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八十九章 牲口 放开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进入房间,与上官五素擦肩而过的时候,闻到了他身上传来一阵淡淡的香味,抬眼看看,发现他穿着酒店的浴袍,显然是刚刚洗过澡,不过也懒得去细看,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在靠窗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

    待得上官五素关上了门走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这厮真的洗了澡,头发还湿漉漉的,脸也红扑扑的。

    不过严大官人却很纳闷,因为这厮恐怕真的是扮女人扮上瘾了,洗澡的时候竟然连头上的假发都没摘下来。而且从浴袍表面的形状来看,他甚至连里面的玩意儿也没摘下来。

    戏演得如此投入逼真,严小开真的很服气,忍不住叹息着摇了摇头,这个家伙恐怕是真的有药也没得救了。

    上官五素看见他摇头晃脑的唉声叹气,心里疑惑,嘴上却问:“姓严的,你想要和我谈什么?”

    严小开答非所问的道:“上官,你这戏是不是演得太过了,拜托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只是演女人,并不是真的女人!”

    上官五素愣了一下,随后就哼道:“你管我!”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要不是看在一场哥们的份上,老子才不稀罕管你呢!”

    上官五素哼哼道:“谁跟你是哥们,自信多情!”

    “哟嗬!”上官五素没心没肺的态度,着实将严小开刺激到了,怪叫一声站了起来,冲他骂道:“给你三分颜sè,你还开起染房来了。”

    上官五素冷笑起来,“你以为自己又很了不起吗?哼,整天拿着鸡毛当令箭,我都不稀罕说你!”

    严小开沉声问:“小子,你来劲是不是?”

    上官五素怒目相迎,“是谁先来劲的?”

    严小开道:“哎呀呀,反了你了!老虎不发猫,你真当我是病危是不是?”

    上官五素不屑的冷哼道:“你倒是发个猫来看看啊!”

    严小开:“……”

    上官五素道:“姓严的,你要是来和我谈的话,麻烦你态度端正点。你要是来找碴的,本……少爷也不怕你!”

    严小开目光沉沉的看着他,仿佛又看到了没驯化之前的西门耀铭,好一阵才摇摇头道:“上官五素,你错了,我不是来找碴的,我是来和你讲道理的!”

    上官五素冷哼道:“你这样的臭流氓,也会讲道理,真是笑话!”

    严小开摇了摇头,“你又错了!我说的讲道理,不是你认为的那个讲道理,是我们乡下的土特产!”

    上官五素愣了一下,因为他搞不懂这厮到底在说什么土特产。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因为严小开已经握紧了拳头砸过来了。

    见势不妙,上官五素赶紧侧身避让,谁知道他厮异常狡猾,拳头只是虚招,实际另一只手已经化成爪状,奇快无比的抓向了自己浴袍的领口,心中大惊,不敢招架,赶紧的疾退几步,双手紧紧的捂住领口,像个女人一样喝问:“你想干什么?”

    严小开冷冷的道:“我想干什么?我今儿就要扒了你这身女人的伪装,让你照照镜子,看清楚自己是个带把儿的!”

    上官五素浑身一颤,“你……”

    严小开欺前一步,喝问道:“我怎么样?”

    上官五素竟然道:“你别乱来,否则我喊人了!”

    严小开大笑,这对白不但娘,而且太老套了,不过他还是按照惯例回答道:“喊,你使劲的喊,看看喊破喉咙有人理你不?”

    上官五素气得不行,浑身发擅的指着门口,“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严小开道:“你不喊吗?不喊我可喊了,我要叫大家都来看看人妖是怎么练成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扮女人!”

    上官五素哭笑不得,“姓严的,你别这么无赖行不行?”

    这样的称呼,又将严小开刺激到了,冷哼道:“姓严的姓严的,我要不抽你小子,你是真忘了我是谁了!”

    说着,严小开又刷地一下就扑了过来。

    上官五素见这厮不像是闹着玩的,急忙往门边退去,显然是想逃离房间。

    不过严小开速度奇快,一下就挡住了他的去路,然后就刷地再次探手袭向他的胸部。

    看见那只爪子袭来,速度快到极致,来势凶猛凌厉,竟然带起一股了劲风,避无可避之下,上官五素只好一咬牙,一只手像蛇一样斜穿而上,以极为yīn柔的劲道缠上了那只霸道的爪子,用四两拨千劲的柔劲化开爪上的霸道力量,瞬间就旋身,扛肩,狠甩……

