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五十八章 女人的纹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省附属医院门诊大楼的二楼外伤科办公室。

    一男一女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那辆捷豹跑车。

    默然的站了好一阵,女人终于叹了口气。

    这女人的容貌极为的妩媚妖艳,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媚荡的仿佛能把你的魂魄都勾走,她的身上虽然穿着宽厚肥大的白大衣,但却摭挡不住她高挑窈窕的身材,白大衣下露着的双腿,黑sè的网格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尤其是丝袜下面那双红sè的高跟鞋,更添xìng感妖娆,万端迷人。

    这样的女人,是男人见了都会涌起一种将她推倒在桌上,掀起她的白大衣,从后面狠狠进入她蹂躏她的冲动。

    同样也穿着一身白大衣的男人听到她的叹息,忍不住问:“师姐,你叹什么气?”

    妖艳女人道:“看来你这个宝贝徒弟今天还是不想拆线,咱们还是别等了,瞎浪费工夫,还是回家做床上运动去呢!”

    男人脸上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师姐,你那毛病不是好了吗?怎么……还那么狠啊?”

    女人轻笑着问:“狠吗?”

    男人道:“我记得前两天好像才在你那儿呆到天亮吧!”

    女人横他一眼,理直气壮的问道:“你前两天还吃了饭呢,今天就不用吃了吗?”

    男人微汗道:“那也不能把这个当饭吃啊!”

    女人蛮横的道:“我不管,反正你想让我给你这个宝贝徒弟再洗一次药水,你今晚上就必须得陪我!”

    男人苦笑着点头,“好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你赶紧去准备吧!”

    女人朝医院大门外停的那辆跑车指了指道:“准备什么呀,他都要回去了!”

    男人摇头道:“今儿是第七天了,必须得拆线了,不拆的话线就会长到肉里去,过两天再拆的话肯定痛死他的,他现在应该也有线口收紧的感觉。所以你还是准备一下吧!”

    女人摇头道:“用不着紧张,药水这我早已经调好了,随时给他备着呢。只要他来,立马就可以给他洗。”

    男人有些不太确定的问:“师姐,这药水真的管用吗?”

    女人道:“怎么不管用?师父收留我的时候,我的体质十分羸弱,隔三差五就会感冒发烧,吃药打针像是家常便饭一样。师父不忍心看我这样子,于是费了大功夫给我弄了这个药水来洗,前后总共两回,我的体质就大有改变,不但筋骨增加了韧xìng,骨骼也伸展开来,练功更是事半功倍。要不然以我的资质,你以为我的武功能练到现在这个境界吗?”

    男人点点头,“希望这小子也能见效吧。”

    女人慢悠悠的道:“师弟,无yù则刚,关心则乱啊!”

    男人苦笑道:“不cāo心不成啊,我实在受不了他这样慢吞吞像蜗牛一样的练功速度了,照他这样的进度,猴年马月才能接我的班啊?所以我必须得帮他加快一点脚步。”

    女人摇头,“上次他受伤进来你让我给他洗药水的时候,我就悄悄探过他的脉,发现他练的内功明显和我们不相同,虽然进阶缓慢,却是唯稳唯衡的,透着正宗道家心法的正阳之气,我们所练的,却偏向yīn柔,进展虽快,却太过霸道。你真的确定他能传你的衣钵吗?”

    男人点头,“不错,我也探过他的脉,他练的内功阳气颇重,可天下事都是一样的,不管是什么,都注重yīn阳平衡,过重的阳气正是阻滞他大步前进的主因,如果能yīn阳调和,他必定能一rì千里。”

    女人道:“一rì千里?到时又像你那样,满世界的找处女?你别忘了,直到现在,你进入无尚之境的副作用还时隐时现呢!这都多少年了?难道你希望他也变得和你一样吗?”

    男人明显不同意她的说法,摇摇头道:“他和我不同的,在练师父那套功法之前,我虽然也和他一样有内功在身的,但我的内功是偏向yīnxìng,所以才需要处女的元阳相辅,可他现在练的内功明显属于正阳,照理而论,已经不缺阳气……”

    女人打断他道:“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到了他身上未必行得通的,你当初练的时候,不也觉得没问题嘛,后来不照样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你忘了,你进入无尚之境的时候还差点走火入魔了呢!”

