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六十三 为了救美人只能装一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半个多小时后,叶巩再次出现在一中校门前,深深的看了一眼严小开之后,这才郑重的对众人道:“我们已经认真仔细的搜查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请大家放心入场考试吧!”

    严小开淡淡一笑,他压根就没怀疑过这个考场有炸弹,他只是看不惯这老顽固那副高高在上,臭屁得不行的嘴脸,故意煽动众人逼他去折腾罢了。

    穿过小门,正要进去的时候,“轰”一阵强劲的机车声从远处传来,一辆火红sè的街跑瞬间驶到近前。

    “嚓!”的一声,街跑突地急刹,整辆机车一百八十度擦着地面调了个头横停于学校门口侧边的停车位上。

    这漂亮又帅气还很惊险的漂移急刹一下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连那些jǐng察都忘了上来撵人。

    穿着紧身的皮衣皮裤,带着全头盔的女人踩出了脚架……怎么看出这是个女人?废话,男人有这么大的胸部吗?

    女人把车停稳后,从车上下来,解下头盔的那一刹,大家都有种惊艳之感。

    开这街跑跑车真的是个女人,而且还是极为漂亮妖艳的女人,齐肩的秀发染成了暗红sè,靓丽的五官浓妆艳抹,一边的耳朵上还带着三个细小的耳环,高佻苗条的身材在紧身皮衣皮裤的包裹之下曲线玲珑,山峦起伏。

    惊艳过后,大家又有些疑惑,这小太妹一般打扮的女郎也是来考试的吗?

    严小开看女人,顺序是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因为他通常是先看女人的腿,女人的腿长不长,匀称不匀称,结不结实,决定着男人xìng不xìng福。

    接着臀部,臀部圆不圆,翘不翘,除了决定男人xìng不xìng福外,还决定着好不好生养。

    然后是看胸,胸部嘛,在他看来不一定越大越好,但绝不能太小,因为那不但没有手感,还会饿着娃。

    最后才是看脸,虽然有很多白痴认为,女人嘛,不管长什么样,关了灯都是一样的。可是他英明的认为,那是不一样的,给一张凤姐的脸,再配个苍井空的身材,关了灯你就能感觉快乐吗?

    只是这一次,他看女人的顺序多少发生了点变化,因为这女人从机车上下来的时候,先露的是脸。

    刚开始看清这女人面容的时候,严小开也有种眼前一亮之感,因为这世上,差不多的女人都算是五官端正的,但清秀的只有部分,而清秀得出众的又更少,清秀出众之中让人感觉惊艳的就更少了。

    这个女人,无疑是清秀出众之后还能让人感觉惊艳的那种,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这女人长得虽然不错,可是这妆却明显画得太浓了,也太夸张了,粉上得太多,白得像涂了墙粉一样,嘴唇又抹得太艳,红得像血一样,而且那嘴巴还一动一动的嚼着口香糖什么的东西,看着有点碜人。

    严小开原本想给她个八十五分的,可是因为这个妆,就打了个折,变成七十五分了。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到了这女人胸部之时,那扣掉的十分又加了回去,因为如果说尚欣的胸部是菠萝包,郝婞的是nǎi油包,眼前这个女人就是超级大肉包,一只手绝对把握不住的那种。

    只是目光再往下看的时候,他又觉得差强人意了,因为这女人的腰明显不够细,臀部也不够圆不够翘,那双腿长倒是长了,可是又太过丰腴……

    看来看去,严小开给出了综合评分:七十分!

    勉勉强强算是大半个美人吧!

    不过当他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到女人的重点部位时,心里却吃了一惊,因为那明显是微微隆起的。

    这是……来大姨妈,垫了小绵被?不然怎么会微微突起呢?

    还是说这是传说中的什么馒头神器?

    严小开正疑惑的时候,却发现那女人被叶巩拦下来了。

    叶巩面无表情的盯着这花红柳绿的娇艳女郎问:“你的准考证呢?”

    女郎把手插进了皮裤的口袋里,在前后四个口袋掏了一阵,终于掏出一张溶溶烂烂的纸递了去。

    一看那纸的模样,严小开就知道这女人要悲剧了,因为自己的准考证不过是缺了一个小角,上面有一点污迹就被叶巩念叨半天,何况她的准考证已经糟蹋成这幅模样呢!

    果然,叶巩一接过来就皱眉了,质问道:“这是什么?”

    那女人语气淡淡的道:“准考证呗!”

    她这一开腔,严小开勉强给的七十分又想扣掉一些,因为这女人的声音太中xìng了,似男似女,不像男也不像女,仔细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类似的声音,那个以前红遍港澳台大陆的情歌王子。

    对,差不多就是那种声音!

