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五十七章 前往太平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回到家的时候,尚欣已经起来了,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没化装,就那样素面朝天的坐在庭院中,红肿的双眼中已经没有泪,只是无神的看着在已经被整个拆除掉的杂物间里忙活的工人。

    原本还很开心的严小开看见她这幅模样,兴奋的表情顿时就垮了下来。

    看着痴痴的坐在那里的尚欣,他突然间想到了这么两句话: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仅仅是一两天之间,尚欣仿佛就瘦了一圈似的。

    严小开站在那里看了她半响,然后就掏出了手机,询问老板娘房东什么时候到?得到的答复是中午十二点左右,午饭过后才会来谈房子的事情。

    严小开挂上电话看看时间,这才十点钟不到,还有好些时间,这就走上前交待郝婞几句,自己就扯着尚欣要上车。

    尚欣有些不太情愿的道:“阿大你扯我干嘛?上哪呀?”

    严小开道:“还能去哪?上公安局去认一下!”

    尚欣连连摇头道:“不,我不去!”

    严小开疑惑的问:“干嘛不去?”

    尚欣语气低了下来,“我,我害怕!”

    严小开道:“害怕也是要去的,万一不是呢?”

    尚欣犹豫的道:“万一是呢?”

    严小开道:“就算是,那也长痛不如短痛!”

    尚欣可怜兮兮的道:“阿大,我都已经这模样了,你就不能让让我,别再刺激我了?”

    严小开微汗,老子不是一直在让你吗?要不是看在你这么小的份上,老子真的不稀罕搭理你呢!所以不管她再说什么,也不管她乐不乐意,又一次抓住她的手,几乎是强硬的将她硬拖上车,这就发动车子往外驶去。

    到了市公安局的门口,严小开将车靠到边上的停车位上,这就对一直闷声不吭的尚欣道:“打电话吧!”

    尚欣愣愣的问:“打给谁?”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还能打给谁,打给楚局长啊!不是他让你来的吗?”

    “不打给他行不行啊!”尚欣弱弱的问,随后又拉了拉他的手臂道:“阿大,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我真的很害怕!”

    严小开叹口气道:“这种事情,害怕也是没有用的,你不是一直说要找你母亲了吗?现在终于有消息了,你怎么就逃避了呢?”

    尚欣叫苦的道:“可我怎么想,也想不到要在太平间里相认啊!”

    严小开道:“如果这是真的,那也没有办法,振作一点吧。赶紧打电话!”

    尚欣摇头,可怜兮兮的道:“不要呀!”

    “你不打是吧?”严小开说着,这就伸手去她的身上摸起来,“手机在哪?你不打我来打?”

    他的手一碰到她身上,她就痒得连连闪躲,尖声叫道:“啊!!!阿大,你别乱摸,我怕痒!”

    严小开却不管不顾,双手不停的往她身上的口袋里钻。

    尚欣连声叫道:“啊!!别,别呀!不要,不要,停啊!”

    严小开汗得不行,看你叫得这么夸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被強姦了呢?

    好容易,终于从她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只是掏出来看看,不由暗叫一声晦气,赶紧的撒手扔了回去。因为他摸出了一个“小面包”,虽然那是没用过的。

    尚欣赶紧捡起“小面包”塞进口袋里,脸红耳赤的骂道:“让你别乱摸了,你就要摸,女人的口袋可以乱摸的吗?真是的!”

    严小开道:“那你自己来,赶紧的,我可没有那么多běi jīng时间跟你耗,一会儿还得去医院拆线,拆了线还得见房东,好多事情要忙活呢!”

    尚欣只好自己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找出楚汉中的电话打了过去,语气低沉的道:“楚局长,我是尚欣,我已经在市局门口了!”

    挂上电话不多久,楚汉中就从里面出来了,不过他并不是走出来的,而是坐着局长专车出来的。

    车到近前,他摇下车窗跟二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解释了一下,两人才明白过来,公安局不设太平间,女尸在省附属医院的太平间里面。

    两人就只好重新回到车上,跟着他的车一路去了省附属医院。

    到了省附属医院,楚汉中领着两人穿过门诊大楼,绕着一条小道走到最尽头的小座一楼。

    还没进去呢,已经感觉一阵阵yīn森的气息从里面不停的飘散出来,让人毛骨悚然。

    两人抬眼往大门处一看,发现那上面赫然写着“太平间”三个大字。

    尚欣看着那三个大字,心头就是一紧,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严小开的手。

    严小开感觉到她的手凉得吓人,原本并不紧张的他也被弄得紧张起来。

    楚汉中领着两人进去后,不一会就找到了太平间的负责人黄主任,简短的介绍与交谈几句后,黄主任就领着三人到了一个房间门前。

    门一打开,里面飘出来的冷气就化成一阵烟雾飘散开来。

    进去之后,两人才发现这个房间里的温度明显要比外面低那么十几度,让人感觉阵阵刺骨的寒意。

    这里,是一个类似手术室一样的房间,周边摆着各种手术器械与仪器,房间的中间摆着一张不锈钢做成的活动床,上面还有一盏无影灯,床上用白布盖着一具人形躯体。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尸体解剖室。

