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六十四章 娇艳豪放的上官五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面对叶巩指着来的手指,严小开毫不示弱的一挺胸堂,中气十足的道:“我什么我,哼,叶处长,你好好想想,要不是我那个电话,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当这个处长,还能神气活现的站在这里对我们指手划脚吗?”

    叶巩脸sè发白的道:“我,我……”

    严小开没再理他,而是掏出了电话,“你什么你,我现在不用你了,你这人根本不靠谱,为了小命着想,我也不装什么低调了,该怎么地怎么地吧!”

    叶巩心中一颤,急声问道:“你要干嘛?”

    严小开白眼一翻,“还能干嘛?让我舅再派两个连来搜索一下考场,我记得上次他跟我说过,他的部队装备了搜弹机器人的。”

    叶巩听他这么一说,终于彻底慌神了,上一次的爆炸事件虽然没有造chéng rén员伤亡,他也仍然还是这次考试的负责人,可是上面却是很不满意的,不但严肃批评了他,还给了他一个内部jǐng告的处分,而且他也立了军令状,称这次考试绝不会出意外的,否则他就引咎辞职。

    不夸张的说,他是拎着脑袋来主持这次考试的。

    如果现在真的让这小子打给了何田胜,何田胜又真的派了人下来,那这场试就不用考了,而他头上的这顶乌纱帽也不用带了。

    尽管,严小开说的有可能是假的,何田胜根本不是他舅,他只是道听途说知道了几个名字编成故事来蒙他罢了。可是事关顶上的乌纱帽,叶巩不敢赌。

    世上有很多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人。

    世上有很多人,就是热爱赌博,才输得一败涂地永不能翻身的。

    叶巩急忙的大声叫道:“不,严小开,小开同学,你别打,你千万别打!”

    “嗯?”严小开半捂着手机屏幕停下手来,“叶处长,难道你想要和我舅说两句?”

    叶巩忙摆手道:“不,不,我是说咱们有话好说,你先别打电话!”

    严小开犹豫了一下,终于将摁了10086这几个号码的屏幕退掉,抬起头来问:“你想说什么?赶紧说,说完我打电话!”

    叶巩这回是真硬气不起来了,放低姿态道:“不,你别打电话了,我带人再去检查一下,认真仔细的检查一遍,你要是不放心,我们也可以调搜弹机器人来的!你舅舅军务繁忙,这种小事,就不要麻烦他了!”

    严小开道:“你?”

    叶巩忙点头,巴巴的道:“对,我。”

    严小开仔细的又看他一眼,无爱的摇头道:“叶处长,你还是算了吧。你看看你,这位同学只不过是不小心把准考证放洗衣机里洗了,这么点小事你都揪住不放,何况我这个是xìng命悠关的大事?我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叶巩多少有点会过意来了,赶紧的指着一旁的女郎对一直站在旁边看笑话似的楚汉良道:“楚局长,麻烦你给这位同学查验一下,如果确实是考生就让她进去考试!”

    楚汉良答应一声,竟然悄悄的向严小开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才问那女郎,“你身份证带来了吗?”

    女郎喜出望外的道:“带来了,带来了!”

    楚汉良这就接过她的身份证,对比考生档案信息表去了。

    叶巩见女郎被领进保安室去了,这才道:“小开同学,你看,我也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嘛,你也宽容一回好吗?别让你舅派人来折腾了,这个考场是我们今天早上才临时抽签抽出来的,事先就连我这个主考官都不知道这里会作为考场,自然也不可能有人能事先安装炸弹,不过为了大家的安全,我还是会再让人检查一遍的,你就别打电话了好吗?”

    严小开心里笑得开了花,表面却装作犹豫不决的样子,好一阵才道:“叶处长,虽然你真不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但我还是决定勉强信你一回!不过你可得小心了,我要是有什么闪失,不但我舅,我全家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严小开这富二代红二代又神马二代的语气架势表演得十分到位,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不但叶巩被吓到了,就连在场见证着这一幕的考生也被震到了,由衷的感觉此人牛叉十分,霸气侧漏。

    在叶巩连连点头,想要表下决心之际,严小开却冷哼一声,甩他一个华丽的后脑勺,拂袖往里走去了。

    叶巩则是如蒙大赦般松了一口大气,伸手抹去额上冒出来的冷汗……

    “上官五素,你可以进去了!”

    楚汉良将女郎的身份证与考生登记信息表对比过后,确认这叫上官五素的女人真的是考生之后,这就将身份证还给她道。

    上官五素欣喜的答应一声,赶紧的穿过小门,快步的朝走在前面的严小开追去。

    追上严小开后,她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哎,哥们,刚刚真是谢谢你了!”

