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八十八章 孤男寡女不可共处一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自从以为被上官五素发现之后,严小开就不敢再偷窥……确切的说是不敢再光明正大的偷窥,偶尔偷偷摸摸的看上一两眼还是免不了的。

    经过漫长达两三个小时的研究之后,严小开认为,从rǔ相而论,完颜玉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女人。

    女人的胸部,是女xìng美的象征!

    女人的胸部,也是人类延续生命之泉。

    女人的胸部,更是魅力,自信,xìng感之所在,它代表着生命,青chūn,活力,爱情,温暖,力量,还有骄傲。

    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看,rǔ与血脉相通,占据心胸左右,是哺育子女的粮裤。但在相师的角度而看,女人的胸部则是辨别这个女人贫富贵贱的标志之一。

    完颜玉的胸部,是属于圆盘形的,这在女人中是很常见的,几乎十个女人中有七八个都可能是这种形状,但难得的是她圆盘之中又微带着上翘,丰满圆润得来又挺俏高耸,不算太大,但也不算小,美得恰到好处,两边中距极窄,顶部sè泽润红,硬实且微翘上仰,尤其是最后一点,在女人中是极为难得的。

    相书上说,拥有此类胸部的女人,多半聪明智慧,凡事喜欢用脑,而且求知yù强,对于每件事,几乎都能冷静,理xìng的对待,为人或许冷漠,但却属于看似无情却有情的。

    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男女之情未必很看重,也不会轻易付出,但一经认准,就会像认准猎物的猛兽一样骤然出击,而且往往一击必中。

    这样的女人,xìng格执着,坚韧,且拥有相当强的占有yù。

    另外,此种胸部的女人命格会比较奇特,因为她也许不会有很多子女,但主有寿根及福禄,注定命中富贵。

    这样的女人,如果取之为妻,那无疑是理想的,但若只想求短暂风流,劝君还是莫要招惹,因为她们是不求曾经拥有,只求天长地久的。

    尽管rǔ相只是辩别女人的xìng格的标志之一,而且还是仅供参考的标志,但严小开在给她看了个rǔ相之后,还是在心里给自己提了个醒,没什么事,还是不要去招惹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好,因为做朋友,那是可以的,甚至红颜知己都没问题,但如果做情侣,那就得掂量掂量了。

    正这样想的时候,完颜玉动了动,显然是醒了。

    当她张开眼睛,抬起头,发现刚刚所依靠的竟然是严小开的肩膀的时候,神情不由微愣了一下,但瞬间又恢复了一惯的漠然,语气平淡之极的说了一句:“谢谢!”

    听到这声谢谢,严小开感觉很怪异。

    那就像是被piáo了之后,别人扔给他二百块一样,感觉很不习惯,因为他……是不用钱的。

    过了一阵之后,完颜玉突然对前面的上官五素道:“上官,靠边停一下!”

    上官五素疑惑的问:“怎么了?”

    完颜玉道:“wc!”

    上官五素竟然道:“我也正有此意!”

    严小开:“……”

    上官五素摁亮了紧急危险灯,然后把车驶进砸道缓缓停下来。

    在完颜玉推开车门下车的时候,上官五素也yù推开车门下去。

    严小开急忙道:“上官,你干嘛?”

    上官五素白他一眼,“刚刚你没听到吗?上wc啊!”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人家不上,你也不上,不行,你现在不能去!”

    上官五素气得不行,“哎呀呀,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连上厕所都不行,你这人是不是太霸道了,你是我什么人啊?别说你什么都不是,就算真是什么人,你也没权利限制我的人身zì yóu啊!”

    严小开被顶得一阵脸热,只能蛮横的道:“你少给我胡搅蛮缠,等完颜玉回来你才去!”

    上官五素不服气的道:“凭什么呀?”

    严小开道:“凭她是女的,你是男的!上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你一翘起屁股,我就知道你是拉屎还是拉尿了!”

    “你知道个屁!”上官五素被气得脸红耳赤的骂他一句,随后竟然又浮起了一抹笑意,很故意的道:“哼,兴你占她的便宜,就不兴我占她便宜啊,嘿嘿,这回该轮到我了!”

    严小开急了,“上官,你……晕死,你不可以……”

    上官五素理也不理他,径直就推开门,往上官五素消失的草从走去。

    严小开立即就要推车门上去拦住他,可是这厮的动作极快,迅间就走到完颜玉那边去了,所以纵然是被气得龇牙咧嘴,也无可奈何,难道他这会儿还敢冲上前去吗?

    过了好一阵,上官五素和完颜玉才走回来。

    让严小开郁闷的是,这两人仿佛还在很愉快的说着什么,只是上了车之前,两人又闭上了嘴,什么都不说。

    这一回停下来,终于轮到完颜玉驾车了。

    看见上官五素拉开后面的车门坐上来,严小开的目光就变得如狼似虎起来,仿佛恨不得扑上去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上官五素则是迎视他,甚至还嚣张的冲他挤眉弄眼,那表情神sè明显是在说:怎么样?我和她一起上厕所了,我看到了,我什么都看到了,你咬我啊,你咬我啊!

