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六十一章 第一桶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

    不过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上的肌肤有些清爽,还有股说不出的味儿,脑后的发脚也有点湿,仿佛刚刚洗过澡似的。

    揉了揉发胀的脑门,不由喃喃的问:“我怎么睡着了?”

    背对着他收拾着器械的女医生道:“估计是昨晚没休息好吧!”

    严小开想想,这倒是事实,昨儿晚上真没怎么睡,坐起来垂眼一看,发现自己的三角裤仍然鼓鼓的,不由就窘了一下,忙问道:“医生,我的线都拆好了吗?”

    女医生道:“已经好了!”

    严小开这就赶紧的穿衣服,只是穿好衣服,下了床之后,不经意的看一眼墙上的挂钟,不由吃了一惊,“我睡了这么久啊!”

    女医生什么都没说,只顾收拾自己的东西。

    严小开只好问:“医生,我可以走了吗?”

    女医生应了一声。

    严小开这就打开了房门,正好发现尚欣站在门外,正要敲门的样子。

    看了她一眼后,他又回过头来对那女医生道:“医生,谢谢了啊!”

    “不用客气!”女医生回过身来,目光淡淡的看了眼站在门外的尚欣,语有深意的对严小开交待道:“最近一段时间,最好不要做什么剧烈运动,因为你的伤口虽然是愈合了,但并没有完全长好,长结实,太过激烈的运动,会使得伤口裂开的。”

    严小开点头道:“好的,我记住了!”

    出了医院,上了车之后。

    尚欣立即问道:“哎,阿大,你刚刚在里面和那女医生到底搞了什么啊?”

    严小开汗了一下,“晕死,你怎么这样说话?”

    尚欣道:“要不然我该怎么说?你和她在里面足足呆了三个小时哎。光是拆线的话,用得着这么久吗?那女医生嘴上说得好听,说是线长进肉里了,很难拆,但再难拆也不至于用这么长时间吧!”

    被她这么一说,严小开也觉得不太对,喃喃的道:“我也不知道啊,线还没拆完,我就睡着了!”

    尚欣睁大了眼睛,“睡着了?你怎么就睡着了呢?”

    严小开苦笑道:“那还不是被你折腾的,我昨天早早就起来了,整整一天都在忙,原本说今早睡晚一点吧,结果你又放飞机,不起来监工,害我天蒙蒙亮就爬起来了!”

    尚欣脸上窘了一下,随即又没好气的道:“我在外面担心得你要死,你竟然在里面睡大觉?嗯,也不对啊,你会不会是被迷昏了。”

    严小开哭笑不得的道:“我被迷昏了?人家迷我干嘛啊?”

    尚欣往深处一想,顿时就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赶紧就去掀严小开背上的衣服。

    严小开道:“哎,你干嘛?”

    尚欣道:“我看看你背上有没有刀口,我听人说,医生有一些医生专门偷割别人的器官去卖的!”

    严小开也被吓了一跳,虽然觉得这种可能xìng不大,但还是配合的让她拉起了背上的衣服。

    尚欣仔细看了又看,除了之前已经长好的疤痕外,并不见新鲜的伤口,也没有留血。

    严小开看见她这样的表情,忙问:“怎样?”

    尚欣摇了摇头。

    严小开松一口气道:“我就说不可能的嘛!要真少了什么东西,我能没有感觉吗?”

    尚欣沉默一阵,突地又问:“你真的没感觉有什么异常吗?”

    严小开摇头道:“没有啊!”

    尚欣不死心的问:“后面没有,前面也没有吗?”

    严小开道:“没有!”

    尚欣往他那个地方瞟了一眼,然后脸红红的低声的问:“那个地方也没有?”

    她不说,严小开还没觉怎么样,可是她这一说,他竟然真感觉那里好像有点微微火辣的感觉。

    看见严小开古怪的表情,忙问:“真的有?”

    严小开赶紧摇头,“没有,什么都没有!”

    尚欣蹙起秀眉,喃喃的道:“奇怪了!”

    严小开弱弱的问:“尚欣,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尚欣白他一眼,“你这么聪明,你会不知道我怀疑什么吗?”

    严小开吃了一惊,“你是说那个女医生把我迷昏了,然后……”

    尚欣点了点头。

    严小开脸sè一变,连连摇头道:“不可能,绝不可能的,你要说男医生对女病人这样,那还说得过去,可女医生对男病人这样,那就完全说不通了。这世上没有这么变态的女发人的!”

    “没有?”尚欣冷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微博,然后点开一条甩给他道:“更变态的还有呢!”