    严小开回头看一眼还在大门口余惊不止的抹着冷汗的叶巩,淡淡的道:“没事,我也不是全帮你,我就是看不惯那老东西臭屁的嘴脸罢了。”

    上官五素道:“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谢谢你,因为要不是你帮忙,我肯定进不来的!一会儿考完试我请你吃饭吧!”

    严小开道:“不用客气的,举手之劳罢了!不过你真要请我吃饭,我也不反对的!”

    上官五素点头,轻笑着和他一起往考场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上官五素又有点八卦的问道:“哎,你舅舅真的是广省军区副司令何田胜啊?”

    严小开忍住笑意问:“你认为呢?”

    上官五素道:“我当然认为是啊!”

    严小开忍不住失笑道:“不是吧?这你也信?”

    上官五素道:“信啊,怎么不信,你刚刚说得比真的还像真的!”

    严小开汗颜道:“我蒙那老东西的呢!”

    上官五素摇头道:“我不信!”

    严小开道:“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反正何田胜不是我舅,我甚至还不认识他呢!”

    上官五素疑惑的道:“你刚刚还打电话呢?”

    严小开掏出自己手机,划开屏幕,点出拨号键盘给她看。

    上官五素只看一眼就傻了,“10086?”

    严小开嘿嘿的笑了起来。

    上官五素喃喃的道:“你刚才那样说,完全是为了帮我?我滴娘,那我这人情不是欠大发了?”

    严小开摇摇头,“我也不是完全为了帮你,主要是我上次也经不多和你一样的原因被那老东西给拦了下来。再另外嘛,让他们再检查一下,也是为了咱们安全更有保障不是?”

    上官五素沉吟一阵,伸出手道:“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欠了你一个人情,咱们交个朋友吧,我叫上官五素!你叫什么名字?”

    敌人,一个就多得不得了,朋友,却是再多也不嫌多的。

    严小开这就自我介绍道:“我叫严小开!”

    “严小开?”上官五素念了一下他的名字,又打量他一下,然后匝嘴道:“你这名字可真不咋地,不过你人长得还不赖,别人都说我长得漂亮,要我说,你才是真的漂亮呢!”

    严小开苦笑,女人长得漂亮那不是应该的吗?男人长得漂亮才别扭呢,首先一个小白脸的外号就跑不了。不过在这女人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打量起这个女人。

    说心里,如果这女人的妆不化这么浓,腰围能减几寸,屁股再翘一点,腿又能细一些的话,那她绝对是个百分百的大美人。

    现在这个模样,只能说差强人意,有点可惜了。

    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他也没打算泡她,而且人无完人,这也是注定了的,像是郑佩琳一样,够好看了吗?至今为止,他还没见过比郑佩琳好看的女人,可那又怎样?不照样是寸草不生?

    正在他有些走神之际,上官五素已经伸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极为熟络与亲腻的道:“哥们,那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朋友了哦!”

    严小开的半边身体一僵,真的很想送她一句,姑娘,你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这四个字呢?

    目光不经意的瞥到她敞开的皮衣领子,脸上的表情又滞了下,因为他竟然看到她的脖子上有个微微突起的喉结。

    这是……甲亢吗?

    甲亢只会突眼大脖子,不会突喉结的啊?

    难不成是激素失调,雄xìng激素过多,可她好像也没长胡子啊?

    往她的下巴看去,没看到毛孔,只看到白刷刷的粉。

    疑惑难解的他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哎,上官,你到底是男还是女?”

    一般女人要是被这样问,肯定是要生气的,可是上官五素不但没生气,反倒是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对好看的酒窝,朝他眨眨眼道:“照你看呢?”

    严小开扳开他的手,仔细的又看了两眼,“怎么看,你都是女的,可我怎么感觉是个男的呢?”

    上官五素撇撇嘴道:“你再认真看看嘛!”

    严小开已经看得很认真了,可他仍无法确定,所以只能苦笑道:“我看不出来!”

    上官五素突地停下来,把身上的皮裤扯开一点,露出里面粉红sè内裤的一角道:“要不你摸!”

    严小开被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道:“不!”

    上官五素哈哈大笑,又一手又揽到他的肩膀上,“走吧,赶紧进考场,差不多要开考了呢!”

    严小开闷闷的道:“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

    上官五素道:“让你摸你又不摸。我才不要告诉你呢!”

    严小开哭笑不得,那个地方,不管是男还是女,都不能随便摸啊!

    上官五素突地又将他搂紧了一些,“哎,要不这样,一会儿考试的时候,你借我抄抄,我就告诉你我是男的还是女的,你要是想,我脱了裤子让你认真研究都可以!”

    严小开被吓坏了,一把推开她,连退好几步,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似男似女的女人,见过变态的,可还没见过这么变态的。

    上官五素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似的,拍着掌哈哈大笑,随后自作主张的拍板道:“就这样说定了啊。”

    严小开什么都没说,因为他猜想两人不可能坐一起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