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四十八章 价值连城的破窗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着庞统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块方条,严小开不动声sè的道:“庞老板,看来你对这木材真的很兴趣啊!”

    到了这个份上,庞统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因为通过刚才的一番交谈,他已经知道自己没有捡漏的可能,于是道:“严少,咱们谈谈吧,反正你约宋老板吃饭,也是为了谈这个。如果咱们谈的价钱不合适,你再去跟宋老板谈怎样?多一个买家,多一个选择,多一个比较,这对你而言,有好无坏的。”

    这话说得贴心入肺,让人听着极为舒服,严小开差点就想点头了,只是当他想起一事之时,却突地冷笑着站了起来,“庞老板,看来咱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庞统急忙问:“为,为什么?”

    严小开道:“谈生意,重要的是诚信,没有诚意,生意是做不长久的?庞老板对我明显还有猜疑之心,这还有谈下去的必要吗?!”

    庞统道:“这话……怎么讲的?”

    严小开道:“庞老板这是明知故问吧?映天红的老板,明明姓杨,什么时候改姓宋了呢?难不成庞老板说的这个映天红,并不是我说的那个映天红?”

    庞统的脸上立即就浮起了讪sè,尴尬的道:“对不住,严少,我和映天红的老板不熟,记错他的姓了,我绝没有猜疑你的意思。你别误会,别误会。”

    对于他这个说法,严小开是嗤之以鼻的,因为他确信这老狐狸绝不会记错,“映天红红木家具”与“庞统红木家具”在国内的排名不相上下,实力也介乎伯仲之间,是极为激烈的竞争对手,庞统不可能连自己对手的名姓都记错的。

    庞统之所以张冠李戴,指鹿为马,无非就是想试探一下严小开是不是真的约了映天红的老板杨开志,如果证明严小开撒谎,他对在开价的时候就可以从容多了,甚或至是信口开河,报个最低价把木材拿下。

    庆幸的是,严小开不但知道映天红,还知道映天红的老板名字叫做杨开志,因为前些天和尚欣找房子的时候,数次经过映天红在深城开的几间分店,发现他们这几个分店都在搞让利酬宾的活动,而且阵势极大,什么打折,卖一送一,买家私抽奖赢轿车的各种活动。

    严小开瞧着新鲜,就多嘴问了尚欣一句,尚欣就告诉他,这映天红的老板叫杨开志开,是京城人,而且是个传奇式的人物,因为他发家的原因是靠着祖传的一套老家具。

    这个杨开志的发家史与本文无关,所以就没必要介绍了!

    不过严小开的运气,好像从遇到庞统这个倒霉催开始就好起来了,因为庞统试探的,正好是严小开知道的,映天红的老板姓杨,并不姓宋。

    庞统也自知不是,赶紧的连连道歉,好说歹说,严小开总算是坐了下来。

    经过了这一闹,姓庞的终于老实多了,让服务员上了咖啡,点心之后,放弃了试探,直接入主题,“严少,我想问一下,这木材你还有多少?因为太少的话,价钱相对要低一点的,因为这木材虽然难得,可这么一点,我最多也只能弄几串佛珠,又或是一两件工艺品。可是有大量的就不同了,我可以打造大件或整套的东西,价钱也可以卖好一点,给你出的价自然也要高一些。”

    严小开也很老实的回答:“庞老板,不好意思,我也不是很清楚。”

    庞统愣了一下,“你也不清楚?”

    严小开模棱两可的道:“也许有大量,也许没有多少,不过我想,最起麻是不只这一块的。”

    庞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好一阵才问:“严少,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杨老板给你出了什么价。”

    严小开学着他的语气道:“庞老板,不好意思,我想问的却是,你能给我出什么价?”

    庞统有些哭笑不得了,“严少,我是真的很有诚意买你这木材的。要不然我也不会……”

    严小开知道面前的是一个人jīng,更可以说是一头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虽然他不确定自己手里拿的是什么玩意儿,但没有关系,只要知道它是值钱的东西那就足够了,他就有底气主导这场交易了,所以他也用不着再和这姓庞的虚以蛇委了,直摆手打断他的话道:“庞老板,你不用说那么多,我知道你有诚意,所以你请报价吧。我这东西虽然好不容易弄到的,但咱们有过一次还算勉强愉快的交易,如果价钱合适,不管是你,还是杨老板,都是一样的。”

    庞统拿起木头仔细的看了又看,犹豫一阵后终于道:“这样吧,严少你也不是外行,那我也不玩那些虚的了,直接给你报实价吧,如果你还有这样的木头,也还是这样的大小尺寸,颜sè和质地也都一样,那我给的价是一千三百。”

    严小开闻言心里巨震,惊诧不已的看着手中的方条,就这一块破木头,一千三百块?岂不是比自己唯一认识的那种红木金星紫檀更值钱吗?