    男人沉吟一下道:“师姐你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师父传下来的这门功夫确实很邪门。我也担心他yīn阳不能融合,所以现在才会请你用师父的秘方,给他脱胎换骨,让他再提升本身内功的阳气,到时候练我们这门yīn柔的功夫,也不怕yīn气反噬,可以相抗相平衡。”

    女人终于点了点头,停了一阵,才道:“师弟,其实我觉得你没必要摭摭掩掩的,要收他为徒就当明正大的收嘛,鬼鬼祟祟的整那么多花样干嘛呢?”

    男人摇头道:“师姐,男人的事情,你不懂的!”

    女人没好气的道:“是啊,我不懂,我完全搞不懂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你们男人干嘛就非得弄得那么复杂不可。”

    男人没有和她再争辩,只是默然的看向那辆跑车……

    捷豹跑车里面。

    严小开和尚欣分别坐在前排的位置上。

    不过严小开却迟迟没有开车,而是若有所思的坐在那里。

    尚欣看着他心神恍惚的模样,心里也有些疑惑惑,仔细的想来,好像是自己让他去掀那女尸身上的白布的时候开始,他就变得这样了。

    “阿大,阿大,你怎么了?”

    一连叫唤了几声,严小开才恍然回过神来,然后问道:“尚欣,你刚刚在太平间里说的火焰纹身,是不是三分开的,那形状有点像是两只手掌捧着一朵连花似的?”

    尚欣惊愕的道:“你怎么知道?这也是你算出来的吗?”

    严小开摇头,“不,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的纹身,我看过!”

    尚欣疑惑的问:“看过?不可能的啊,这种纹身,据我所知是我妈才有的啊,在别人身上我从没发现过,而且那次和我妈一起去泡温泉的时候,我还问过我妈,她说是年轻时贪好玩纹上去的,后来也懒得去做激光扫掉,所以就一直由着它了!”

    严小开又摇头,“这种纹身,恐怕不只你妈才有呢!”

    尚欣正奇怪的时候,严小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调出了一段视频递给她。

    尚欣疑惑的摁下播放键,手机里立时就传出了一阵阵婬聲浪語,屏幕里一对男女正在疯狂的做那种事情。

    瞧得脸红耳赤的她,赶紧的将手机扔回给严小开,啐骂道:“傻阿大,你要死了?虽然说太平间里的那个不是我妈,可你以为这个时候,我有心情看你的自拍吗?”

    严小开哭笑不得,“这里面的不是我!”

    尚欣没好气的道:“别人的我更加不看了!”

    严小开狂汗,“你看一下吧,这女人身上的纹身,很像是你妈身上的那种!”

    “嗯?”尚欣吃了一惊,赶紧的拿起还在播发的视频,仔细的看起来,可是那秃顶中年男一直用的是背后式,虽然被拽着头发的女人的脸十分清楚,可是腹部却始终是瞧不见的。

    近十几分钟的视频,弄得她几乎从头看到了尾,看得脸红气喘,心慌意乱,双手发凉,两腿发软,这才好容易看到了那女人的腹部,然后惊愕的发现,正如严小开所说的那样,这女人下腹部的纹身,竟然真的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极为妖艳的一朵火焰,就像是两个手掌在棒着一朵盛开的莲花似的。

    看着尚欣惊呆了的表情,严小开不用问都已经知道,视频里头那女人的纹身确实就她的母亲一样。

    不过别说是尚欣,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巧合?还是两者之间真有什么关联呢?

    尚欣又将视频看了一遍,再一次确认那纹身真的和自己母亲身上的是一模一样后才问道:“阿大,这男的是谁?这个女人又是谁?”

    严小开道:“这男的是我老家那个镇的镇长,女人是他的情妇,大名叫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她叫做阿娇。”

    尚欣疑云满腹的问:“这女人什么身份背景?”

