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八十三章 很纯很暧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整个上午,严小开就在和上q中愉快又无聊的渡过了。

    到了差不多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眼球大叔就走过来对三人道:“上午下班时间是十二点,公司不包吃住,不过今天你们刚来,大叔我就慷慨一点,请你们吃顿快餐,你们要吃什么?”

    慷慨一点,请我们吃快餐?

    严小开这个问题sāo年没有搭理他,反倒是问道:“大叔,我想问一下,下午上班是几点钟?”

    眼球大叔道:“下午是两点半。迟到五分钟扣五十块钱工资,十分钟加倍。半个小时以上当旷工处理……”

    严小开打断他问:“大叔,我们真的有工资吗?”

    眼球大叔愣了一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是没有工资的。”

    三人:“……”

    眼球大叔从自己的桌面上拿来一张菜单,“你们要吃什么,我叫人送来!”

    严小开无爱的站起来道:“大叔,我那份就替我省了吧,我回家吃去!”

    上官五素也走出来道:“我也回家!”

    完颜玉则是什么也不说,直接站起来就往外走。

    三个新人这么不给面子,弄得眼球大叔好生尴尬与无趣,看着他们陆续离开公司,这就悻悻的道:“不吃拉倒,不吃我还省了呢,一个人八块钱,三八就二十四块,大叔我再贴一块钱就能买包芙蓉王,能抽大半天呢!”

    老街离严小开的宅子并不太远,二十分钟左右就回到了。

    回到家的时候,郝婞已经在炒最后一道菜,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走进厨房的时候,看到她温柔又甜美的笑脸,严小开心里感觉即舒服又温馨,忍不住就凑上前去从背后抱住了她。

    被他一抱,郝婞心里顿时就紧张害怕起来,因为外头还有一大班工人在忙活,可是她偏偏又无抗拒不了这种温暖的拥抱,只能软瘫瘫的道:“阿大,别这样,一会儿让,让人看见就不好了!”

    严小开道:“没有人会看见的,工人不敢进来呢!”

    郝婞道:“可是俺正做饭呢!

    严小开道:“你做你的饭,我抱我的,没关系的!”

    郝婞哭笑不得,只能任由他这样搂着自己。

    然而她的放任与纵容却换来了严小开的得寸进尺,这厮抱着她还不满足,一双手竟然开始蠢蠢yù动,最后甚至是放肆的从她系着的围裙侧边伸了进去,缓缓的抚摸起她的酥胸。

    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胸部传来,郝婞双腿忍不住发软,抓锅铲的手都没力气了,被他摸到敏感处时,锅铲终于无力的跌落到锅上,传来“咣当”一声响。

    “阿大,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这样,俺都没办法炒菜了!”

    听着她可怜兮兮的求饶,严小开心里竟然涌起种残酷的快感,轻笑一下,终于是放开了她,因为再不放的话,锅里的菜就得糊了。

    郝婞重新抓起锅铲,一边翻着菜,一边轻嗔道:“阿大,你现在越来越坏了呢!”

    严小开道:“那还不是被你宠坏的!”

    郝婞佯装气呼呼的道:“那俺以后就不宠你,对你凶一点!”

    严小开呵呵的笑起来,就你这xìng格,还凶一点?不被我连骨带渣的吃进去就偷笑了。

    听到他戏谑的笑声,郝婞羞恼的轻嗔他一眼,“还笑呢?赶紧洗手开饭呀!”

    严小开点点头,这就去了洗了手。

    开饭的时候,郝婞的脸仍有些羞臊的红意,粉嫩yù滴,极为好看。

    严小开端起碗的时候,不经意的瞥到,目光就不自觉的定格到她的脸上,有些痴的看着她。

    郝婞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低声道:“阿大,你看什么呀?”

    严小开道:“看你呀!”

    郝婞横他一眼,“俺有什么好看的,你就不能正经吃饭么,早上连早饭都没吃,不饿吗?”

    严小开据理力争道:“你这么秀sè可餐,我看着你就不饿了。”

    郝婞好气又好笑的话下碗道:“那成,以后俺不做饭了,开饭的时候,就让你看着俺!”

    严小开笑了起来,“姐,你也学会开玩笑了呢!”

    郝婞道:“那还不是被你带坏的!”

    严小开看着她娇滴滴的俏媚模样,sè心又起,脱了鞋大在桌下勾住她的脚道:“姐,晚上来给我按摩呗!”

    郝婞犹豫一下,脸红红的摇头,低声道:“不要!”

    严小开道:“为什么不要?你不是说我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吗?”

    郝婞道:“可是……你要欺负俺的,俺从前都不知道你这么坏呢!现在开始,俺不能那么宠你了。”

    严小开叹口气道:“那好吧,反正也没人疼我了,就让活活累死好了!”

    郝婞疑惑的问:“实习很辛苦么?”

    严小开竟然一点也不惭愧的点头,然后毫不脸红的撒谎道:“可辛苦了呢,姐,你都不知道,我们那个主管可凶了,什么都让我做,打打扫扫,搬搬抬抬,粗活累活脏活,全都指着我一个人呢!你看我才去了一个上午,人都瘦一圈了!”

    郝婞有些心疼的道:“这么辛苦啊?”

    严小开道:“可不是嘛!”

    郝婞抿了抿唇,终于道:“那好吧,晚上俺给你按摩吧,可是你得答应俺,不能乱来呀。那天晚上……俺都差点走火入魔了。”

    严小开喜笑颜开的道:“好,我保证不会随便来的。”

    对,不会随便的乱来,会很认真的乱来!