    招牌式的过肩摔,又一次犀利的使了出来。

    这厮摔人的本事可不是盖的,严小开亲眼看过费才同学被他摔得死去活来的,所以一动上手,他就开始防着这招。

    在一只手被缠住的时候,另一只手赶紧的探了出去,一把就抓住他身上宽厚的浴袍。

    尽管最后他还是无法避免的被摔了出去,但上官五素也没讨着什么好,因为他也被带的翻空摔出。

    两人的身体瞬间都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落到床上。

    这酒店看起来并不算太高级,但床垫明显不错,因为两人摔下去后竟然又被弹了起来。

    人在空中,严小开已经反应极快的出了招,手从一个诡异的角度伸出,脚也缠了上去,在两人的身体再次落到床上之时,他已经用大擒拿手锁住了上官五素,将他死死的压在自己身下。

    其中一只手是压着上官五素一只手的手肘从颈后穿过,抓着他的另一只手,将两只手都锁在脑后的。

    其中一只脚侧从上官五素的双腿中间穿过,将他的一条腿压在下面,穿过去后,用小腿紧缠着他的另一只脚。

    这姿势,很有点相扑意思!

    上官五素拼尽全力的挣扎,那纤细的腰肢带着胯部一挺再挺,可不管他怎么挺,怎么扭,始终都无法挣脱这把大枷锁,反倒弄得自己脸红耳赤,汗水淋漓。

    严小开脸带着冷笑,目光却极为平静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头入笼小兽垂死挣扎一般。

    上官五素一边挣扎,一边破口大骂道:“姓严的,你这个牲口,你最好赶紧放开我,否则我绝不会饶了你!”

    严小开啧啧的叹息道:“上官,刚开始的时候,你说这话我还有点害怕,可你来来去去都是这句,我都听得没什么感觉了!”

    上官五素只好改口骂道:“你这个禽兽,混球,人渣……”

    严小开眉目一沉,空余的那只手突地就扬了起来,一巴掌就拍到了他的脸上。

    “啪!”声音不大,力道也不大。

    严大官人显然是留有余力,并不是真心想和他撕破脸皮的。

    可是,上官五素却被打得滞了一下,随后又拼尽全力的挣扎起来,“你打我?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严小开的大擒拿手又紧了紧,死死的锁住他,所以任凭他使出了吃nǎi的力气也无法挣脱。

    足足有两分多近三分钟,上官五素才放弃了徒劳无功的挣扎,但一张脸已经挣得像是抹了胭脂水粉一样,娇艳yù滴,极为好看,艳红的嘴也被张了开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严小开漠然的看着他,“继续啊,骂啊,挣啊!”

    上官五素软瘫瘫地被他压在那儿,不停的冲严小开翻白眼。

    严小开见他不动了,这才笑道:“你玩够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上官五素闻言心中一颤,厉声质问:“你想干嘛!”

    严小开道:“嘿嘿。你忘了我刚刚说的吗?我要把你扒光了,让你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虽然这样做有点恶心,但是没办法,你小子已经假戏真做,而且做上瘾了,再继续这样下去,那你可就真的毁了!!”

    上官五素瞳孔一缩,眼中充满慌恐的道:“不……”

    然而当他喊出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严小开的一只手已经落到他的胸部上了。

    一入手,严小开就愣住,因为这厮竟然没带文胸,可是没带文胸的部怎么能托得住硅胶或水汽球呢,而且摸起来手感这么真实,仿佛和毕瑜及郝婞的手感一样!

    严小开想不明白,所以又摸了几把,可是越摸他就感觉越不对劲,这手感……竟然是和真的一模一样啊!

    上官五素被摸得大喊大叫起来,“人渣,禽兽,败类,住手,不要,停,不要停啊……”

    严小开汗得不行,连喊叫都这么娘们,这小子真的是走火入魔了,加上心里又确实好奇,所以终于把心一横,手一下就伸到浴袍的开口上,用力的一扯,将上官五素的浴袍猛然扯了开来。

    他的胸部一露出来,严小开就彻底傻了。

    入眼所及,一片眩目的白皙,两座浑圆挺俏的山峰颤颤微微的耸立着。

    这是男人的胸吗?

    男人能有这么大的胸吗?

    不,这是女人的胸部,但也有可能是人妖的。

    严小开认为是后者居多,因为那两点实在是很细小,“上官,你,你不是吧?为了扮女人,你竟然去隆胸?你tm敢再狠一点吗?”

    上官五素羞愤yù绝,嘶声怒喊道:“姓严的,你这头猪,我不是那个贱男,我是女人,我是真的女人!”

    严小开面沉如水,眼中浮起浓浓的疑惑,最后终于将心一狠,将腰间那条浴袍的系带猛地一扯,然后将那件浴袍彻彻底底的扒了开来。

    这下,上官五素的身体就几乎完全裸露在空气中了。

    看清楚那白皙修长的大腿中间的光景之后……

    “啪切宫!”

    一道无声的惊天巨雷打进了严小开的脑袋里,将他打得七荤八素,昏天黑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