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卷 第九十章 原来你真的是个女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浴袍敞开,身体裸露的,明明是一个女人。

    一个货真价实,不含任何人工成份,纯天然的绝sè美人!

    不夸张的说,严小开还真没有见过身材如此完美,美得毫不瑕疵,无可挑剔的女人。

    震惊之余,以前的一幕幕也像电影快退的镜头一般,在脑海中反复播放起来,种种不合常理之处,种种无法解释的地方,通通都有了答案!

    有两个上官五素,一个男的一个女,他们两长得一模一样。

    严小开真的傻了,呆了,愣了,懵了,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好久,好久,他才喃喃的道:“你,你不是上官五素!”

    上官五素再次挣扎起来,奈何的是这厮就算是震惊之中,仍不忘死死的锁着她,羞怒交集的喝道:“姓严的,你到底看够了没有?”

    他……不,现在应该用她了!

    她这一提醒,严小开不由又往她那敞开浴袍里面看了看,尽管还是震惊得不行,但他却不能不承认,这个女人的身材真的很好,山峦起伏,曲线玲珑,比郑佩琳更无瑕疵,比毕瑜更诱人。

    上官五素见他一双贼溜溜的眼睛还在自己的身上打转,又羞又怒又急又臊又无地自容,“禽兽,你还不赶紧放开我!”

    严小开这才终于回过神来,赶紧松开她,闪电似的退下了床。

    他一下床,上官五素迅速的拢紧浴袍,把系带猛然扎紧,立即就张牙舞爪的向严小开扑来,“王八蛋,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

    严小开吓了一跳,往后又退一步喝道:“你还要来啊?”

    上官五素却是不管不顾的扑到近前,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骂道:“你这个流氓,人渣,无耻之辈,下流痞子,……”

    严小开自知理亏,所以认了,也忍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上官五素对着他厮打一阵,折腾得自己都没力气了,这才软瘫瘫滑坐到地上,伏在床沿上失声痛哭起来。

    看见她倦缩在那里,哭得死去活来,痛不yù生的样子,严小开很想劝慰几句,可是又想不到该说什么,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白搭了。

    没办法,他只能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她哭。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之前完颜玉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看人,要用心”的深刻含义。

    原来完颜玉一早就看出了有两个上官五素,隐晦的提醒自己了。

    只是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显然是太晚了,因为自己都把人家给扒光了,心里也不由有些埋怨完颜玉,你个小娘皮,打什么哑谜啊,直接跟我说不就完了!搞那么深奥,我能理解吗?

    思来想去到最后,他又不禁惭愧,因为真的要怨只能怨自己,上官五素种种的反常,自己早就应该有所jǐng觉的,何况自己还摸过她的胸呢,手感那么真实都没有醒悟!

    逊,实在是太逊了!

    蠢,实在蠢得没人有了!

    ……

    时间,没有人知道过去了多久。

    上官五素入住的房间。

    严小开站在墙边,上官五素仍伏在床沿上。

    一个神sè复杂古怪,一个泪流满面。

    房间静悄悄的,气氛既沉闷又诡异。

    又过了一阵,严小开偷眼看到上官五素眼泪不再流得那么汹涌了,这才喃喃的问:“你,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扮上官五素!”

    上官五素一把拉过床头的女式挎包,掏出身份证扔给他,嘶声道:“我就是上官五素,我才是上官五素!”

    “不,你不是……”严小开立即就要否认,可是话说了一半又嘎然而止,因为到了这会儿,他也不能确定谁才是真的上官五素了,捡起身份证来看看,发现上面的照片的确是眼前这个上官五素,当然,也和那个自己认识的上官五素一模一样,名字也写着上官五素四个字,xìng别却分明是女,仍不太能搞得清这到底什么情况他问:“既然你是真的上官五素,那之前的上官五素又是谁,就是和我一起去考试一起上厕所的那个!”

    上官五素道:“那是上官云尘,我哥哥!”

    严小开恍然明白过来,“你们……是龙凤双胞胎!”

    上官五素想起了刚才严小开的粗暴,与自己所受的侮辱,眼泪又一次决堤而下。

    看见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严小开有些不忍心了,犹豫好一阵终于张嘴道歉,“对不起!”

    上官五素愤恨的瞪着他,“道歉有用的话,还要jǐng察干嘛?我把你扒光了,再跟你道歉,你接受吗?”

    严小开耸耸肩道:“我倒是无所谓的!”

