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五十二章 你还敢再温柔一点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庞统约见的地方是一个高级ktv。

    在严小开到来之前,他已经先到了,不但上了酒水,还叫了两个陪酒的小姐,左拥右抱的坐在那里。

    严小开进来的时候,庞统赶紧起身上前相迎。

    看着他伸出来的那只手,严小开直皱眉头,因为他进门的时候才看见这厮从一小姐的裙底将手抽出来的。

    庞统见严小开盯着自己的那只手,恍然明白过来,尴尬的一笑,赶忙请他入坐。

    对于灯红酒绿,严小开并不热衷,也不太过反感。同样,对于庞统的作为,他即不喜欢,也不讨厌。

    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总会多多少少有些嗜好的,要么抽烟,要么喝酒,要么喜欢赌,要么喜欢piáo。

    早在第一次看见庞统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个好sè之人,因为这厮颜面腊黄,眼睑浮肿,身体虚胖,走几步路就直出冷汗,是很典型的由纵慾引起的肾虚体弱之状。

    不过,不管这是何种地方,庞统好sè又到了什么程度,那都与这次交易无关。

    在庞统要向他敬酒的时候,他很干脆的拒绝了,他开了车来,不能喝酒,而且他也不是来喝酒的。

    庞统见他不喝酒,这就拍了拍手掌,然后门就被敲响了,进来两个浓妆艳抹,穿着惹火xìng感,打扮得极为花枝招展的女郎。

    十个男人,九个坏,还有一个是变态。

    庞统好sè,严小开就不好了吗?

    严小开也好sè,不过眼前的两女却明显入不了他的法眼,因为她们的姿sè与他所认识的那些女人完全没有可比xìng,就连胡舒宝都比不上。

    所以,没等这两女粘到他的身上,他就直接了当的道:“庞老板,咱们这次只谈正事,不谈风月。”

    庞统愣了一下,神情有些尴尬和失望,因为严小开的油盐不进,让他以酒sè开路的小算盘落空了,最后只能挥手让小姐们通通都下去。

    只到包厢清静了,严小开才道:“庞老板,sè字头上一把刀,到了你这个年纪,该多多节制才好啊!”

    庞统干笑一下,点点头,“那成,咱们谈正事吧!”

    严小开就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庞统疑惑的问:“严少,这是去哪?”

    严小开道:“咱们到车上谈。”

    庞统啼笑皆非,但也没办法,只能结账离开了ktv。

    到了外面的停车场,严小开上了自己的那辆奥迪车,庞统也跟了上去。

    严小开开门见山的道:“庞老板,我回去后仔细的统计过,我拥的黄花梨并不仅仅只有窗户料,还有房门,大门,楼梯,阁楼,屏风,横梁,总总共共应该不少于四五吨。你现在给我透一个底,这个量的木料,你吃得下吗?”

    庞统闻言吃了一惊,但随即脸上就绽开了笑容,一吨是两千斤,四五吨那就是接近万斤,有这个量的黄花梨,他就可以打造出几套价值连城的家具了。所以连连点头道:“严少,这个你放心,别说是四五吨,就是十来二十吨,我老庞照样吃得下,只要你的木料是货真价实的黄花梨。”

    严小开点头,掏出了手机道:“那成,你先看样品,然后咱们再谈价。”

    庞统愣了一下道:“咱们不是已经说好价格了吗?”

    严小开笑了起来,“庞老板,你是不是喝醉了?大家都是行家,怎么就说起行外话呢?黄花梨的价格,一木一价,我能将别人木料都当成窗户料给你吗?”

    庞统脸浮窘sè,讪讪的点头,然后接过手机看起了图片。

    等他看完之后,严小开又让他去看后排座的那一截横梁。

    完了之后,两人才开始谈价钱。

    经过了一轮又一轮激烈得不能再激烈的唇枪舌战,讨价还价之后,两人终于把价钱确定了下来。

    窗户料以原来六千一每斤的价格,板料以一万一每斤的价格,横梁因为大小不一,大的直径超过了二十公分,小的只有十公分左右,所以折算为九千八每斤的价格,别的细小的碎料,通通作价一千五每斤。

    谈好了价格,两人就开始谈交易的细节。

    严小开称这东西太过惹眼,每次的交易量不能大,所以得分几次进行。

    这样的提议虽然有点小心过头,却正合庞统的意思,因为一下子让他拿一亿几千万的现金出来,他也会周转不灵的,分几次交易,他的资金运转上面就轻松灵活许多。

    确定了每天第一车的交易时间与地点后,两人就分手告别。

    一般情况下,严小开是不会小心翼翼的,可一旦谨慎起来却会像个特工一样,在驱车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大街小巷中兜兜转转的溜起弯来。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却不可无。

    庞统是个jiān诈狡猾之人,谁能保证他不会悄悄的跟着自己,探出黄花梨的所在地,然后进行明偷暗抢呢?

