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五十五章 强人所难是必须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天,天才刚刚有点蒙蒙发亮,搞装修的那班工人就来了。

    不过昨晚答应得好好的尚欣却没有起来监工,估计是失血过多,卧床难起了吧!

    女人嘛,总有几天不是那么舒服的,严小开虽然从来没那几天,但也宽容的谅解了,所以他首先起床开门,将工人迎进来,让他们开工。

    在他正吩咐工人干活的时候,郝婞也起来了。

    两人照面,脸上均是红了一下,想起昨夜在浴室里的一幕,心里自然有些尴尬。

    严小开吱唔着道:“婞姐,昨晚你……”

    郝婞脸sè更是发窘,忙打断他道:“昨晚俺睡得挺好的,好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严小开道:“不是,婞姐,昨晚我……”

    郝婞羞恼的轻横他一眼,“昨晚你不也是很早睡了吗?”

    严小开道:“不是的,我是说……”

    郝婞忍不住了,凑上来轻轻的拧一下他的手臂,声音低得不能再低的道:“阿大,你就不能不提昨晚吗?你还想不想姐做人了?”

    严小开低声道:“我,我只是想谢谢婞姐!”

    郝婞道脸红红的道:“谢什么呀,下次别往姐脸上就那啥就成了!”

    严小开一呆,脑袋里嗡嗡直响,她说还有下次?还有下次?还有下次啊?

    看着严小开傻里傻气的模样,郝婞不由捂嘴吃吃的笑起来,“还发呆呀,赶紧去看着呀!让他们小心些,不然将木料弄坏了就麻烦了。”

    严小开回过神来,欢喜的答应一声,赶紧的走进杂物间,亲自守在那里,盯着那些工人将里面的破瓦,碎砖,木料等等清理出来。

    当然,他最紧张的还是那些价值连城的木料。所以不时的叮嘱那些工人,让他们尽可能小心些,最好就是在毫不损坏木料的情况下将它们拆出来!

    让他欣喜的是,这宅子两边的杂物间虽然与宅子的主体相连,但并没有相承重,所以就算将两个杂物间拆除,也不会对老宅主体造成影响。

    更让他意外的是,这个杂物间虽然并不大,可是拆出来的木料却不少,堆了一大堆,像座小山一样,粗略估计该不下七八百斤呢!

    正在严小开指挥着工人将木料装上加长五十铃的时候,大门那边轻响了一声,然后一个老女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哟,小开,这是在干啥呢?”

    严小开回头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因为是代管房子的柳大妈来了。

    站在他身旁的郝婞也是脸sè一变,心里打起鼓来,赶紧的挪步到那堆木料前,挡住柳大妈的视线。

    “婞姐,镇定些,我来应付她!”严小开害怕郝婞被瞧出什么来,所以低声叮嘱一句,这就赔着笑脸迎了上去,“大妈,你怎么来了?”

    柳大妈迎上前来道:“昨晚你给我打电话后,我就立马给房东打了电话,他说今天就会回来,和你谈房子的事情。”

    严小开又吃一惊,赶紧问道:“他现在已经到了吗?”

    柳大妈道:“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

    严小开微微放下心来,只要人还没到,那就好商量。

    柳大妈道:“房东昨晚已经说了,他回来的时间很紧张,弄完这房子的事情立即就要回去,所以让你准备好钱,别担误他的事情!”

    准备好钱?

    严小开和郝婞互顾一眼,神sè都有些复杂,钱还一分都没有呢!

    柳大妈见状就问道:“小开,你该不是还没凑到钱吧?”

    严小开忙道:“大妈放心,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房东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就可以给他。”

    柳大妈点点头,“你个小伙子办事,大妈是放心的,但房东这样说了,我也只好来这样嘱咐你一句,你别见怪啊!大妈只是个中间人,这房子卖不卖,也落不着什么好的。”

    严小开忙道:“我知道的。大妈是个好心人呢!大妈放心,这事成了,我会请你吃好吃的。”

    柳大妈笑笑,牙都掉了,还能吃啥好吃的呢?抬眼看看忙碌的工人,不由问道:“咦,你这是在干嘛呢?”

    严小开故作平淡的道:“这杂物间的墙塌了,穿风漏雨的,看着心里别扭,我想着反正宅子马上就买下来了,就找了人来拾缀一下。”

    柳大妈看一眼旁边堆放的木料,又问:“那这些木头?”

    郝婞闻言一阵心惊肉跳,紧张得直扯衣角,赶紧的去看严小开。

    严小开虽然也手心冒汗,但还是强作平静的道:“哦,这些破木头就是里面拆出来的,残残烂烂的,也没什么用了!”