    上官五素:“……”

    严小开感觉有些冤枉的道:“上官五素,我真不知道你不是上官五素的,不,我是说我不知道你不是那个我所熟悉的上官五素,你们长得那么像,而且我和上官五素……就你哥,那个上官什么来着,对,上官云尘,我们一起上过厕所,我亲眼看见他掏出……而且还是两次,所以我一直坚定的认为,你是个男的,我哪能想到,你们跟本是两个人!”

    上官五素止不住伤心与愤怒的骂道:“严小开,你就是一头猪!不,说你是一头猪简直是侮辱猪的智慧,你连猪都不如!”

    严小开皱起眉头,但最后还是忍着没有发作,强迫着自己心平气和的道:“上官五素,你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哥男扮女装扮得走火入魔了,想让他好好清醒清醒,可我哪想到你跟本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上官五素声音嘶哑而无情的道:“你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哦!”严小开木讷的应了一句,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可是没走两步又折了回来,“可是任务还没完成,咱们晚上还要继续出发,到时候还要见面的啊!”

    上官五素气得不行,狠狠的盯着他。

    严小开死赖着不走,“你瞪我也没用,这件事迟早是要解决的,逃避不是办法!”

    上官五素很是无语,愤恨的道:“我现在暂时不想看到你,这还不行吗?”

    严小开自知理亏,只好点点头,但临走之前还是道:“你想开点吧,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跟你道过歉了。请你相信我的人品,我要是事先知道你是女人,我绝不会这样做的,如果你感觉吃了亏,那就像你刚刚说的,你也把我扒光,我也让你看一回……”

    上官五素终于爆走了,像眼球大叔一样歇斯底里的吼道:“滚,滚,滚!!!”

    严小开撇了撇嘴,摇头叹息着离开了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上了床之后,他还是相当的哭笑不得,这到底是神马跟神马啊!

    练了一会功,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这个时候,差不多应该要起来了,整顿整顿,就该出发了。

    不过上官五素的事情还没解决呢,这个事要是不处理好,以后还是个大麻烦,所以严小开起床漱洗一下,再次来到上官五素的房门前。

    敲了好一阵门,房门才打开,不过还是像早上一样,只开了一条缝。

    门缝里面现出上官五素憔悴的面容,一双眼睛也红红肿肿的,显然是哭过,而且不只哭了一两回。

    严小开很是无语,不就被看了一下嘛,又不是把你xxoo了,有必要这么伤心吗?了不起,哥就脱光了让你也看上一回还不行吗?

    上官五素发现敲门的是严小开,神sè一沉,立即就想重新关上门。

    严小开则赶紧的用手撑住,“上官!”

    上官五素狠狠的盯着他道:“你又想干嘛?”

    严小开道:“咱们谈谈!”

    上官五素冷哼道:“严小开,你这个无赖,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吗?”

    严小开道:“这次真的只是谈谈,请相信,我是很有诚意的。”

    上官五素道:“相信你?你的话靠得住,猪都上树了!你忘了你早上进门之前怎么说的?结果你又是怎么对我的?”

    严小开诚恳的道:“早上的是误会,而且我也跟你道过歉了。如果你还是不解气,那你揍我一顿!”

    上官五素道:“揍你一顿?我要是揍得过你的话,还用得着被你欺负吗?”

    严小开扬起手道:“我保证不还手!”

    上官五素见他说得像是真的一样,多少有点动摇了,可是想起早上他像个強姦犯一样残酷与粗暴,心又一冷,“你把手伸进来,让我夹一下,我就相信你的诚意!”

    严小开大寒,你狗rì的干脆让我把脑袋伸进去给你夹好了。

    一般的情况下,严小开是很好说话的,不过那得人家先好说话,他才好说话,要是别人难说话,他会更难说话。

    不过最后,他还是把手伸了进去……

    嗯?什么情况?

    为了这个运送队伍的团结,为了一次xìng解决这件事,严大官人委屈求全了?

    孬微!

    他才没那么傻呢,这件事又不是全是他的错!

    他伸出了手,不过并没有从门缝里伸进去,而是伸到了门把上,握紧之后,运起内气,猛地一用力!

    “呛!”的一声,锁链应声而断。

    严小开再用力一推,这就粗暴无比把门推开了。

    看见他硬闯而入,站在门后上官五素被吓坏了,迅速的连退了几步,摆出战斗的架势,十分始jǐng惕的盯着他,可是心里却怕得不行,“你,你想怎样?”

    严小开坏笑道:“你说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