    在宅子不属于自己之前,那是绝不能出半点差错的。

    另外一个,那就是他这次出来是带了枪的,所以他希望这样的转悠,能引出那个屡屡刺杀他的光头杀猪佬。

    他要看看,到底是杀猪佬的刀快,还是他的子弹快!

    不过最后,他还是失望了,身后虽然一直跟着有人,但却是两个便衣jǐng察,庞统没有跟来,杀猪佬也没有出现。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午夜十二点了。

    郝婞竟然还没睡,奥迪刚始到门前,她就出来打开了门。

    严小开将车驶进院子下车来时,郝婞反锁了大门迎上来问:“阿大,事情谈得咋样了?”

    严小开道:“还算顺利。已经都和姓庞的说好了!明天会给他装一车过去,价钱得称了有多重才能决定。”

    郝婞微松一口气,“那就好!”

    严小开道:“婞姐,你怎么还没睡?”

    郝婞摇头道:“你没回来,俺睡不着!”

    严小开心里暖了一下,同时又有些好笑,咱们又不睡一张床,我回不回来不是一样吗?你有什么睡不着的呢?

    不过他还是道:“现在我回来了,一切都好着呢!咱们真的时来运转了!”

    郝婞连连点头,“那就好呢,这一天俺都被你和尚小姐给吓坏了!”

    “让你cāo心了,以后不会这样的了!”严小开安慰她一句,又问道:“尚欣呢?”

    郝婞道:“她等你等到十点多,又说肚子不舒服,俺给她煮了一碗黄酒,她喝了就回房去了,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了吧!”

    严小开点点头,“行,你先去睡吧!”

    郝婞道:“俺一会儿就去!”

    严小开见她进去了,自己就拿了强光手电,再一次宅里宅外的看起了那些木质的构件,甚至还拿了小刀通通都刮了一下,确定被包裹在涂料里面的都是黄花梨后,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一次,只要小心,低调,谨慎一点,不想发财都挺难了!

    关了厅堂的灯,回到房间的时候,他却被轻吓了一跳,因为房间的灯已经开了,郝婞竟然在他的房间里。

    这深更半夜的,你不回自己的房间,反倒跑我这来,你这是……要干嘛呀?

    别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现在正好就步入了狼的年纪,该不会是要……

    严小开想着想着就有种口干唇热,心惊肉跳之感,但他还是强自镇定的问:“婞姐,你怎么没去睡呢?”

    郝婞道:“你还没擦身洗脚呢!”

    严小开大失所望,啼笑皆非的摇头道:“婞姐,今晚就不擦了吧,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明儿都可以拆线了!”

    郝婞摇头,“只要一天不拆线,伤口就一天不能沾生水,就算明儿拆线,今晚也得擦一下的,保持干净清洁,伤口才不会感染的!”

    严小开怎么也拗不过她,最后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这香艳的服侍。

    不过他有些奇怪的是,既然是要擦身,怎么不见她提热水进来呢?

    正疑惑的时候,郝婞柔声道:“今晚不躺床上了,去浴室吧,姐给你好好洗洗。”

    严小开只能点头,跟着她去了浴室。

    浴室的门是关着的,里面的灯却亮着,郝婞将门一推开,里面弥漫的水雾立即飘散出来,朦朦胧胧的,原来她早就备了两大桶热水在那里等他了。

    郝婞首先走了进去,严小开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待他进去之后,郝婞就将浴室的门关上了。

    浴室相对而言,还是挺宽敞的,可再宽尚也只有房间一半的大小,两人呆在里面,这门一关上,空间就显得窄小了,气氛顿时变得暧昧旖旎起来。

    和郝婞面对面站着的时候,严小开感觉很尴尬,目光都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相对于他而言,郝婞却表现得淡然许多,见他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她犹豫了一下,终于主动的伸出双手,替他缓缓的解起衣扣。

    那轻柔的动作,专注的神情,就像是一个体贴温柔的妻子正在侍候着自己的丈夫一样。

    看着她这低眉顺眼的俏模样,严小开情不自禁的涌起了勾起她的下巴来亲吻的强烈冲动。

    在理智的控制下,这种冲动虽然是压抑住了,可是已经嗅到了雌xìng味道并且抬起了头的小小开却不是他的大脑可以控制的。

    郝婞脱去了他的上衣,蹲下来解开他的皮带,松开裤钮与拉链的时候,看见那挺拨的地方,俏脸一下就红了。

    原本平稳的双手也无法自控的轻颤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心里跳得厉害,脸也热得要烧起来一般……

    ----------

    在书评区,我发了一个贴子,愿意订阅的同学请留下你的小脚印好不?让我知道这些年来,还有多少人一直在追我的书。感谢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