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七十二章 百依百顺的美女保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外面吃了晚饭回来后,郝婞看见严小开脸有些红,气有些喘,这就赶紧去给他泡了壶浓茶。

    侍候着他喝下之后,郝婞这才轻笑着道:“刚开始你说要喝酒,姐还以为你多能喝呢,谁知道你就这点儿量。瞧你现在这模样,整个煮熟的虾米一样!”严小羞愧难当,脸上就更红,好一阵才道:“我以前很能喝的,不过戒了一段时间酒,一时间不适应罢了!”

    郝婞觉得他在说瞎话,但也不拆穿他,只是温和的道:“好好休息一会儿,酒劲过去就好了。”

    严小开有些好奇的问道:“婞姐,你到底能喝多少啊?刚刚那两瓶茅台,最少有一瓶多是你喝的,怎么看你现在像个没事人似的?”

    郝婞摇头,“姐也不知道,不过还真的像你说的一样,没多大感觉呢!”

    严小开:“……”

    郝婞站起来道:“你坐一会儿,姐去给你放水,洗个热水澡将酒气散一下,你就会舒服了。”

    严小开只好点了点天。

    在宅子里忙活了一整天,严小开也确实有点累了,加上喝了酒,身体就愈发的疲倦,半躺半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新闻,差点儿就睡着了。

    谁知道后来去泡了个澡后,人竟然又jīng神起来了,而且身体还感觉很亢奋。

    郝婞不知道又去忙活啥了,宅子里静悄悄的。

    严小开感觉安逸之余,又有那么点不习惯,因为以前尚欣在的时候,不管是吵还是笑,家里都热热闹闹的,可现在她不在了,整个家就一下变得空荡荡十分冷清的样子。

    想到这个巴巴小辣椒,严小开才发觉她已经回去一整天了,深城飞往京城,也就两三个小时,如果没出意外,这妮子现在应该到家了,可怎么就没打电话来报平安呢?

    严小开有些放心不下,这就掏出电话,给尚欣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这才被接听起来。

    尚欣的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喂。阿大!”

    严小开道:“尚欣,回到家了吗?”

    尚欣道:“回到了,十二点就到家了!”

    严小开道:“路上没什么事?”

    尚欣道:“没什么,挺好的!”

    严小开道:“那怎么没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呢?”

    尚欣道:“家里乱糟糟的,我都忘了!婞姨在吗?你替我和她说一声,我平安到家了!”

    “她好像是洗澡还是干嘛了,我一会儿告诉她!”严小开说着又问道:“你爷爷现在的情况怎样了?”

    尚欣的声音更低了,“不是那么好,我现在人在医院守着呢!好了,我不跟你说了,等我这边消停点再给你电话好吗?”

    严小开道:“好,你自己多注意身体!”

    尚欣答应一声,这就挂断了电话。

    给尚欣打完电话后,严小开又打给了毕瑜。

    两人已经有近十天没见面了,思念之情自然可想而知,打情骂俏说些肉麻的是难免的,就不一一细表了。

    足足半个小时,手机都说得发烫了,严小开才挂断电话!

    完了之后,严小开原本想着再给郑佩琳打一个的,可是想到上次不欢而散的通话,心里又有点懒,这就闷闷的把电话收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新闻节目后,郝婞终于出现在厅堂里。

    这个时候,她是穿着一身短袖休闲衣裙出来的,虽然有些宽松,但也摭挡不住曲线毕露,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湿漉漉的披在肩头上,娇艳浴滴的俏脸吹弹yù破,胸部上露着白若凝脂的肌肤,中间的深沟清晰可见,浑圆挺俏的臀部下一双修长xìng感的美腿,脚下踩着一双粉sè的拖鞋。

    严小开瞧得阵阵心热,不免又想起了那晚在浴室里的一幕,阵阵热血就从腹部涌起,上冲下突。

    郝婞坐到他的身旁,那成熟诱人的女人体香立即泌入严小开的心肺,让他感觉安逸与舒服,有种想靠到她怀里的强烈冲动。

    只是sè心很大,sè胆又太小的他又有些不敢,正犹豫着要不要伸出魔爪之际,郝婞却冷不丁的冒出一句,“阿大,你有没有觉得,尚小姐没在,家里仿佛一下子空了好多似的!”

    严小开有同感的道:“是啊,她不在,确实有些冷清呢!”

    郝婞道:“不知道她回到家没呢?”

    严小开道:“回到了,我刚刚打了电话给她的,不过她应该挺闹心的,说她爷爷情况不是那么好,现在还在医院里头。没说两句就挂了。”

    郝婞道:“希望尚小姐的爷爷能化险为夷!”

    严小开想起一事,突地坐了起来,然后从摆在桌上的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到她面前。

    郝婞疑惑的问:“阿大,这是?”

