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八十四章 生意竟然上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下午。

    眼球大叔终于来了,不过是三点多才来的。

    两点多就到了的严小开与上官五素,还有准点到的完颜玉在外面等到脚抽了筋,才看到这厮肥胖的身影慢悠悠的晃入眼帘。

    看见他悠哉游哉的吹着口哨,掏钥匙开门,严小开终于没忍住道:“大叔,你敢再晚一点吗?”

    眼球大叔十分无耻的道:“其实……平时我是更晚的,今天因为突然想起你们来了,这才早一点的!”

    三人非常无语,又说迟到五分钟扣五十块,十分钟加倍,半个小时就当旷工,照你这么说,你一个月不是旷足三十一天的工?

    打开了门之后,眼球大叔问:“今天谁到的最早呢?”

    上官五素和完颜玉齐齐看向了严小开。

    眼球大叔这就一扬手,大门的钥匙直接抛给了严小开,“那从今往后,开门的任务就交给你这个问题sāo年了!”

    严小开一阵犯晕,“大叔,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眼球大叔嘿嘿的笑起来,“让大叔看得起,那不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严小开:“我……”

    眼球大叔的大巴掌拍到严小开的肩膀上,“小伙子,好好干,前途大大滴哟!”

    严小开无语了,从早上到这个下午,这个秘书兼总管在他们三个新人眼中的形象一降再降,降到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人品值可言了。所以在进入办公室之后,没有谁再搭理他,都自顾自的缩进隔间里去了。

    这个下午,眼球大叔依然没有吩咐他们三人做什么,所以他们依然重复着上午的无聊。

    不过悲催的是,下午严小开的qq好友没有一个在线的,所以他只能继续看那本网络小说,不过抽空还是去给上官五素煎了煎药。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隔板响了一下,上官五素从上面递来了一张纸条。

    严小开疑惑的接过来看看,发现上面写的是个qq号码,这就查找添加了起来。

    一加上好友之后,上官五素的头像就摇晃起来,“哥,我要上厕所,你要不要去?”

    严小开皱眉,很无爱的回复,“你不是不愿和我一起上厕所吗?你还是叫完颜玉去吧!”

    上官五素刷地就回了条信息:“我叫她了,可是她不肯跟我去!”

    严小开睁大了眼睛,打了一串省略号。

    前面的隔间就传来上官五素像小母鸡一样咯咯的笑声。过了一会儿才回复了一条信息。“我骗你的啦,我有那么龌龊吗?”

    严小开二指掸飞快的敲了一阵键盘,“你没有那么龌龊,可你有那么变态,连男扮女装这样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哥,我这是迫于无奈好不好?”

    “你怎么无奈了!”

    “这个……咱们还是不说这个了。哥,你陪我上厕所嘛,咱们到厕所里抽根烟,吹吹水,放松一下,在这儿无聊得快闷出鸟来了!”

    严小开摸了摸口袋,硬盒中华和火机都在,这就站起来,往厕所走去。

    不一会儿,上官五素也跟着离开了位置。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厕所走去,坐在那里的完颜玉仿佛无知无觉,仍专注看着面前的网页,但眉头却轻轻的蹙了一下。

    进了厕所之后,上官五素就抢到小便器前,拉开裤连就“哗哗”的喷shè起来,显然是真的很急呢。

    严小开往他那地方瞄了一眼,突地就笑了起来。

    上官五素疑惑的问:“哥,你笑什么?”

    严小开道:“你那玩意儿这么小,我很怀疑冬于的时候你能不能找得着!”

    上官五素被打击到了,“你的又很大咩?”

    严小开笑道:“大不大,你早上不是见识过了!”

    上官五素神情滞了一下,喃喃的道:“早上……”

    严小开冷笑道:“装,装,继续装失忆!”

    上官五素无言以对,只能干笑了两下。

    严小开走到另一个小便器前,放轻了几两之后,这就洗了手,然后走到门口,掏出烟悠悠的抽起来。

    上官五素赶紧凑上来道:“哥,给我一根!”

    严小开朝厕所指了指。

    上官五素不解的问:“干嘛?”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洗手啊,一点都不长记xìng,早上都说过你了,饭前便后要洗手!”

    上官五素只好倒回去,洗手。

    重新出来的时候,严小开才给他扔了根烟。

    两人吞云吐雾的同时,上官五素闷闷的道:“哥,在这里实习一点也不好玩啊!”

    严小开道:“等着吧,我觉着好玩的事情很快就来了!”

    上官五素眉头一挑,忙问:“什么事情?”

    严小开摊手道:“我也不知道!”

    上官五素的表情垮了下来,“哥,你又調戲我了!”

    严小开笑骂道:“我才没那么好闲心調戲你呢!我只是感觉这里开始好玩起来罢了!”

    上官五素道:“有什么好玩的,我现在都有点后悔了,我真该学费才那样,拒绝来这个单位实习的!”

    严小开没有一点表情的送他一句,“鼠目寸光!”

    上官五素不服气的道:“哥,那你说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严小开探了探头,朝坐在那里伏着头也不知在打磕睡还是在忙活的眼球大叔指了指,“这位大叔就很好玩!你知道他一整天都伏在那里画什么吗?”

