庞老板,你好!没想到在这儿能遇到你!”

    庞统也赶紧伸出手道:“严少,你也好。我也没想到呢!刚刚我在对面的时候还以为认错了人,仔细看了又看,发现真是你,这才想着和你开个玩笑的。可没想到倒是把你惊吓了!真对不住啊。”

    严小开摆手道:“没事,没事!”

    两名便衣jǐng察见他们认识,这就退了开去,远远的走到角落里呆着去了。

    庞统见两人走远了,这才掏出一包双喜五叶神,递一根给严小开后才道:“严少,你不是在海源的吗?怎么来这儿了呢?”

    严小开接过了烟,不过并没有抽,只是道:“我来这边考试的。嗯,或许会呆上一阵吧!你呢?”

    庞统则朝斜对面指了指,“我来这边谈点小生意!”

    严小开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里赫然是一座家私城,打着“红发家私”的字样,于是理解的点点头。

    庞统又问道:“严少,郑小姐还好吗?”

    严小开微微点头,“还好!”

    庞统道:“见了她,替我转达一声问候啊!”

    严小开道:“好的!”

    两人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严小开心里有事,这就想借故离开。

    庞统见状却忙道:“严少,严少,请留步,请留步!”

    严小开疑惑的问:“庞老板还有事?”

    庞统点点头,看着他的手道:“有,有一点!”

    严小开垂眼一看,发现自己的手里竟然还拿着刚才尚欣准备砸自己的方条,不由哭笑不得,心想自己今天真的那死妮子弄晕了,竟然把这破木头一直拿在手上都不知道。

    正当他顺手想要将手中的破方条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时,却又不免停了一下,因为他看到庞大老板的表情神sè明显有些不对,心中就突地一动,难不成这木头有什么玄机?

    只是微垂下眼悄悄瞧了一下,又觉得这破木头没有什么稀奇啊,除了比一般木头稍重一点外,表面一点也不起眼,而且还沾着灰尘与蜘蛛网,而且他完全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那种价值连城的金星紫檀。

    尽管一点也想不明白,但他仍是不动声sè,因为他看到庞统的表情虽然平静,可是双目之中明显隐隐透着兴奋之意,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所以,他就故意淡淡的问:“怎么?庞老板也对它有兴趣!”

    庞统神sè平静微微摇头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严少怎么会拿着一块木头在街上走呢?”

    严小开被问得有些尴尬,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拿着个木头满大街的跑。

    尴尬之余,心里又难免失望,因为他以为庞统对这块木头很有兴趣呢,谁知道只是好奇。

    正想将木头往他手里一塞,扔给他就回家的时候,他又突然觉着不对。

    这是单行道,顺驶的车子是从背后往前驶的,而庞统的车却是迎面驶来,属于逆行。

    他既然要到对面的红发家私城谈生意,不太可能因为撞见了自己这个“熟人”就逆行穿插过来,仅仅为了打一声招呼这么简单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熟人”再加上手里有一块木头,好奇心的驱驶下,也是不无可能的。

    然而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严小开还是多了一个心眼。有过上一次的接触,他已经知道,这个庞统不但是个生意人,而且还是个jiān商呢!所以他就佯装有些急的道:“庞老板,不好意思,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我和映天红的老板约好了一起吃饭。”

    庞统听得神sè一紧,因为映天红是深城最大的红木家具城,在国内的红木家具行业内排得上前十,在深城也有不少的分店,往前再走**百米,就有一个占地约有两三千平米的大型分店,出售各种高档的红木家具。

    他这个着紧的神sè虽然是一闪而逝,但严小开却瞬间捕抓到了,心里冷笑道,这个老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

    毫无疑问,严小开刚刚撒了谎,映天红的老板他根本就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他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要试探一下庞统。

    结果这一试之下,庞统还真的上当了,神sè一变之后再不敢装作若无其事了,“严少,麻烦你等一下,我想,你和映天红的老板见面,说的应该就是你手里这木头的事情吧?”

    严小开暗笑一声,你这个老东西,大大滴狡猾啊,老子差点就上当了!不过他更狡猾的道:“没有,就是吃个饭而已!”

    庞统明显不相信,说道:“严少,你说个实话吧,这木头你准备多少钱给他,我比他多一百给你!”

    严小开皱眉,“一百?”

    庞统点头,“每斤多一百!”

    严小开心里大震,每斤多一百?那底价呢?

    想到这里,严小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老子差点把宝贝当垃圾给扔了啊!

    只是他怎么看,也没看出来自己这手中的木头有多值钱啊!所以他问道:“庞老板,你确定吗?”

    庞统点头,“严少,你应该知道,我老庞并不是个开玩笑的人!”

    严小开把木头递过去,“你要认真再看一下再做决定吗?”

    “我老庞从十来岁就开始做红木紫檀,绝不会打眼的!木头是好是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庞统笑着摇头,指了指侧边的咖啡厅,“咱们上那坐一会儿吧!”

    这一回,严小开显然是蒙对了。

    庞统之所以冒着被罚款,被撞的危险逆行穿插过来,并不是因为撞见严小开这个老客户,而是因为他手里的木头。

    刚刚到达斜对面的红发家私城的时候,庞统先看到的并不是严小开,而是严小开手里这根对普通人而言毫不起眼,还沾满尘灰与蜘蛛网的破木头,然后顺着木头才发现这是个熟人。

    狂喜之下,这才从斜对面的路口穿插过来逆行而上的。

    没办法,谁让他心里激动呢!

    两人进了咖啡厅之后,找了个包厢坐下来。

    不过坐下来的第一件事,庞统并不是点咖啡,而是问服务员拿湿纸巾。

    湿纸巾上来后,他也不是用来擦那满面油光的脸,而是伸手拿过严小开手中的破方条,轻轻的,缓缓的擦拭起来。

    瞧他那专注的神情,温柔的动作,仿佛不是在擦一根破方条,而是在抚摸一个绝sè的女人呢!

    旁边的服务员直接就看傻了眼。

    严小开却瞧得一阵阵心惊肉跳,因为庞统对待这木头有多认真,就证明它的价钱有多高。

    庞统用湿纸巾擦干净了灰尘与蜘蛛网后,又拿来了干纸巾继续的擦拭。

    经过了数次清洁之后,这木头原本的颜sè就显示出来,棕黄sè,温润有光,中间的心材呈黄褐sè,有种屡角的质感,木头的纹理清晰可见,如行云流水,湖光山sè,非常的美丽。

    最为特别的是,木纹之中还很多木疖,但这些木疖又不像普通木材的木疖那样丑陋,粗糙,不但平整不开裂,隐隐还有点像是狐狸头,老人头,鬼头这样的天然造型。

    其实,严小开并不知道,这种木头的木疖有个独特的称号,叫做“鬼脸儿”,是辩别这种木头的特征之一。

    尽管,直到这一刻严小开还不知道这个方条是什么材质,但从这些表面或里面的纹路颜sè已经猜想到,这块方条,恐怕非比寻常啊!

    同时,他也有些惭愧和佩服。惭愧的是因为自己一直把它拿在手上,却不知道它是宝贝,佩服的是庞统的眼光,因为他竟然在马路对面就一眼看出了这被灰尘与蜘蛛网包裹的木头是个好玩意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