    严小开道:“之前我打听过的,她是个丧偶,没有孩子的寡妇?”

    “寡妇?”尚欣喃喃的重复一句,然后又问道:“可是她怎么会有和我妈一模一样的纹身呢?”

    严小开摇头道:“这个你问我,我又问谁去?或许是巧合吧!”

    尚欣摇头道:“不,这不可能是巧合的,这样的纹身除了在我妈身上,我没在任何人身上见过。”

    严小开狂汗,“尚大小姐,你看过几个人啊?别人的这个地方,是你随便能看到的吗?”

    尚欣脸浮窘sè,然后强横的道:“反正我觉得这个女人肯定和我妈有什么关联!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这视频是怎么弄到的!”

    严小开直言不讳的道:“我偷拍的!”

    尚欣疑惑的问:“你无意间偷拍到的?”

    严小开摇头,“我故意的!”

    尚欣眼大眼睛:“……”

    严小开只好把自己和杜大同的恩恩怨怨跟她说了一遍。

    尚欣听过之后道:“那咱们现在就找这个阿娇去!”

    听了这话,轮到严小开睁大眼睛了,“现在?”

    尚欣点头,“对,就是现在!”

    严小开摇头,“不行,现在我肯定是没办法陪你去的。你忘了吗?中午我们不但要见房东,明天我还要考试呢!”

    尚欣着急的道:“那什么时候能去?”

    严小开道:“最起麻也得等我的事情都忙完之后,一切都安顿好了,我才能带你去的。”

    尚欣没了办法,只能无奈的点头。

    好一阵,尚欣才又开了口,不过声音却很低的道:“阿大,昨天……那个,我……”

    严小开瞅了她一眼,“吞吞吐吐的干嘛,有什么话就直说呗!”

    尚欣吱唔了半响,终于道:“昨天,我那个,有点失控了,我……”

    严小开恍然道:“我知道了,你是要跟我道歉是不?”

    尚欣脸红了一下,然后低声辩解道:“你知道,女人每个月都有几天心情不好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楚局长又通知我去认尸,我真的很害怕太平间里的那个是我妈,所以……”

    严小开摆摆手道:“道歉就道歉,没必要解释那么多的,因为解释等于掩饰,掩饰等于没出息。况且就算没有这些事,你的脾xìng也好不到哪儿去!”

    尚欣闻言即就挑起了眉,紧紧的盯着他,“你……”

    严小开立即叫了起来,“你看你看,又来了不是?”

    尚欣顿时就哑火了,好半天才瓮声瓮气的道:“对不起,这总行了吧?”

    严小开撇撇嘴道:“没半点诚意!”

    尚欣的脸立即就yīn了下来,“傻阿大,你到底还想怎样?”

    严小开知道以她的xìng格,能跟自己道歉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所以挥手道:“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你这一回了!”

    尚欣哼了一声,又道:“我跟你道了歉,你也要跟我道歉?”

    严小开道:“我干嘛要跟你道歉?”

    尚欣道:“因为你打了我,而且还是两耳光!”

    严小开无语,只好敷衍的道:“好吧,我也对不起你!”

    尚欣的脸上终于浮起了难得的一点笑意,“那咱们就这样一笔勾销了,谁也不许再提这个事情。”

    严小开点头,随后又语重心肠的道:“郝婞,你才十六岁,未来的路还很长,要经历的事情还很多,我不否认你是个智商很高的女孩儿,可是人生在世,并不是智商高就可以的,还必须有情商,有逆商,这个社会远比你所想像的还要复杂许多,可不能什么事情都由着自己xìng子乱来,否则最终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尚欣脸红红的点头,随后挥挥手道:“我知道了。你别再说了好不好?怎么我爸似的那么烦啊,咱们回家吧!”

    严小开又摇头,不但没发动车子,反倒是推门走了下去。

    尚欣赶紧的跟下车,“你干嘛去?”

    严小开指了指自己身上,“你又忘了吗?我伤口的这些线应该拆了!”

    尚欣无语,只能陪着他再次走进医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