    严小开拿起手机看看,发现那条微博的标题写着成都猛女,大意是说一女人在大街上将一男人摁倒,然后强行那个,得逞之后扬长而去的新闻,下面还配了一张图片。图片是在大马路上,一个女人骑坐在躺在那的男人身上,局部打着马塞克!

    看完这条微博,严小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尚欣拿回手机之后,不依不饶的问道:“现在呢,你怎么说?”

    严小开想了一下道:“就算这事是真的,那也只是极为个别的案例,绝不能代表所有的女人也这样,而且这微博上不是说了吗?这女人喝醉了。酒后乱xìng,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尚欣紧盯着他发虚的表情,问道:“阿大,你实话说一句,你真的确定那女人真的没那个什么你吗?”

    “没有!”严小开回答得很有力,而且还重重的点头,自嘲的道:“那女医生这么漂亮,追她的人恐怕排了几条街,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

    尽管,他说得很确定,语气也很坚决,只是问心一句,他却是真的不敢确定的。

    因为他很了解自己,不管怎么累怎么困,也不可能莫名其妙就睡着的,而且仔细回忆一下,好像睡着之前身上还麻了那么一下。虽然他不敢肯定那是不是错觉,但现在下身有点微微的火辣之感却绝对不是错觉。

    因此,他也严重的怀疑,难不成自己真的被迷昏了,然后被那个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是亏了?还是赚了?

    严小开搞不懂,也不愿意的去搞懂,更不情愿承认自己莫名其妙的被xxoo了,因为就算真的是那样,他也希望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发生。所以他也不愿再和尚欣就此事纠缠不清,于是一边打着引擎,一边道:“行了,别咯嗦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刚刚我手机响了一下,是婞姐打来的,我估摸着应该是房东到了,咱们赶紧回去把房子的事情搞掂了再说!”

    尚欣点了点头,这才是大事呢!

    两人赶回到老宅的时候,发现家里真的来人了。

    柳大妈陪着一个年约六十左右的男人坐在厅堂里。

    经过介绍,两人才知道这男人就是这宅子的主人。

    正主儿来了,简单的寒暄过后,自然是直入主题,商谈起卖买宅子的事情。。

    买卖的过程很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旧主人的意思,那就是宅子可以转让,但必须是现金,而且这个手续越快办完就越好。

    这和严小开等人的意愿是不谋而合的,他们也怕夜长梦多出什么差池,因为表面上是八百万的交易,实际上却最少要在后面加多一个零。

    商议过后,双方这就前往房管局办理过户手续。

    只是这房屋过户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手续十分繁琐,比如评估,缴税等等,签订了转让合同之后,还得二十个工作rì才能完成交易,也就是说最少得一个月,严小开才能拿到他的房产证。

    这从美利坚回来的房东,显然是没有这么好的时间来等的,他的机票是双程的,明天晚上就必须回去。

    这么紧张的时间想完成房屋过户,一般情况下明显是不可能的。

    不过,一般情况下虽然不可能,可非一般的情况之下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有人有关系就ok了!

    在深城,严小开是人生路不熟的,自然就谈不上关系。至于郝婞,那就更不用说了。不过他们两人没办法,并不等于尚欣也没有办法。

    这个任xìng又刁蛮的小萝莉,终于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她的作用,她先是找了楚汉中,楚汉中得知这事情原委后,表示无能为力。

    小萝莉一发狠,也懒得再在深城找谁谁谁了,直接就打电话回了家里。

    电话挂断没一会儿,深城房管局的局长就屁颠屁颠的出现了,带着惶恐与恭敬的态度亲自办理这个房屋过户手续……

    尽管走出房管局的时候,严小开还最少等三个工作rì才能拿到属于新的房产证,但相对于一般情况而言,这已经是快得不能再快的了,也就是说从这一刻开始,那座价值连城的老宅已经是属于严小开的了。

    确切的说,严小开真的发财了!

    经历过各种坎坷与磨难之后,他终于在深城挣到了第一桶金。

    只要他将老宅里面的木料全部拆出来卖给庞统,他最少就能挣到八千万,这还仅仅只是木料,那近八百平米的地皮还没算进去呢!

    不过在当晚,经过家庭会议否决之后,三人并没有决定将整个老宅拆掉重建,只是一致同意拿掉老宅另一边那个也同样摇摇yù坠的杂物间,然后在原来两个杂物间的地方新起两间欧式小屋与老宅主体重新相连,并将老宅主体加固,修装,改建成中西融合为一体的现代别墅式老宅。

    这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急是急不来的,少说也得要一段时间才能弄好。

    严小开明天就考试了,考完试就要面对实习,所以这个事只能由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有jīng力的尚欣与郝婞去负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