    柳大妈听了却是脸上一喜,“那正好,大妈在自家的楼顶上刚弄了个土灶,缺些柴伙呢!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估计是年纪来了吧,总觉得热水器的水洗不暖,非要用柴伙烧水才洗得舒服,一会儿我让人过来锯了搬过去做柴烧吧!”

    严小开听得瞳孔一阵收缩,这黄金一般贵的木料,你拿回去当柴烧?你老可真敢啊!

    郝婞也急得额上冒了汗,紧张的拿眼去看严小开,显然是让他赶紧想办法。

    严小开眼睛子一转,忙赔着笑道:“大妈,真对不起,这木头我已经答应了在这边种菜卖的一个亲戚,他说要搭个大棚,这些横梁什么的正好用得着呢!”

    柳大妈脸上浮起了微微不悦的脸sè,淡然的道:“这样啊……”

    郝婞见状,赶紧的进了屋里,不一会儿就拎来了一只老母鸡,还有一箱霸王花米粉,“大妈,难得一次您来咱这儿,来,送你一点东西!”

    柳大妈脸上立即浮起了喜sè,却装作吃惊的道:“哟,你这是干嘛,这可怎么使得。”

    郝婞道:“使得,使得的,原本咱们搬进来后,就该去拜访您的,因为要不是托您的福,咱们也住不进这儿来。可您也看到了,咱们一直弄这弄那的,还没完全收拾安顿好,所以也抽不出时间来,这点东西,不成敬意,您收下吧!”

    严小开也忙道:“大妈,我姐说得对,你收下吧,收下吧!”

    柳大妈喜笑颜开的道:“那……那大妈就收下?”

    严小开道:“收下,收下!”

    郝婞赶紧的把鸡和米粉递过去。

    柳大妈接过之后道:“小开,这是你姐啊,我还以为你的女朋友呢!瞧这闺女,长得多水灵,俊俏啊!和你很有夫妻相呢!”

    两人有些尴尬的互看一眼,因为两人虽然不是姐弟,也不是夫妻,但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做的事,已经做过了一些了。

    严小开又敷衍应付了一阵,好容易将人送出了门,两人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严小开赶紧让工人将木料装上车,然后亲自押着车去和庞统交易。

    为什么不让庞统直接开车来装?省得来回麻烦呢?

    无它,小心驶得万年船,现在宅子还不属于他们的,做这个事必须低调和谨慎,万一让庞统那厮瞧出端倪,半路截了胡,那不就全完了!

    这只是几千万甚至是上亿大元,不是几十一百的小钱啊!所以就算是麻烦一点,严小开也认了!

    在约好的地点,庞统已经早早就等着了,看到货车停下来,和严小开打一声招呼就急急的上车验货。

    仔仔细细的每一根,每一块都验过,都确认无误,通通都是正宗黄花梨后,庞统这才放下了心,然后跟车一起去过磅处过磅。

    过完磅除皮,木料的净重是八百二十来斤。

    按照事先说好的种类与价格一计算,总共是六百九十多万。

    仅是一点别人当柴伙烧的破木料,就卖了几百万,对谁而言,那都是天降横财,睡着了恐怕都会偷笑的。

    只是严小开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里却并不是特别满意,因为他原以为将杂物间的木料拆出来卖掉后,买下宅子的钱就够了,可谁知道结果还差着一百来万!

    一时间就不由挠头,这一百来万上哪去凑呢?

    严小开正想着,看到庞统那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胖脸,顿时就有了主意。

    在庞统付钱的时候,他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让庞统提前预支付下次交易的一百万。

    这一来,庞统被难住了,因为两人虽然做过生意,也算是认识了,可总的来说是没什么交情的!

    庞统除了知道这严少叫严小开,老家在源城,在那边上学外,别的是一无所知的,严格一点来说就是不知根不知底,万一这厮拿着他预付的一百万就失踪了呢?

    做生意,虽然讲究诚信,但也必须小心,否则一个不慎就可能被骗得晕头转向,血本无归。

    对于庞统这种jīng明的生意人而言,没有把握的仗那是从来不打的!

    所以无论严小开怎么说,他就是不点头。

    严小开最后说得烦了,直接的道:“庞老统,你说吧,到底要怎样才肯预付一百多万呢?”

    庞统为难的道:“严少,这个事情,你真的有点强人所难了!”

    严小开发急的道:“庞老板,我实话跟你说,今天无论如何,你得预付我一百万的,否则下次我就找杨老板做生意了!”

    --------------

    看到移动阅读那边有不少的书友已经给了了留言,感谢。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祝所有追看本书的女xìng节rì快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