    郝婞轻轻的横他一眼,“那还不赶紧吃饭呀,吃完饭休息一会儿!晚上的事情就晚上再说!”

    jiān计得逞的严小开心里乐得不行,这就开始吃饭。

    饭后,严小开回房间练起了功,大小周天下来,已经是两点钟了,为了避免路上塞车,这个时候该出门了。

    跑车驶进老街的时候,上官五素也正好骑着街跑从那头驶来。

    两人在中锐安保的楼梯口相遇,严小开下车来的时候,发现这厮还是上午的装扮,不过脸上却多了一副挺大的蛤蟆镜,看起来靓丽时髦,还有点酷酷的太妹感觉。

    想起早上的不快,严小开不太想搭理这家伙,所以按了一下防盗要摇控后就径直往楼梯口走去。

    谁知道没走两步,上官五素就追了上来,嘴里腻呼呼的喊了一声,“哥!”

    严小开回过头来,左顾右看的道:“你叫我?”

    上官五素愣了一下,一手搭在严小开的肩膀上,极为亲腻的半搂着他道:“哥,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除了叫你,还能叫谁?你就是我哥,我的亲哥啊!”

    严小开推开他的手道:“滚,少跟我认亲认戚的,老子不稀罕搭理你!”

    上官五素仿佛有些反应不过来的问:“哥,你这是怎么了?咱们不是一直都很恩爱的吗?”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我怎么了?你早上不是还说要跟我没完,要和我绝交的吗?这才一转眼的功夫,你就失忆了?”

    上官五素表情滞了下,好一阵才讪讪的笑道:“哥,我那不是和你闹着玩的吗?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严小开道:“我可不是和你闹着玩的!”

    上官五素软瘫瘫的道:“哥,你不是这么小气吧?”

    严小开翘起双臂道:“我就是这么小气的!”

    上官五素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哥,你不再爱我了!”

    严小开狂汗,“我从来就没爱过你!”

    上官五素夹着腿,微垂着头,极为忸怩扭来扭去道:“可是,可是……人家的身子都被你看过了,从那天起,我就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了!你怎么可以不爱人家了呢?”

    严小开一阵鸡皮疙瘩直起,扬起手道:“你tm再跟我装女人,我就大巴掌抽你!”

    上官五素闻言竟然凑了过来,“哥,你肯打我了?那就是说你不生我的气了?那你打我吧,使劲的打。”

    严小开额上浮起黑线条,忍不住骂道:“你这个贱人!”

    上官五素仿佛被骂得极为受用的轻颤一下,“打是亲,骂是爱,哥,你骂得越狠,就证明你越是爱我,来吧,哦巴,你要是喜欢,那就用最恶毒的词来骂我吧!”

    严小开被打败了,见过贱的,可真没见过这么贱的。

    “上官,你还敢再贱一点吗?”

    上官五素扬起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朝他挤眉弄眼的道:“哥,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再贱那么一点点的!”

    严小开:“……”

    上官五素趁虚而入,一把搂住严小开的肩膀,亲热的道:“哥,你别再生人家的气了好不好?”

    对着这样的人,严小开还能生气吗?他都被气得没有脾气了!只能闷闷的走进楼梯。

    上到二楼,发现玻璃大门紧锁着。

    严小开掏出手机看看,这才两点二十分,还没到上班时间呢!

    抬眼看看,发现上官五素还戴着那个太阳眼镜,不由就道:“你还戴着这玩意儿干嘛?”

    上官五素吱唔着道:“呃,我觉得这样比较酷一点!”

    严小开没好气道:“赶紧摘了,装什么酷啊。”

    上官五素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摘下了墨镜。

    严小开朝他脸上看去,顿时不由吃了一惊,因为他的一个眼眶都成了青紫sè,“上官,这是怎么了?谁打你了?”

    上官五素神sè有些不自然的道:“没被谁打,我这么好功夫,谁能打得到我啊,我是自己不小心撞了一下!”

    严小开道:“蒙谁呢?赶紧说实话,谁打你了?”

    上官五素摇头道:“真没有谁,是我骑车的时候撞了下。”

    严小开见他硬是不肯说,只好不再问,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有几七八分钟才上班,这就自顾自的走了下去。

    不多会儿,他就擒着两袋东西走了上来,然后把其中一袋递给了上官五素。

    上官五素接过来一看,发现里面几个滚烫的水煮鸡蛋,侧边还有一包湿纸巾,不由就笑道:“哥,我中午吃了饭来的,现在不饿。再说……要真饿了,我也有肉包呢!”

    严小开寒了下,没好气的道:“这是给你吃的吗?拿湿纸巾包着鸡蛋,在眼睛上热敷一下。我这还拿了点中药,是散血祛淤的,里面有厨房,一会儿我给你煎了,内服外敷一下,很快就会好的,现在这样子多难看啊!”

    上官五素花痴一般看了严小开好一阵,这才终于道:“哥,你对我这么好,我真的无以为报,你看以身相许成吗?”

    严小开骂道:“滚,你还以身相许呢?别跟我一会儿演公主一会演jì女,我就阿弥坨佛了。”

    上官五素沉默了,半响才憋出一句:“我会好好考虑的!”

    严小开直接一巴掌就拍到他的头上,“考虑你的头,赶紧吃药,吃好你的xìng格分裂症!”

    上官五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