    严小开盯着他瞧了一阵,神情突然间又滞了一下,因为他好像没看到上官五素的喉结了,以为是眼花的他赶紧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再去看,可是这厮却仿佛有所惊觉般把皮衣的拉链拉上去了。

    严小开只好去看他的脸,这厮竟然又将那副大大的蛤蟆镜带上去了,一下把脸摭下大半。

    严小开只好再退而求其次的去看他的胸部,可是隔着衣服,那是看不清楚的,何况他还翘起了双手抱着胸呢!

    没办法了,严小开只好去看他下面。

    尽管上官五素突地就侧过身去,但严小开还是看到了,那个地方还是微微突起的,只是……好像没有之前突起的那么明显呢!

    嗯?

    这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的目光不由再次回到上官五素的脸上,仿佛想从他脸上瞧出什么蛛丝马迹。

    只是被那蛤蟆镜挡着,他又什么都看不出来。

    上官五素伸出两根手指,虚空作插的姿势,“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严小开作了个呕吐的表情,伪娘就伪娘,还美女,我切!!

    “上官,你给我等着吧!”

    上官五素听着他这yīn恻恻的话,心里不由一阵心惊肉跳,可是嘴上却很硬的道:“等着就等着,怕你有牙啊!有本事你咬我啊!”

    严小开不再言语了,默默的坐在那里,不过那有些yīn沉的目光却时不时的在上官五素身上打转。

    上官五素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可是那藏在蛤蟆镜后面的双眼却透着丝丝慌乱。

    完颜玉接替司机一职,又开了几个小时后,天已经渐渐亮了,车子也已经出了省界,进入西省。

    尽管他们属于新人,但为了遵守这一行的职业cāo守,他们还是选择离开高速,找地方住宿。因为之前主顾可是说了,运送的时候必须走夜路,这样灵魂才能跟着骨灰一起回去。

    其实,什么主顾的要求,什么职业cāo守,通通都是扯淡,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三个都累了,车子也跑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是人困马乏,再不整休那就太辛苦了。再加上这个活既没工资又没奖金,他们有什么必要这么拼命呢?

    下了高速之后,三人先是找了个早餐店吃填饱了肚子,然后就找了个档次还算凑合的酒店入住。

    只是在开房间的时候,严小开就有些纠结了。

    照完颜玉的意思,两个女的一个男的,那就开一个标准间一个单人间就完了,没必要开三个房间。

    这样的安排,无疑是经济又理想的,可严小开觉得这样不妥,非常不妥。

    因为上官五素看起来是个女人,可实际上是个男的!完颜玉显然是不知道这一点,只开两个房间的意思,那就是她和上官五素一个房间,严小开一个房间!

    上官五素是个什么人?

    在严小开看来,那就是一个又犯贱又龌龊又反复的人,具有严重的人格分裂症状!

    虽然以完颜玉的武功,上官五素想将她怎样也很难,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女孩子没有什么损失,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之前和那么多个女人独处一室,他早就有经验了。

    尽管在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确实有那么点要撮合完颜玉与上官五素的意思,可是经过一天一夜的接触下来,他发现完颜玉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冷,反倒是冷得恰到好处,让人感觉很舒服的那种女人。

    换而言之,去掉外包装后这就是一颗水灵灵的好白菜!

    这样的好白菜,就算自己不摘,那也不能让给猪的!

    然而让他感觉可恨的是,上官五素竟然没有一点自觉xìng,在完颜玉提出要和这厮一个房间的时候,他竟然闷声不吭,一个劲的点头。

    严小开被气得不行,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蛮横的要求开三个房间,不管完颜玉和上官五素怎么反对。

    完颜玉见严小开如此坚持,最终只能无奈的顺从了他,花了小一千,开了三个房间。

    上了楼,各自进了各自的房间后,严小开简单的洗漱一下,这就准备练一会儿功,然后休息养jīng蓄锐,准备晚上的行程。

    只是在要上床的时候,他又想起一事,这个上官五素越来越过份了,不敲打敲打的话真的要上梁揭瓦了!

    这样想着,他就离开了房间,来到上官五素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上官五素在里面问道:“谁?”

    严小开道:“我!”

    好一阵,上官五素才将门打开,不过并不是全开,只是开了一条缝,十分jǐng惕的盯着他问:“你想干什么?”

    严小开道:“我想和你谈谈!”

    上官五素毫不客气的道:“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严小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心平气和的样子,“咱们还是谈谈吧,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更为了能顺利完成这次任务!”

    上官五素犹豫了一下,问道:“真的只是谈谈?”

    严小开佯装温和的笑道:“要不然你以为我想怎样?”

    上官五素认真的看一眼严小开,仿佛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这话的可信度有多高,足足看了有那么几秒钟,他才终于解开门上的扣链,将严小开让了进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