    严小开道:“我猜你手上应该是没钱了,这卡里面有五十万,家里没钱了,你就去支,嚅,咱家路口那里就有个柜员机,密码是你的生rì。”

    听说卡里有这么多钱,郝婞被吓了一跳,“家里用不了什么钱的,尚小姐在的时候,伙食算下来一个月最多就两千多一些,现在只有咱俩,一千多应该就够了,加上电话,宽带,电费什么的,家用三千就足够了,别的也没什么地方要花钱。你不用给这么多钱的!”

    严小开摇头道:“家里需要什么,你就尽管的添置,伙食什么的,也尽量好一些,咱们现在有钱了,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不是?”

    郝婞沉吟一下,终于点头道:“好,阿大你说怎样就怎样,姐听你的,可是这钱……真的有点多呢!”

    严小开道:“另外我想了一下,你每个月的工资是五千,我也懒得每个月给你发了,每个月一号出粮,你自己准时去取,你觉得怎样?如果不行的话,可以再加一点!”

    郝婞连连摆手道:“不,不,阿大,姐不要工资的,姐只要有口吃的,有个地方住就成!”

    严小开摇头道:“女人身上没点钱是不行的,就这样说好了,每个月五千,过年了再给你发奖金。”

    郝婞有些急的道:“不,阿大,俺,不,姐……”

    严小开把卡塞到她的手上,不容置疑的道:“就这样说定了。”

    郝婞有些为难的看着他,显然是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

    严小开接着又道:“明儿抽空,我带你去趟市局,让你跟楚局长做一个口供,看看能不能找到你的身世……”

    郝婞忙头道:“阿大,昨儿尚小姐已经带姐去了的。”

    严小开道:“那有结果吗?

    郝婞摇了摇头,“没有呢!楚局长当时就给姐查了全国失踪人口记录,没有对得上号的。”

    严小开安慰道:“慢慢来,这个事急也急不来的!”

    郝婞点了点头,柔声道:“其实这些天下来,姐也想开了,能找着姐的家人,那自然是最好,找不着,那也没什么,因为姐现在过得挺知足的,有吃有住也不愁钱花,你和尚小姐都对姐又像家人一样!”

    严小开笑笑,“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赶紧把卡收起来,明儿该买什么就买什么,花钱别心疼,反正不花白不花啊!”

    郝婞道:“可是……”

    严小开没等她插话又继续道:“其实我这样说,自己也觉得挺亏心的,因为这钱都是卖木头挣回来的,而这个宅子是你我还有尚欣三个人一起租的,所以这钱应该是见者有分的……”

    郝婞连连摆手道:“不不不,姐不要,姐不要,阿大你要是这样,姐连这个工资都不要了。”

    严小开笑了起来,“我就是知道你这样的xìng格,所以也没这样跟你说了。不过你有需要的时候,尽管跟我开口好吗?”

    郝婞犹豫一下,终于点点头,然后把卡小心的收进了贴身的口袋里,好一阵才低声的问:“阿大,谢谢你!”

    严小开道:“谢我什么呀?”

    郝婞道:“谢谢你带姐去吃饭,吃这么多好吃的。谢谢你这么信任姐,将这么多钱交到姐手里。还有谢谢你,给了姐一个这么温馨与安全的家。好多好多,反正姐就是要谢谢你。”

    看着她娇滴滴的模样,严小开心中一动,“你真的要谢我?”

    郝婞点头,“阿大对姐好,姐会对阿大更好的。”

    严小开道:“那你来帮我按摩一下怎样?”

    郝婞脸突地就更红了,咬着唇垂下头去,看也不敢看严小开。

    看见她羞涩的模样,严小开知道她是误会了,苦笑着解释道:“婞姐,我指的按摩不是上回那个按摩,我是说今天折腾得有点累了,搬砖担石,弄得手酸肩膀疼……”

    郝婞抬起对来,脸上虽然布满羞意,语气却温柔如水的道:“没关系的,只要你想的话,就算是……姐也愿意的。”

    严小开:“……”

    郝婞主动的站起来道:“阿大,那去你的房间,躺下来按比较舒服的,前几天尚小姐说腰很酸的时候,姐也买了按摩书,在网上下载了视频学了一下的,不过要是按得不好,你可别生气好吗?”

    看着她低眉顺眼,逆来顺受的样子,严小开突然有点不忍心了,因为这让他产生一种逼良为娼的感觉。

    不过今天真的很累,肩膀和脖子都酸痛得要命,不活下血的话,今晚睡觉恐怕会很难受的,所以他就点点头。

    郝婞就道:“那阿大你先回房间等着,姐去准备一下!”

    严小开有些疑惑,这按摩还用得着准备的吗?

    不过看见她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好一阵也没出来,他就只好回了房间,踢掉拖鞋后,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等待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