    在严小开这样想的时候,叶巩已经叫起来了,指着那张纸厉声质问道:“你这叫准考证?”

    女郎毫不气短的回应道:“你要不要叫专家来鉴定一下,如果不是准考证,我当场把它吃了!”

    叶巩:“……”

    楚汉良看了看那张纸,脸上的表情也很古怪,“你这是怎么弄的。”

    女郎坦荡荡的道:“还用得着问吗?被洗衣机洗的!”

    楚汉良:“……”

    叶巩终于被气着了,指着她道:“你不用进去了。”

    女郎终于淡定不起来了,冷声质问道:“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叶巩指着那张纸道:“因为你的准考证已经无法辨认了!无法确认你的身份,自然就不能让你进去考试。”

    女人道:“我有身份证啊,而且你们也有考生名单。对着身份证查一查不就结了。”

    叶巩摇头,“我只认准考证。”

    女人急得不行的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楚汉良可怜的看着她,默然道:姑娘,你认命吧,他一向都是这样!

    叶巩直接就懒得理她了,对后面的人道:“下一个。”

    女人被逼得退到一边,那目光虽然恨得想把叶巩生吞活剥了,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掏出电话,拨通之后立即道:“爸,这事黄了!”

    “……”

    “爸,不是我不想,我人已经在这儿了,可人家拦着不让我进。”

    “……”

    “昨晚准考证放口袋里,不小心洗了!”

    “……”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

    “我知道这事很重要,可现在这样我有什么办法。”

    “……”

    “爸,你别这样好不好?这也不是我愿意的啊!”

    “……”

    严小开原本是不想管这闲事的,可是看着女人急得团团乱转的样子,不由想起了自己当时被拦在考场外的情景。

    严大官人的同情心一般是不会发作了,可这类似的遭遇触动了他的心弦,同情心一发作,那就不可收拾了!

    没办法,只好上演一出老套的英雄救美了。

    主意一拿定,他就大步走上前去。

    叶巩看见严小开没往里走,反倒退了回来,不由疑惑的问:“哎,严小开,你干嘛去?马上考试了!”

    严小开停下脚步,神sè有些凝重与紧张的道:“叶处长,不好意思,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放心,这可是生死悠关的大事呢!我得打个电话给我舅,让他和上次一样,派人来再检查一去。”

    叶巩疑惑的问:“你舅?”

    “说了你不认识……”严小开淡淡的语气,随即又补充道:“虽然你见过他的部下。”

    叶巩又愣一下,“我见过他的部下?”

    严小开道:“郝正益啊!”

    叶巩仍是一头雾水的表情,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什么好正义,还是假正义。

    “广省军区48集团军机械化步兵132旅侦察9连的连长赦正益啊!”严小开说完之后喘了口气,因为这郝连长的介绍真的有点长,他都差点一口气没抽上来呢,随后才接着道:“叶处长你不是见过吗?上次在市会议中心,郝连长和另外一个连长带兵来疏散的吗?对了,说起这个事,叶处长你还没感谢我呢,要不是当时我意气用事的打了那个电话,这会儿叶处长你肯定不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这些同学也不能再在这里出现。”

    叶巩听得眼睛一阵比一阵大,最后弱弱的低声问:“那你舅是?”

    严小开大言不惭的道:“广省军区副司令员何田胜!”

    叶巩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愣了半响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爆炸案发生之后,他也是打听了一下情况的,虽然没有完全弄明白,但也知道那些前来疏散的士兵是广省军区司令部一个姓何的副司令员派出来的,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何副司令员的确切名字,更不知道这何副司令员又是怎么知道考场内有炸弹的。

    直到这会儿严小开说了,他才终于知道,原来这个何副司令员叫何田胜,是严小开的舅舅,人也是严小开叫何副司令员派出来的!

    不过,这好像也说不通啊,严小开又是怎么知道考场内有炸弹呢?难不成这事就是他搞的鬼。

    看着叶巩变来变去的复杂脸sè,严小开多少已经猜到了一点他的心思,故意语气淡淡的道:“叶处长,到了这个时候,和你说实话也不怕了,当时我打电话的时候,并不知道考场内真的有炸弹,我只是气愤你拦着我,不让我进去考试,所以我就意气用事的打了电话给我舅,谎称里面有炸弹,想给你点难看,当然,要是把考试延迟,那就更好不过了。可我万万没想到,我的乌鸦嘴会这么灵,随口瞎编一个借口,竟然就被我说中了。考场真的有炸弹。不过我也庆幸自己这样做了,因为我要是没有这样恶作剧,今天大家将不会出现在这里,而是在火葬场相聚!”

    叶巩听得一阵接一阵的哆嗦,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恐惧,指着严小开道:“你,你,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