    上官五素想了想道:“画裸女?”

    严小开赏了他一个爆粟,然后比了个手势道:“你脑袋里除了女人就没有其他了吗?他在画这个!”

    上官五素看了看,发现他比的是一个八字手势,不由得莫名其妙,“他画八字干嘛?”

    严小开真是服了这小子的智商了,只能直白的解释道:“他在画枪,确切的说是狙击枪,更确切的说是狙击枪的零部件。再确切的说是狙击枪零部件的结构草图!”

    上官五素睁大了眼睛,“啊?”

    严小开道:“不信一会儿你经过他位置的时候,你悄悄看一眼他的桌子。”

    上官五素自然不会怀疑严小开说的话,他只是怀疑那个眼球大叔,“他画这些东西干嘛?”

    严小开摊了摊手,“你问我,我又问谁,反正我觉得这个大叔不简单,这个公司也不简单。”

    上官五素道:“我倒是希望一切都简单点!”

    两人吹了一会儿水,再次前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五点多,眼看要下班了,玻璃门却被人推开了。

    严小开抬眼看看,发现推门进来的是几个穿着打扮不一下的男人,中间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留着板寸头,戴着茶sè眼镜,脖子上挂着金项链,手指上还套着两个大戒指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小箱子。

    这些人看起来不是那么像好人的样子,严小开就不由jǐng惕起来,这是来踢场子的?还是来收保护费的呢?

    不过不管是干什么的,这个冷清得墓园一样的公司总算过上清明了。

    有人来了,来得还不像是好人,而且还不少,要换了一般人估计就开始躲闪了,但眼球大叔并没有这样,反倒是坐座位上走出来,神情淡淡的迎了上来,“几位,请问有何贵干呢?”

    板寸头大大咧咧的道:“你们老板呢?我有事情找他谈!”

    眼球大叔大言不惭的道:“我就是!”

    板寸头摘下眼镜,上上下下看了他一眼,肥头大耳圆肚子,确实有几分老板的德xìng,于是就道:“我有点生意想给你们做。”

    听见是生意上门,眼球大叔那贱肉横生的脸上立即堆起菊花一般灿烂的笑意,大声喊道:“问题sāo年……呃,不对,严小开,小开,死哪去了,来客人了,赶紧上茶。”

    严小开苦笑,自己成小二了,温吞吞的应了一声,从位置上走出来,领着几人进了会客室,然后斟茶递水。

    完了之后,心里又有点好奇,这就站在眼球大叔旁边没有离开。

    那板寸男喝了口茶之后,张嘴就来了一句:“我老婆死了!”

    眼球大叔和严小开一愣,互顾一眼,又回到那板寸男身上。

    板寸男指着他放在桌上黑布包着的小箱子道:“这就是她的骨灰!”

    两人的表情又是一滞,这什么跟什么啊?

    板寸男道:“你们放心,她不是我杀的,是病死的!”

    两人汗了一下,我们也没说是你杀的啊!

    板寸男接着道:“她在生前交待过我,在她死之后一定要将她的骨灰送回她的娘家去安葬,可是我和她家里弄得很僵,所以这个事就拜托你们了。”

    眼球大叔这才反应过来,“你妻子的娘家在哪儿?”

    板寸男从口袋里掏出个纸条递了过来。

    眼球大叔接过看看,发现路程竟然不是一般的远,已经离开了广省到西省,而且是西省边界了,rì夜兼程都得三天两夜,想了想问道:“这么远,你干嘛不用快递呢?”

    板寸男道:“我能找快递的话,还找你们干嘛?我老婆生前说了,必须得用灵车,这样她的灵魂才能跟着一起回去,快递公司能给安排灵车吗?”

    眼球大叔恍然点头,“车辆我们是可以安排的,可是我们的收费……”

    板寸男道:“多少钱?”

    眼球大叔道:“这么远的路程,车辆,人工,食宿……你就给个八万吧!”

    板寸男一下就跳了起来,“八万?你们不如去抢!”

    眼球大叔淡淡的道:“我们就是这么个收费标准的,八万不算多了!”

    板寸男犹豫一下道:“车是什么车?”

    眼球大叔道:“商务车!”

    板寸男又问:“几个人送?”

    眼球大叔道:“三四个!”

    板寸男问道:“保证送到吗?”

    眼球大叔道:“先生,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打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不给你送到的话,我们敢接你的活吗?”

    板寸男想了想,终于道:“给个七折,下回我死了,让我儿子继续帮衬你们!”

    严小开巨寒,为了打个折竟然敢说这么狠的话,这也是人才中比较少见的了!

    眼球大叔犹豫一下道:“八折!”

    板寸男道:“七折半!”

    眼球大叔脸上绽开了菊花笑意:“成交!”

    两人握手,然后眼球大叔拍拍严小开的肩膀道:“小开,接下来的细节你来跟这位先生谈吧!”

    严小开皱眉问:“我?”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眼球大叔怪眼一翻,然后凑过来低声道:“我现在正扮演老板呢!”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