    黄主任这就走了过去,将白布缓缓的掀了开来。

    郝婞吓了一跳,赶紧闭上眼睛,抓住严小开的手也更加的用力。

    严小开胆子不少,可是被她这一惊一咋的也弄得紧张不行,但还是顺着那黄主任掀开的白布看去,那下面摭盖的赫然就是一具女尸,颜面已经严重浮肿,有的部位甚至已经腐烂,看不清原来的面貌了。

    显然,这具女尸死亡的时间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

    严小开并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在前朝的时候,为了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他刀下亡魂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但死了这么久的人,他却还是第一次看到,所以心里也有些震惊。

    好一阵,他才勉强平息下来,转头看看尚欣,发现她还闭着眼睛,这就摇了摇她的手道:“尚欣,你看一下啊!”

    尚欣紧紧闭着眼睛,慌恐的摇头道:“不,我不敢看!”

    严小开苦笑,“你不看又怎么确定这是不是你母亲呢?”

    尚欣被逼得没法儿了,终于将眼睛慢慢的张开了一条缝,只是才看了那女尸一眼,她的喉咙就是一紧,然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不过在她吐出来的时候,一个垃圾桶已经奇准无比的到了她的面前,正好接住了呕吐物。

    将这垃圾桶递过来的,正是那名负责太平间的黄主任,想必是经常领家属来认尸,早就有了经验吧。

    吐了一阵之后,尚欣这才眼红红的抬起头来,强压着呕吐的感觉往女尸的脸上又看了一眼,然后就摇了摇头。

    楚汉中疑惑的问:“不是?”

    “已经成这样了,我怎么认得出来。”尚欣摇了摇头,然后轻扯了一下严小开:“阿大,你上去看一下!”

    严小开吓了一跳,“我,我看哪儿?”

    尚欣低声道:“你看看她的下面,我妈的肚脐下五六公分左右的地方纹身的。”

    严小开哭笑不得,那样的地方,我怎么看啊?

    尚欣却补充道:“是一个火焰一样的纹身,血红sè的。”

    严小开的神sè突然愣了一下,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那负责人黄主任闻言却道:“尚小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女人肯定就不是你的母亲了!”

    尚欣疑惑的看向他,“呃?”

    黄主任的道:“因为楚局长在将尸体送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过了,她的身上没有纹身。”

    尚欣皱眉,忍不住往女尸被白布摭盖的腹部看去。

    黄主任为了证明自己所说,这就上前,一下将白布从下面往上掀了开来。

    女尸的下身一下子全露了出来,苍白得毫无血sè的下腹部,没有纹身,也没有什么疤痕,只有稀稀落落的数根毛发。。

    尚欣只看了一眼,就松了一口大气,因为这确实不是自己的母亲,没有纹身是原因这一。之二就是,这女人的毛发十分稀疏,而她的母亲却是相当浓密的,她也遗传了她母亲的这一特征。

    出了太平间之后,尚欣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忍不住又是一阵呕吐。

    吐过之后,身上轻松了,心里也轻松了,虽然遭了点罪,但总算确认这不是自己的母亲了。

    楚汉中上来安慰了几句,并称会继续努力寻找她母亲的下落,之后就准备离开。

    严小开却道:“楚局长,麻烦你等一下!”

    楚汉中停下脚步,疑惑的回过头来。

    严小开道:“楚局长,不好意思,我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

    楚汉中看了眼尚欣,然后才道:“你说说看!”

    严小开道:“我想麻烦你帮我找一个人。”

    楚汉中暗里苦笑,这个也让我找人,那个也让我找人,我成你们的私人侦探了?

    不过看在尚欣的份上,他还是道:“你详细点说说吧!”

    严小开解释道:“这个人你见过的,就是我家里现在的保姆。”

    他这么一说,尚欣才恍然记起来,“对,楚局长,这个事确实得麻烦你一下。”

    接着,两人就把郝婞的事情说了一遍。

    楚汉中听过之后没有托手肘,当场答应了下来,不过他还是希望他们能带郝婞去局里一趟,录一份完整又正式的口供。

    这个要求并不过份,严小开和尚欣应承下来,称这两天就带郝婞过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