    难不成这木材就是传说中的……

    正当严小开暗里揣测不停之时,庞统又道:“严少,每斤一千三百块,已经是我能出的实价了,我相信杨老板的价钱也在这个左右了。”

    每斤,一千三百?!!!

    这一根方条虽然只有尺来长,但少说也有四五斤,这就小一万了?

    严小开被彻底的震住了,这些天自己天天在想生财之道,可是怎么想都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谁知道自己却是守着个金屋饿肚子呢!

    回想起之前,更是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自己还取笑郝婞带着个帝王绿去乞讨呢!

    在庞统报了价之后,他原本是想一口答应下来的,不过深思过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而是对庞统道:“庞老板,我有你的电话,让我回去考虑一下再答复你好吗?”

    庞统则以为他是要赶去赴映天红老板的约,忙道:“严少,如果这个价钱不合适,咱们可以再商量的。”

    这话一出,他的狐狸尾巴又露一大截了。刚刚他说这一千三是实价了,可是这再商量的意思明显是还有提升空间的!

    如此一来,严小开就更不会当场答应他了,这就道:“庞老板,你对我这生意虽然有诚意,但诚意明显不太够。你再好好想想,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吧。”

    庞统着急的道:“不,严少,你等一下,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

    严小开摇头道:“我现在有点赶时间,而且你也需要时间去考虑,我还是等你的电话吧!”

    庞统没了办法,只好点头,“好吧,我再想一想。不过在我没给你打电话之前,请你先别卖给别人好吗?”

    严小开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之前!”

    “好!”庞统立即就答应下来,然后看着桌上的方条道:“那这个……”

    严小开大方的道:“这个就送你了!”

    庞统大喜过望,连连道谢不绝,因为听严小开这话里的意思,木材显然不只这一点半点,也就是说这是一笔极大的生意。同时,他也可以拿这个方条作为样品,再给自己公司里的师傅又或其他的行家看看,参考一下他们的意见,尽管他百分之一千的确定,他没有看走眼。

    两人分手道别后,都极为匆忙的朝相反方向赶去。

    一个是去自己在深城的分公司,一个则是赶紧回家。

    庞统那边怎样,没有什么好说的,就说严小开回家之后。

    一进宅院,他就高声叫喊起来,“婞姨,尚欣,你们出来,快出来呀!”

    正在厅堂上打扫卫生的郝婞赶紧的走出来,将手指竖到唇上作虚声状,然后轻声道:“阿大,你小声些,小声些,尚小姐刚睡着没多久!”

    严小开难掩兴奋之sè,“这个时候,她睡什么觉啊?赶紧把她叫起来,我有大喜事和她说!”

    郝婞为难的道:“阿大,尚小姐好容易才睡着的,有什么事等她睡醒再说好不好?”

    严小开见她不去叫,这就自己走进宅子,直往尚欣的房间走去。

    郝婞见状吓了一跳,赶紧的在后面跟着,“阿大,尚小姐真的睡着了,你别去吵她……”

    严小开却不管,快步走到尚欣的房门前,一把就推开了房门。

    追在后面的郝婞忙道:“阿大,别,尚小姐她,她……”

    看见尚欣果然躺在床上睡着了,这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尚欣,快起来,我有事和你……”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便突然止住了,因为他掀开的被子下面躺着一具全身上下几乎是全裸的娇躯,唯一的布片,那就是罩在下身的三角裤。

    几乎**的尚欣,美得真是言语难以表达,笔墨难以形容。

    纤长的秀发散乱的洒在枕上,清秀绝美的俏脸上垂着几缕发丝,看起来柔和又平静,玲珑浮突的身上,肌肤白若凝脂,粉光若腻,胸前高耸挺俏的双峰屹立着,顶端两颗蓓蕾鲜红yù滴,而那平坦的小腹上却放着一个热水袋。

    这副意外的香艳光景,使得严小开直接就呆在了那里,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尚欣有裸~睡的习惯。

    不过他知道的是她晚上有裸~睡的习惯,没想到大白天的也敢这么大胆豪放!

    只是他又有些奇怪,以前不是脱光光的嘛,这回怎么又穿上内裤了呢?

    这个热水袋放上面又是什么意思呢?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尚欣感觉身上发凉,一下就冷睡了,张开眼睛后看见严小开正傻了似的站在床前,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刚开始还反应不过来,直到垂眼看到自己半裸的身体之时才失声尖叫了起来。

    “啊——”

    “啊——”

    “啊——”

    捂着胸部的尚欣几乎是使出吃nǎi的力气的尖叫不停。

    严小开很无语,不就是被看了一下嘛,又不是被強jiān了,至于这么夸张和激动吗?

    待她叫得差不多了,他才道:“呃,那个,我有事情和你说,不过你现在好像没空,我还是等你睡醒再说……”

    尚欣腾出一只手把被子拉到身上,一手指着房门道:“你给我滚!”

    严小开道:“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尚欣歇息底里的大吼道:“滚!”

    严小开只好退了出去,反正……该看的已经看到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